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名妓杨翠喜“人肉炸弹”引爆政坛“丁未大惨案”(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1日 转载)
    
    来源:网易读书
     对于杨翠喜的评价,自然而然也是如此,不少人把“丁未大惨案”和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政坛轩然大波都归罪于杨翠喜,可怜的杨翠喜,在风光之后,很快跌入了低谷,陷入了无限的寂寞和悲苦中。无论是过去认识她、还是不认识她的人,都不愿再与她交往了。
    
名妓杨翠喜“人肉炸弹”引爆政坛“丁未大惨案”

    
    摘自《民国十奇案揭秘》作者: 廖小东 湖北人民出版社
    
    查案的过程不仅没有按照赵启霖的想法来走,反而成了开脱载振罪责的过程。缓过气来的奕一派,开始反攻倒算、清理异党,结果一大批高官显贵落马,一时间人人自危。
    
    虽然慈禧对此事采取的基本上是息事宁人的态度,但是杨翠喜这颗“人肉炸弹”的威力足够分量,炸倒了赵启霖不说,就连奕匡也差点被瞿鸿机设计绊倒,同时,段芝贵的升官梦鸡飞蛋打,屁股还没把巡抚的位子坐热便被撵了下来;载振本人也因为自己一时的欲念而闯下如此祸端而深感不安,自动地辞去了农工部尚书的职务
    
    一时间,清朝政坛风起云涌。可是杨翠喜“人肉炸弹”的威力似乎还没有消失殆尽的迹象,她所引起的政坛震动正在慢慢的变大,以至于引发后来的政坛地震 “丁未大惨案”。
    
    那么事情又是怎么发展的呢?还得从袁世凯等人和瞿鸿机等人的明争暗斗说起。
    
    “杨翠喜案”结束之后,慈禧太后并没有要将此事深究到底的意思,奕匡也从她的谕令中看出了姑息纵容的意思。毕竟慈禧并不是不知道内情,只是为了朝廷的颜面着想,不想家丑外扬罢了。可是奕匡等人并不这么想,瞿鸿机当初想利用“杨翠喜案”来扳倒自己,可惜没有成功,现在自己缓过神来了,难道自己就这样算了吗?久经官场的奕匡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于是奕匡和袁世凯一派决定报复,而瞿鸿机与岑春煊也明白奕匡和袁世凯的目的,所以,他们也在做准备与其抗衡。
    
    在对抗过程中,最耐人寻味的莫过于岑春煊的“迎折北上,坚请入对”事件了。事情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杨翠喜案”结束之后,岑春煊本来调任云贵总督,但他本来就对去云贵那种穷地方做总督有一百个不愿意,因为这将使他远离权力中心。后来,为了配合瞿鸿机,岑先在上海称病不行,瞿鸿机对于岑春煊的种种遭际很是理解,于是想方设法地帮助他留下,同时也帮助自己增强与奕匡等人对抗的势力。于是在瞿鸿机的秘密操作下,岑春煊假装从上海出发,前往汉口。走到半路,岑春煊突然来了个大转折,乘火车“迎折北上,坚请入对”。
    
    岑春煊的“迎折北上,坚请入对”事件在朝廷里炸开了锅,对于他折回的目的,大家都在暗自猜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久,在瞿鸿机的帮助下,慈禧太后很快召见了岑春煊。
     故人相见,自然会追忆往事,而这也是岑春煊最想要的,因为在庚子之年,他护驾有功。如今旧事重提,自然对自己的仕途会产生正面的影响。见面场景果然如岑春煊所料想的那样,老太后一提起当年的事情,就是一阵唏嘘感叹。对于当年岑春煊亲自挎刀立于破庙门口整夜看护自己的往事,慈禧一直铭记在心,也颇有感恩的心态。说到动情处她甚至指着光绪帝说:“我常和皇帝讲,庚子年要是没有你岑春煊,我们母子哪来的今日啊?”
    
