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5343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孙陇 :被轮奸的地主女人-官方记录的案件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26日 转载)
     孙陇 故纸故事
    故纸故事,故纸堆中的故事
    原创作品,敬请关注
    公众号:sishuzhai1966
    
    有关土改中斗争地主的情况,已经有很多的文章都说到了,对于地主家的女眷在土改中的遭遇,在网上也有一些相关的内容,比如遭受到酷刑,受到性侵犯等等,按照笔者所能查询到的相关文章来看,大部分均属于目睹或者听说(口述记录),虽然所讲述到的内容笔者相信是真实的,但毕竟是凭着记忆来讲述的,多少会引起一部分极力歪曲历史真相的人的质疑,似乎他们只认官方的白纸黑字的记录。
    
    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一组官方记录的有关土改中乡村干部、民兵轮奸地主女人的文件的图片,这组文件有三份,都是对同一事件的处理,只是时间不同,处理的结果不同。笔者就这三份文件所提到的内容,来讲述在土改中发生在山东济宁县的这起骇人听闻的轮奸案件。需要提醒的是,这是官方正式的文件,白纸黑字记录,绝不是捏造的。
    
    首先,根据1952年9月20日中共藤县地委印发的《关于赵王堂村干部民兵违法乱纪事件的检查情况、检讨及处理意见》一文中的内容,对事件的情况进行介绍:
    孙陇 :被轮奸的地主女人-官方记录的案件


    
    赵王堂乡村干部民兵轮奸地主妇女的罪行极为严重。这一事件,开始在一九五零年冬季,康庙村地主李绪荣之女六真,未与前夫离婚又与别人结婚,被该乡孙士英(联防主任)、王*坤(共产党员,村农会主任,后被选为副乡长)、民兵王*均将其逮捕扣押赵王堂村公所,夜间六真与王*均(早有男女关系)、王*坤发生男女关系,被民兵发现后,王*坤为推脱责任,又拉拢了四个民兵将六真轮奸。在一九五一年三月,地主闺女六真又与李*成搞男女关系,被王*汉(乡武装委员)等捉住扣押村公所,以王*汉、王*均、王*池(民兵)为首的七个人又将六真进行了轮奸。在这次及其恶劣的影响下,该村农会主任王*申(共产党员)、村长孙*温,又继续伙同其他村干部民兵肆无忌惮的轮奸了其他地主的妇女,致(使)该村坏乡村干部、民兵先后有十五个人轮奸地主妇女八人。其中第五次王*申派民兵一次就叫来了两家地主的三个妇女,因为孙*志之妻坚决拒绝,竟被王*申摔倒,致使其怀孕妇女流产。
    
    在这段情况介绍中,值得注意的问题至少有以下几点:首先,该事件并非轮奸一人而是多人,不是一次而是多次,被轮奸的妇女均为地主家的女眷,参与轮奸的人是当时土改中当局所倚重的乡村干部和民兵。其次,从时间上来看,最起码从1950年的冬天开始,至少到1951年3月(或许时间更长),长达几个月的时间,这种恶性事件一直在进行着,说明这些施暴者肆无忌惮。最后,根据叙述,村农会主任“派”民兵“叫”地主家的女人来,明显地把这些地主女人视为他们发泄兽欲的工具,随叫随到,这些地主家的女人显然已经成为砧板上的肉,任他们宰割。
    
    这个事件,手段之残忍,性质之恶劣,发生在素有礼仪之邦的孔子故里、齐鲁大地,确实罕见,也必然引起群众极大反响,该村联防主任孙士英等人向上级反映了该村所发生的这些事情,不过三份文件均未说明孙士英等人反映情况的时间,但是提到在1951年县委即派人开始调查此事。不过在处理该事件过程中,发生了节外生枝的情况,以下是与上面同一份文件中提到的调查过程:
    
    孙陇 :被轮奸的地主女人-官方记录的案件


    
    济宁县八区赵王堂于一九五零年冬以副乡长王*坤(乡支部书记)、村农会会长王*申为首的村干民兵等十五人轮奸妇女八人,吊打欺压军属群众,工作中严重的强迫命令等违法乱纪事件,县委已于去年(笔者注:指1951年)发觉并将该伙坏分子逮捕法办,但未向地委汇报而取保外押,于今年二月间由县法院向专区分院备案,提出主要分子判处劳役三个月,专区法院报送“三反”案件处理委员会,当时责成法院迅速追查弄清情况再作最后处理,但无下落。直到省团委赴该县检查团的工作时发觉此事后,报给分局纪律检查委员会,分局当即派员协同地、县委进行调查。经第一次调查,案情已明,但由于地委对该案件性质认识不清,过于强调追查地主的反攻复辟活动,对坏乡村干部违法乱纪处理不及时,故再次的请示分局,要求等待把地主复辟活动弄清后再作最后处理,故至今未得到最后处理,引起群众极大不满。
    
