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8787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高瑜:陈希同与八九民运的对视
请看博讯热点:深度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05日 综合报道)
    


六四北京市长陈希同是双料人物,既是镇压八九学生运动的高官,又是高层权斗的牺牲品,他为自己两段历史辩诬,究竟能够呈现出多少历史真相呢?
    
    高瑜:陈希同与八九民运的对视


    血腥的纪念日越来越近,今年发生两件大事。一是"天安门母亲"群体73岁的成员轧伟林,22岁的小儿子轧爱国,1989年6月3日晚10点至11点,在公主坟一带被戒严部队射中头部,惨死在301医院。轧伟林为死难者奔走呼号23年,终感疲惫和绝望,留有"以死抗争"的遗书,于5月25日自缢身亡。"天安门母亲"群体第一次这样失去一位成员;二是八九年的北京市长,现在沦为中共"阶下囚"的陈希同,28日出版了对他的访谈录《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以下简称《亲述》),他为撇清六四责任进行了自辩。
    
    如此强烈的对比和反差,23年仅有。很像西方电影镜头,一个前党卫军高官与一大群犹太人难属的对视。

陈希同接受访谈目的明确
    
    陈希同的这本书,纵观十篇(章),是他接受学者姚监复的十份访谈录,从2011年1月6日至2012年5月6日,时间跨度一年四个月。所谈内容主要两点,一,不是"北京戒严指挥部的正指挥";二,不是"贪污犯"。这两个问题第一篇访谈已经谈得很全面,以后谈话多有重复,陈希同还让姚监复就这两个问题单独写成文章发表。说明澄清这两点,是陈希同的目的。
    
    陈希同是"北京戒严指挥部的正指挥",仅见于李鹏《关键时刻--李鹏日记》5月18日提及一次,再无旁征。陈希同是不是那么个"正指揮",与八九年血洗天安门和长安街关系不大,谁担任这个职务也得听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另外,陈希同是不是那么个"正指挥",与陈希同89年镇压北京民主运动中的的所作所为关系也不大,就是被《李鹏日记》5月21日确认的两个指挥:"城区戒严部队由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指挥,整个进城戒严部队由总参谋长迟浩田指挥",民愤也没有陈希同大。陈希同是处于李鹏之下,千夫所指的何东昌、李锡铭、袁木一流的人物。因此,陈希同抓住是不是"北京戒严指挥部的正指挥",扯了半本书,这叫扯淡。
    
    陈希同另一个要澄清的问题"是他没有贪污一分钱",不是贪污犯。
    
    87年秋天,我在中新社,被摄影部记者拉到北京农林局在东三环新开的渔阳饭庄采访,这里以日本料理为主,我们去的是三楼最大的合资餐厅。餐厅日方经理介绍过经营情况之后,招待我们品尝特色菜,一只一尺长的小木船摆放着生鱼片和各种海鲜,精美无比。主菜是铁板烧。正用餐,经理又来了,说太难得了,今天你们有机会看看我们的"特号船"了。他带我们去一个单间,推开两扇高大的门,餐厅有一百平方米,只有一张餐桌,一桌人,迎面坐着的正是陈希同,餐桌上摆着一艘1米半长,7、80公分高的的多层木船,这条船时价是两千元。我当时的感觉很受侮辱,如果知道是到别人餐桌上看,我不会去,立刻就退出门外。陈希同这桌宴席,现在可能不算回事,当时确是豪宴。
    
    陈希同说"王宝森案件、还有挪用公款,都是假的,正像'豪华别墅' 一样是没有的事。"他称他是"文革后最大的冤案。";"最荒唐的错案。";"最不得人心的假案;"最不人道的大案"。这都是令读者难辨真假的问题。政治局一级的政务何时公开过?"财产公开"吵了几十年,好像越来越公开不了了。按说陈希同应该详细讲述被撤职,被判刑内幕。可是他的辩解没有超过判决书的内容。倒是姚监复不停地把听到的内幕反馈给他。
    
    陈希同把自己打扮成被冤屈的"书呆子"。"我这个人受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教育影响很深,又有孔孟之道的影响,认为做人要光明磊落,绝不干那种写黑信、告黑状的事。"陈希同一再说他没有写信告过江泽民的状,没有反对江泽民。对他的专案组组长,当时的中纪委书记、北京市委书记尉健行倒是进行了痛斥,但是对降旨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江泽民,从他口中没有说一个"不"字。他揭露邓小平在南巡讲话里,点名批评了与他"长期不和"的李锡铭,李锡铭晚年向他道歉。他又借李锡铭之口,几次大骂"江泽民是一个大政治骗子、投机分子。"骂"李鹏是一个大混蛋。"
    
    陈希同城府之深,李鹏如何是个儿?