    见此状,岑春煊立马趁热打铁向太后表明自己的“不胜犬马恋主之情”,同时请辞云贵总督之任,表示愿意留在都中效力。慈禧太后听后,当即就表示:“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我总不会亏负于你!”言外之意,准了岑春煊的奏。
    
    此次杨翠喜事件中,奕匡、袁世凯集团的损失远大于瞿岑联盟。但是,奕匡坚信,自己的损失迟早是能要回来的。因为从政治斗争的角度来看,相对于瞿、岑“激于义愤”式的书生手段,奕匡的反击可就老道多了,所以说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
    
    那么到底该如何做才能达到打击岑春煊集团的目的呢?奕匡苦思冥想着,突然间,他想到了两个人的名字:康有为、梁启超。于是一个“反攻”计划又在他脑子中形成了。
    
    首先,让慈禧太后对瞿鸿机等人起戒心。奕匡指示杨士琦在军机处档案里翻找出当年瞿鸿机保举康有为、梁启超,以及岑春煊保举立宪党人(张謇)的奏折。这些奏折就是奕匡为自己的报复计划找的法宝,只要带着这些证据去见慈禧太后,并旁敲侧击地暗示瞿、岑等人的政治立场问题,就能引起慈禧的警觉。所以,奕匡带着这些铁证在慈禧太后面前一番搬弄,果然搅得她心里直打鼓,虽然当时并没有将瞿鸿机和岑春煊立刻掰倒,但是已经在慈禧太后心中植下了一颗炸弹。但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奕匡的后招还在后面。
    
    其次,将岑春煊打发出权力中心。袁世凯借着当时广西革命党人频频起义,加之还有民变的混乱局势走成这一步棋。袁世凯先是在慈禧太后面前大夸了岑春煊一番,接着顺水推舟推荐岑春煊任两广总督,前去摆平那一个乱摊子。可是慈禧太后考虑到之前与岑的谈话,答应了岑不去外地任职的话,对袁世凯的提议有些犹豫。这时,袁世凯故作崇高地说了一句话:“君命犹天命,臣子宁敢自择地。春煊渥蒙宠遇,尤不当如此。”就这样,在袁世凯的挑拨下,岑春煊才刚刚在京城待了一个月,便又被打发到广州去了。这次,岑春煊又来了一次故伎重演,他到了上海后便称病不行,想在上海静观事态变化,然后再找机会回京。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没有人能再帮他了,因为他所希望能够帮他的那个人已经被袁世凯等人的第三步棋给将死了。
    
    第三,将瞿鸿机赶出军机处。虽然这招棋下得有点弯弯绕,但是最终还是达到目的了。原来,在岑春煊被逐出北京后,瞿鸿机去见慈禧太后的时候又将奕匡贪黩无厌的种种劣迹历数了一遍,慈禧太后听后也微露罢免之意。瞿鸿机看到太后的态度精神为之一振,他觉得这下扳倒奕匡有望了。难掩兴奋的他回家后将自己的意图和太后的意思告诉了他的夫人。哪知他的这位“大嘴巴”夫人和闺中密友私聊时将这个消息传播了出去。而这个消息居然一直传到香港。
    
    很快,英国泰晤士报刊载了这一传闻,搞得很多人都知道了瞿鸿机的意图和太后的意思。英国驻华大使看到后大吃一惊,大清帝国的首席大臣垮台可不是小事,于是请他夫人在宴会上转告了慈禧。慈禧太后听后大吃一惊,仔细想想依稀记得只和瞿鸿机密谈过此事,便怀疑是瞿鸿机口风不紧,泄漏于外人。而奕匡知道这件事后则趁此机会买通了翰林院侍读学士恽毓鼎写了一份弹劾奏折,里面列举了瞿鸿机的“暗通报馆、授意言官、阴结外援、分布党羽”的罪名,奕匡的这次出击可谓是快、准、狠。结果可想而知,瞿鸿机很快便被罢免,开缺回籍。
     瞿鸿机被赶出军机处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上海岑春煊的耳中。岑春煊听到这个消息后,自知大势已去,于是长叹一番后无可奈何的打点行装,准备前往广州就任。可是事情并没有像他想像中的那么简单。还没等他动身,朝廷一纸诏令飘来,岑春煊打开一看,顿时傻了眼,只见诏令上写着:“岑春煊前因患病奏请开缺,迭经赏假。现假期已满,尚未奏报启程,自系该督病未痊愈。两广地方紧要,员缺未便久悬。着岑春煊开缺调理,以示体恤。”言外之意,岑春煊被朝廷开除了。
    