    根据描述,处理的过程一波三折。事发之后济宁县委虽然将参与轮奸的主要人员逮捕,但并没有引起重视,却取保外押,同时,县法院的处理也相当的轻,如此有组织有规模的轮奸也仅仅是判处劳役三个月。如果没有省团委的人偶然知道此事,报华东局山东分局,分局追查下来,估计此事就不了了之了。但是,在阶级斗争意识相当强烈的年代,由分局、地委、县委组成的调查组却将此事件与地主的反攻复辟相联系,将一起本身相当简单的刑事案件上升为政治案件,并将主要责任推到举报者孙士英身上,进而将孙士英、孙士茂兄弟俩及其父亲孙怀堂逮捕,据中共藤县地委1952年5月20日《关于本区济宁县八区赵王堂乡村干、民兵轮奸妇女事件的指示》中的理由是:
    孙陇 :被轮奸的地主女人-官方记录的案件


    关于本区济宁县八区赵王堂乡村干、民兵轮奸妇女事件,接分局批示后地委于五月八号派刘廷博同志前往济宁县帮助研究此一事件。当时发现,以前所了解情况尚不确实,并有很多怀疑之点,如材料之来源多系现任副乡长孙士英所反映,孙士英本人即是地主(现已证实)。而且第一次发生轮奸地主妇女“六真”即孙士英将“六真”叫到村办公处和村干、民兵一块过宿而发生,孙并将其一族弟叫走留下其另一族弟,这一事件的告发又是在划孙士英为地主发生争吵之后孙士英告发的,将原副乡长王书坤撤职之后,孙士英当了副乡长,其兄(笔者注:指孙士茂)当了村长,显系孙士英一套阴谋,这是可疑之一。
    
    在这个指示中,还列举了孙怀堂父子三人历史罪恶,称其家庭在土改中本应划为地主成份,但孙士英兄弟利用手中职权而压低了成份,因而这一事件的发生是他们父子三人所代表的地主阶级所设下的圈套,阴谋夺权乡村政权,妄图进行反攻复辟活动(笔者注:在最后的处理时,孙家并没有被确认为地主成份)。同时,在这个指示中还有一句“地主之女六真作风极不正派”,将一个受害者变成为引诱者,显然有罪有应得的含义在里面.
    孙陇 :被轮奸的地主女人-官方记录的案件


    举报揭发此事件的人反而被捕,关进了监狱,对受害者还冷嘲热讽,这样的做法估计对上对下都交待不过去,也许群众反映强烈,1952年6月,在分局检查组的配合帮助下,地委再次组织力量对该案进行了第二次调查。根据1952年6月23日中共藤县地委《关于济宁县八区赵王堂乡村干部及民兵轮奸地主妇女案件的调查及处理意见的指示》内容,这次调查的结论是:
    孙陇 :被轮奸的地主女人-官方记录的案件


    在此次检查中,除对乡村干部、民兵集体轮奸地主妇女案件及贪污敲诈,吊打群众违法乱纪罪行已经查实外,并查明该村以孙士英、孙士茂为首的地主阶级代表,借乡、村干违法乱纪被政府逮捕法办之际,乘机混入我乡、村政权,进行屁话“土改”、“镇反”的活动。
    
    我们认为赵王堂所发生的问题,一方面是坏村干违法乱纪,同时还有地主反攻复辟扩大案情的事实。
    
    也就是说,此次调查除还保留对举报者孙士英等人的指控外,确实查实了集体轮奸地主妇女的罪行,并提出对轮奸的主要参与者进行法办的处理建议,这比上一次调查来说是进步了一些,至少还承认了轮奸的基本事实。
    
    三个月后,1952年9月20日,中共藤县地委为此事件的发生及在处理过程中的不当做出了检讨,并提出了最后处理意见:
    孙陇 :被轮奸的地主女人-官方记录的案件


    1、原赵王堂中共党员村农会主任王*申(现已逃跑)系轮奸地主妇女“六真”事件后又以其为首继续轮奸妇女的主要犯罪分子,且在轮奸中曾使孙*志妻婴儿流产,在吊打群众与军属、贪污、敲诈方面,亦系首要罪犯之一,民愤极大,业已完全蜕化变质,决定予以开除党籍,建议政府进行通缉归案法办。
    
