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志愿军老兵忆:饭锅热气引来轰炸 一颗炸弹18人牺牲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06日 转载)
    
    来源:宿迁日报 作者:杨亦文
    
    核心提示:炊事班的战士见打饭菜的战友都来了,便打开锅盖准备打饭,谁知锅盖一打开就冒出一股热气。正是这股热气被附近的一架敌机发现,敌机立即飞了过来,往冒热气的地方扔了颗炸弹,当场就炸死了18人。
    
    志愿军老兵忆:饭锅热气引来轰炸 一颗炸弹18人牺牲


    本文摘自:《宿迁日报》2010年10月19日,作者:杨亦文,原题:《八旬老兵期待重回朝鲜“看望”老战友》
    
    王九余、费方林、沈旭光、董振强、张军……”60年过去了,裴大宽却依然非常清晰地记着这些老战友的名字。“当年我带着他们一起到了朝鲜战场,战争结束后,他们却永远留在了朝鲜。去的时候是50人,完好回来的只有12个人,30人受了伤,其他8个人都牺牲了!”今年82岁的裴大宽,脑海里依然时时浮现那些牺牲战友的音容笑貌。

七天七夜赶到鸭绿江边
    
    裴大宽是泗洪县界集乡人,1947年,年仅19岁的裴大宽听从政府的号召报名参加了人民解放军。
    
    “我们家弟兄两个,所以政府一动员,我就报名参军了,随后被编入淮北军团独立旅20团1营1连。”裴大宽回忆说,参军以后,他跟随部队先后参加了攻打洋河、宿迁、睢宁等战斗,并于1949年跟随大部队一起打到了长江以南。
    
    解放南京以后,裴大宽所在的部队进行改编,部队改名为炮7师20团1营1连。由于在战斗中表现英勇,裴大宽被提拔为1连1排的副排长。
    
    “过了长江以后,我们部队就驻扎在南京,主要任务是准备打到台湾去,所以每天的训练都围绕这个目标进行。但到了1950年4月,部队突然来了命令,要我们到朝鲜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裴大宽告诉记者,他们是从南京上的火车,坐了七天七夜后,他们部队到达了鸭绿江边,与朝鲜只有一江之隔。
    
    “当时鸭绿江上的桥已经全部被炸,人根本无法过桥。我们就在鸭绿江边临时驻扎下来,结果一夜之后发现,江面上突然出现一座用汽油桶和铁链搭起的浮桥,原是工兵们一夜之间搭好了这座桥。”
    
    裴大宽跟随部队在敌机枪炮的扫射中迅速渡过了浮桥,又急行军120多里,最后在一个名叫平康市亚洞里的一个山坡上驻扎下来,并开始构筑工事,修建阵地。

在战场上多次死里逃生
    
    虽然是炮兵,没有在战场上跟敌人面对面刀枪相见,但裴大宽回忆说,就是在远离前线的炮兵阵地上,他多次差点被敌人飞机的枪炮打中。
    
    第一次是刚到朝鲜时间不久,敌机来轰炸,听到警报声,裴大宽和排里的战友都躲进了防空洞里,等敌机飞走以后,他们出来一看吓坏了,原来在防空洞洞口斜插着一个大的炸弹,“炸弹有一米多长,要是爆炸的话,估计我们全排的人都会没命的。后经过检查,发现这个炸弹竟然是个哑弹!”
    
    “还有一次是到另一座山看地形,寻找新的可以做指挥所的位置。当时连我一共四个人,就在我们在山上寻找合适的地点时,突然我们上空出现一架敌机。敌机发现我们后就开始俯冲下来,四人当中,我的兵龄最长,也最有战场经验,看到情况紧急,我招呼他们跟我一起向一座老桥跑去。等我跑到桥孔底下才发现另外三个人并没能跟上来,全被敌机扫中,英勇牺牲了!”裴大宽回忆说。
    
    “还有一次,我记得是当年的正月十八,开饭时我应该到炊事班把饭菜打来分给战士们,但当时有点事耽搁了几分钟。炊事班的战士见打饭菜的战友都来了,便打开锅盖准备打饭,谁知锅盖一打开就冒出一股热气。正是这股热气被附近的一架敌机发现,敌机立即飞了过来,往冒热气的地方扔了颗炸弹,当场就炸死了18人。”裴大宽说,等他赶到炊事班时,敌机已经飞远,留下的全是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战友们的尸体。

亲手埋葬8位战友
    
    由于敌机经常过来扫射、投掷炸弹,裴大宽所在的部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当时入朝的时候,我们全排一共50人。1954年12月回国时,完好无损的只有12个人,30名战友负了伤,而剩下的8名战友永远留在了朝鲜!”
    
