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1793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高芸香:我亲属中的“阶级敌人”(2)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0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二、我爹被戴了“坏分子”帽子
    
    一九六六年七、八月之际,我正受文化大革命潮流的鼓动处于情绪昂奋之中,与班内几位家庭出身不过硬(农劳、上中农子弟)的同学处心积虑争取好的政治表现,想得到一个“革命小将”的象征——红卫兵袖章。家中传来不幸的消息,我父亲被戴了“坏分子”帽子。父亲,是我无法逃脱的嫡亲,此后填政治审查表我再没有缝隙可钻了。
    
    爹是怎么被弄成“坏分子”的呢?这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谜团。直到一九六八年响应领袖号召返乡务农回到农村,在“清理阶级队伍”的一场运动中,爹替三奶奶填政治审查表,让我替他填他的政审表(在规定的期限必须交表,三奶奶不识字),我才知道爹被划到反革命队伍中的来由。
    
    我父亲生于一九二一年。从小师从老爷爷、爷爷背诗书学孔孟。十六岁遵从父母之命与我娘结婚。婚后方知夫妻秉性差异很大,议事每每相左。加之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华,爱看《说岳全传》、《七侠五义》的父亲壮怀激越,违背父母之命(我奶奶爷爷让他安分守己在家,想抱孙子)跑到阎锡山的学兵大队参加了“闫匪军”。事实上他当时弃农投戎必然到阎锡山那里。因为受地域条件所限,我们家乡离阎锡山老家河边镇的学兵大队也就百里路程。父亲的性格是不论干什么都专一和执着,在部队中十分卖力。因此由班长一路攀升,最高级别是代理过十二天营长。大约是土改前夕(一九四五、四六年之际)我爷爷悄悄到部队中看他,见他的军帽中有弹孔。爷爷一惊,这子弹稍微向下一点儿,这孽子就会毙命。爷爷谎称奶奶病危,诓骗父亲回村探亲。归家不久,土改兴起,外来压力促成家族的空前团结。父母久别重逢,婚后十年才孕育了新的生命,那就是我这个长女。
    
    根据父亲这一段“蒋介石、闫匪军”(工作组这样说)的不光彩经历,本来应戴“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可是上面似乎有政策,抗战期间国共合作,那时的代理营长不够“历反”的杠杠。那么“地、富、反、坏、右”五类中不够“反”,能否往“坏”上凑呢?很快,“四清”工作组(我们村是“四清”未结束,“文革”就开始了,因此两运动合而为一一起搞)就抓到了父亲的“现行”。首先一条是父亲是贪污犯“四不清”干部村支书的得力干将,在当大队会计、统计期间,有几项账目不清的记录。第二条是有严重的“投机倒把”行为。不仅自己卖苇席,还组织地主子弟倒卖苇席。——我们村有下湿地,盛产苇子。社员们分了苇子,编了苇席除交大队集体外,剩下的就编了炕席和囤条子卖。换取油盐酱醋钱。我娘善编,既省苇子,又编得 匀称。我爹他世路宽,善于卖,还拉扯上我三叔、四叔去卖。记得有一回卖席子回来,他曾自豪地说:“定襄有一买主,说好要买四柱子的,可是一见咱家的席子打开,就转移了目光,抢着把咱家的抱走了。”言外之意是我娘手艺好。爹还叹道:“以后可不敢同时打开了,得先让老三、老四卖完。咱家的不愁卖。”爹轻易不夸娘,可把我娘欢喜了几天。
    
    我父亲的罪状还有一条更为严重,那就是他曾有过“续家谱”的动议,虽然未曾付诸实施,但“想替那地主三叔招魂”、“与无产阶级对抗”的心机已暴露无疑。
    
    受“坏分子”父亲所累,我下面的妹妹、弟弟都比我惨,没有一个念过初中。最小的三妹连小学都没有读完。且二妹、三妹都是残疾人(耳朵聋,患了麻疹病得不到及时医治)。其实最冤的还不算我家,村中戴了“坏分子”帽子的另三个人更冤。他们又没有参加过闫匪军的案底,就因为善于脱贫理家,有的会养蜜蜂,有的善于倒卖苇席、旱烟(跟着刘少奇的“三自一包”走就叫投机倒把、资本主义),都被划到“坏分子”行列。他们的儿女当然也被打入另类、列入另册。
    
    与前面提到的我姑姑不同,这些被入另册的子女们大多数缺乏自由意识和自主意志,没有挣脱桎梏束缚的抗压能力。背着沉重的包袱,越来越自卑和自闭。他(她)们从小就匍匐在黄土地上,没有上学,找工作的奢求(用不着填那政审表),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如虫蚁般苟活。
    
     (博讯 boxun.com)
43608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芸香:我亲属中的“阶级敌人”(1)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 GT:习无赖的“革命”实乃“反革命”是也!
  • 正視《刀鋒上的台灣》中的「一帶一路」
  •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吐出亡国之音!
  •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 一出政商统战献媚权贵的恶俗丑剧--评2018春晚
  •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 博客最新文章:
  • BURMA-缅甸风云蒲甘王朝与宋朝崇宁通宝
  • 移民秘笈政治庇护的误区之一:一定要受到过迫害
  • 谢选骏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 东海一枭关于“子诛少正卯”
  • 谢选骏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 严家祺美国之音:“中国缺少葛培理”,流亡异见者追忆美国牧师
  • 上访维权中国空军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过年露宿街头
  • 廖祖笙廖祖笙:千年名刹泰宁罗汉寺简介
  • 谢选骏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 独往独来袁征: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五分钟
  • 生命禅院寻找真正的自己(四)
  • 张杰博闻安邦被接管吴小晖入狱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 东海一枭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 金光鸿革命家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操守最重要
  • 谢选骏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 严家祺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 谢选骏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论坛最新文章:
  • 两会逼近王岐山新角色猜测又起
  • 李书福再用竞购股票跻身奔驰母厂第一大股东
  • 中国加快在西藏部署先进战机明显针对印度
  • 中国一月份几乎没有向朝鲜输出原油
  • SpaceX发射两颗通讯卫星 开启全球高速互联网计划
  • 吴敦义:两岸能否破冰关键不在陆委会主委是谁
  • 祸不单行: 回归奥运未定 俄选手吃禁药又遭逐
  • 两会前再开党中央全会 凸显习近平打破惯例
  •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 美出台最大规模制裁促朝弃核 朝鲜表示不害怕
  • 北京上海人可支配钱财居中国之首
  • 巴黎农展开幕 马克龙前去展开魅力行动
  • 法国宣布预防圣战激进化的新计划
  • 美国宣布最大规模制裁朝鲜名单
  • 马克龙全天驻足第55届法国农展 农民不满四处可闻
  • 不顾俄庇护 安理会今闯叙停火议案表决
  • 美国提前在以色列建国70周年日使馆迁进耶路撒冷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