沦为"阶下囚",与六四责任之间模糊掉什么?
    
    百度的陈希同百科词条,从"1991年4月,任申办2000年奥运会主任委员",直接就过渡到"1995年陈希同因王宝森案件引咎辞职。"有意模糊掉陈希同六四镇压之后被高升为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的事实.这和陈希同本人《亲述》颇相吻合。
    
    陈希同说:"作为北京市长,没有签发向中央上报关于学生运动的简报,这一类政治思潮方面的简报,是由北京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李锡铭签发上报的。"
    
    "作为北京市长,尽了最大努力,负起责任,保证北京市水电气的稳定供应,一天到晚抓这些事,没有乱,包括各大使馆:保证社在社会不安定时期,北京肉菜蛋奶等副食品的供应是正常的。"
    
    仅依靠这些,六四之后陈希同能被邓小平选中顶替李锡铭,升入政治局吗?
    
    事实证明,邓小平对待八九民运,确定了两条不可以逾越的界限,一是根据他的4·25讲话,几乎一字不改出笼的"4·26社论",二是军队进城实行戒严。陈希同在这两点上紧紧追随邓小平,为镇压学潮身先士卒,北京市委和北京市的言论和行动,都加剧了学潮的激化。
    
    吴国光为《亲述》所作的导言,引述张万舒在新华社所听传达,4月24日晚,李鹏主持的政治局常委会,"陈希同代表北京市委和市政府作了主题汇报."这与《李鹏日记》,有出入,李鹏记载北京市参加汇报的是李锡铭。
    
    我于89学潮中以《李锡铭4·24请战报告》为题,详细报道4月24日北京市委向中共中央送上一份经过李锡铭修改的《请战报告》。其内容是有选择地在学生大字报中、标语口号上做文章,并利用3月份以来跟踪、偷拍、窃听、诱导、编造的一些人、事、言论,说明学潮实际是经过两年酝酿、准备、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动乱。该报告提出:"要求重新评价耀邦同志,不就是肯定耀邦同志,否定小平同志吗?""只要中央给政策,我们是有办法解决的。"24日晚8点,政治局常会扩大会议,讨论了北京市委的《请战报告》。
    
    《李鹏日记》记述在24日晚8点常委碰头会上,"李锡铭表示,只要中央态度明朗,北京市委有把握把群众发动起来,挽回局势。"李鹏提出,人民日报发一篇有分量的社论传达今天常委碰头会议定精神。(会议中,李鹏接到王瑞林电话,邓小平约明天上午十点,李鹏、尚昆去家谈话。)这便是"4·26社论"的未雨绸缪。
    
    陈希同作为北京市长,国务委员,可以不知道常委碰头会的情况,但不可能不知道北京市委这份《请战报告》,因为他也是市委的重要成员,否则就是渎职。
    
    在支持邓小平强硬的镇压路线上,陈希同与李锡铭是一致的,陈明显获得更多的信任,邓小平南巡之后选择陈希同陪同视察首钢,让给朱镕基、李鹏带话。正是这种信任,才潜伏下权斗的杀机,陈希同才有资本成为一个落马的政治局委。如果他还是一名中央委员,那是够不到江泽民的,更不需要与常委尉健行结仇。
    
    姚监复:对你判刑.邓小平知道吗?他为什么没有为你说话?
    
