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

朝鲜问题的一些内幕真相!

【博讯2003年1月03日消息】    作者不详

   1998年9月初,日本抢先宣布北韩进行了一次远程导弹试验,并予以强烈谴责。一时间,北韩 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于是笔者赶到了中国东北和北韩一江之隔的丹东市,远远地看一看骄傲 、封闭和饥饿中的北韩。

     跨过鸭绿江进入北韩的两座紧靠在一起的铁桥还是日本占领时期修建的,韩战中两桥都曾被 美国飞机炸断,但当时中国军队立即修复了其中一座桥,并沿用至今。而另一座桥目前仍保持 被炸毁的样子,被称为断桥,并开放公众参观,在断桥上还能看到美国炸弹当年留下的累累弹 痕。 (博讯boxun.com)

     通过铁桥的这条运输线,是目前北韩和外界最重要的联系通道。中国和北韩的贸易和援助, 以及南韩官员进入北韩基本上都依赖这条线路。笔者在铁桥旁看到,经过铁桥的汽车和火车非 常稀少,和车流如水人如潮的中越、中俄边境形成强烈对比。显然北韩的封闭政策限制了边境 贸易。但从丹东到北韩旅游几乎没有什么限制,内地居民只要交人民币2100元,就可以到 北韩旅游4天。

     笔者原以为随旅游团进入北韩就可以深入了解北韩的人民生活,但旅行社负责人介绍说,实 际上游客被安排参观已故的北韩领导人金日成故居、主体思想塔等许许多多政治性景点、没有 自由活动时间,同时语言不通以及北韩民众不愿同外国人交流,使一般游客在旅游中难以了解 北韩的现状。不过如果和北韩的导游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他们高兴时到也愿意介绍许多实际情 况,甚至略为批评当局,这在北韩是离经叛道会招致严惩的。

     此外,鸭绿江中国一侧有许多朝鲜族人,他们多是日本占领时期从北韩逃亡到中国的。他们 许多亲属留在北韩,和北韩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他们,以及其它一些朋友,笔者总算是对 北韩以及相关情况有了较多的了解。


  北韩饥荒严重

     北韩目前举世罕见的严重饥荒令人关注。综合各方面情况可知,北韩饥荒并非始于这几年, 早在文革时期和江青一伙的姚文元在内部讲话中就描述过北韩的饥饿,他说,中国援助北韩的 运粮船船员在港口看到,北韩工人把漏下的生米塞进嘴里很快吃掉。

     北韩的这次严重饥荒已经持续多年,而且愈演愈烈,目前处于比以往更困难的时期。当前北 韩首都平壤城市居民的日配给量下降到仅有100克粮食。假若有足够的肉、蛋、油、水果和 蔬菜,不吃粮食也无所谓,可北韩市民目前根本见不到肉、蛋等“奢侈品”,只有100克粮 食和一些蔬菜,以及自己挖的野菜和树叶树皮。

     想当年中国内地“困难时期”也闹饥荒,中国城市居民每月吃28斤粮食,合每天467克 粮食,仍感到饥饿万分,至今回想起仍万分恐惧;比较之下可知北韩今日饥荒的严酷性。

     中国的旅游团在出发之前,中国导游会告诫游客多携带一些食品,这样在北韩期间感到吃不 饱时可以充饥,如果到了北韩,可是有钱也无法买到食物的。导游还告诫游客,不可以向北韩 人提供食物。过去曾有许多游客出于本能省下自己本不富裕的食物,送给北韩骨瘦如柴的孩子 ,结果游客被北韩警方扣留罚款,接受食物的孩子也受到警察惩罚,罪名是有辱社会主义北韩 的荣誉。不过实际上许多游客还是把省下的食物设法送给饥饿的孩子,也没有被发现。

     笔者这次看到的北韩人多数很瘦,很胖的一个没有,北韩电视新闻中出现的人也是一样,当 然金正日除外。金身体较胖,但鸭绿江两岸的许多人说,他较之过去还是瘦了不少。


朝鲜民族 荣誉至上

     许多常去北韩的人都说:他们向北韩工作人员和北韩普通居民问及北韩目前的情况时,当地 人总是说:现在整个北韩情况很好,粮食够吃。同时他们一般拒绝接受外国游客的任何礼品和 食物。

     许多人以为这些北韩的普通人不说实情是怕受到惩罚。但笔者文革前后在内地,亲身经历过 完全类似的时代和完全类似的情况,自然较理解北韩人的这些想法和作法。笔者只是惊讶目前 的北韩和邓公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内地出奇的相似。

     其实,怕受到惩罚只是他们不说实情的次要因素,而强烈的民族自尊才是他们这样做的根本 原因。不过,强烈的民族自尊是世界各文明国家共有的,甚至经常被弄巧成拙。例如许多日本 人绝非不知道他那段极不光彩的历史,但他总是装做不知道,并故意否认那段历史。在这方面 开明的美国人也好不到那里去,美国人可以关起门来相互指责,但真正对外时,无论美国政府 是否有理,美国国民都是一致对外的。

