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投诉:陕西绥德县呜咽泉村用活命田换“新农村”十二年没给村民分住房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30日 转载)
     2006年,我们呜咽泉村委会提出给我们建新农村,给每户村民建别墅式的新房,村民不出钱,将村里仅有的304亩水地一部分用作建新农村的土地,一部分交由开发商开发,补偿开发商建新农村的费用。不超过3年的时间给村民交房。大部分村民同意。但是新农村工程开工后,建的房的样式就变了,不是别墅式的房子,而成了六层的单元楼。村委会改口说六层的新农村楼一到三层给村民,每户110平米住房,20平米一层的门面房,一个车库。4至6层是商品房,由开发商出售。更严重的问题是,由于“缺乏资金”等原因,新农村工程多次停工,至今12年了,没有给村民交房。现在已经建成16栋楼,说是因为数量不够,没有给村民分,还正在加建新楼。已建成的楼只通了电,不通自来水,不通下水,不通气,开发商将部分建成的楼房出租出去,租住户在房内使用烟煤,肆意倾倒污水垃圾,楼房已被破坏得不成样子,几乎成了危楼。
    
     建新农村前我们村的304亩水地,是9百多村民赖以维生的主要资源。这是无定河岸边平个展展的水浇地,村民种菜,每亩每年有两万元以上的收入,这使我们村成为绥德县有名的富裕村,远近村里的姑娘都争着往我们村嫁。自从2006年要建新农村不叫村民种地后,我们就失去了主要的收入来源。村里的山地早就种不成了,叫人承包种树造林了,全县乡里的农民都涌到城里来打工,我们要找活路很难。12年了,我们全体村民断了生活来源,新农村的住房又分不到手,地种不成,粮吃不上,房住不进去,有病看不起,大小伙子成不了家,生活非常困难。这304亩地,除去给我们建新农村的八十来亩,还有220来亩地,有的已经出卖、开发,建了一些单位的新的办公区域或企业,像绥德县公安局,就在这块地里建了新的办公大楼。还有一些地块荒芜至今,已经十多年了。村民们迫于生活要种这些地,村委会、驻村工作组不允许

    
    建新农村怎么能缺少资金呢?地是我们村的地,不用出钱;建新农村,顶多使用了我们村八十来亩地,还有220来亩供开发。我们村紧靠绥德县城,地价很高,就按2006年的地价算,这220多亩不要说开发增值,就是卖地,也至少值十多亿元,现在价值更高;建新农村,还有国家的扶持款;新农村四层至六层是商品房,几百户购房户预缴的购房款也有几亿元,这些钱都哪里去了?我们220多亩地被拿去搞开发,还换不回新农村十几栋楼吗?
    
    我们呜咽泉村的“新农村建设”和“开发”现在成了一块大肥肉,分食这块肥肉的大权,掌握在包村干部、副县长张庆林和驻村工作组组长崔飞轮一伙手里。据我们得知的情况,在呜咽泉村“开发”中,入股的村干部、大大小小的官员、县里县外大款、开发商有33人,入股金合计有约1.9亿元,其中崔飞轮一人就入股3千万元。这些人利用职权包揽工程,无证开工,损公肥私,大发横财。至于前村支书马保山、前村主任马振平、马振平的弟弟现任村主任马虎等村干部,在选举中贿赂村民、收买官员利用权力上下勾结倒卖村集体土地、侵吞村企业资产、贪污多项扶贫款补贴款等等罪行,在此文中就不一一细述了。村民们多人多次向上级党委和政府举报、揭发,问题都没有得到调查处理。这伙人把呜咽泉村民害苦了!我们没有想到现在社会能到这个地步,呜咽泉村能到这般光景!呜咽泉村民呜咽无泪!
    
    我们实在熬不下去了,逐级上访,集体到名州镇政府、绥德县委、县政府上访不知有多少次了,到榆林市政府上访过六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过五次,到北京上访过三次。政府后来答应给我们每个村民每年补3500元,作为不能给我们交房的补偿,说是“租房费”。就是这“租房费”也只发了一年,到现在又欠了两年。今年6月间,有八九十个村民到名州镇政府、县政府、县委讨要“租房费”,五六个警察在深夜到上访的村民马保利家将马保利抓走,随后几天又抓走村民马明、杜修琴、钟江、马候成、赵绥军等9人。这些人有的被拘留了五天、七天,马明、杜修琴、钟江、马候成等被拘留了十天。他们的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这次抓捕关押,就是包村干部、副县长张庆林下令搞的。
    