    陈希同:当时,邓小平还在世,但是,病重了,几乎是植物人了.,那是1995年。
    
    姚监复:有人认为如邓小平能干事,你不至于判刑。
    
    陈希同:事情应当是逐步积累,才发展成最后结果的。······
    
    以上一段对话,可以选做全书的代表性问答。闪电般地推心置腹,一旦进一步单刀直入,立即严守底线。下边的话,实际大可不必再费笔墨有闻必录了。
    



每一个要撇清六四血债的责任人,都要与八九民运对视,要面对生者,也要面对死者。像陈希同这样被一党专政抛弃的高官,可以在法庭高喊:“这是法西斯的国家!”但是抵消不了你在89年也充当过法西斯!
    
    高瑜:陈希同与八九民运的对视


    我在89学潮中还做过这样一段报道:5月19日晚10点,电视直播传来李鹏要镇压动乱的讲话,接着杨尚昆宣布军队要进驻北京城。
    
    11点钟,北京市长陈希同兴奋莫名地回到办公室,对秘书说:"太好了,给我弄点酒,今天要睡个好觉,两点钟叫醒我,那时就到位了。"两点,秘书从各观察站调来录像带,发现不对,各点找不到一个他们要等待的人,有的只是成千上万的市民。他叫醒陈希同: "情况有些不对。你看看吧。"陈希同一看,酒和睡意一起醒了。三点钟,李鹏打电话来,把陈希同叫去。

陈希同与李鹏互相切割工作关系
    
    李鹏2004年完成的《关键时刻--李鹏日记》,除了5月18日记载"决定成立戒严指挥部,北京市长为正指挥,司令员为副指挥",处处回避提到陈希同,李鹏明显是不尊重历史事实,要和6年后成为 "罪犯"的陈希同做政治切割。这正好为陈希同推卸镇压89民运的责任,提供便利条件。
    
    非常明显,陈希同在《亲述》中,谈邓小平,谈胡耀邦,谈赵紫阳,,都大谈了工作关系,但是对李鹏这位直接上级,除了反反复复驳斥"不是正指挥"一说,还尽量切割了在镇压学潮中,与李鹏的上下级关系。
    
    陈希同作为北京市长和国务委员,受李鹏的直接领导,李鹏除了在赵紫阳访朝期间,全面主持中央工作,其余时间,除了对上反对赵紫阳,对下不断激化学运,还得抓他国务院的工作,很多镇压学潮的主张都得通过北京市贯彻。
    
    李鹏因为镇压89民运中极为恶劣的表现,很少有人正视他性格中属于"优点"的一面。据说李肇星在外交部新闻司当发言人的时候,也相信李鹏"弱智"一说,借出访莫斯科,曾经到莫斯科动力学院调查李鹏在该校水力发电系的成绩单,出乎所料,成绩单几乎全部是"5分"(苏联最高学分)。李鹏当了总理以后,各种报告经常是亲自起草,有时深夜不回家,在办公室掌灯写报告。对于这样一个强硬、执着,也算得上恪尽职守的人,无论学潮前后,还是学潮当中,抓北京市,给北京市布置工作和任务能少吗?陈希同几乎完全回避和李鹏发生的直接、间接关系。姚监复的采访,也忽视了陈与李的关系,算是一个遗憾吧。
    
    陈希同和北京市政府,在八九学潮和全市卷入的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中,与李锡铭执掌的北京市委,完全是一个整体,无人指出过他们的分歧和步调不一致,都是旗帜鲜明地执行邓小平强硬镇压路线。因此在4月27日开始的数次全市大游行中,北京市委和北京市,李锡铭和陈希同,都是被游行群众愤怒声讨的对象。陈希同的骂名也是在学潮中留下的。

陈希同向人大作的报告是对八九民运的总清算
    
    1989年6月30日,陈希同以国务委员、北京市市长身份,向全国人大做了《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汇报》。陈希同做了以下解释:"這些报告在讨论时,我没参加。要我读,我就念。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改。上面布置的。向北京市民讲话,用北京市长名义。向人大作报告,不好用北京市长名义,就用国务委员名义。我是照本宣科。"
    
    作为秘书出身,当过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的陈希同,当然明晰高层的政治运作,高官的报告、讲话几乎都是秘书班底起草的,署谁的名字,著作权就是谁的,个人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再修改。陈希同宣读的"平叛报告",当然是邓小平拍板的,根据邓小平、李鹏的意志写的,对民主运动极尽污蔑,对动用军队屠杀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百般辩解。陈希同提出过不同意见吗?"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改",照着念,就是赞成,而且是百分之百的赞成。
    
