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山东省科学院王英龙书记请正面解决我们的冤屈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30日 来稿)
    
    2002年,山东省科学院计算中心(以下简称计算中心)采用欺骗引导等方法,在政工科负责人王胡南的诱骗下,让我们在规定的极短时间,造假病历,由单位开据评残介绍信,为我们13位身体健康、平均年龄在40多岁左右的职工错误地办理了退职手续。当我们拿到违背意愿的退职证时,才感到是被单位蒙骗了,因为,当初我们始终认为是办理病退手续。为此,我们年年向单位政工领导反映,要求更正错误结果,得到的答复均是生米已煮成熟饭、等等看再说、目前还没有文件等。我们也不知究竟等什么文件,一再被领导的各种理由推脱,一再被各种谎言蒙骗!中央巡视组在济南巡视期间,王英龙院长便各种好言规劝,告诉我们一定会解决,一定没问题。巡视组离开济南,想要见到王英龙院长都成了问题!直到现在,王英龙院长一边蒙骗我们一边顺利升职成为书记,这件事情还是没有解决,甚至连一个解决的方案都没有!
    

    请问王书记!你脚踩我们的冤屈爬到现在的位置,你心安吗!?当领导的不作为,谎话连篇,没有信誉,你心虚吗?!如此之人如何做领导如何领导计算中心!又如何为人父为人夫!
    
    2014年4月18日,我们得知中央巡视组来到济南,于是向巡视组反映了我们的情况并递交了申诉书,得到指示说:一定有相关部门负责此事给你们答复。
    
    事情原由
    
    我们这批员工大多数是山东省计算中心创办之初具有国家事业单位编制的老职工(山东省计算中心是1976年成立)。从单位初期创业直至快速发展,我们兢兢业业工作几十年,为单位的发展与壮大做出了自己的应有贡献。
    
    当时我们这些人中,一部分在科学院公司工作,一部分在外借用,还有一部分人员没有进课题组,然而,2002年单位召集职工开会并通知,声称:山东省科学院要改制,事业单位要改成企业,现在可以办理“病退”手续,这样即使改制后,现在办理“病退”的职工仍然能享受财政拨款的一切待遇,跟正常退休职工一样按时涨工资,只是比正常退休略少10%,但是如果你们现在不办理,一旦改制,你们有可能被裁掉,甚至连退休工资也拿不到。
    
    可我们这批人都不具备退休年龄,怎能办退休呢?有关领导给出主意说,“不到退休年纪没有关系,可以以‘有重大疾病、丧失劳动能力’为由申请办理病退休手续,至于病历你们可以自己想办法通过熟人关系到三甲yi院获取,然后再到荣军yi院找××院长签字确认,判定残疾后把证明给单位即可”。并要求必须在七天之内办完手续。当时既没有让我们看相关文件的内容,也没有详细解释文件中关于病退休、提前退休、退职的区别和含义。为使现有的工资不受到影响,我们就匆忙按照单位的提示,出具了患有重大疾病丧失劳动能力的证明,办理了所谓的病退休手续(当时单位负责政工人事的有关领导只说病退,从没说退职一事)。事后待拿到证件时我们才发现是“退职证”。
    
    当我们领证件时以疑惑不解的心情提出质疑:不是病退吗,为何是“退职证”呢?这时候负责政工的相关领导才拿出有关文件,告诉我们是因为我们不到退休年龄,即使是丧失了劳动能力的职工,如果不到规定的年龄申请病退休就只能办理退职,这是《机关、事业单位退休(职)有关政策》(1978年104号文)中规定的。整个办理所谓“病退”的过程中,我们这些人始终是被蒙在鼓里,等一切落定之后我们无法更改和挽回时,才告诉我们真正的结果。如果,当初在办理申请病退手续时,就明确的告诉我们,如果不够国家文件规定的年龄提前办理病退休,就只能办理退职,我们一定不会轻率地办手续。而且山东省科学院至今也并未像当初所说那样进行改制,反而用我们这些退出人员的编制进新人,我们这批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员工,被单位就像甩包袱一样,用误导和欺骗的手段糊里糊涂地交出了工作的权利,失去了党和国家给予的与其他职工一样的事业单位退休养老待遇。成为科学院计算中心所谓的改制过程中的牺牲品。更让人想不通的是:让我们到荣军yi院办理的是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病残疾证明,为什么单位没有给我们办理残疾证?而且后来我们通过到省劳动人事社会保障厅有关部门了解到,当时省里有政策,像我们这种情况的人员完全可以办理“内退养”,然后,到退休年龄后再办理正式退休。现在我们这批人的身份既不是具有残疾证的病残疾人员,也不是因病内退养提前退休的病退人员,却成为了退职人员。不管是任何人都可以理智的想一想,在完全有工作能力,身体状况都还健康,都不到提前退休年龄的正常人,谁会自愿放弃工作和单位?所以说,我们完全是被对员工不负责任的单位所欺骗。
    
