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何天:在“六四”回忆之一--北京大学生绝食纪实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六四”绝食学生

    “六四”绝食学生
    
    
    
    




     1989年春夏之交在北京发生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虽然过去18年了,这场由北京大学生发起,全民参与的爱国民主运动的惊心动魄场面,至今历历在目。当时青年学生是社会最敏感的部分,对社会的黑暗反映十分敏锐。他们满怀对国家进步、人民疾苦的忧患,拥有热情澎湃、勇往直前、义无反顾的赤子之心。深深地感动国人。每位目睹“六四”全过程的国人心中都有一杆称。无论中共怎样狡辩,镇压“六四”民主运动,实为天理难容!
    
     1989年4月22日在追悼胡耀邦大会行将结束时,三名大学生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跪呈请愿书。烈日炎炎下长跪三个小时无人理睬。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有几个如此冷血。让在场数万大学生民怨沸腾。人大学生撤回学校后谈到“长跪”流下屈辱眼泪。他们仿佛一夜之间就把共产党看透了。校园大字报有增无减,反共产党内容铺天盖地。
     4月23日宣布无限期罢课,继续要求对话。
     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制造种种谣言,蛊惑人心”。“摆在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做那么多亏心事的中共倒打一耙,激怒了单纯的大学生。当晚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宣布为抗议《四•二六社论》,定于4月27日上午大游行。
     4月27日北京高校学生,在首都举行没有政府批准的数万人大游行。这是中共建政40年首次民主大游行。真让在铁幕下生活北京市民大开眼界。游行队伍分东西两路进入市中心,穿过天安门,到建国门再返回学校。所到之处,受到市民的热情鼓掌欢迎,这发自内心的鼓掌场面在以后18年再也没发生过。游行队伍的标语口号是;“捍卫宪法尊严”“拥护中国共产党”,“和平请愿,不是动乱”,“官倒不倒,国无宁日”,“清算康华公司”,“清除腐败”等等。人大游行队伍下午5点返回学校。胜利的游行让学生兴奋不已。宣布“4•27自由日”。
     4月29日国务院发言人袁木,教委副主任何东昌,市委秘书长袁立本与16所高校45名学生会代表(官方的)对话。让大多数学生强烈不满。要求政府副总理一级,共产党政治局常委一级同大学生中选举产生的对话团举行直接的平等的对话。在电视现场直播,让人感到政府发言人,竟是京油子或上海滩骗子般的嘴脸。
     5月4日首都高校数万大学生又举行一次大游行,他们喊的口号与4月27日大致相同。同日,首都各新闻单位的年轻编辑,记者200多人参加游行,主要口号是“新闻要讲真话”。下午3时许,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在天安门广场宣读“新五四宣言”。同日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会见出席亚洲开发银行理事会22界年会的亚行成员代表团长及亚行高官时说学生的合理要求“应该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赵紫阳找到了唯一解决问题最底的低线。但是大学生可以接受赵紫阳否定《4•26社论》的建议。但还与要求还有许多差距。
     5月9日,北京部分新闻工作者将一份有1013人签名的请愿书送到中华新闻工作者协会。要求就中国新闻界近日内对学潮的报道不讲真话等问题与中央对话。在记者递交请愿书时,北大、人大、北师大等千名学生聚集全国记协门前高呼口号声讨中宣部。
     5月12日袁木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就戈尔巴乔夫访华学生示威政府对此有何反映时。袁木大言不惭的说:“我相信,绝大多数同学是会从维护国家政治稳定大局出发、是会维护我们国家形象的。”这话出自袁木的嘴,得到正相反的回应。
    5月13日上午10时30分,在北大二十九楼前聚集200名学生。他们以北大绝食集体名义宣读了誓词。
    

绝食誓词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五月里,我们绝食了。在这最美好的青春时刻,我们却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绝然地留在身后了,但我们是多么的不情愿,多么的不甘心啊!
    
