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北大荒兵团:连长搞女知青5分钟完事儿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16日 转载)
    
北大荒兵团:连长搞女知青5分钟完事儿

    
      日前,作家朱维毅历时三年,采访了数百位“北大荒人”、查阅了近万份历史资料,根据史实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生命中的兵团》已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出版。该书描写了20世纪60至70年代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中奉献过热血和青春的众生群像。上至师团级领导、下至未成年就奔赴边疆的知青,还有将生命永远留在黑土地上的牺牲者。以下文字摘自该书。
    
      “罪犯”身边人的描述
    
      2012年8月20日,原兵团54团第一任团长章某病逝于辽宁,享年86岁。5师的上海知青陆建东给我介绍了一篇回忆他的文章,是现居美国的原54团章团长的警卫员、北京知青俞晓阳写的,读来令人感叹。这里节选部分内容如下:
    
      团长是一方的太上皇,38万亩土地,2.8万人的吃喝拉撒睡,革命备战生产,都是他一肩挑。他的军人风度很足,处理事情自信心十足,动不动就发脾气,骂人,让大多数人害怕,少数人又敬又怕。他精力十足。在团部人员修红光湖水库的时候,我白天跟他一天,累得筋疲力尽。到了晚上,他还要从工地带回干部进办公室谈工作。通常我要到管理排打好开水,准备好麻花或面包一类的夜宵,然后就回去睡觉了,不知道他们熬到多晚。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对一号(首长)的感觉只能用“敬畏”二字形容。
      突然有一天,兵团颜副司令员驾临54团,召集全体现役干部在小会议室开秘密会议。我们连送水的任务都给免了。晚上,警通排通知我到小招待所陪颜副司令休息,无非是帮他收拾床铺,打点水洗脸洗脚。他临睡前还和我聊了天。当警卫员的第一素质是嘴要严,我没敢造次乱打听。颜副司令员问了问我对团长的看法,我实话实说,不过是诸如能干、刻苦但有时有点“粗暴”之类的话。他没说什么,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对首长要正确对待,首长有优点,也有错误等等。
    
      不久参谋长向警通排传达:团长犯了奸污女知青的错误,已被撤职关进小号(看守所)。晴天霹雳,五雷轰顶!我不敢相信,又不敢不信,连续几天头脑里一点思绪都理不出来。
    
      第一冲击波带来的震荡平息了之后,我开始了一生中最痛苦的经历,那就是自发地去回忆团长的生活细节,还有就是我这个警卫员该对他的行为负什么样的责任。
    
      我想起来他文件柜里时常有知名与不知名的中药,如鹿茸之类,我醒悟到了它们的真正用途。有一次他偷偷溜进卫生队女宿舍,我以为他是想来个微服私访。有一天他把手伸进女知青的棉衣,问人家衣服够不够厚,当时我还为他体贴入微地关心知青而感动。他请知青女排长或女副指导员去夜谈,我背着枪跟着,以为他是在做调查研究,现在我都明白了。
    
      几天后,我们警卫班受命解押团长去师部,听说由师部还要派专人押他去军事法庭。那天我穿着一件皮大衣,腿上横放着冲锋枪,对面是昔日神采奕奕的首长,今日手上带铐的罪犯。他的领章帽徽已被除掉,眼光一直在回避我,双手围住一个红红的烟头,不时拿出来抽一口来抵御寒冷和恐惧······
    
      他离开几年后,我当了兵,驻防地正是他的老家辽宁瓦房店。有一天我在县城的大街上意外地遇到了他,于是我探望了他的家。在和他夫人的谈话中,我读懂了什么是失落,知道了这个家是如何凄切地熬过了男主人服刑的那三年时间。这会儿他在县城的一个工厂上班,当工具保管员。失去了领章帽徽的他,面对着身穿军装的我叹了口气说:小俞啊,我对不起你们!他什么都变了,唯一没变的是抽烟的那股狠劲。后来我再没见过他。
    
      其实他很幸运。他和48团的邵团长都是在1970年被查处的。两年之后兵团又查处了16团的团长和参谋长。那两个人在案发后接受监督改造期间赶上了1973年的全国清查迫害知青的形势,在同样的罪过下,他们被执行了死刑。
    
      旁观者的眼光
    
      知青作为兵团反腐的旁观者,这些问题是怎样呈现的呢?
    
      从下面节选的陈述可以看出,他们只能谈论看到的、听到的和感觉到的,却无法对全局的情况做出判断。这样很容易给人造成一个印象:这种问题在兵团无处不在。这样的结果是不是值得当年的兵团反腐者们反思呢?
    
      68团的上海女知青史倍放说:“我们团也发生过女知青受迫害的事。有个女孩子和一个老职工司务长一起出去办事,路上被司务长强奸了,因为她反抗,头都被踢肿了。司务长走后,她在半昏迷状态下取出自己的红围巾挥动,被路过的车辆发现。事后那个司务长受到严厉制裁。”
    
      4团的天津知青扈其泽说:“我们的第一任连长姓赵,是个留大胡子的‘66.3’转业兵,少数民族,他对有姿色的女人都不肯放过,特点是‘5分钟完事儿’。这家伙先后搞了5个女知青,外带3个职工家属。事情败露后,团里开会批他,他抽着烟一言不发。审查期间团里撤了他的职,让他赶马车,把受害的女知青都调走了。审查结束后,他被判刑劳改。此人现在已经死了。”
    
      52团的北京女知青陈文慧说:“有个姓张的北京男知青是卫生员,晚上见政委在自己屋子里和女孩子聊起来没完,就直通通地来了一句:政委,你让她们走吧,我要睡觉了。结果他转天就干不成卫生员了。当时只要不下大田,都是好活儿,小张就因为一句话不会说,把好活儿丢了。”
    
      24团的佳木斯知青赵立民当年在团组织股,参与过几起“迫害知青”案件的处理。
    
      “我处理过29连副连长和一个天津女知青的事。这个副连长是山东人,是有家属的老职工。那个天津女知青在下地搞统计时,两人就搞上了。24连的余连长是从山东支边来的,他在和一个哈尔滨女知青苟且时,因为不能勃起,那女的还骂他没用。调查他的时候,我们让他留在团部不许回家,派警通排的两个战士看着,刚和他一讲政策,他就全招了,然后我们又去和那个女知青谈。材料整理出来后,我向团政委做了汇报,政委的脸很阴沉,听完后嘱咐我:以后写这种材料时不要交代具体情节,像黄色小说似的,太难看!
    
