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冤民刘恒政血泪控诉郑州市中级法院枉法裁判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09日 来稿)
    毁我一生、毁我家庭的恶劣罪行
    
     控诉人(以下简称我)刘恒政、男、67岁、中共党员、住金水路79号院7号楼5号

    控诉郑州市中级法院的办案法官,作为国家执法机关的公职人员,长期滥用公权、徇私枉法、失职、渎职、知法犯法、枉法裁判,并坚持有错不纠,重复违法犯罪。不断践踏法律神圣的公平、正义,给我及我的家庭造成无法弥补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毁了我的一生,毁了我家庭的恶劣罪行。
    
    亊实与证据:
    
    2000年,我因遭郑州市公安局办关系案、金钱案,栽赃陷害,后又遭郑州市二七区检察院渎职批捕,2001年被郑州市二七区法院枉法裁判,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我对二七法院的判决不服,2002年元月上诉到郑州市中级法院,当时郑州市中院提审我的法官曾对我讲,“刘恒政根据你上诉材料反映的情况,你让你家人找个好律师取取证事情是会弄清楚的。”我对法官讲,“我敢用自己的生命担保,我讲的都是实话,我既然上诉了,我就是相信党的政策是好的,相信国家的法律是公正的,相信郑州市中院办案是依法的,亊情我已经陈述得清清楚楚,你们法院只要认真核实,公正裁判就行了。”法官给我解释:“法院现在一审案子都办不完,哪有时间审查二审案子。本次提审后,案子再没有任何动静,我的上诉书在郑州中院压了八个多月后,才由以谭绪进为审判长的合议庭对本案作出枉法的裁判。裁判书称:“经阅卷、讯问被告人,认为本案亊实清楚,证据充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我不清楚该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认为本案亊实清楚,证据充分在哪里。本案一审时,二七法院分别在2001年10月、11月两次开庭审理,在庭审过程中,我和我的辩护律师都对检察院指控的罪名作了无罪的辩护。而且在看守所法官提审我时已经透露出法官对案件的真实性发现疑点,让我去找好律师进行辩护。本合议庭你们作为本案的终审法官,本案关系到一个人的终身命运,你们掌握着正义的天平,你们为什么不进行认真的补查、核实,而是草率地、不负责任地通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就对本案盖棺定论,做出终审的裁判,本合议庭的判决是一起严重的失职、渎职和枉法裁判。
    2006年,我向郑州市中院提出申诉,郑州市中院受理后答复三个月后给结果,三个月后我去查询结果,法官却谎称案卷找不到了,可能转给省高院了。我说:“你们完全是在撒谎,是在欺骗我,卷宗你们找不到是法官失职、渎职,称转给省高院是在欺骗我,我是向郑州中院申诉的,中院不给审理裁决,怎么会转给省高院呢?这只能哄小孩、骗不懂法的。随后我要求找主管院长反映,他们不让找,让我找立案庭庭长。我见到立案庭庭长,该庭长谎称,说我的申诉过了申诉期,已经失去申诉权利。我驳斥,“刑事诉讼法有规定,刑事案件当事人只要能提供无罪证据的,申诉是没有时间限止的”。随后该庭长让我去找具体办案人落实,我见到办案人,办案人答应给我查查,一周后给我答复,一周后办案人称他要去参加两周的培训,而且法院近期还要搬家,比较忙,让我在家等电话。2006年12月,法官给我打电话说,判决下来了让我去领。见面后,法官交给我一份驳回通知书,法官无奈的对我说:“老刘啊!这个结果你肯定不满意,税务局太牛、太利害,你去上级法院吧!法官无奈的几句话激起我满腔的怒火。这里是法院吗?这是讲理的地方吗?这不是税务局太牛,而是郑州市中级法院在玩弄权术,玩弄法律游戏,搞权权交易、办关系案、金钱案,公权滥用、徇私枉法、践踏、羞辱了公平、正义的法律。他们是拿着国饷,吃着皇粮在向人民犯罪。
    