    裴大宽说,那8位战友都是被敌机扔的炸弹炸死的,牺牲后被埋葬在阵地附近的一个山坡上,“每个人都是我亲手掩埋的,牺牲的战友当中有安徽的、泗阳、泗洪,都还很年轻,20岁左右。如果他们不牺牲的话,估计现在和我差不多年纪。”
    
    1954年12月,当部队接到命令回国时,裴大宽最后一次和战友们来到牺牲的战友的墓前,带去了酒和菜。临走之前,他们最后祭扫一下战友,跟牺牲的战友们告个别。
    
    裴大宽回忆说,那天他在战友的坟前喝了酒,流了泪,说了好多话。他说当时心里就如刀割一样难受,战斗胜利了,这些战友却永远回不了家了……

期待重回朝鲜祭奠
    
    虽然已经80多岁了,但裴大宽老人的身体依然健康、思维还很清晰。“也不知怎么回事,年龄越大就越想起以前的那些人那些事。战友们的影子经常在我眼前晃,我想也是呀,60年了,从来没有人去看望他们,他们多寂寞啊!”裴大宽说,战友们牺牲后,他把牺牲战友的遗物和烈士证书、烈属证等寄回了战友的家中,“我是他们的排长,人没有了,但这些证明一定要有。”
    
    1954年12月回国以后不久,裴大宽就转业了。他回到老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牺牲的8位战友家里去看看。“每家都到了,我跟他们父母说,你们的儿子牺牲了,我就是你们的儿子,他们听了之后就抱着我一起痛哭。”
    
    在走访中,裴大宽得知战友胡立军家的烈属证丢了,他便带着胡立军的父母找到部队补办了证明。
    
    记者采访裴大宽时,他正和其他老革命一起在市区修养。问及老人的心愿,裴大宽激动地说:“埋葬牺牲战友的那个山坡,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如果到了那里,我一定能找到他们的骨灰。我希望有生之年能回到朝鲜,回到那个山坡,看看那些老战友,再跟他们说说话聊聊天,60多年了,我真的很想他们呀!”
    
    本文来源:宿迁日报 (博讯 boxun.com)
321919418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志愿军不怕死的冲锋震惊美军:服用了什么药物吧 (图)
·美军解秘显示资料:上甘岭战役韩军顽强不输志愿军 (图)
·志愿军已力竭 毛泽东为何仍逼迫彭德怀发动第四次战役
·志愿军战俘:归国前“不咎既往” 归国后“不能被俘” (图)
·志愿军士兵三怕:没饭吃没子弹打 受伤后抬不下来
·志愿军排长污辱朝鲜妇女险被枪毙 金日成为其求情 (图)
·蹉跎岁月(一个志愿军老兵的叙述)
·志愿军被俘英雄归国遭审查 要求相互揭发
·混沌余生:最后的志愿军精神病人(图)
·志愿军一万多战俘自愿选择去台湾始末
·刻骨痛心:志愿军归国战俘的惨烈遭遇/穆正新
·志愿军战俘系列之一:红色滑铁卢(5)/穆正新
·志愿军战俘系列之一:红色滑铁卢(4)/穆正新
·红色滑铁卢──志愿军战俘系列
·志愿军战俘为何愿意去台湾
·志愿军解密文件
·志愿军战俘是怎样争取回归祖国的(图)
·朝鲜战场上被俘虏的志愿军战俘(图)
·志愿军老兵在北京远郊千灵山戒台寺 (图)
·景山公园:志愿军老兵继续用顺口溜抨击时弊/视频 (图)
·胡锦涛会见参加抗美援朝的老同志和志愿军英模代表
·最牛的上访者——86岁“志愿军”老战士王仪贤进京上访(图)
·视频:志愿军老兵、退役军人用顺口溜讽刺时弊
·中国抗美援朝共牺牲18万名志愿军
·中朝将首次合拍电影 纪念志愿军入朝参战60周年
·志愿军老兵以独特的说唱方式鞭挞时弊(视频)(图)
·温家宝凭吊阵亡志愿军:中国人民没有忘记你们(图)
·志愿军伤病员唐生禄复转回乡被迫害旧病复发冻饿致死真相追踪(三)
·志愿军伤病员唐生禄复转回乡被迫害旧病复发冻饿致死真相追踪(二)
·志愿军伤病员唐生禄复转回乡被迫害旧病复发冻饿致死真相追踪(一)
·志愿军老兵王辉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告状信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金日成铲平志愿军墓
·共产党对不住抗美援朝志愿军/赤松子
·赴朝旅游团志愿军老战士陵园痛哭 战争惨烈/高戈里
·1952年资本家向志愿军售伪劣药品被枪决/孙胜林
·隐瞒50年的志愿军伤亡内幕——《集结号》观后感/长呻
·志愿军老兵:不能不解的朝鲜战争10大热门悬念
·韩战志愿军:谁是最可怜的人?/牛乐吼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