      然而,国家已经到了这样的时刻:物价飞涨、官倒横流、强权高悬、官僚腐败、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会治安日趋混乱,在这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同胞们,一切有良心的同胞们,请听一听我们的呼声吧!
    
    
       国家,是我们的国家,
       人民,是我们的人民,
       政府,是我们的政府,
       我们不喊,谁喊?
       我们不干,谁干?
    
      尽管我们的肩膀还很柔嫩,尽管死亡对于我们来说,还显得过于沉重,但是,我们去了,我们却不得不去了,历史这样要求我们。
    
      我们最纯洁的爱国感情,我们最优秀的赤子心灵,却被说成是“动乱”,说成是“别有用心”,说成是“受一小撮人的利用”。
    
       我们想请求所有正直的中国公民,请求每个工人、农民、士兵、平民、知识分子、社会名流、政府官员、警察和那些给我们炮制罪名的人,把你们的手抚在你们的心上,问一问你们的良心,我们有什么罪?我们是动乱吗?我们罢课,我们游行,我们绝食,我们献身,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我们的感情却一再被玩弄,我们忍着饥饿追求真理却遭到军警毒打……学生代表跪求民主却被视而不见,平等对话的要求一再拖延,学生领袖身处危难……
    
       我们怎么办?
    
       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但这却需要我们用这些年轻的生命去换取,这难道是中华民族的自豪吗?
    
       绝食乃不得已而为之,也不得不为之。
    
       我们以死的气概,为了生而战。
    
       但我们还是孩子,我们还是孩子啊!中国母亲,请认真看一眼你的儿女吧,虽然饥饿无情地摧残着他们的青春,当死亡正向他们逼近,您难道能够无动于衷吗?
    
     我们不想死,我们想好好地活着,因为我们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龄;我们不想死,我们想好好学习,祖国还是这样的贫穷,我们似乎留下祖国就这样去死,死亡决不是我们的追求。但是如果一个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够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够使祖国繁荣昌盛,我们就没有权利去偷生。
    
     当我们挨着饿时,爸爸妈妈们,你不要悲哀;当我们告别生命时,叔叔阿姨们,请不要伤心;我们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让我们能更好地活着;我们只有一个请求,请你们不要忘记,我们追求的绝不是死亡!因为民主不是几个人的事情,民主事业也绝不是一代人能够完成的。
    
       死亡,在期待着最广泛而永久的回声。
    
       人将去矣,其言也善;鸟将去矣,其鸣也哀。
    
       别了,同仁,保重!死者和生者一样的忠诚。
       别了,爱人,保重!舍不下你,也不得不告终。
       别了,父母!请原谅,孩儿不能忠孝两全。
       别了,人民!请允许我们以这样不得已的方式报忠。
    
