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160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周恩来称自己〝猥琐〞 在政治局会上自骂五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21日 转载)
    周恩来称自己〝猥琐〞 在政治局会上自骂五天


    周恩来作了五次公开的检讨,在政治局会上连骂自己五天,还称自己〝猥琐〞、〝奴性〞、〝犯了极大的罪过〞。
    
    在抗战后期,中共在延安闭门展开整风运动,对党内异己〝先杀灵魂,再杀肉体〞。过程中,把人变成了鬼,每个人都丑态百出。周恩来作了五次公开的检讨,在政治局会上连骂自己五天,还称自己〝猥琐〞、〝奴性〞、〝犯了极大的罪过〞。
    
    1942年2月,毛泽东为清除党内异己及自由主义思潮,以整顿学风、党风、文风〝三风〞为名,发起〝延安整风〞运动。
    
    整风初期,要求每个人写反省笔记、思想自传;紧接着又要求每个人反覆填表,交代个人历史,在不断挖、不断写、不断填的过程中,人人为了自保,相互出卖。
    
    很快,整风转入审干、肃反,之前每个人供出的材料,成了清除各机关、学校里〝特务〞的证据。
    
    在这次整风中,刘少奇和康生成为毛泽东的得力助手,而其他所有领导人都被编进各个学习小组,成为被整肃的对象。
    
    刘少奇在许多场合不指名地对中共早期领导人王明进行攻击,称其是〝披了马列主义招摇撞骗,是江湖上卖狗皮膏药的〞。在整风中,刘少奇把毛泽东捧上〝神坛〞,因此得到毛的重用,成为仅次于毛的中共第二号领导人。
    
    为了配合毛的延安整风,在整风之前的1939年7月,刘少奇写了《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这本一版再版、印了又印的小册子,就是教育党员要做党和党的领袖的驯服工具。
    
    当时在中央苏区时,周恩来被指追随博古等人夺了毛泽东的军权,并被认定是王明路线的执行者、〝经验宗派的代表〞,有人要求开除他的党籍,甚至提出处决他。
    
    为此,周恩来写了四篇五万多字的学习笔记,又写了两万多字的检查,先后进行了五次公开检讨,仍不能过关。
    
    毛泽东不满足于周恩来的听话、顺从,他把周恩来领导的地下党打成特务集团。周恩来马上在大会上连篇累牍地歌颂毛泽东。
    
    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周恩来一连骂了自己五天,说自己〝犯了极大的罪过〞,是王明的〝帮凶〞,骂自己从前当领导是〝篡党篡政篡军〞,还称自己〝猥琐〞、〝奴性〞。
    
    周恩来还在党内到处演讲,大讲他本人和其他领导如何给党带来灾难,毛泽东如何从他们手里挽救了党。
    
    毛泽东的俄文翻译师哲说,在中共延安整风运动,对于特务嫌疑者,〝稍微发现有疑点就把他处理了〞,常常是迅速、秘密、无声无息地处死。甚至送到医院〝处置〞杀戮。
    
    作者高华在《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来龙去脉》一文中披露,在中共延安整风运动,不少受害者被秘密处死的方式:有集体被刺刀捅死、马刀劈死、活活打死、集体枪杀、集体活埋、任凭狗咬,以及用木榔头把脑壳砸烂等。〝延安青年剧院为了逼一个赶大车的人承认是特务,捆绑吊打、活活折磨而死······〞
    
    有些人被逮捕后即被〝失踪〞。还有很多人不堪其辱,选择了自杀。这一时期,仅延安一地自杀者就达5000~6000人。
    
    逃亡苏联的中共早期领导人王明,曾在他的《中共五十年》一书中说,延安整风是文化大革命的〝演习〞。而整风运动发明的整人模式,成为此后共产党历次运动的样本。
    
    周恩来的魔鬼真面目
    
    已解密的档案资料显示,在10年文革期间,周恩来为自保不断出卖自己的〝同志〞。刘少奇、贺龙、彭德怀、陶铸被迫害致死,彭、罗、陆、杨冤案等,周恩来都直接插手。
    
    研究周恩来的著名专家高文谦称,周恩来文革中曾给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戴〝五顶帽子〞,在报告里亲笔写了〝刘贼〞。周恩来在刘少奇的〝罪证材料〞上批示:〝刘贼是大叛徒、大工贼、大内奸、大特务、大汉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此人该杀!〞
    