      “经我调查的所有迫害女知青事件,原因都是双方面的,没有女方被男方强奸的情况,但处理时,收拾的都是男方。对这种事要历史地看、人性地看。历史地看,就是说女知青年轻,远离父母,缺少社会经验,通常又是男方的下级,属于弱势一方,男方对这种不正当的性行为应该负主要责任,而且当时对这种现象不加制止也确实不行。人性地看,就是说这种事是两厢情愿的个人行为,视为罪行并且都怪一方是不合适的。1968、1969、1970年这三年很少有这种事,为什么到1970年以后就多起来了呢?因为知青成熟了,高中生都二十三四岁了,到了有性要求的时候了。在这时,教育知青们如何处理男女关系就成了一项需要重视的工作。但那时谁敢公开谈感情和性生理啊?我们团3连在厕所里曾发现过弃婴,一查,是个外号叫‘狗熊’的北京女知青生的,她生了孩子又不敢说,白天照常上班劳动,那身体得受多大伤害啊!‘狗熊’是和她的知青男友做的这件事。当时男知青如果做了这种事,叫作‘违法打井’,并不受刑事处罚,但多半要影响前途,提干、入党、上学的机会就轮不到他了。”
    
      “对性知识的启蒙教育,是兵团时期抓知青管理中的一个问题,在那个年代也不可能。军人的办法很简单,第一是规定纪律、加强监督,第二是为适龄男女知青提供成家的条件,太简单化了一点。我和政委下连队时,他只要看见一男一女在天黑时单独结伴行走,立刻就停车干涉:这还得了!出了事怎么办?
    
    来源:书摘 
    
       0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8406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甘肃党史研究室:上山下乡确有逼婚强奸女知青现象
·知青忆下乡X光师暗恋女知青 冒险出具肺痨证明
·上海地方志:强奸女知青的罪犯干部少农民多 (图)
·上海地方志:73至74年487名女知青遭奸污迫害 (图)
·云南兵团奸污女知青干部286人 法院判枪毙数人 (图)
·文革中部分农村蔓延对下乡女知青进行逼婚风气
·女知青看守农具被强奸致死 父母送葬哭晕数次 (图)
·被李先念点名的黑典型张国良 强奸几十名女知青 (图)
·肉体换回城通行证 女知青失身惊动党中央 (图)
·知青往事:曝北京女知青在农场严重受辱事件 (图)
·女知青永远的痛:用性换得回城的通行证
·女知青惨遭解放军蹂躏实录---被忘却了的故事
·县委书记强奸女知青确有其事 年过半百血泪记述
·冯骥才:许多下乡女知青被强奸
·大批女知青被强奸 毛泽东流下眼泪/何仁勇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蔡楚:祭母文(多图)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 《意義通訊》之22:從“平等”說開去!
  •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 华人,拿什么尊重?
  •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 中国飞机上
  •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 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 毛贼东反对宋庆龄当副主席失败
  •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开始记实(767)视频
  • 东海一枭《心际歌》(大型组诗)
  • 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 胥志义胥志义:中南海——艰难的二选一
  • 周鍾揚林鄭月娥、梁振英和「修改防贿條例第3和第8條適用範圍擴大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舍撒手锏取鸡毛掸
  • 藏人主张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 陆文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 姜维平老兵包围中纪委,疑似刘云山在捣鬼
  • 独往独来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
  • 谢选骏“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 吴倩你们的耶稣: 不久,最具欺
  • 东海一枭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 基督化生活咏你
  • 上海维权网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四)
  • 家庭教会人人有灵魂并且灵魂不死将受审判
  • 陈泱潮敬请中国驻丹麦大使速转习近平:【习特会】锦囊
    论坛最新文章:
  • 日本高等裁判所批准重启两座核反应器 被批罔顾民意
  • 欧洲法院确认制裁俄石油公司 捍卫统一防卫政策
  • 韩国世越号沉船首次打捞出尸骨碎块 鉴定工作两到三周
  • 美国航空2亿美元入股中国南航H股 获无投票权观察席位
  • 特朗普将废除奥巴马遏制气候变暖政令
  • 连续8个交易日下跌 华尔街股市“特朗普行情”结束
  • 王加清谈巴黎青田华人在家中被警察击毙事件
  • 英国脱欧及其对银行业的影响
  • 曾与曼德拉并肩反抗种族隔离的老战士凯斯拉达辞世
  • 马来西亚证实金正男遗体仍在当地
  • 日本人等要求撤除慰安妇像诉讼在美败诉
  • 柯建铭自诉马英九泄密及诽谤 台北地院判马英九无罪
  • 候任特首诺弥合裂痕,警方欲加罪占中人士
  • 法国右翼对菲永的竞选活动感到绝望
  • 伦敦恐袭案犯和圣战组织有联系? 没有证据
  • 警司警棍殴途人 退休近两年才被控袭击
  • 港府失全港逾三百万选民资料 经传媒披露才承认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