    2007年,我向河南省高院提出申诉,河南省高院受理审查立案后决定指令郑州市中级法院对本案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我接到省高院的再审指令,我的心就疑虑万千,我恳求法官千万不要将我的案子再指令郑州市中院审理。我告诉法官,2002年我对一审判决不服上诉到郑州市中院,郑州市中院枉法裁判维持了原判。2006年我又将我的案子申诉到郑州市中院,他们办关系案、金钱案、公权滥用、徇私枉法,违法办案,将我的诉求给予驳回。你们这次又将我的案子转给郑州市中院,就是把我往虎口、绝路上推呀!省高院法官给我解释,你放心老刘,指令再审这是法律程序,指令再审我们对案子已经全面审理过了,已在案卷里附注有指导性意见,你不要再担心,回家等好消息吧!省高院的指令发出后,我向郑州市中院提出要公开审理本案的请求,郑州市中院辩称,公开审理通知检察院到庭太麻烦,决定不予开庭审理。随后以刘秋生为审判长的合议庭对我提供的无罪证据和省高院指令再审的指导性意见均不予釆纳,再次枉法对本案作出维持原判的枉法裁决。
    
    2009年我再次向省高院提出申诉,省高院受理审查后再次给予立案。并决定本案不再转其它法院审理,将由本院提审。省高院在提审过程中,郑州市中院故意给省高院设置障碍,不及时向省高院递交卷宗,后在立案庭耿庭长、尙庭长等领导的督催下,郑州中院才把卷宗送达高院。可郑州市中院很卑鄙,送卷宗时不全送,将郑州中院前两次作出枉法判决的卷子抽出隐匿起来不送达给省高院,造成省高院很长时间对案子无法审理。省高院几位庭长和办案法官多次催要郑州市中院都谎称找不到。省高院办案法官着急又无奈,最后想出个办法,让我亲自去郑州中院追要。我到郑州中院找到立案庭一位刘庭长帮助查找、证实,原来所谓找不到两份卷是由刑庭副庭长蔡福超打借条给借走了,刘庭长让我直接找蔡庭长追问卷在哪里。当我见到蔡庭长时,蔡庭长解释是领导让他借的,他很无奈的讲,领导让办我不能不办呀!,我说:“蔡庭长你是庭长、是领导,法院有明确规定,不管是领导,还是法官,是决不允许插手、干预别人办理的案子的,你这是一种违规、违法行为,你说咋办?蔡庭长沉思后答复三日内他将两份卷找回来,并及时送交省高院。三日内蔡庭长确实做到了,他把两本卷送给了省高院。但是蔡庭长称是领导让办的,这位领导又是谁呢?郑州市中院这样的欺下瞒上,如此的滥用公权、是以权欺法、以权欺民,是知法犯法,他们的行为真是比黑社会还黑,比黑势力还恶呀!。
    
    2009年省高院对本案提审后,作出以下裁定:一 、撤销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郑刑再终字第10号刑事裁定、(2002)郑刑终字第102号刑事裁定和二七区人民法院(2001)二七刑初第352号刑事判决。
    
    二、发回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案子发回重审后,二七区人民检察院进行了近半年的补充侦查,郑州市二七区法院又经过三次开庭审理,于2010年四月底经合议庭合议认定我是无罪的。就在答应给我下无罪判决时,二七区法院的领导考虑对上级法院的尊重,给我解释,过了五一节他们去郑州市中院备个案就将判决下给我,让我再等几天。可是,过了五一节,我反复到二七法院催要判决,二七法院一直搪塞,一天一天往后拖,后来我感觉情况有些异常,我就多次向省高院投诉、反映,在省高院的督办下,我得知,在二七法院向郑州市中院汇报备案时,郑州市中院的领导提出郑州市中院从来没有改判过错判案件,改判后涉及赔偿、追责无法处理,阻挠、干预不让二七法院给我下判决。我得知此信息后,我十分恼怒,一个中级法院的领导就能任意左右、阻止一起正义判决的正常生效,这是依法办案吗?在我们一个法制国家里发生如此滥用公权、执法犯法的亊真让我不可思议。随后,我跑到省政法委、省人大、省高院控告郑州市中院枉法干预、阻挠下级法院依法公正办案,他们是在践踏神圣正义的法律,他们的行为已经违反法律并构成犯罪。恳请有关部门予以查处严惩。后在上级部门的关注、督办下,2010年5月27日,二七法院才通知我去领回了我等了近十年(3506天)盼来的无罪判决书。3506天这一迟来的正义完全是郑州市中院的法官,滥用公权、徇私枉法、失职、渎职、知法犯法、坚持有错不纠,重复违法犯罪造成的。3506天毁掉了我的一生,毁掉了我的家庭。给我及我的家庭造成无法弥补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
    