    在另一次谈话里,陈希同说:"由于我是国务委员、北京市长,要我念。我也不能多说几句话。从内心讲,当时我不赞成动乱,希望保持安定,作为北京市长,我做了应做的事。"对这个报告完全认账。
    
    这个报告,是继《4?6社论》、《邓小平同志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之后,对八九民运做出的总清算,属于执政党最为杀气腾腾的公开表态。
    
    陈希同在第一节捏造出一个由来已久"倒邓保赵"的预谋。点名《经济学周报》1988年12月初发表《严家琪、温元凯关于时局的对话》,"攻击'治理整顿'会导致'停滞',提出中国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不能重蹈赫鲁晓夫、刘少奇那样非程序性的权力更迭的覆辙','中国不再允许像'文革'那样用非程序化的方式进行进行权力变动'。这个对话的核心问题,就是为掩盖赵紫阳的错误、保住他的权力地位、以便更加肆无忌惮地推行资产阶级自由化制造舆论。"
    
    《严家琪、温元凯关于时局的对话》是我1988年11月采写的报道。我于1989年6月3日早上上班途中被当局绑架,屠城之后,北京日报、人民日报、CCTV已经开始点我的名字,人民日报发表的重头文章,把我的这篇采访定为"动乱暴乱政治纲领"。那时对报社还无大碍,报社仍旧正常运作,继续出报。但是陈希同30日做了报告之后,主管社科院和新闻出版总署,立即封杀取缔了经济学周报。
    
    陈希同在该报告中,明明是李先念向他透露"戒严"的机密,反诬蔑鲍彤"泄密"。在鲍彤之后,点了几十名著名知识分子的名字,将所有群众组织都打成搞"动乱""暴乱"非法组织,将几十万野战军用机枪、坦克对和平请愿学生和市民的屠杀,将人民的赤手空拳的抗暴,污蔑为"对解放军的屠杀"。
    
    姚监复追问:到了现在,你对1989年6月30日那个关于"六四"的报告是不是感到遗憾?
    陈希同回答得斩钉截铁:没有遗憾,我承担责任。
    
    后一句话是虚妄之词,请问前市长,你如何承担责任?你如何承担得了责任?经济学周报被封杀之后,仅社一级就被抓捕六人,除了其中一个充当"浦志高",帮助当局诱捕了王军涛、陈子明之后,发了大财,绝大部分都处于牢狱和失业之中。陈子明判刑十三年,与当局反复谈判,经过三年奔波,今年1月才拿到社会保险金。而我第一次被关押释放后,主管社科院不仅不给安排工作,连档案也丢失,至今不能办理社会保险。更不用说成千上万被抓捕、被判刑的学生和"暴徒"了。"六四犯"至今还有人在监狱关押。

陈希同竟和赵紫阳比"自由",匪夷所思!
    
    中国监狱,虽然官员都遭遇"双开",但是仍旧享受级别待遇。秦城监狱就是专门关押部级以上官员的。屠城之后,一大批"六四犯"曾经关在这里,当时是因为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七处)正在重建,向秦城借的房。秦城已经使用5、60年了,设备陈旧,不久将关闭,已经选择了新址,正在修建部级以上豪华型、别墅型、公寓式的监狱。
    
    陈希同在秦城,自称"北京第一贪污犯老陈",经常发脾气,可以不穿囚服,可以随便点菜,可以按自己需要进行室外活动。保外就医后,他拒绝秦城监狱每月3500元的生活费,他认为"如果接受监狱的钱,就等于承认犯罪。"陈希同判刑之后不认罪,进行了多年的申诉。但是现在他住进北京市小汤山疗养院,吃、喝、住、行一切皆免,费用肯定超过每月3500元。可以随便接待客人,除了外国记者。
    
    姚监复:你比软禁中的赵紫阳更自由。
    
    陈希同:不对,赵紫阳不是正式犯人,没有正式判刑,保留党籍,仍是党员。
    
    赵紫阳是因为反对"4?6"社论,反对戒严、反对屠杀,被邓小平撤销总书记职务,软禁十五年八个月,直到辞世,赢得全国人民的尊重。赵紫阳在四川时的下属蔡文彬在《赵紫阳在四川》一书中,公布赵紫阳对他说过,1991年、1992年,邓小平曾经派人带话,如果写检查,还可以做总书记,被赵紫阳拒绝。
    
