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解密:北大生张灵甫弃笔从戎之谜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8日 转载)
    来源:新浪   
    
    
    
    
      1923年,张灵甫从陕西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毕业。师范毕业生,职业离不开教书育人,张灵甫回到家乡,找了一所小学,开始当起了教书先生。
    
     
    
    
      教书是一项诲人不倦的工作,极考验一个人的温柔和爱心,很难想像张灵甫这种性格的人,教起书来会是怎样一番情景,要他面对着一群闹哄哄的乡村小孩,整天耐着性子重复念叨“人之初,性本善”,也实在是勉为其难了。他当然也敬重六先生,但是要他像那位老秀才一样,一辈子窝在乡村里做一个孩子王,在穷乡僻壤教书度此一生,这可绝非是他所愿。他在西安读书时是见过些世面的,乡村的寂静与西安城里的噪动相比,就像是波澜不惊的一潭死水,委实憋得难受,令他难以在此安心教职。古人有诗云:“曾经沧海难为水”,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要说张灵甫那时有什么野心,倒也不见得,只是外面那个造英雄的时势,喧嚣鼎沸,这对于有一点激情,又有一点抱负的乡村知识青年来说,的确充满了难以抗拒的诱惑。
    
    
    
      于是他一边心不在焉地教着书,一边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前途来。
    
    
    
      家里有个现成的榜样。长房的三哥张致甫在西安读完中学后,考进了北京的朝阳大学法律系深造,那时刚毕业回到西安做事,多年之后,张致甫在家乡当了好几任的县长。张灵甫对北京心驰神往久矣,便想循着堂兄的求学之路,也去北京试试运气。他这个教书先生注定是做不长了,没多少日子,他就辞别故里,千里迢迢到北京去赶京城的考场。也许是因为深受家乡积淀千百年古风的熏陶,张灵甫对中外历史一直情有独钟,他投考的是北京大学历史系,并且一考即中,成了一名时髦的北大学子。那一年,他刚满二十岁。
    
    
    
    i
    
    
    
      自五四运动以来,北京大学就一直是全国学生运动和社会思潮的交汇中心,汉花园红楼内外的校园里充斥着众多的学生社团,各种主义的宣传方兴未艾,到处都有人在慷慨陈词地演说、辩论,墙上的壁报语不惊人誓不休。当时的中国,处于一个激烈动荡的大时代,一方面各地军阀为一己之私利,各自挟英美日德等国的暗中扶持,争权夺利,不时战火四起,以至国弱民贫;另一方面,五四爱国运动以后不久,新文化、新思潮强烈地冲击着封建旧道德、旧礼教,民主与科学成为思想进步青年心目中的新旗帜,热血沸腾的莘莘学子们为寻求救国救民之路,几乎无心向学,他们满怀热诚,组织上街游行,宣传新思想,鼓动民众起来反封建反军阀。
    
    
    
      张灵甫当时也应该算是一个追求进步的新青年,他不安囿于穷乡僻壤,跑到京城来寻求自己的梦想,欲通过读书来出人投地,也是人往高处走,无可厚非,如果不是适逢乱世,凭他孜孜以求的执着精神,最后读成个饱学的鸿儒名家也不无可能。只是,生活在北大这个时刻会令人精神亢奋、热血沸腾的大环境里,只有真正的书呆子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了。从闭塞的潼关内来到全国思想活跃的中心北京,在张灵甫的人生经历中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北大的学生活动和宣扬各类主义、思想的讲座,令人大开眼界,很快他就被卷入学生运动的激进潮流之中。
    
    
    