    岑春煊这下体会到了什么叫“杀人不见血”了,他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赶出了清末政坛。短短几个月时间,瞿鸿机、岑春煊及相关的数人相继垮台,奕匡、袁世凯等人大获全胜,这就是清末著名的“丁未大惨案”。
    
    那么由“杨翠喜案”牵扯出来的政坛一盘棋是不是到这里就下完了呢?其实未然,虽然奕匡、袁世凯等人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慈禧太后也不是一个善碴,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升降弹劾之后,她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朝廷重臣之间必须进行牵制,否则奕匡、袁世凯等人可能会独揽朝政,很难把握任何一个人。
    
    于是在罢免瞿鸿机的第三天,便派醇亲王载沣到军机处学习入值,形成军机处“两亲王”的格局,以便牵制奕匡。另外,为了防止袁世凯势力夸张作乱,便以明升暗降的办法解除了袁世凯直隶总督的职位,将他内调为军机大臣。同时,因为担心奕匡和袁世凯相互勾结,慈禧太后随后又将湖广总督张之洞调为军机大臣,打算用他去牵制袁世凯。
    
    饱经世事的张之洞对“丁未大惨案”当然是洞若观火,对慈禧太后的用意也是心知肚明。但是,张之洞毕竟是个明白人,他一入京城就发现这趟浑水太深,奕匡和袁世凯在京城经营多年,早已各自有自己的利益圈,自己涉足不起。还没来得及退,便很快被奕匡、袁世凯集团束住了手脚。
    
    在这次的“丁未大惨案”中,无论是袁世凯,还是瞿鸿机,谁都没有从这次政治运动中获利,除了王益孙。王益孙人财两得,捡了个大便宜。不仅从中发了一笔横财,还捞到了杨翠喜这么一个美人做伴,自然是惬意舒畅得意。
    
    在杨翠喜跟了王益孙之后,政坛局势很快发生了变化。先是宣统小皇帝登基,紧接着武昌城炮声响起,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党势力风起云涌。清政府迫于各国列强的压力,在对革命党人毫无办法的情况下重新起用袁世凯,任命他为钦差大臣、内阁总理大臣。这样一来,以段芝贵为代表的一批新军将领,手握兵符,惟袁世凯马首是瞻,极力拥戴袁世凯。在袁世凯就任正式大总统后,段芝贵等人也个个封爵受勋。
    
    那时的杨翠喜,正是二十几岁的少妇,犹如开得正艳的鲜花,享受过世间纷华的她不甘心就这样守着王益孙虚度芳华,于是她常把王益孙丢在家里,而是三天两头到京城溜达,渐渐成了段芝贵时常带在身边的女人。她替段芝贵写信、办事,陪段芝贵聊天、玩牌。
    
    杨翠喜毕竟是在交际圈里混过的,于是她经常在盛宴上表演她的拿手戏码 登台献技。一旦她登台唱戏,台下就是一片叫好声。段芝贵虽也是酒色场中的好手,但最终还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对她百依百顺。为了满足杨翠喜的虚荣心,极尽之能事。
    
    在陪着段芝贵的这段时间里,杨翠喜又结识了袁世凯最宠爱的小妾,成了她的好朋友,这使她可以自由出入袁世凯的寝宫 新华宫。她常到那小妾的房中,把宴会上每个人的表现模仿得淋漓尽致,将那些太太小姐们挖苦得一钱不值,那小妾每每都是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在袁世凯复辟帝制的过程中,杨翠喜也跟着忙里忙外,为袁世凯复辟帝制举行义演,为袁世凯歌功颂德。
    
    然而好景不长,不久,袁世凯势力倒台,他的复辟帝制失败了。与此同时,段芝贵背叛了袁世凯,也抛弃了杨翠喜。杨翠喜的命运再度被涂上悲剧的色彩,她成了政界人士所嫌恶的一个角色。根据人们的心理,人一旦倒霉,那么所有不好的事情都是她一手引起的。对于杨翠喜的评价,自然而然也是如此,不少人把“丁未大惨案”和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政坛轩然大波都归罪于杨翠喜,可怜的杨翠喜,在风光之后,很快跌入了低谷,陷入了无限的寂寞和悲苦中。无论是过去认识她、还是不认识她的人,都不愿再与她交往了。自此杨翠喜又回到了王益孙的身边,过自己平静而又孤独的生活了。或许这时的她才真正明白什么叫生活、什么叫政治、什么叫爱情。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