    至今坚持"反对动乱"立场的陈希同,竟然与赵紫阳比"自由",真是匪夷所思。
    
    陈希同对自己冤案的评价:"文革后最大的冤案"、"最荒唐的錯案"、"最不得人心的假案"、"最不人道的大案"。陈希同与中共官员越反越大的贪腐案比较,可能能赢得"四最";但是与全国数不清的人权案比较,不比"大",只比"冤"、"荒唐"、"错"、"假"、"不人道",与高智晟案、陈光诚案、谭作人案、刘晓波案比较,与底层错杀、错判的刑事案、维权案比较,你赢得了吗?
    
    李鹏和陈希同,两个"六四"责任人,先后出书推卸罪责,都必须面对八九民运。相比较,李鹏虽然色厉内荏,但是还是敢于直视,虽然目露凶光,基本对自己所作所为做了全面记录,假话有,但是少,因此史料价值大。
    
    反观陈希同,目光狐疑,既要洗刷,又随时坚守底线,他的底线是"4?6社论",是邓小平,还有江泽民。这与他沦为"阶下囚"有关。如果他仕途顺利,或者还能高升,他或许写出李鹏式的回忆。作为还有两年才能刑满,还要经历政治剥权的中共重要犯人,他所讲的"广场旗杆到纪念碑没有流血"、"死人数字200多人"(比袁木宣布的还少),"看了《李鹏日记》才知道高层斗争多么复杂"等等,语言真实性很差,因此《亲述》一书史料价值要低于《李鹏日记》。
    
    陈希同"众口铄金难铄真"的诗作得不错,但是如果你自己玩半真半假呢!
    
    原载德国之声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572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希同有情妇“五朵金花” 妻子:永不原谅 (图)
·陈希同和他的小姨子风流内幕
·陈希同: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
·赵紫阳关于六四的谈话(记录稿):开枪最坚决的是李鹏,陈希同
·原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和他的“五朵金花”
·六四未到六二也敏感 中共防陈希同「阴魂不散」
·我不是戒严总指挥 陈希同驳斥李鹏日记 (图)
·陈希同的另一面 鲜为人知 (图)
·对江泽民不服气!老部下追忆陈希同 (图)
·曾庆红助江泽民整垮陈希同 一箭四雕 (图)
·那些上诉的高官们:成克杰陈希同等皆维持原判
·那些上诉的高官:成克杰陈希同皆维持原判
·铁流:宦海沉浮皆权斗,神坛祭品陈希同(多图)
·铁流:阴霾重重青山障 是非恩怨陈希同
· 铁流:天道人心一杆秤,江起潮落 陈希同
·陈希同出殡,逾千人送别 挽联:无愧无悔一生 (图)
·陈希同遗体告别现场曝光 田纪云到场致祭
·陈希同丧礼火化情况实拍 (图)
·北京昌平殡仪馆证实:陈希同遗体已火化 (图)
·外媒:陈希同访谈,曝中共荒谬政治画图
·陈希同“当工人”的儿子陈小同:人称“衙内”
·陈希同与五位情妇风流艳史(多图) (图)
·陈希同去世,“无法撤销六四屠杀罪责” (图)
·北京变天被讽魔咒 陈希同病逝再添劲料 (图)
·陈希同的三个老乡,都给他背后一枪
·读铁流先生有关周永康陈希同文章 政治私交要分开 /汉评
·新华社陈希同“病亡”讣告血淋淋/蔡贤彬
·盖棺论定?这句话对陈希同不管用 (图)
·北京观察:陈希同与八九民运的对视(上) (图)
·从陈希同新书剖析六四平反可能性
·介绍因贪腐问题被判刑的前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史东
·陈良宇、陈希同/金钟(图)
·也说陈良宇和陈希同/李一枝
·刘晓波: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刘逸明:陈希同保外就医 上海帮火冒三丈?(图)
·陈希同保外就医,黄菊老婆被调查/林保华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