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投诉:陕西省宝鸡市孔繁娇:我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如石沉大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5日 转载)
    我名叫孔繁娇,出生于陕西省汉中市留坝县玉皇庙乡石门村三組,是农民。2005年12月,我与宝鸡秦川机床厂工人王斌依法登记结婚。当时国家对农村户口迁为城市户口限制较严,我结婚以后,于2006年4月10日就将我的户口落在了王斌父母户籍所在地和居住地,也是王斌的出生地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神农镇姜城堡村二组。
    
     按法律规定和姜城堡村第二组的惯例,我应该与同村村民一样享受本组村民同等的政治和经济等权益。然而,当时身为二组组长的茹宝恩不给我《选民证》,剥夺了我选举的权利,至今不给我分配组集体的任何收益,剥夺了我的经济权利。

    
    当时组长茹宝恩提出的理由是我落户到姜城堡村二组,“没有经三分之二以上村民同意,办理户口的程序存有瑕疵”。这个说法没有依据。在我结婚落户到姜城堡村二组之前,与姜城堡村二组男子结婚,户口落到姜城堡村二组的女子至少有15个,从没听说过需要三分之二以上村民同意,根本就没这个规定。况且我落户到姜城堡村二组,有村主任签字、神农镇政府出具的证明,在清姜派出所办的手续,我原籍汉中市留坝县玉皇庙乡石门村三組收回了我的承包地和山林。
    
    我的选举权是在我和我婆婆找神农镇政府、渭滨区政府反映了多次,才在2010年给我归还的。我在姜城堡村二组的收益分配权,至今被剥夺。我与王斌结婚13年了,孩子11岁了,事实也证明是正常合法的婚姻,没有任何欺诈等其它不良企图,姜城堡村二组为什么剥夺我享有组集体分配的权利?我在姜城堡二组有选举权,没有收益分配权,这能说得过去吗?
    
    我的遭遇,可能与我公公王章财的为人处事有关,他耿直正派,不会给村组干部请客送礼,还曾带头要求组长公开村务,得罪了这些人。
    
    2007年3月,我将姜城堡村二组起诉到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渭滨区人民法院认为我将户口从原籍迁入姜城堡村二组,未经姜城堡村二组村民或户代表三分之二以上成员讨论通过,故不能成为二组村民,也无权参加二组年终收益分配,驳回我的诉讼请求。我提出抗诉,宝鸡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渭滨区法院的判决认定的事实证据不足,支持我的抗诉。渭滨区法院再审,认为姜城堡村二组提出的安置户口应有三分之二以上村民同意,属于陕西省的地方性法规,该法规生效日期是2007年1月1日,而我迁入户口的日期是2006年4月10日,是在陕西省有关法规生效之前,因此不适用于本案。渭滨区法院还认为,姜城堡村二组提出我在迁移户口中,手续上有瑕疵。公民的户口管理登记是国家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属于行政法律关系,应由行政法律调整,不属于本案审理的范围。渭滨区人民法院再审虽然做出了这两条认定,但还是维持了一审的判决。
    
    渭滨区法院再审维持一审判决,这是与该法院作出上述两项认定相矛盾的。既然我落户到姜城堡村二组时,陕西省的有关法规还没有生效,为什么还要提出安置户口应有三分之二以上村民同意呢?为什么还要维持一审的判决呢?这其中的隐秘之情人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但已经显露出来的事实,可以揭示部分答案。我起诉的这个案子,在渭滨区法院共开庭四次,姜城堡村二组年终分配公布:为此案出了9次招待费,共3371元,还有律师费5581元,两项共9595元。姜城堡村二组还花钱召集人到开庭现场,无论是本组村民还是退休干部、职工等,凡是到场的,每人每次发50元,还有汽车接送。
    
    我不服渭滨区法院一审、再审的判决,向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宝鸡市中院维持原判。我又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陕西高院驳回我的再审申请。2010年10月,我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请求最高人民法院:
    
    一、依法撤销陕西高院的民事裁定;
    
    二、依法确认我入户姜城堡村二组的合法性;
    
    三、判令姜城堡村二组补发我自2006年来的被克扣的年终收益分配款。
    
    最高人民法院接待窗口人员接受了我的《申诉书》,八年了,再就没有任何回音。我婆婆带着我的《委托书》,到北京去了11次,最高法接待人员只是说“知道了,你三个月以后再来”,案子立案没有?办理得怎们样?一概没有说明。2016年以后,最高人民法院在西安设立了第六巡回法庭,三年了,我们到西安第六巡回法庭少说有十次,第六巡回法庭也是这样对待、答复我们。
    
    我们一家真不知道,这天底下我们再该到哪里去求告?哪里能给我们公正?
    
    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神农镇姜城堡村二组村民 孔繁娇
    2018年11月22日
    
    来源:维权网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06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 民進黨如何刮骨療毒與台灣的未來
  •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 “阳光产业”的阴暗面:怎样的养老?
  • 从马云推出的无人酒店看,“无人”真能成为未来潮流吗?
  •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 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 乌克兰:畸形的外交,不幸的国家
  •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民营企业
  • 挺郭小蚂蚁的阿Q精神
  • 华为风暴中的人权与法律
  • 中国人权白皮书:仍强调“生存权”
  •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 博客最新文章:
  • 邱国权独裁专制国家官员多数都是“缺德鬼”!
  • 江中学子(图)江西宜黄官员指使邹怀刚作伪证及敲诈10万元搭建费
  • 藏人主张郭文貴爆料與謎團●爆料革命演化過程
  • 永丰札记谈一谈郭网红的寒冬时分
  • 芦笛的驳壳郭文贵多边主义下的荒诞人生
  • 王光宪郭文贵刀下留赵岩,意欲何为?
  • 曾节明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 吕洪来-自由谈虚构的朋友挽不回溃败的现实
  • 野火低俗妆腔破底线自欺欺人掩窘境
  • 陈泱潮中國民主化和平轉型大變革對象與策略(全文)
  • 雷激杜撰“世纪贼王”实属电影情节
  • 廖祖笙泰宁佛教主张佛门要与众生共担愁苦
  • 徐光从一纸旧合同看出了什么
  • 郭知熠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十六)
  • 谢选骏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 生命禅院《修仙篇》之一:天仙与佛的区别(一)
  • 高洪明中国第二次改革开放之我见
    论坛最新文章:
  • 在美安享又突逝于京 袁木丧事很敏感传遭封
  • 高调纪念改革40年前夜 尘肺亡属投信习近平
  • 大祭金正日 平壤狠批特朗普继续制裁恶毒
  • 纽时:何志平出事后曾致电拜登弟弟求救
  • 假扮老外索取ofo押金火速搞掂导致网上炸锅
  • 中国:不再猛追GDP以“带路”平衡东西部发展
  • 朝警告或与美重回“交火” 特朗普:不能著急
  • 巨贪成小蝇:张少春被控罪金额大大低于网传
  • 二次“脱欧”公投否?英首相将于议会舌战群雄
  • 德国葡萄农进军中国市场
  • 土外长:特朗普同意引渡未遂政变幕后黑手葛兰
  • 德国将加强对外国公司收购德企股份干预
  • 加拿大驻华大使与第二名在华被押加国公民会面
  • 法国 “黄背心”风头减弱 马克龙民调下跌无底线
  • 香港网红闹市撒币炒作人群哄抢 遭警方逮捕
  • 马英九出书回忆8年执政 抨击“太阳花学运误国”
  • 孟晚舟近况:受中国国安部门严密监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