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最风流的国军上将:90岁高龄仍娶17岁少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9日 转载)
    
    来源:重庆晚报  
     (博讯 boxun.com)

      在四川军阀中,原国民党陆军上将、20军军长杨森与重庆渊源最深。
      上世纪20年代初,重庆为四川省省会,刘湘任省长,杨森任重庆商埠督办。1947年至重庆解放,杨森任重庆市长。今市少年宫地址便是解放前的杨森公馆。
      关于杨森的老龙门阵不少,比如打狗,据说是他又名杨子惠,怕狗吃羊子,发动打狗运动。杨森对重庆市政建设做过不少好事,相传他曾仿效三国李严,有过开凿鹅岭连通两江的规划。不过呢,最为流传的,是杨森的风流韵事,杨森妻妾成群,儿女众多,寻花问柳不算,单是公开的妻妾就有12位,被称为“十二钗”;子女共有43人。
      每个老婆都有故事。其中情节最曲折的,是他制裁“叛逆”姨太的残忍手段。杨森纳妾皆为色欲所需,个个都是绝色美女。然而,美丽对于女人而言,无异于抱璧藏祸。杨森的第七妾曾桂枝与第八妾蔡文娜,皆因惊艳美色,抵挡不住寻芳客的纠缠,情难自禁,导致红杏出墙,最后惨死在心狠手辣的杨森手里。
      在七姨太曾桂枝20岁时,杨森将她送到上海读大学。这一下,曾桂枝像飞鸟投林一样,开心不已,不久和一位陈姓同学相恋了。从未体验过爱情的曾桂枝如沐春风,她和恋人成双成对,出入舞厅,卿卿我我。岂料这些情况被杨森安插在上海的耳目侦知。于是,怒火中烧的杨森,找借口将曾桂枝催回了四川渠县防区。
      临别时,陈姓同学将一枚家传的戒指戴在了曾桂枝手上,还拜托她在杨森手下谋份差事。就这样,这位七姨太欢天喜地地回到渠县,并带回了恋人的照片,央求杨森替这位陈姓同学安排工作。杨森不露声色地说:“这等小事有啥难的。给你同学写信,我让他来当渠县的教育局长。”曾桂枝一听,喜形于色,当即便飞鸿传书,叫恋人来到渠县。哪知姓陈的一跨入渠县境内,便被杨森的宪兵队设伏,用冷枪打死,暴尸荒野。此时,曾桂枝还心花怒放地带上两名警卫去河边迎接。当她哼着小调跨上船时,身后便响起了警卫如同冰窟里飘出的声音:“对不起,太太,军长有令,送你上路。”随即扣动了扳机……杀死二人后,杨森仍觉得不解恨。他又派兵将二人缚上巨石,沉入渠江。
      杨森残杀姨太的事,除七姨太外,八姨太蔡文娜的命运如出一辙,先也是送她上大学(华西大学),也是红杏出墙恋上小白脸,结局是被乱枪打死在重庆杨森的官邸,然后,为了杀一儆百,杨森集合起妻妾一同来到现场,命她们仔细观看,妻妾们个个吓得面色苍白,颤抖不已。次日黎明,蔡文娜满身血污的尸体被床单包裹住,丢到杨森在重庆的官邸——“渝舍”网球场边的枯井,草草填平了事。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杨森逃到成都。不久由成都飞台湾。此后受到蒋介石器重,委任为台湾“总统府上将国策顾问”,并长时期分管体育运动。杨森长寿,体健,70岁时学会驾驶教练飞机而轰动台湾。86岁登上海拔4000米高的玉山。90岁大寿时,就在生日会上,杨森对四川同乡、国民党元老张群叹道:“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这样才有朝气。”张群知他的心思是又想“一树梨花压海棠”,便笑道:“那你再讨(娶)一个嘛!”就这样,17岁的初中生张灵凤被杨森以招募“秘书”为名,娶进府中,成了杨府第“十二钗”。不到一年,张灵凤居然为杨森生下最后一女,排行第43,一时海内外传为奇谈。1977年96岁的杨森寿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数风流人物:毛泽东与邓小平的六大共同点 (图)
  • 沈佩贞,民国初最风流的“北漂”女郎
  • 毛泽东“大警卫”忆江青风流丑事与“18号案”(图)
  • 开国将帅的性特权和风流史
  • 司马相如情钓风流寡妇
  • 湖南湘潭副局长死在沐浴中心楼下 跳楼还是风流(图)
  • 65岁中央党校干部丢丑 情妇大爆风流史
  • 辽宁国土局干部实名举报局长赵坤明风流
  • 黄河清:陈独秀班房风流、法庭凛然!
  • 青岛民政局长刘凯 办公室内风流
  • 胡春华:楚天才子显风流/金久皓
  • 风流寡妇如何爬上妹夫的龙床
  • 形势教育为何不如风流裙子的魅力大/李宏剑
  • 刘亚洲和他的长篇小说《两代风流》/董保存
  • 老子也风流/田城隆
  • 千古风流话周郎 真实的周瑜人格魅力堪称完美(图)
  • 从容淡定,风流蕴藉──杨恒均的时政散文/李昌玉
  • 胡锦涛主席的风流文章
  • 是真名士自风流/西风独自凉
  • 这样的风流确实很尴尬
  • 赵达功: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