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503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李夏恩:1966老舍之死:自掘坟墓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3日 转载)
    
    来源:网易历史 作者:李夏恩
    

    “我的嘴和几百个嘴一齐喊:‘该打!该打!’这一喊哪,教我变成了另一个人!我向来是个文文雅雅的人。不错,我恨恶霸与坏人;可是,假若不是在控诉大会上,我怎肯狂呼‘打!打!’呢?人民的愤怒,激动了我,我变成了大家中的一个。他们的仇恨,也是我的仇恨;我不能,不该,“袖手旁观”。群众的力量,义愤,感染了我,教我不再文雅,羞涩。说真的,文雅值几个钱一斤呢?恨仇敌,爱国家,才是有价值的,崇高的感情!书生本色变为人民的本色才是好样的书生!”
    
    “有一位控诉者控诉了自己的父亲!除了在这年月,怎能有这样的事呢!我的泪要落下来。以前,中国人讲究“子为父隐,父为子隐”,于是隐来隐去,就把真理正义全隐得没有影儿了。今天,父子的关系并隐埋不住真理;真理比爸爸更大,更要紧,父亲若是人民的仇敌,儿子就该检举他,控诉他”
    
    1966年8月24日,当老舍踏进太平湖了结自己生命的时候,是否会记起他在15年前所写下的这段话?在这篇发表于1951年10月1日《人民文学》上,题为《新社会就是一座大学校》的文章里,老舍热情洋溢地描述了自己如何在一场批判大会上受到了教育,面对万众一心的喊打声,老舍也不由自主地加入到这场打人的合唱之中。
    
    在这篇文章里,“打人”并非仅仅对某个有血有肉的人进行身体上的凌辱,更是“为社会除害”。老舍号召“跟我一样文文雅雅的人们,坚强起来,把温情与文雅丢开,丢得远远的;伸出拳头,瞪起眼睛,和人民大众站在一起”,不要对那些“在我们面前跪着,颤抖着的家伙们”有所怜悯——而15年后,这个站在人群中喊打的人,自己却成为了这个“跪着,颤抖着的家伙”,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
    
    当老舍写下这段话时,他刚刚从美国回国两年。此时的老舍正享受着新政权为他带来的种种荣耀,周恩来特别嘱托冯乃超和夏衍亲自写信盛情邀请他回国,他被增补为全国文联委员,内定为文联主席,应邀列席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先后被任命为北京市政府委员,政务院华北行政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
    
    就在他写下这篇《新社会就是一座大学校》后不久,他被授予了“人民艺术家”的称号,这个至高的荣誉至今仍是辞典上老舍条目下必不可少的荣誉头衔。
    
    尽管在1949年前,老舍最负盛名的作品《猫城记》里,他有意将新政权的意识形态调侃为“大家夫司基”,还暗讽某些人对“马祖大仙”的崇拜。而在一篇少为人知的作品《大悲寺外》,他曾经描述了一场学潮是如何被煽动起来,并且将一个“慈善宽厚”的学监活活打死的,打人的学生虽然最终得到了黄学监的宽恕,但自己却活在灵魂的拷问和煎熬中。
    
    1949年前的老舍对暴戾毫无疑问采取反对和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但在1949年后,他再次面对以“打人”为口号的批判会时,他却真心叫好,并且表示这是给他上了一课。他是如此真诚地拥抱新政权,在接下来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老舍用自己热忱的实践,展示自己在新社会这座大学校中学以致用。
    
    1957年6月至9月,中国作家协会陆续举行了27次党组扩大会议,批判老舍曾经的朋友丁玲和陈企霞,老舍几乎一次不落,他“感谢作家协会党组给我这样的机会,使我受到永难忘记的教育”,在《个人与集体》的发言中,他批判丁玲“在作协与文艺界里面,破坏团结,搞小集团”,是“唯我独尊的恶霸作风”,其行为“不但自绝于作家,也自绝于人民”——9年后,这句话成为了官方为他钦定的死因。
    