    改判无罪后,2010年11月23日,河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张立勇曾回访我,当时有省高院其它领导、郑州市中院院长、二七区法院院长、副院长及众法官以及河南省电视台法治频道记者在场,张院长曾指示:“要想法对老刘及家庭十年来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给弥补回来”。
    
     2011年,我向赔偿义务机关郑州市中院申请国家赔偿,郑州市中院不以亊实为依据,给我做出不公正的赔偿决定。决定只赔偿我被羁押1187天计人民币16万余元,精神抚慰金1万元,而对三级法院为维护它们的伪权威、伪形象、故意坚持有错不纠,渎职枉法裁判导致我2319天的艰辛维权所造成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均不予支持。法官解释:“给你这些赔偿确实弥补不了给你造成的损失,你不满意你可去省高院申诉。”
    
    我对郑州市中院的赔偿决定不服,即向河南省高院提起申诉,省高院审理后只确认郑州市中院决定给我支付1万元精神抚慰金偏低,省高院决定变更为3万元。省院法官解释,给你这么多赔偿确实弥补不了给你造成的损失和伤害,但我们已做出很大努力,再给你多了,很多法官就要被砸饭碗,你不满意你可去最高院申诉。
    
    2014年4月,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河南,我向中央巡视组递交了控诉、控告材料,中央巡视组即将我的控告状、控诉状批、转、督办给了郑州市中院,郑州市中院赔偿办副主任曾两次到我家询问笔录并向我承诺“是中央督办的案件,将很快会给我做出结论”。曾问我,你的赔偿诉求法院全部支持了咋办,我当场答复,支持了我就息诉罢访。可后来一直没任何消息。7月15日我到省高院反映情况,不但没人接待,反遭到省高院法警的施暴和武警的殴打致伤。这是发生在河南省最高执法机关大院内的暴力执法、执法犯法亊件。(伤情照片附后)
    
    郑州市中级法院赔偿办主任又来我家了!我又被郑州中院欺骗了。
    
    2018年2月24日中央第一巡视组进驻河南,3月5日我向巡视组寄去了控诉、控告材料,倾诉我十七的悲惨遭遇。巡视组收到后即督办给河南省高级法院,省高院随督转给郑州市中院处理。3月15日郑州市中院赔偿办何志军主任亲自到我家询问我向巡视组反映的情况和诉求,并称他们到我家是上面有要求,接到材料后三日内必须面见当事人。还称院里为应合处理巡视组督办的案件还专门成立了工作组,他们回去后会速将我反映的情况上交相关部办理。随后,何主任还征求我的意见,“你向巡视组反映的亊宜要超出法律规定条款你是否同意调解解决”,我说:“只要我的诉求能够得到合情、合理、公正、公平的解决,我依然与2014年承诺的一样,将息诉罢访”。3月27日我打电话向何主任询问情况,何主任告知材料已经转立案二庭办理。清明节过完至今,,我就多次打电话与立案二庭、赔偿办联系,询问案子进展情况,可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随后我查询到4月11日是副院长石志军、立案二庭庭长刘勇等院领导预约接访日,下午四点多我受到接访,但遗憾的是预约接访的石院长、刘庭长均未到场。接待我的法官讲:“他也不清楚巡视组督办的材料现在在哪,还得找刘庭长,让我直接与刘庭长联系”。回来至今我一直打电话与刘庭长联系,可始终联系不上。3月初巡视组就将我案子督办给省高院,省高院又督转给了郑州市中院,至今已一个多月,郑州市中院不但不给我任何答复,现在巡视组督办的材料转到那里,我都查询不到,游戏啊!这就是司法机关经常玩弄的权术和游戏,可以说已经形成常态。后来我得知,何志军称材料转给立案二庭是在撒谎,是在愚弄我,是在玩权术、玩骗术,他的作法已丧失了一名党员、干部、法官的德、行。
    