     在中国的朝鲜族居民中也同样存在强烈的民族自尊。笔者在丹东时有意往朝鲜族集中的地区 ,品尝朝鲜族的风味食品,期间多次有朝鲜族的青年对笔者说:整个东北原来都是我们鲜族的 ,在过去高句丽时代,我们鲜族曾无比强盛。笔者不得不告诉他们:东北过去曾称满州,是强 悍的满族的发源地,你们这些朝鲜族家族进入中国东北,最多不过100年的历史,其中很多 是30年代为逃避日本人的残酷压迫才逃到东北的。

     在中国东北的朝鲜族人多以南韩的经济成就为荣,并视金日成为本民族的英雄,而不愿在外 族人面前批评北韩。但北韩的赤贫使笔者所见的朝鲜族人都不愿去北韩,另一方面,他们告诉 笔者,有很多中国朝鲜族人去南韩打工,但南韩人特别虐待和歧视他们,因此他们不愿也不可 能在富裕的南韩安家,他们真诚地对笔者说:中国才是我的家。 边境居民饥荒较轻 北韩靠近鸭绿江的地区,一些北韩居民可以通过半官方的边境贸易以及与中国居民的私下交 易获得一些食物,极少数北韩居民则越境向中国居民乞讨甚至盗窃食物,因此这一带的北韩居 民饥荒程度轻一些。

     北韩边境居民过去多是用高丽参、木材、煤、废钢铁来交换粮食。中国的几乎所以种类的消 费品也随之少量进入北韩,例如“海飞丝”洗发水和“娃哈哈”饮料都曾在北韩边境地区随处 可见。近来因北韩经济危机的加深,这些消费品已经很少流向那里。

     高丽参资源毕竟非常有限;而目前北韩的森林资源几近枯竭,同时大规模伐木扩大了北韩的 旱涝自然灾害,破坏粮食生产,加剧了北韩的严重饥荒,因此目前木材交易越来越少。另一方 面,北韩目前的饥荒严重影响了煤矿的生产。而废钢铁也早出售殆尽,因此近来北韩已经没有 多少东西可用来进行大宗交换。

     目前北韩边境居民用来交换粮食的还有各种鱼和其它海产品,以及一些北韩随处可见的勋章 和铜碗。从鸭绿江上可以清楚看到,靠近满是华丽现代建筑的中国这边的江水是黑色污染的, 而靠近只有少量旧式低矮房屋的北韩这边,江水是美丽的青色,同样北韩的海域也远比中国污 染轻,所以鱼和其它海产品更丰富,只是这杯水车薪难以解决根本问题。

     鸭绿江两岸的人都知道,目前在北韩如果见到服饰和胖瘦与中国这边相近的人,那么他不是 游客就是有亲属在中国的北韩居民。目前这些有“海外关系”的北韩居民虽然其实并不富有, 但有在中国的朝鲜族亲属接济,能吃饱,还有一件时尚衣服穿,在北韩这就极度令人羡慕了。 这和开放初期,中国内地有“海外关系”的人的情况是多么的类似。如今中国内地人们普遍 富裕了,甚至还出现了众多拥有百万和亿万家产的企业家,有“海外关系”的人再也不象以前 那样突显了。

     为限制“不良反应”,北韩方面限制人们向其境内携带超量的食物,以免出现投机行为,这 和中国内地文革阶段物资匮乏时,限制富余食物流通的作法如出一辙。 山区饥荒非常严重 据各方面介绍,北韩一些山区自然条件恶劣,野菜等可充饥的食物代用品也非常缺乏,这种 情况下100克粮食自然不够维持人的生命。当年中国内地“困难时期”闹饥荒时,政府曾为 饥荒严重地区免费提供火车,大规模运送饥民到粮食略多的地区,以避免死人。而北韩当前的 政策象中国内地文革时一样,限制居民自由流动,使这部分人不可能外出获得食物,因此这些 山区和饥饿有关的人员死亡非常多。但因那些地区进出不便,笔者没有遇到一个直接目击此事 的人。

     据一些经常深入北韩和北韩官员交往的中国人介绍,北韩绝大多数官员的粮食质和量同普通 居民一样。比较平均的分配,使北韩居民的不满较少,思想稳定;这和相对富裕,却因贫富不 均而不满的中国内地居民正好形成对比。同时较平均的分配,在粮食极度缺乏的情况下,自然 保证了更多的人能够生存下来。