    9月28日,老舍在北京国画界反右派斗争大会上的发言更是精心准备,他痛斥徐燕荪“既是画家,也是恶霸”,他更借陆定一的话强调:“要狠狠地斗争右派,狠狠地改进工作,狠狠地改造思想!”在为批判他昔日挚友吴祖光而特别撰写的文章《吴祖光为什么怨气冲天》一开篇,老舍就写道:“当我看了有关他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材料之后,我很气愤,觉得过去认识他真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尽管事后老舍对吴祖光不乏心怀愧疚之感,但当他在大会上痛斥自己老友时,确实给坐在台下的人做了的很好的榜样。
    
    老舍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热情配合,对同行和朋友的大力批判以及对新政权的高唱颂歌,甚至连某些人都觉得难为情,在1957年9月11日,老舍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封给他的匿名信,尽管刊发的目的是为了批判这封信的内容,但也足见老舍的种种行为确实到了令人齿寒的地步:“老舍,我希望你今后弄笔墨时,还是不溜尻子不捧颂好,应说些实话。难道说目前全国成千成万的所谓右派都不爱国爱民吗?你深深思虑过吗?”
    
    这个曾经被老舍大加批判的问题是否在9年后曾经萦绕在投身太平湖前老舍的脑际?尽管没人知道他在自杀前究竟想了些什么,因为并没有片纸字句留下来,有些人声称他读了毛主席的诗词,这是他最后的想法吗?用革命领袖的慷慨壮怀的诗句为自己送最后一程?亦或是对自己如此真诚、彻底地赞颂的革命却反过来吞噬了自己表达一种难以理解的矛盾?
    
    他的死亡一如他死前最后的想法一样是一个迷,甚至有了专门的调查报告来缕述这些众口异词的说法——老舍的死亡成为了一个传奇,被赋予了各种崇高的意义:“士可杀不可辱”、“用生命为维护最后的尊严”等等,他被人同情、哀悯,但很少有人从中读出某种浓黑的讽刺意味。作为一个命运般的结尾,在他死前一年,他曾在《忆昔》这首诗中歌颂了党的救命之恩:“倘无XX党,荒野鬼为邻”
    
    一年后,当他的妻子和儿子来领他的骨灰时,得到的答复是因为老舍是反革命,不许家属领回骨灰,他们被命令缴了28元火化费后离开,在那以后,“28元”成了北京一个流行语:“打死一个人,也不过花28元”。在老舍遗体被发现的那天,北京有86人被殴打致死,这些被打死的人大多数和老舍的最终归宿一样,骨灰抛诸荒野。只不过他们没有老舍幸运的是,老舍最终还可以等来被平反并风光大葬的一天,并且还会有人不厌其烦地细细搜求他的死亡故事。这至少证明昔日的名声和地位还是有用的,尽管在他的骨灰盒里,只有一支笔和一副眼镜。 (博讯 boxun.com)
44506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老舍遭周恩来引诱回国 投河自尽买单婚外情 (图)
·史上今天:1966年老舍不堪造反派批斗投河自杀
·老舍自杀之谜 谁是批斗他的幕后元凶?(图)
·老舍之死:1966年的太平湖之谜 (图)
·满洲大作家老舍之死:血衣残片入葬 谁是幕后元凶
·历史真相是什么?口述史VS.老舍差点获诺贝尔奖
·文革害死老舍:同情他的只有几个中学生
·林川:老舍的悲哀
·的哥还不如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
·谢选骏:老舍分不清圣诞节与感恩节
·老舍之子狠批中国导演:又狂又傲,不学无术(图)
·老舍200字概括40年沧桑 (图)
·满族大作家老舍民族心理刍说 (图)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张成觉
·聞舞:丹柿小院與老舍的割捨
·‘我怎么向社会交代?’——从周恩来痛悼老舍说起/张成觉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 老虎的逻辑
  •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 苏明张健评论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 谢选骏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 独往独来伍凡評論第536期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谢选骏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 生命禅院看看自己属不属于芸芸众生一员
  • 潘一丁八十宣言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东海一枭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 谢选骏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鲁炜被指两面人 习近平向宣传系统开刀?
  • 泰国拒绝中方立即遣返越狱的维吾尔人要求
  • 中方认为足球抗议事件是个“阴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