       我们用生命写成的誓言,必将晴朗共和国的天空。
    
                      北京大学绝食团全体同学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三日
    
    中午,北大的200多名学生在学校吃完午餐,从南校门向天安门进发。送行的悲壮场面催人泪下。下午3时25分左右到达天安门广场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坐下。下午四时左右,各高校绝食请愿团陆续进入天安门广场。队伍中打出横幅有“绝食请愿,实属无奈”,“绝食罢课,请求对话”,“立即对话,不得拖延”,“铲除官倒,从中央做起,从领导做起,从现在做起”,“绝食,不吃油炸民主”。绝食学生的头上大多扎着白色布条,上写“绝食”,“不自由,毋宁死”等。绝食请援学生打出的校旗有;北大,清华,人大,北航,北师大,北京理工大学等。下午5时许,学生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旗杆上升起写有“绝食”的黑色大旗。下午6时许,绝食团负责人在历史博物馆东侧举行中外记者新闻发布会,并回答记者的提问。学生代表提出停止绝食条件有二。第一,要求政府迅速与北京市高校学生选举产生的“对话代表团”进行实质性的、明确具体的、真诚平等的对话;第二,要求政府对这次学生的对话给予公正评价,承认这是爱国民主运动。当晚北京十万市民群众看望绝食学生。入夜各高校的声援队伍陆续来到广场。他们打出的横幅有;“永别了,妈妈”、“改革需要牺牲”等。呼喊口号有;“反对社论,深化改革”等。
    5月14日凌晨2时,李铁映,李锡铭,陈希同等到天安门广场劝说学生停止绝食。而只字不提停止绝食的条件。学生不理睬这三位中央大员。上午,参加绝食的学生继续增加。中午,绝食学生顶着烈日。绝食学生说 “两条”不答应,我将绝食到底。下午4时许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李铁映,阎明复,尉建行等与30多所高校学生推举对话代表对话。在天安门绝食的学生也派出了代表参加。对话双方一开始就发生激烈的争论。绝食代表要求现场直播这次对话。政府的主持人诡称技术设备条件无法解决。因对绝食团提出的简单“两条”政府都无法回答。晚7点30分,学生代表退出会场,宣布政府根本无诚意对话,对话失败,继续绝食。北京大学300名教授和青年教师致函党中央,国务院恳请尽快采取措施,妥善处理此事。一些教师,作家到广场对绝食学生表示声援。午夜广场绝食学生中先后有十多人晕倒。被送进医院抢救。
    5月15日大学生绝食请援进入第三天。上午,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李铁映,阎明复等人与部分学生进行三个小时对话。学生主要要求对学潮作出正确评价。而二位负责人对学生提出的要求玩起抽像承认具体否认的游戏。又一次使对话不欢而散。上午9时许,学生组织了“绝食指挥部”。中午12时,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乘专机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原计划是在人大会堂东门举行欢迎仪式,因广场有大批学生绝食请援,临时改在首都机场举行,匆忙中连红地毯来不及铺设。戈尔巴乔夫下下飞机后,低头第一眼先看那水泥跑道。电视向全世界传播。下午1时许“绝食指挥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称:“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公正评价学生运动是爱国民主运动,不是动乱。”但没有一个领导人来说这句话。有学生声称:“如果政府对学生要求置之不理,他将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一些学生和高校老师极力劝阻。下午1:40以“中国知识界”横幅为先导的约三万人的游行队伍,走向天安门广场。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的教师走在整个游行队伍的前列。据不完全统计,除北京市民外,游行者打出的单位旗号,有150余个。游行队伍的标语有;“北大教工誓与同学同在”、“权利属于人民”、“无愧我心”、“报禁不除,官倒难除”等,抵达广场后,包遵信、郑义、严家其、徐刚等作家和学者发表声援讲演。晚7时杨尚昆在人大会堂宴会厅举行盛大宴会,欢迎戈尔巴乔夫一行。这时,在广场一些群众两次涌向人大会堂东门。是学生纠察队极力阻止才没把杨尚昆的饭局搅黄。