    周恩来原本跟原中共人大委员长朱德私交不错,但文革中,周恩来称朱德不值得信任,并指着朱德的鼻子讲:〝你是中央常委的定时炸弹。〞
    
    曾是胡耀邦智囊的阮铭在《旋转舞台上的周恩来》一书中写道:〝在查证‘四人帮’的罪行中,发现那些文革中惨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几乎都是周恩来的签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干女儿孙维世。〞
    
    周恩来为了自保,还亲自批示逮捕自己的亲弟弟周同宇,连跟随自己几十年的贴身警卫都出卖。
    
    1931年周恩来亲自策划并参与了对所谓中共〝叛徒〞顾顺章家的灭门血案。有资料披露,那天在顾家,中共杀了包括顾妻、顾5岁的儿子、岳父母、小舅、保姆、小姑等30多人,甚至包括周恩来的救命恩人斯励。
    
    1955年4月11日,万隆会议前夕,〝克甚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案震惊国际。随后真相披露,时任中共总理周恩来预先已知道这起针对他的暗杀行动,但周为了自保和迷惑对手,临时改变路线〝金蝉脱壳〞,却让机上11人成替死鬼。
    
    2013年11月,题为〝鲜为人知的周恩来的又一罪证〞的博文称,周恩来1959年10月6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重量级文章《伟大的十年》,充满谎言。
    
    周恩来明知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同胞在死亡线上挣扎,却公然信口雌黄,大肆吹捧经济一片大好,置五亿农民的死活于不顾。而在1000多万农民同胞惨遭饿死后的1960年1月26日,国务院竟下发文件宣布:〝1958年、1959年粮食获得特大丰收,当前粮食形势好得很。〞
    
    博文最后说,周恩来罪恶滔天,就是判他一万次死刑,亦难解五亿多农民同胞的心头之恨。
    
    2015年12月29日,曾担任《开放》杂志编辑的香港记者蔡咏梅在推特上表示,她耗时三年写成的书《周恩来的秘密情感世界》将于30日出版。该书一定会引起很大争议,因为她在研究了周恩来青年时代的日记和书信后发现,周恩来是个同性恋。
    
    早在2007年,网络上就流传《周恩来很可能是同性恋的种种迹象》帖文。
    
    曾有中共体制内学者表示,周恩来真面目被揭底,〝中共最后一块道德招牌〞垮了。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7911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 蔡楚:纪念中国植物生态学家刘照光先生(图)
  • 九一八国难,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
  •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 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四)
  • 專制政權恐懼與憤怒的,往往只是良心的概念
  • 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
  •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 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及幕僚群,整個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國歷
  • TheUnitedNations,China,andHumanRights
  • 厉害了,我的国—有感于我的日本行
  •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云飞风起看秋潮
  • 移民秘笈“过去的迫害”申请庇护也可能被拒绝
  • 谢选骏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 东海一枭瑞典事件微论
  • 滕彪AlphabetCityQ
  • 谢选骏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 李芳敏1440005他的道路時常穩妥,你的判斷高超,他卻不放在眼內;他對
  •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 独往独来文庙的博客:中美经贸脱钩,军事对抗和冲突将成为选项
  • 邱国权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9)
  • 念此的博客李克强撂重话:要中国低头是百年前的事
  • 藏人主张新冷戰局勢下的中俄關係
  • 谢选骏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 谢燕益论公民不合作运动
  • 谢选骏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 王先强著作《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论坛最新文章:
  • 教皇“危险的中国梦”
  • 大学生说“不爱国” 学校称其“辱国”取消学籍
  • 辱华节目促摩擦升级 信息不对等如“鸡同鸭讲”
  • 不安全?中国驻瑞使馆2月内5发旅游安全提醒
  • 习仲勋才是真正的改革开放设计者?
  • 挽回国际声誉 泰拟明年大选
  • 中美新一轮关税战进入倒计时 美联储预升息
  • 高铁通车 “一地两检”犹如特洛伊木马入港?
  • 越南的中秋习俗
  • 美国制裁 中方“强烈愤慨”采取系列回应措施
  • 港高铁今通车林郑承认出差坐高铁“未必适合”
  • 广电总局拟禁止港澳台艺人主持或制作节目
  • 大陆地下教友悲“血白流了” 港媒遭公安“送客”
  • 60后维族高官白克力落马的幕后引发关注
  • 伊朗阅兵式遭到突然袭击
  • 奥朗德身不由己卷入印法军售风波中
  • 苏回应“影视从业人员逃税案”被认指范冰冰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