    陕西省榆林市名州镇呜咽泉村四百多名村民(签字)
    2018年11月28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311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投诉:陕西省宝鸡市孔繁娇:我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如石沉大海
·陕西省宝鸡市孔繁娇:我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如石沉大海
·陕西党员:骗取生态搬迁补助资金,原基修建根本没有搬迁 (图)
·陕西维平公司何日给西纺三村购房户交付《房产证》?
·投诉:陕西阿曼能源借款案受害人再次到省政府上访
·陕西政府拦卡堵截、弄虚作假/王英强
·投诉:王英强:80万赔偿款去哪了?陕西政府用拦卡堵截、弄虚作假对抗依法治国
·投诉:陕西横山县马坊村村民:我们的灾难何时是个头?
·李锁子:陕西省丹凤县花瓶子镇政府强行占地毁果林给我的赔偿条件合理不合理?
·陕西汉中:村霸利用惠民政策坑害群众利益 镇政府始作俑者成帮凶 (图)
·陕西安康汉滨:五里镇龙潭村11组村民集体维权伸张正义被打 (图)
·陕西城固河坎村黑社会强占村民土地,殴打村民 (图)
·陕西:汉川机床厂职工向汉中市政府示威 (图)
·投诉:陕西府谷县阴塔村村民维护土地权益十人遭拘留
·陕西安康拖欠民工工资 劳动监察部门无能为力 (图)
·投诉:西安高新区热力公司民工到陕西省政府讨工钱
·厉害了,陕西贪官!看王英强、蒋亚绒等几个典型案例 (图)
·陕西访民集体致陕西省两会全体代表的一份控告材料
·陕西省安康市汉滨法院违法欺骗我竞买房屋 (图)
·19大无缝对接两会,陕西官员跨年维稳访民/王英强
·贵州原副省长蒲波被逮捕 陕西原副省长冯新柱涉受贿案提起公诉
·陕西副省长冯新柱被提起公诉
·陕西也有“雷政富”!勾搭女下属性爱视频被曝光 (图)
·陕西访民集体向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申请人身安全保护 (图)
·“习近平总书记”成政治错误 陕西日报编辑被罚
·陕西人大副主任魏民洲受贿1.09亿 涉秦岭别墅案囚终身 (图)
·陕西原人大副主任魏民洲受贿超1亿元 被判无期
·载公务员培训出事陕西旅游巴雪地翻车 (图)
·从陕西宝鸡吕动力14年冤案仍得不到纠正 看民营企业家“自己人”地位
·陕西民办和代课教师1000多人再次到省政府上访维权 (图)
·陕西西凤酒被曝塑化剂超标近3倍毒性是三聚氰胺20倍 (图)
·秦岭违建别墅带出陕西"大老虎"?误传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受牵连" (图)
·陕西省委秘书长钱引安落马或涉秦岭违建别墅案 (图)
·陕西城固被局长殴打后反遭拘:陈艳群状告公安开庭 (图)
·陕西张扣扣复仇杀人案:汉中地方法院驳回张父国家赔偿申请
·投诉:陕西维平公司何日给西纺三村购房户交付《房产证》?
·陕西米脂学生遇袭案凶手赵泽伟被执行死刑
·「龙脉」:习近平6次下令拆除陕西秦岭别墅群
·榆林车祸受害人再次到陕西省政府求救
·陕西宁强发生5.3级地震
·张大意(陕西)口述:“大跃进”
·王来国(陕西)口述:“大跃进”口述
·日俘忆为何日军未能占领陕西:黄河大大的可怕 (图)
·揭秘邓小平女儿邓楠在陕西农村插队的日子 (图)
·邓小平女儿邓楠在陕西农村插队的日子 (图)
·高洪明:对陕西汉中张扣扣复仇杀人案之我见
·长途巴陕西秦岭隧道撞墙酿36死13伤 内幕:这是谋杀啊 (图)
·陕西访民告全国访民同胞书
·要死就一定要死在府门口/陕西反腐同盟会
·陕西潘厅长的困惑 /高谈
·陕西访民周志银因参与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刑拘后取保候审 (图)
·为屠杀知识分子翻案:陕西干部令人胆寒/丁启阵
·陕西康素萍母亲节偶感
·实名举报:陕西龙华董事长高忠厚涉嫌侵吞几十亿国有资产
·北京法官:陕西“房姐”怎样搞到四个户口
·陕西镇平—— 财政供养人员与总人口之比达1:15
·因微笑局长 陕西镇坪再度扬名/李方 (图)
·山川林业人第三次向陕西省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被陕西渭南警方抓走的谢朝平是哪门子的“非法经营”?
·陕西警方进京抓人 下一个被“跨省”的是谁?
·陕西渭南警方以“非法经营”抓捕写作三门峡移民问题的作家/巴黎动态(图)
·陕西华阴罗夫河决口——再问5856万元灾后重建款去向(图)
·践踏法律有功的陕西省长袁纯清被提拔的示范作用/赵岩
·陕西渭南有个关塔那莫集中营
·数万民众试目以待陕西山川林业案的公正判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