      西安的家人并不清楚张灵甫在北大除了读书到底还做了些什么。在他后来的同事、部下的印象中,他平时沉静内向,很少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只是偶尔发起脾气来雷霆万钧。这么说来,那些慷慨激昂的街头学生演说家里大概找不到他的身影,舞文弄墨倒是很可能有的,因为他后来不仅写过诸如《遭遇战之研究》、《山地战研究》、《日军作战心理的分析》、《在劣势装备下如何实施河川战》等军事专论,而且在硝烟弥漫的抗战间隙,还写过若干与打仗风马牛不相干的评论文章,有一篇的题目竟然是《评文妖郭沫若》。如此看来,北大的校园壁报上还是有可能贴过他的墨迹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人造反历来多由秀才们挑动起来,可秀才们自己造反却多半造不出什么结果来。文人学生好高谈阔论,指点江山,但是江山被他们指点之后,破碎依旧,笔杆子不能解决病入膏肓的社会之根本症结。学生运动看得多了,张灵甫发现空喊口号也闹不出多大名堂来,就对学运逐渐萌生了倦意。然而时局的纷乱,已经使得这位嗜书的读书郎难以静心坐下来做学问,他曾丢开书本长叹道:“大丈夫当拨乱反正,旋干转坤,措国家于磐石之安,凳斯民于衽席之上,而吁衡大局,非武力不足以除强暴,非破坏不足以言建设,吾宁长事铅椠乎?” 《张灵甫“烈士”传》 台湾 “国防部”史政编译局编 1959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62231522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灵甫战死后蒋介石老泪纵横:“竟为乌合之匪陷害” (图)
·张灵甫遗孀:国民党打仗 让死守你就不能活着回来
· 孟良崮怀古——纪念张灵甫将军
·台湾战史的“粟裕”:俘李仙洲 王耀武 逼杀张灵甫 (图)
·抗战中日军用女战俘当肉盾 张灵甫怒吼命部下拼刺刀 (图)
·张灵甫传奇:杀妻后再娶17岁嫩妻 (图)
·后悔没说我爱他——我的丈夫张灵甫(图)
·张灵甫真是自杀的?共军少校军医官验尸官讲述实情 (图)
·国军张灵甫七十四师覆灭的真正原因(图)
·张灵甫的美丽遗孀 (图)
·“自杀说”一度盛行:那么,张灵甫究竟是怎么死的?(图)
·从张灵甫看被遗忘的国民党将军们
·论道德与立场--张自忠张灵甫牺牲启示录/玄野
·孟良崮上张灵甫大骂顾祝同 举枪自杀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 瓦伦丁节的情人
  • 毒針暗殺,共產國家常見,爐火純青者非中共莫屬
  • 給情人節添堵的報告(關於川普)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之二)
  • 革命还是反革命
  •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 川普要推翻社会主义
  • 中国反酷刑联盟成立公告
  •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 博客最新文章:
  • 走向大自然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 曾铮感悟神韻(之八):神韻喚醒生命記憶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徐沛宋美齡給鄧穎超的回信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23)
  • 上海维权网高智晟:江天勇律师何“罪”之有
  • 郑恩宠709律师家属情人节礼物
  • 紫电蓝星末日
  • 严家祺"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 观察韩尚笑:到底什么是抗议?
  • 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 江淳随笔评论黎学文:邓小平转了什么折?
  • 上海维权网上海访民丁德元:“极品”上访户就是这么练成的!(一)
  • 廖祖笙廖祖笙:群蠹操弄下的“法治”
  • 吕千荣的博客程晓容:共产主义远比纳粹邪恶
  • 曾节明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 东海一枭儒家没有“陌生人”
    论坛最新文章:
  • 菲律宾动用军队特设机构加强打击贩毒
  • 朝鲜再成焦点 六方会谈希望渺茫
  • 法世界报:习近平反贪未触及腐败根本
  • 法国总统大选撕开殖民敏感黑历史
  • 台湾轰西班牙罔顾人权将召见代表抗议
  • 李嘉诚爆港特首选举是早知结果的戏码
  • 巴黎再谴责俄网络攻击干预法国大选
  • 比利时火车脱轨事故造成1死27伤
  • 中石油18亿美元进阿联酋成员国开采合同
  • 法国总理卡兹纳夫下周起访华
  • 马来:金正男案还有四朝鲜裔嫌犯在逃
  • 美国航母舰队开始南海巡航任务
  • 美国第一夫人终于严肃发声为己辩护
  • 中韩外长会晤王毅再提反对"萨德"立场
  • 控制警卫局和军队即控制了高层和全国全国
  • 七警袭人罪成 香港分裂再表面化
  • 西班牙将台湾籍诈骗犯引渡大陆 台表遗憾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