    2、原康庙乡副乡长,中共党员王*坤,是赵王堂轮奸地主妇女“六真”的第一个犯罪分子,不仅自己犯罪且拉拢他人轮奸,致造成该村一再轮奸妇女的严重恶果。其次,王*坤为其祖父发丧中利用职权敲诈群众及指挥他人残酷吊打军属的罪行亦极严重。为此其已完全蜕化变质,决定予以开除党籍,并建议政府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3、原赵王堂民兵王*均系轮奸地主妇女“六真”的首要犯罪分子之一,事后亦曾不断参加轮奸事件,过去曾干匪游击队,顽匪乡兵,自解放后参加民兵后,一贯地参与吊打群众、敲诈勒索,罪行严重,民愤极大,建议政府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4、原赵王堂副村长,中共党员王*池数次参与轮奸妇女的时间,并参加吊打群众,欺压侮辱军属等严重罪行,业已完全蜕化变质,决定开除党籍,撤其原任副村长的职务。原赵王堂村长孙*温在整个轮奸妇女的事件中曾参加过六次之多,且不断的参与和指挥吊打群众,其平日敲诈、贪污罪行亦甚严重,建议政府撤除其原任行政职务,并判处徒刑一年,交农村管制执行。
    
    5、原康庙乡武装委员王*汉,曾以其为首轮奸妇女,并参与吊打军属等罪行。原赵王堂村青年团支部书记宫*海亦曾参加轮奸妇女和吊打军属罪行的事件,决定开除宫*海的团籍,并建议政府撤除王*汉康庙乡武装委员的职务。
    
    6、原济宁县八区民政助理员郑传合,身为人民政府干部,竟目无法纪批准赵王堂还分子吊打群众及军属(已查实有二次)实属违法犯纪,决定党内予以当众警告处分,建议政府撤除其行政职务。
    
    7、对赵王堂参与轮奸及打人事件的胁从分子均应予以严格批评教育。
    
    对孙怀堂、孙士英、孙士茂的处理意见:由于孙士英、孙士茂成份不纯,篡夺乡村政权,不管制地主,对地主亲如家人,在枪决恶霸地主阎循孟时阻止苦主控诉,错斗中农王来林,逼其全家外逃未归,破坏了政府的法令,为此行政上给孙士英、孙士茂撤职处分,并开除孙士英的党籍,将其父子三人释放回家不予刑事处分。
    
    而中共藤县地委对此事件的检讨为:
    
    对坏乡村干部打着共产党与人民政府的招牌横行霸道欺压群众等严重的违法乱纪,对党对人民政府对群众的危害性认识不足,没深刻的认识到叛变党叛变人民的分子即是我们的敌人,错误地认为他们领导群众土改对地主斗争坚决有功,轮奸地主妇女、吊打军属及群众是违法行为,应受处分,但和轮奸基本群众的妇女有所不同,有些姑息,仍作为内部问题来看待,同时强调外部坏分子捣乱,乡村干部很可能上了地主阶级的圈套,因此强调了追查外部的原因。如地委第一次讨论该案件时,即提出要追查一下是否有地主反革命分子操纵坏乡村干部故意破坏政府的政策与威信,随后刘廷博同志到该县检查三反工作,县委汇报了孙怀堂的活动情况,刘廷博向地委作了汇报,地委决定再继续追查。后来县委派人检查确定孙怀堂等父子三人为地主成份(其实不是地主而是代表地主报复的坏分子)并报地委,请求逮捕法办,地委错误的批准将孙怀堂父子三人逮捕法办。这是由于地委对这个案件的主要方面是坏乡村干部违法乱纪横行霸道欺压群众所造成,主要是内部还分子的罪恶,而不是外部的问题认识不清,是一种片面的阶级观点,没从全面现实看问题,而产生的错误。
    
    有关这起案件的发生情况和处理经过大体上介绍完了,此案也算暂时告一段落。
    
    这起恶性案件不是一个简单的案件,它之所发生在土改运动中,与当局所宣传的阶级斗争思想有直接的关系,在宣传中把贫苦农民所受的所有苦全部都算在以地主阶级为首的剥削阶级头上,高喊“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广泛发动农民不择手段地批斗地主,使得地主阶级变成全社会的公敌,成为任人宰割的对象,地主等于坏人成为了一种共识,也成为对地主阶级进行各种暴行的理由。
    