    5月16日凌晨零时,广场一遍又一遍的拨出“解决问题需要稳定的局面……希望同学停止绝食,尽快返回学校。”在听完第一遍广播后,学生发出嘘声,随后“国际歌”、“国歌”声掩盖住高音喇叭的广播。12名中央戏剧学院绝食学生称,若下午3点得不到明确答复,他们不仅绝食,还将绝水。同日,在广场上向绝食的学生发表慰问的有大学老师、干部、市民、学生家长。全天到广场声援支持学生绝食的各界人士达百万人。打出“声援学生,救救学生”,“接受条件,平等对话”“不是动乱,必须平反”。下午3时,北大、清华、人大、北交大、北外、北航、中国政法、钢铁学院等10所高等院校校长发表公开信,“希望党和政府的主要负责人尽快与学生们直接见面和对话。”下午5时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阎明复到广场劝说学生返校时也承认;“你们的行动、你们的精神,已经感动了全国人民,赢得了民心,赢得了党心。”
    5月17日凌晨赵紫阳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发表书面谈话说,同学们要求民主和法制、反对腐败,推进改革的爱国热情是可贵的……党和政府绝不会“秋后算帐”。3时起,就出现大批声援绝食游行队伍。“北京市民声援团”“北京个体声援团”“农工商声援团”,由四面八方涌入天安门广场游行。6点30分,天安门广场的“学运之声广播站”转播赵紫阳书面谈话。从凌晨开始到晚上,前往天安门广场游行队伍络绎不绝,充满了各条主要街道。小到幼儿园阿姨领着小朋友,大到国务院部、委、局。各行各业均有代表的游行队伍。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法官游行队伍。本日,大学生及各界参加游行总人数超过百万人。所举的标语及所呼的口号主要有 “学生绝食,我们心疼”“打倒贪官污吏”, “政府不理,岂有此理”, “反对腐败,救救学生”。有许多直接针对邓小平、李鹏口号有:“结束老人统治”“垂帘听政,误国误民”,“欢迎小平回家修养---蜀民”“邓妈妈,把你傻儿领回家”“集体失误,集体下台”。因绝食晕倒的学生人数继续增加,急救车声昼夜呼啸不息。许多医院自发组织医护队到广场救护。频率最高时,平均不到一分钟既有一辆救护车从天安门广场开出。各医院人满为患。又有大批教授、学者、文艺界著名人士等,如巴金、冰心、夏衍、钱钟书、艾青、丛维熙等上百人发出紧急呼吁中共:“下决心充分地评价这次学生的爱国运动,虚心地听取群众意见”。78岁的中科院学部委员北大化学教授邢其新到广场看望自己的绝食学生,老泪纵横说:“学生们的行动不是动乱,是爱国的正义行动。说的严重点,他们是在救国!”首都高校许多年事已高,行走不便老教授亲自到广场看望自己的绝食学生。为自己能有这样学生自豪。
    5月18日凌晨5时,赵紫阳、李鹏、乔石到协和、同仁医院,看望因绝食昏倒在医院急救的学生。同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江平、杨纪珂,陶大镛等12名委员发出紧急呼吁,他们认为,这次学生游行绝食请愿活动是爱国的学生运动。他们建议从速召开全国人大常委的紧急会议,来研讨当前严重局势,谋求问题解决。胡绳、刘国光等194名社科界知名学者联名签名。要求政府主要负责人立即与学生对话。勇敢承担责任,进行坦诚的自我批评。上午11时至12时。李鹏以国务院总理身份,李铁映、陈希同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绝食请愿的学生代表吾尔开希、王丹、熊炎等。李鹏只谈一个题目,既如何使绝食人员解除目前困境。同时表示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但今天不讲。以后会在适当机会来讲这个问题。王丹,吾尔开希等学生代表坚持要求正面肯定这次学生运动。一连串的发问,让堂堂总理尴尬的所问非所答。李鹏在结束会见、同学生代表握手时又说;“没有说你们是动乱,没有说你们是动乱”。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了这次会见的过程。这一日,声援活动在继续,人数仍上百万人,其中乘坐卡车游行的工人明显增多。一些市民,包括许多老人,小孩陆续到天安门看望绝食学生,并送去各种饮料。下午大雨如注,游行队伍源源不断。截止下午6时止,已救治在绝食昏倒的学生3500人次。
    5月19日外地大学生来京声援的人数明显增多,近有六万人参加天安门声援活动。三千多名大学生已进入绝食的第7天。救护车不断把病倒的学生送往医院。凌晨,赵紫阳等到广场看望绝食学生。赵紫阳对学生们说;我们来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赵紫阳说:“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的活着。”今天,游行声援的人数近百万。口号针对邓小平、李鹏增多。虽然道路并没有堵塞,但市区的公共汽车全部停驶。广场及市区各路口不见交通警察。晚9时许,“绝食团指挥部”通过设在广场的喇叭宣布,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的北京高校部分学生停止绝食。一些体质虚弱的同学和女同学开始返回学校。一些男同学帮助清洁队清扫广场。晚十时,在学生已提出停止绝食一小时侯后。中共党政府突然召开党政军大会。