     不过北韩高级官员及其子女生活极尽奢华,好在北韩国民对此一无所知,所以并没有影响稳 定。


  饥荒在天更在人

     北韩的饥荒缘于天灾这是世界公认的。近几年北韩不是滔天洪水就是极度大旱,粮食生产遭 到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在边界上可以清楚看到,中国一边粮田长势喜人,而北韩一边粮田却无 精打采,这显然是仅仅用天灾一条理由难以解释的。

     一些国际媒体也曾报道过,北韩的许多地方甚至种子都被极度饥饿的人们吃掉了;同时饥荒 使北韩工业也受到沉重打击,饥饿的工人当然难以坚持工作,这使北韩煤矿的生产急剧下降, 加上美国违约没有及时向北韩每年提供50万吨重油(美国从来违约),这导致北韩极度缺乏 电力。北韩经常每天只供电一个小时,而电力缺乏又使工业进一步停滞,引起化肥和农药的极 度短缺,最终致使粮食产量进一步下降,形成难以化解的恶性循环。

     但据一些经常深入北韩探亲的中国朝鲜族人说,北韩的饥荒关键还是在农业生产体制不合理 上。如今北韩农民还是集体种田,吃大锅饭,多劳不多得,导致农民种田没有热情,遇水、旱 灾害后不愿尽力抢救庄稼,导致农业连续多年歉收。

     当年当年中国内地“困难时期”闹饥荒时,政府曾把公有农田分到各户单干,即“包产到户 ”,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种地的积极性,提高了产量,很快走出了严重的全国性饥荒的困境。 目前北韩政府还不想走那么远,近期北韩表示不需要“改革开放”。但近年北韩实际上已经 有了一些松动,主要是允许农民自己拥有一些自留地(也就是收获属于农民自己所有的部分土 地)。目前自留地上的作物普遍长得较好,但愿这能略为缓解北韩的严重饥荒。如果将来北韩 政府政策能进一步松动,那显然有助于北韩最终走出这次严重饥荒。 北韩拒绝改革开放?( 注:目前朝鲜已经开始逐步开放)

     在公开场合北韩一直坚持认为:他目前的政策是正确的,因此无须更改,也不必改革开放。 但实际上北韩却采取了一些改革开放的行动。例如在宪法中增加了一些新条款,在生产中开始 进行独立经济核算,并承认利润的存在。这在其它国家或许是理所当然的,但在北韩却是经济 上的一个大突破。当年中国内地文革后在类似问题上曾有激烈争论,此关键问题解决后对经济 生产起到了难以想象的推动作用,如今看北韩还在这样的问题上谨慎地小步前进,不知该欣慰 还是遗憾。

     北韩接受类似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应该并无根本的障碍。在丹东,来自北韩的公司经理和 中国及南韩的经理一起谈生意、喝酒唱卡拉OK,并无任何不适应。丹东的许多卡拉OK歌厅 为做南韩和北韩商人的生意,竟然里外全用朝鲜文,连歌曲和歌单也全是纯韩国的。

     笔者在北京期间也曾多次见到北韩人,他们的语言和举动和中国人无异,他们同样熟练地讨 价还价,只有他们胸前小而精致的金日成像章和完全一样的服装提醒人们,他们来自一个封闭 的国度。大量曾长期在中国和俄罗斯生活和学习的北韩人肯定会把一些改革开放的萌芽带回北 韩。受一江之隔的中国难以抵御的影响,北韩难以长期拒绝改革开放。

     在鸭绿江上停泊着一艘属于北韩的万吨级客轮,据说船上备有各种赌博设备,是鸭绿江上的 澳门。对于这艘船,中国官员都不予至评,而鸭绿江上的中国快艇船主都说这是为中国新富起 来的人准备,因为眼下北韩居民根本没有余钱去玩这样奢侈的东西。

     船主说他们曾送过许多人上船,不过他们自己都没有亲自上去过,因为上船最少要有数万元 的现金。该船属北韩管辖,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受禁止赌博的中国法律干涉。近来这艘船不知何 故已经完全关门,但由此可见北韩的开放程度甚至可以超过中国内地。 北韩居民对中国不满 鸭绿江铁桥下中国一侧有许多漂亮的快艇和游船,专门运送好奇的游客廉价地看一眼异国风 情。笔者上了一条这种快艇。船主介绍说,北韩方面有时会打石头,但谁也没有在意。

     快艇在鸭绿江上紧靠北韩一侧航行,岸上的北韩人看的很清楚。因为是假日,除了50米一 个的北韩值勤军人外,只见许多北韩人在江畔钓鱼补充食物,还有一些卖冰棍和给人照相的路 边小滩。按中国内地当年的话说,这叫“个体户”。北韩“各体户”的出现证明北韩并不象想 象中那样保守。

     在北韩一侧江堤上,一些衣着朴素的小孩在蹦跳着玩耍,一对对年轻男女在树下静坐密谈, 许多市民合家在小路上散步,还有很多人在江边洗衣,这可能是停电引起停水所至。显然北韩 虽然食物严重不足,但普通居民尚且生活平静、正常。

