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李昶:先贤精神不灭——纪念先贤、原东北大学校长臧启芳先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04日 转载)
    
    
    改变中国近代历史的“辛亥革命”已经历时一百周年了。中华民族以及无数个人,在这百年里,饱经奉献、委屈、眼泪、沧桑、血腥和苦难。同时,在中华大地上,近年来也取得了巨大的历史性进步,在经济上有了飞跃的发展,数亿人脱离贫困。在一部分大中华地区,实现了民主制度。中华先贤们的理想,部分的得以实现。
    
    国父中山先生讲过:“同志仍需努力!”我们还有很多的事要做、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今天纪念辛亥百年,同时缅怀中华先贤卓绝人物,不禁让我忆起一件往事。
    
    那还是三年多前,在加拿大多伦多。
    
    我因为读到作家盛雪(臧锡红)女士的一篇文章,为其才气所感动,便产生了想认识一下此才女的愿望。一日大家在一起聊天,话题转到东北。我提到家父李必忠先生,抗战后期曾经就读于东北大学。盛雪谈起其祖父臧启芳先生,于1937年至1948年间,曾出任东北大学校长。 1937年,因为时局和战争等原因,东北军少帅张学良将军因国家重任缠身,便辞去东北大学校长一职,并求贤请臧启芳先生出任东北大学校长。
    
    我一听,便对盛雪说:“小子这厢有礼了。我代表家父感谢臧启芳校长大人。”
    
    盛雪问其故。我讲起了我小的时候多次听父亲谈到的一件事:
    
    家父李必忠,出生于四川成都的一个平民家庭。在他两岁时,他的父亲去世。当他九岁时,他的母亲去世。他的叔叔收养了他。他的叔叔是位小职员,家里人口又多,是一家穷人。在他约十四岁左右,他的叔叔再无能力养活他,便要父亲自己出去工作,以养活自己。那时,父亲才在成都县中(即后来的成都七中),读了约两年左右的初中。他的叔叔托人,在四川省三台县,给父亲找了一份乡下邮差的差事。父亲便去了那里。
    
    那时,日寇西侵,国败家亡。父亲年少好学。气盛。好博览他凡能找到的书籍。曾立志要当文学家和教授。他并和几位同学好友一起,商谈国事,数千古风流人物,并立志要挽救旧河山。但是,壮志未酬。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低头屈服于填饱肚皮的需要。他于是告别了他的学校和学友,去了四川三台县的乡间,做了个小邮差。他每日要在乡下村里各处步行四五十华里,递送邮件报纸。一干七年。
    
    抗战期间,为避战乱,东北大学内迁,搬到四川省三台县继续办学。
    
    顺便提一句,父亲在短短的初中学习期间,认识结交了几位风华正茂、指点江山的同班好友。其中一位,就是后来因为去学习了苏联的凯洛夫教育学的教育专家解子光先生。解子光先生从五十年代中后期起,出任成都七中(即他的母校)校长,并将成都七中办成为当时四川省唯一的一所全国重点中学。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以后,解先生出任成都市教育局局长。父亲当时的另一位同班好友,后来在读中学时期失踪。过几年才听说他去了延安。再后来,共产党在大陆获得政权。当他再度出现在公众面前时,他已经跻身于中共高层。他就是毛泽东的私人秘书、毛泽东选集编委的主要负责人田家英先生。 1954年后,田先生兼任国家主席办公厅、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是中共八大代表、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田先生于文化大革命初期,被传说是自杀于毛泽东的书房内。
    
    话说回当年。父亲在三台乡下,壮志不灭。他在每日劳作之余,孑然一身,仍然悬梁刺股,挑油灯夜读。他花了约七年的时间,在乡下自修完初中高中的各门课程。他的目标,仍然是上大学,当教授,读书救国。
    
    但是,现实是,他是一位一名不文的乡下小邮差。他没有父母,也没有亲友能帮助他,也没有钱。听家父讲,当时,他看到的唯一的希望,就是考国立大学。每所国立大学每年有一名全额奖学金给文科学生,另有一名全额奖学金给理科学生。当然,前提是,他/她必需是当年文理科考生中考此校的状元,即第一名。
    
    1944年,父亲在当年考东北大学文科的所有考生中,考取了第一名的成绩。
    
    李昶:先贤精神不灭——纪念先贤、原东北大学校长臧启芳先生


    [臧启芳教授在监考中
    
    ]然而,听父亲讲起,东北大学招生委员会的人,一看父亲的履历和学历,就有点犹豫了。父亲没有读过高中,也唯读过部分初中。他们不知道该不该录取他。
    此事后来报请东北大学校长夺定。这位校长说:“成绩面前人人平等。录取!”一锤定音。
    
    父亲也从此就有幸,就读于东北大学。那位大学校长,当然就是时任的东北大学的臧启芳校长。
    
    父亲一生,都感激东北大学和东北大学的那位校长。虽然,作为一名大学生,他从来没有机会直接面对过校长臧启芳教授。
    
    父亲曾多次谈到过,是东北大学给了他人生的转机,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
    
    盛雪女士听毕,说:“家祖父一生求贤若渴,礼贤下士,珍惜才子,提拔青年。家风如此。”
    
    故事还没有完。
    
    父亲想当文学家和文学教授,而东北大学的这名唯一的文科奖学金,当年是指定给历史系的。他便因此进入了东北大学历史系读书。文学,仍然是他的终生爱好。多年后,他娶妻生子,到了我读到西方文艺学的学士、硕士,他有时也出点问题来考考我,看看我的文学功底如何。
    
