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23285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刘青山之子刘铁骑讲述一段亲身经历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28日 转载)
    原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之子刘铁骑讲述一段亲身经历:1962年,我由石家庄一中转入安国县一中读初三。某周日学校开门,可自由出入。我与同班五、六位同学逛街途中,围观一"相面"先生,只見相面人隔着几位同学指着我说:来,我给你看看!因年轻胆小,害怕"封建封信",忙摇手婉拒。相面人说:学生,我不收你的钱!我挪移脚步,准备离去,却听見他说:你左右双肩各有一痣,叫"二郎担山"!
    回宿舍后,脱衣细看,果然不假。"二郎担山"?困惑不解!但深深地留在记忆里。
     多少年后,才知道,我有一哥出生不久,在日本鬼子冀中"五一"大扫蕩的艰苦斗争环境中,不幸夭折!实际上,我是刘青山的第二个儿子,可谓"二郎″。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考入北京石油学院,再后來,我参加了工作,几次调动,无论我走到那儿,人们很快就知道"大贪污犯"的儿子來了······。

    我在想:刘青山张子善"贪污"了155个亿(旧币即人民币155万)丟了年轻的性命!这么多钱怎么"贪污"的?"贪污"的钱那儿去了?
    在"相面″后的第十六年一一1978年,我开始了解"新中国第一大案"!
    经深入调查,我惊讶地发現:刘青山张子善按照华北局薄一波"为发展经济建设,将暂时用不着的地方粮、款投入机关生产,壮大地方国营企业的力量″的指示,先后创建了八个工厂、一个建筑公司!可是,办工厂企业所发生的投资,竞然列入"贪污″!"将功劳当成罪过,将功臣当作敌人",被错误镇压!!我决定为刘青山、张子善伸冤!忽然间,茅塞顿开,恍然大悟!
    "二郎担山",原来如此!(张子善无儿女!)
    我怀揣"申诉书",到处奔波,要求为刘青山、张子善平反昭雪!有幸得到胡耀邦总书记的"批示",促成了河北省纪委立案审查!经不懈努力,"刘张案件"所株连的几十名党、政、军干部,"判刑的"撤销刑事处分;"开除党籍的″恢复党籍、党龄连续计算;"被处分的"撤销处分、恢复原來级別······整个案件只剩刘、张二人了!邓小平说:等等再说吧!传达到书记处,形成决议:"刘青山张子善大贪污犯案件",暂时不予平反!
    "暂时″了三十年了。刘青山、张子善游蕩着的灵魂,"暂时"安息吧!我又想起父亲刘青山站在保定的刑埸上,面对枪口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为党为人民办的事业,老子没有贪污!!振生听说这件事原本是干部之间相互诬告的内斗 赶巧太祖爷立朝之初 需要警示干部"防止腐败"的生动案例 于是乎灬故事里的事 说是就是 不是也是 说不是就不是 是也不是 唉 刘少奇们不僅僅是一手持党章 一手持宪法 面对"造反派"以生命抗爭时才想到司法独立 被告有自由辩护权的重要性 这些"人间悲剧"还会"层出不穷"吗 (博讯 boxun.com)
13705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哪两位中共高官为刘青山张子善向毛泽东求情 (图)
·张子善刘青山究竟贪污了多少钱?能买近一吨黄金 (图)
·刘青山张子善案电影《第一大案》开机 (图)
·中纪委提枪决刘青山 这是真要打大老虎了?
·党媒提被处死的刘青山张子善 暗喻薄熙来下场
·官场“顺口溜”:抬头往小车里面看 坐着几位刘青山张子善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 一出政商统战献媚权贵的恶俗丑剧--评2018春晚
  •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 永远的独一无二——王若望冥诞一百周年祭
  • 台灣只要叫中華民國中共就不會打過來?
  •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 美海軍太平洋司令:忽視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自己要
  •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 毛贼东年代拍马屁也危险,不小心就拍到了马腿上
  • 失去了獨立國格的意志,自由臺灣將失去一切
  • 前所未有有利於台灣的歷史機遇是什麼?
  •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 严家祺悼念伟大的葛培理(BillyGraham)牧师
  • BURMA-缅甸风云古老落后钦邦钦族在发奋图强
  • 谢选骏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 李芳敏144000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
  • 东海一枭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 罗列扣扣
  • 藏人主张要關注自由台灣的命運,就要關注中國的命運
  • 谢选骏仿冒并不丢脸
  • 生命禅院寻找真正的自己(二)
  • 东海一枭长住仁宅的颜回
  • 牧草地謝松齡:潔淨我們的心靈
  • 张杰博闻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 刘逸明秦陵兵马俑被损盗,为何10天之后才发现?
  • 谢选骏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 金光鸿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之权利不可侵犯
  • 张杰博闻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论坛最新文章:
  • 法航员工罢工游行要求普遍上调工资6%
  • 法国家铁路公司改革是否会引爆社会危机?
  • 20年后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最大核电国?
  • 复星国际成为法国高档时尚品牌 Lanvin新东家
  • 特朗普见枪击案幸存学生 提议武装教师
  • 国际特赦公布2017/2018全球人权报告
  • 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 --法共谈与中方的“坦诚”交流
  • 国际透明去年贪腐印象指数:贪腐仍是全球性问题
  • 美国驻黑山大使馆遭不明身份男子手榴弹袭击
  • 平昌冬奥会:朝鲜派受韩国制裁高官出席闭幕式
  • 费加罗报:面对叙利亚悲剧西方束手无策
  • 韩国同意朝鲜高官金英哲出席冬奥闭幕式
  • 中美关系已进入全面“冷对抗”状态
  • 法国政府推出新移民法草案内容 引发各方争议
  • 美国著名福音派传道人葛培理逝世
  • 古特雷斯呼吁立即停止对东古塔地区的轰炸
  • 中途离场致换肝手术延3小时 吴国际仅不获续约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