     驾驶快艇的船主用朝鲜语向岸上的北韩人问好,岸上的人也向我们挥手和问好,路过一艘北 韩巡逻艇时,船主介绍说,艇上那个穿海魂杉的是巡逻艇艇长,他虽然职务很低,却是这一带 最令人羡慕的北韩官员。每到晚上,北韩人到中国这边来交换或偷盗食物时,最怕被他的巡逻 艇撞见。北韩许多高级官员都吃不饱,但这个艇长家里香肠吃不完。这个艇长看到我们,居然 还挥了一下手,不知是问好还是警告。

     但是在我们的快艇准备返回时,突然紧贴着快艇的四周水面上出现了十几个巨大的水柱,艇 上所有的人一下都愣了,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过了几秒钟船主首先清醒过来高叫:他们打石 头了,快跑。同时船主猛加油门,这时我们才注意到,这段江堤上包括北韩执勤军人在内的一 群人正在用拳头还大的石头狠狠地打我们。石头力量很大,假若打在头上完全可以打死人,好 在石头全都落在快艇四周,而后来我们的快艇又很快跑开,所以我们居然奇迹般的无一人被打 中。

     数十年来,中国曾向北韩提供过无数粮食援助,北韩人为何还要如此仇视中国人呢?


  中国和北韩亲亲疏疏数十年

     近年,中国中央党史部门主办的刊物,刊登了有关朝鲜战争内幕的长篇文章。文中依据首次 披露的前苏联档案内容,认为斯大林和北韩方面把朝鲜问题放在台湾问题之前,当时曾引起中 国方面的极度不满。

     而朝鲜战争期间,北韩“苏联帮”大规模残酷清洗屠杀方虎山等从中国返回北韩的战将,中 国军队虽然丝毫没有干预,但肯定不快。同时中国彭德怀元帅挥军进至“三八”线后,因后勤 不济,不愿冒险继续南下。对此北韩方面和前苏联军事顾问曾多次表示强烈不满,但毛泽东支 持彭德怀的稳健战略,结果停战时中国志愿军虽然多占了“三八”线南的部分土地,但北韩仍 然不满,他认为应该再多占一些。

     后来在中国和前苏联关于意识形态和国际共运领导权的斗争中,北韩多次帮助前苏联批评中 国,恶化了两国关系。而在媒体上对中国的猛烈攻击,难免在北韩普通居民的心中留下阴影。 近年来,中国和被北韩视为异类和帝国主义傀儡的南韩建交,北韩自然极度不满;而北韩以 一票之差击碎了2000年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希望,引起了中国民众的广泛不满。

     日本的北韩问题专家伊豆见元认为,北韩近来一直在做令中国不快的事,如和台湾接触,把 中国军方的代表赶出板门店等。其实不仅如此,北韩甚至还私下称台湾为“中华民国”和“贵 国”,以讨台湾的欢心,赢得经济上的好处。

     然而平心而论,甚至在中国不顾北韩的强烈不满,放走了北韩叛逃的高级官员黄长烨以后, 北韩也没有进一步和台湾发展官方关系,笔者个人看来目前似乎是中国欠北韩一份情。

     客观上北韩经济上需要中国援助,军事上只有中国能够提供决定性的保护。而中国方面希望 朝鲜半岛能够维持稳定,以免影响中国经济建设,这必须北韩合作。所以中国和北韩的关系只 会加强。


  思想路线分歧与见死不救

     这次有幸看了北韩的镇国之宝,金日成留下的“主体思想”。其大意是:马克思主义没有充 分认识到人的主观创造力,因此已经落后;而“主体思想”充分认识到人特有的,无可限量的 主观创造力;“主体思想”是当今最先进的思想。

     显然“主体思想”是一种标准的唯心主义思想,通俗的讲,它和中国内地“大跃进”时的“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属一类。中国当年“大跃进”的后果是大饥荒,北韩“主体思想” 的结果也是一样,甚至“主体思想”的真正创造者黄长烨都叛逃了。

     但北韩显然还是坚信其“主体思想”的正确性,并以此在北韩国内不断批判中国走资本主义 道路(注:目前已不常见)。虽然中国近年在国家间交往已经不再关注意识形态的分歧,但北 韩的做法终归难免影响北韩居民对中国的态度。

     虽然极力封锁,但北韩居民多数还是知道中国生活水平比北韩高得多。他们强烈不满于粮食 多得无处装的中国,对饥饿的北韩“见死不救”。其实这真是错怪了中国。假如没有中国连续 不断的大规模粮食援助,北韩早就彻底断粮了,其结果如何可以想象。但要中国把北韩2400万人都养起来,经济仍不富裕的中国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义务。

     从根本上解决北韩饥荒,还得靠北韩自己。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