    在这三份文件中,有不少地方提到当时人们的这种共识,比如:首要犯罪分子王*申,竟无耻的向孙*温说:“地主的妇女是官的,只要不奸骗贫农的妇女就行!”、“上级知道挨顿批足天啦!”。坏分子王*申、孙*温(从犯分子),借口管制地主,叫地主的妇女晚间去村公所汇报,而明目张胆的进行轮奸,似此足见其狂妄已极。而地委检讨中也提到:错误地认为他们领导群众土改对地主斗争坚决有功,轮奸地主妇女、吊打军属及群众是违法行为,应受处分,但和轮奸基本群众的妇女有所不同,有些姑息。同时,在这种共识之下,对所有参与者的处理过轻,有些甚至仅仅是批判教育。
    
    整个社会从上到下都形成了这种共识的话,对地主女眷的性侵行为的暴行,就绝不可能只在这一地发生,究竟还有多少类似的暴行发生?这需要我们共同去挖掘和还原历史,也许,现在的我们无法为这些受伤害的女性找回公道,但至少要让世人知道有这种罪恶存在!
    
    不能再写下去了······
    
    注:本文为不引起纠纷,对有些名字进行了处理。 (博讯 boxun.com)
34220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土改共妻记:把地主富农的老婆女儿都分了
·曾垂心: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孤寡老头省钱置地土改中划成地主 处死时村民流泪
·晋绥土改清算混入革命队伍的地主 怎样惩办都行
·宁波鄞县华山乡的土地改革 有4地主被判死刑
·彭湃95岁“革命母亲”被打成“地主婆” (图)
·周扒皮原型揭秘:系富裕地主 土改时被打死 (图)
·揭秘:解放初期农民是如何被发动起来斗地主的 (图)
·征收太多导致三年大饥荒:地主贫农都饿死/李建军 (图)
·“坐过大地主刘文彩水牢”的冷月英真相
·地主家庭出身的江青如何逃过党内审查 (图)
·游击队向地主打借条 事隔64年未兑现 (图)
·亲历者揭日开拓团真相 占中国土地后变地主 (图)
·王莽改革激怒了谁:地主出身的起义军首领占71%
·历史图片:1955年越共土改:“地主”受审后被活埋 (图)
·谭松年: 土改中的三批地主
·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邓小平(文革关于邓小平家族的材料)
·土改:“地主婆”被五花大绑着沉入河底/胡喜盈
·地主剥削农民?地主真相:节俭起家 舍不得吃肉(图)
·中国地主——被丑化的民族精英
·反腐无死角,还是地主之争? 北京“首虎”吕锡文落马 (图)
·河南偷葱案嫌犯落网:偷葱被发现打死菜地主人 (图)
·多地主政官员相继落马:多受“不捞白不捞”心理支配 (图)
·赖昌星10年逃亡生活:沉迷网络“斗地主”游戏 (图)
·女子举报副县长秘书索贿 让其在办公室陪斗地主 (图)
·乘客机舱内喊炸弹 被控制后称在斗地主 (图)
·曹顺利家因地主成份被逐出京 死前被虐脱相了/王宁 (图)
·《地主之殇》网站开通
·农村3权抵押融资有望破题,或造地主效应
·多地主管部门均称尚未收到劳教制度废止消息
·男子斗地主发错牌不想赔钱 报警谎称遭遇抢劫
·重庆巫山两官员上班时外出斗地主打麻将被免职
·福州劳动局工作人员无视排队群众 专心斗地主
·矫枉过正的“地主是民族精英”/张三一言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陈沅森:为什么要杀那么多地主?
·曾伯炎:地主,中囯苐一大沉寃
·刘山青:中国地主独立先是上海,不是香港!
·查建国谈地主平反问题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吴祚来:地主的贡献与牺牲(下) (图)
·吴祚来:地主的「贡献」与牺牲(上) (图)
·陈沛敏:地主会的牌局 (图)
·斗地主的感悟 (图)
·孙大午:农村再现大地主也不可怕
·消灭了地主,就消灭了农村绅士文化/周有光 (图)
·中共是踏着地主的鲜血非法取得政权的/谭松年
·以前有个地主
·恶霸”地主刘文彩是怎么征地、拆迁的
·土改真相:地主是怎样炼成的,平反土改问题症结所在/谭松年 (图)
·只有地主群体最有资格获诺贝尔和平奖/谭松年
·各地主要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
·地主受哪条国际人权公约保障/谭松年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