    4月13日,我在焦虑无奈中给郑州市中院赔偿办主任何志军发了一条短信,意思是:“我十分担心2014年的旧剧重演,郑州市中院在20日前对我的问题解决不了,我将继续上书中央巡视组。”4月15日早上八点多何志军给我打电话称,郑州市中院李广湖副院长要见我,让我九点半以前赶到中院。见面后,根据李院长的意思我向李院长陈述了我向巡视组反映的具体亊宜。李院长听完我的倾诉后,官腔十足的对我说:“你的案子我知道,不是依照国家赔偿规定给你赔偿过了吗?,法院是严格按照法律去办的,超出法律范围法院不能做,以前他们把你案子办错了他们违法,现在我们不能再违法。有关你诉求的追责问题,你可以归囗去反映,公安局枉法办案你去找公安机关纪委投诉,检察院违法你到检察院纪委反映,属于法院的问题我们向本院领导和上级机关汇报,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给予处理。但对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但其它方面的亊现在做不到。李院长的了了数语把我给打发了。我听了李院长的解答后,心里非常恼火,我斥责到:“你们公、检、法办我案子的时侯讲法了吗?你们滥用公权、渎职枉法、办关系案、金钱案,对一个无辜良民、共产党员故意栽赃陷害,连党籍都忘了开除,投进大牢,(我是带着党籍在共产党监牢里服刑的)造成罕见的冤假错案,毁掉了我的一生,毁掉了我的家庭,你们一直坚持有错不纠,十七年象烤饼一样的摧残我,你们拍拍胸膛,换位思考,人是要讲良知的。现在你们讲法了,当时公、检、法相互勾结,故意枉法办案,你们把法律、法规、法律范围都忘到哪里了? 2004年你们法院依法给我改判无罪,我会向你们提出2319天的赔偿吗?2319天就是法院为维护自己的伪权威、伪形象,坚持有错不改造成的。现在把我的身体摧垮了,精神搞炸了,家庭搞乱了,你们不讲理、不讲情,片面地、机械地适用法律,法院这样办案还讲人性吗?我不接受法院这样的答复,我要继续去上面告,去找上级维权,我斥责后,李院长讲:“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但你提出的赔偿亊宜法院无法解决,你该去哪告就去哪告,那是你的权利。随后李院长因有要亊就走了,本次接访就此结束。法院啊!法院你们一点理、一点情都不讲,只是断章取义地拿法律糊弄我,打压我,这样做能使我心服满意吗?你们这样做还叫人民的法院吗?在此,我郑重声明:“我对郑州市中院的答复和结论是极其不满意也是不予接受的。
    
    我改判无罪后,2010年11月23日,河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张立勇曾回访我,当时有省高院其它领导、郑州市中院院长、二七区法院院长、副院长及众法官以及河南省电视台法治频道记者在场,张院长曾指示:“要想法对老刘及家庭十年来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给弥补回来”。
    
    2011年郑州市中级法院在给我作出不公正的国家赔偿时就承认他们的赔偿是弥补不了给我造成的损失的。
    
    2012年河南省高级法院也承认他们作出的赔偿决定弥补不了给我造成的损失。
    
    2014年河南省高检在接访和受理我的诉求时也曾承认法院的赔偿是不公平、不公正的,并答复与省高院协调解决对我不公正赔偿。
    
    2016年我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反映郑州市中院、河南省高院对我的赔偿不公以及官官相护对故意枉法制造冤假错案的司法公职人员不追责、不追偿问题,当时郑州市中院常驻北京负责接访的领导曾训导郑州市中院在北京临时截访的立案庭副庭长:“刘恒政的问题你们为什么不给解决,无缘无故给人家关好几年,换位思考,放到谁身上能接受吗?刘恒政的问题好解决的很,郑州市中院、河南省高院坐在一起商量商量把人家的损失弥补弥补不就完了吗!”
    
    2014年中央第八巡视组、2018年中央第一巡视组分别将我诉求材料督给河南省高院、郑州市中院。郑州市中院的领导曾分别三次到我家询问笔录,并承诺是中央督办的案件,很快就给我作出结论。
    
    郑州市中院、河南省高院、河南省高检都承认给我的赔偿不公平、不公正。这么多年来我一而再、反复不停地向郑州市中院、河南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以及河南省高检进行诉求,我的问题为什么却一直得到解决,这是司法为民吗?这是在化解社会矛盾吗?这是在落实习总书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的重要指示吗?这是官让民死,民不得不死呀!
    