    抗战以后,东北大学从四川迁回东北,父亲也因此转入四川大学继续读书。
    
    父亲于1949年毕业于四川大学历史系。 1949至1952年间,在成都华西协和大学中国历史文化研究所任助教。 1952年,因为院系调整,父亲被调回四川大学历史系任教。他在那里从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一直干到退休。
    
    父亲也曾担任中国隋唐史学会的常务理事,成都市文史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主任委员),并兼任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同时也被邀请担任过一些社会职务。
    
    曾深受中国唐代文化影响的日本,在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的有关学者开始把父亲的学术研究文章,译为日文,并在日本发表。并且评论说,李必忠教授是近现代中国大陆四位最优秀的研究中国唐代历史文化的学者之一。
    
    上个世纪90年代初,英国剑桥的名人录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二十世纪世界知识界名人录》(Who's Who of International Intellectuals in the 20th Century),家父被收录于其中。
    
    也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印度新德里的名人录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亚洲名人录》(Who's Who in Asia), 家父也被收录于其中。
    
    1977年,我以在农村下放的知识青年的身份,参加了中国文化大革命以后的第一届高考,被吉林大学录取。临行前,在成都火车站月台上,父亲对我说:“我一生读书,两袖清风,没有什么送你的。就送你一句话,希望对你能终生受用。那就是老子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此话我多年牢记,未敢有半点松懈。
    
    也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去国离乡,留学英美。出国后改学心理辅导学和婚姻家庭心理治疗,读完硕士、博士。家父有知,评说:“人的一生,给你开的门,往往不是你的初衷和向往。但是,只要你努力,总会奋斗出个结果的。”
    
    家父生前,每当谈及东北大学以及那位他从来未曾谋过面的校长,总是有不胜感激之情。那是给了他一生中一个最重大的转机。家父还曾多次谈到:抗战时期,国破山河在,人在流离中。他的那些东北同学,每当思念家乡,就唱起《松花江上》。唱着唱着,众人就相互抱着,哭成一片。那才叫思乡之愁,亡国之痛。家父到了中老年,有时也哼哼歌曲《松花江上》。家人也就知道他又回想起了他的过去,以及他在表达他对东北大学的思念和感激之情。
    
    家父李必忠教授,1923年生,于1998年,仙逝于四川成都,享年七十五岁。
    
    仅以此文,纪念先贤、原东北大学校长臧启芳先生。
    
    同时,也告慰家父的在天之灵:至少如今,我们两家人的后人,在异地相聚了,并成为了朋友。
    
     
    
    2011-01-02,完稿于多伦多家中。
    
     
    
    后注:因为盛雪女士在安排“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她前些日子传来几张臧启芳先生及家中后人的照片。其中一张,是:“中华民国特种考试,典试委员臧启芳在监考。”我仔细地看了这张照片。臧启芳老先生是在那么认真地监考。根据我从父亲那里听来的故事,我看出臧启芳先生对于选拔人才提携后人的认真,也能理解他对年青人的希望和负责。这也是对中华民族未来的负责。
    
    注:本文收录在2011年底由联合作家出版社出版的《百年不风流》论文集中。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29210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海岩: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神行太保藏玄機-水滸人物談之七
  •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 台湾亚太出版社如何看待曹,袁两位大师的新论战
  •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 中美贸易战之我见
  •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 金正恩的核彈無法再響
  • 撒谎要打草稿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 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六
  •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3耶和華啊!求你在清晨聽我的聲音;我要一早向你陳明,並
  • 金光鸿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建议美国政府…
  • 谢选骏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 BURMA-缅甸风云从端午粽谈到缅甸风味小吃
  • 滕彪“中国的长臂”:滕彪审视西方机构对华自我审查
  • 贵州公民论坛贵州人权研讨会廖双元夫妇六四前后遭软禁18天因坚持纪念六
  • 谢选骏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 贵州公民论坛贵州人权研讨会廖双元夫妇六四前后遭软禁18天因坚持纪念六
  • 谢选骏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 滕彪VOA:川金会上人权问题真的被忽略了吗?
  • 谢选骏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 郭知熠心动还是不动--超存在主义对王阳明心学的改进与发展(之七
  • 谢选骏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 槟郎龙舟赛礼赞
  • 逸风關於面子文化
  • 邱国权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 谢选骏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参院推翻中兴解禁令 中兴H股狂泻25%
  • 法德峰会需防移民危机导致欧盟解体
  • 中美贸易战在即 亚欧股市急跌
  • 韩盼朝关闭导弹发射基地回应美韩暂停军演
  • 中韩有意减轻对朝制裁
  • 难民政策:德国基民盟/基社盟争吵白热化
  • 费加罗报:难民问题困扰法德联盟与欧盟峰会
  • 金正恩今启访华两天 两月内第三次
  • 金正日第三次访华 习金规划未来对美战略?
  • 加州华裔富豪黄馨祥入主《洛杉矶时报》
  • 台湾:大多数航空网页仍维持对台湾适当称谓
  • 日本考虑向世界贸易组织控告美国
  • 本杰明·贡斯当之四:消极自由与积极自由的区别
  • 广东台山核电厂组件破裂隐患未除竟悄试机运作
  • 北大教授竟“指示”香港法院拒一地两检司法覆核
  • 解放军报承认航天科技逾半未达国际一流水平
  • 华为参与澳大利亚5G投标面临困难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