李鹏代表政治局常委会在会上讲话,“要求大家紧急动员起来,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旗帜鲜明地制止动乱……就是要在动乱的条件达到他们通过正常民主和法制渠道不可能达到的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违反宪法的政治目的。”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大会实况。在天安门静坐的大学生和声援群众收听李鹏讲话。学生们情绪激昂,已经撤离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重返广场。(未完待续)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 何天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7/6/04)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云抱病参与六四镇压,对赵紫阳极不满
  • 清华神童六四遇难(图)
  • 清华大学“六四”学生领袖表露心迹(图)
  • 徐勤先和二十八军军长六四抗命经过
  • 蔡咏梅:赵紫阳亲口说六四
  • 吳稼祥:《六四:權力舞台的大玩家》
  • 六四真相:京郊赤贫的农妇难属(图)
  • 六四真相:婆媳俩细说伤心往事(图)
  • 六四真相:捷连之死(图)
  • 六四真相:第30号死者(图)
  • *同胞们,让我们一起来纪念“六四”*
  • 六四调查:天安门母亲徐珏的证词(图)
  • 六四调查:家破人亡的一户难属(图)
  • 六四死难调查:一位清华学子遇难之后(图)
  • 范英著:年逾七十忆六四
  • 林牧:我在“六四前后”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二十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十九
  • 秦凌《六四上海集中营纪实》--十八
  • 立刻释放六四屠杀十八年后仍在狱中服重刑的北京市民
  • 西安民运人士今日祭拜林老 纪念六四 (图)
  • 厦门要游行到六四:污染厂由台湾通缉要犯陈由豪投资
  • 美国国务院声明∶至今为止仍有六四200人被关押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eBay惊现六四军功表(图)
  • 天安门母亲”“六四”18周年座谈纪要全文 (组图)(图)
  • 天安门母亲港支联会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 北京对马力言论保持沉默:六四或被重新评价?
  •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建联主席马力否认六四屠杀 引起各方强烈谴责
  • 马力否认六四屠杀的言论继续引起争议
  • 1989年“六四”大屠杀伤亡逾10,000人
  • “天安门母亲”强烈抗议马力否认“六四”屠城的无耻谎言 (图)
  • 抗議民建聯主席馬力污衊六四屠城死難同胞
  • 从六四“平暴”升官晋级名单看哪支部队杀人最狠
  • 香港议员要谴责六四元凶,立法会主席断然排斥议案(图)
  • 香港大學:「拒絕遺忘,平反六四」
  • RFA:中国政府查缴《六四诗集》范围扩大(图)
  • 六四受难者齐志勇遭警方非法限制自由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六四后遗症---政府绝不和民众对话
  • 谁是六四屠杀的现今责任者/昭明
  • 纪念六四十八周年-压力是个好东西/鲍彤
  • 张铭山:“六四”十八周年杂感
  • 麻雀:犬儒时代的飞行者——读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姜福祯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十——姜春源
  • 刘路:献给“六四”的成人礼-解决“六四”问题的法律思考
  • 王宁:六四=法轮功=达赖喇嘛=刘少奇=地主
  • 「六四」历历在目、惊心动魄/老当不益壮
  • 六四的日子/琼生
  • 六四,中共犯下的最后一个滔天罪孽/昭明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九——孟庆秦
  • 鲍彤:纪念六四--压力是个好东西 压出一个民主的中国
  • 民主女神【六四】历险记/黄晓敏
  • 刘晓波: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 李剑虹:幽禁在历史阴影里的六四“暴徒”们 -“六四”十八周年祭
  • 不要让“六四”成为“二二八” /安田
  • 陳達鉦﹕六四黄雀行動有中共黨政軍参与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八——孙维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