    习近平主席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强调指出,“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习近平主席还引用了培根的名言:“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综述从2002年开始,郑州市中级法院介入审理我的案子以来,他们就适用的不是国法,而是邪法、魔法。他们为把此案办成一起天衣无缝的冤假铁案,郑州市中院的领导和法官真是搅尽脑汁,费尽心机,其手段是无比的卑鄙、可耻。他们作为国家的执法机关、作为国家的公职执法人员,他们长期滥用公权、徇私枉法、失职、渎职、知法犯法、坚持有错不纠,重复违法犯罪。不断践踏法律神圣的公平、正义。他们完全辜负了党和人民对他们的重托,失去党和人民的信任。他们喧称的司法公正、司法为民就是彻头彻尾的一种骗局。造成我1187天的冤狱,3506天的蒙冤完全是郑州市中级法院长期滥用公权、徇私枉法、失职、渎职、知法犯法、坚持有错不纠,重复违法犯罪导致的恶果。法院非法剥夺我的合法劳动权利及合法经济收入是3506天,而不是1187天。为此,我请求国家纪检、监察部门依照国家的法律、法规依法追究他们的恶劣犯罪行为,并予以严惩。在此,我也强烈要求郑州市中级法院必须赔偿因故意枉法裁判造成我2319天的精神和经济损失,以维护法律的神圣尊严和我的合法权益。
    
    控诉人:河南郑州冤民:刘恒政
    2018年5月3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412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遭遇与感悟 /刘恒政
·冤民刘恒政绝望中再求助中央第一巡视组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监察委员会的信/刘恒政
·刘恒政诉:是人民养的庸官在枉法滥权害民
·中央巡视组督办的案件三年半未果/刘恒政
·恳请党的十九届七常委关注河南刘恒政
·恳请党的十九大代表关注河南刘恒政
·申请王岐山书记关注河南刘恒政的悲惨遭遇
·申请习近平总书记关注河南刘恒政
·刘恒政控诉执法者执法犯法
·刘恒政控诉:邪恶的司法滥权十七年
·冤民刘恒政致王歧山书记的一封信
·刘恒政怒斥:赤裸裸的罪证、为什么会诉求无门?
·冤民刘恒政致国家主席习近平一封信
·刘恒政:所谓的司法公正只不过是一场骗局
·河南司法腐败欺法欺民:冤民刘恒政投诉
·河南冤民刘恒政,为正义公正呼唤十五年
·郑州冤民刘恒政痛诉:呼唤公平还我权利
·刘恒政冤深似海
·刘恒政控诉郑州公检法相互勾结判冤假错案
·刘恒政:公检法故意制造冤案不追责,法理何在
·致国家信访局的一封信/刘恒政
·司法机关侵犯人权 装聋作哑真是死猪不怕热水烫/刘恒政
·无法描述的官场腐败把访民推进了饥寒交迫、水深火热的灾难中/刘恒政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民族党被取缔 美欧呼吁尊重香港自治
  • 马尔代夫:民主党候选人萨利赫赢得大选
  • 瑞典决定停止向中国遣返维吾尔人
  • 莫斯科VS以色列 S-300出口叙利亚
  • 白宫称特朗普周四将会晤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
  • 刘强东性侵案女生求救微信曝出关键细节
  • 英遭指控放任中国货品入关欧盟罚要27亿欧损失
  • 朝核问题北京疑被挤出局了?
  • 中梵关系是否进入了新世纪?
  • 台《西瓜缘》在巴黎邀您探索Queer性别认同
  • 滴滴整改后淫司机疑犹在恐吓女客脱裤子
  • 贸易战升级 陆白皮书斥美“不实指责且恫吓”
  • 小熊维尼披龙袍 网评为扮演者捏汗
  • 向中国大外宣开战,美国司法部打响第一枪
  • 陈日君:中梵终会建交台梵关系或维持良好
  • 国际特赦吁陆承认关押穆斯林 给其家人交代
  • 疫苗效果不明时中国疯狗威胁不可小觑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