    很多年后我们才了解,当时科学院准备体制改革,计算中心作为全额财政拨款的公益事业单位,本不在改革范围之内,但是当时中心领导把准备改革的方案报于科学院领导,为了给其他研究所做出榜样,院领导就没有让计算中心收回呈报的方案。在这期间,科学院出台了可以办理提前退休的政策,当时我们这些人是有关政策的被实施者,而单位领导们是政策的实施者,政策解释的主动权和利弊完全掌握在领导们手中。尽管也征求我们的意见,但,我们并不知这政策背后的真实原因,也不知道退职和病退所享受的待遇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如果,当初在办理申请病退手续时,就明确的告诉我们,不够国家文件规定的年龄提前办理病退休,只能办理退职,而退职与病退休有着根本的不同,我们一定不会轻率地办手续,放弃自己的工作和单位。
    
    而且后来的事实证明,所谓的改革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山东省科学院至今也并未像当初所说那样进行改制,反而用我们这些退出人员的编制进新人,我们的退职实质上是为计算中心倒出了事业单位的编制,我们这批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员工,实实在在的成了“窦娥”、被单位就像甩包袱一样,用误导和欺骗的手段糊里糊涂地交出了工作的权利,失去了党和国家给予的与其他职工一样的事业单位退休养老待遇。成为科学院计算中心所谓的改制过程中的牺牲品。
    
    我们13位“被”退职的职工,退职前大多是具有技术职称的科技人员,在这十几年的过程中,因为是退职这样的一个身份,本来就不高的工资待遇一直都没有多大提高,在我们当中30多年工龄的退职职工每月工资才2000多元,只比济南市最低生活水平发放工资高200元。据了解,现在企业里同等职称和工龄的职工的退休金已经大大高于我们,甚至超出我们一倍!即使是企业普通职工的退休金,经过党和国家连续十多年的上调大多也高于我们。这些年,无论是机关事业还是企业,党和国家的各项惠民政策都与我们无缘,我们成为了游离于各项政策之间的一批特殊的弱势群体。
    
    如今随着年龄的不断变老,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加之物价水平的不断上涨,衰老、疾病、收入低下等带来的一系列养老及生活压力,使得我们已经承受不起。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们这些人,已经到了快无法维持生活的地步。多年来,为寻求解决之道,我们遵守着有关规定逐级反映申诉,但都无果。一直没有解决的希望。
    
    诉求
    
    习近平同志在对第二批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进行部署时强调,要从群众最关心、最迫切的问题入手,着力解决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解决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问题,真正让群众受益,努力取得人民群众满意的实效。
    
    我们认为,我们的退职结果是单位领导造成的,是一种损害职工利益完全不负责任的行为。造成我们现在这种“退职”状况与当时单位的误导甚至欺骗有直接关系,他们想招人,没有编制,就让我们付出代价。我们恳求上级领导和部门能在公平公正地认定事实的基础上,为弱势职工做主,给我们一次真正解决问题的机会。
    
    我们强烈要求:
    
    一、纠正我们这批以非正常方式办理病退职的错误,恢复应有的待遇,对符合退休条件的职工办理相关手续。
    
    二、对不具备退休条件的职工依法妥善处理,使其有一个与其他职工公平享受待遇的机会。
    
    能够享受正常事业单位退休职工身份的待遇,是我们坚持的根本诉求!得不到解决,我们会一直申诉到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317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东省科学院党委书记李海舰买官卖官大肆贪污腐败
·举报:中国科学院职工套取巨额科研经费
·中国科学院大学公布首届本科毕业生去向
·习近平视察军事科学院 强调科技兴军自主创新
·中共军事科学院设8分院 领导班子低调
·张锋等6名华人科学家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谢伏瞻出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
·河南省委原书记谢伏瞻已出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 (图)
·张英伟不再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长 (图)
·军事科学院领导层集中调整 三名将领履新
·快讯:军事科学院院长、政委名单出炉 (图)
·中国创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
·中国科学院院士有机化学家胡宏纹逝世 享年91岁 (图)
·殷志红少将调任军事医学科学院政委 接替高福锁 (图)
·军事科学院原部长黄星意外被捕 (图)
·军事科学院原部长黄星涉泄密予果敢叛军 (图)
·中央第十巡视组进驻中国科学院 (图)
·军事科学院原外国军事研究部部长刘坚逝世 享年92岁
·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马凤桐逝世
·江泽民妹妹江泽慧获国际木材科学院杰出贡献奖
·中国科学院研究:H7N9源于中韩混血
·中国科学院联盟成立
·揭秘:斯大林曾因选票不足落选苏联科学院院士 (图)
·高庆狮院士:我曾是“邓小平伸到科学院的黑手”
·谢选骏:中国科学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中国科学院和中国数学会应该主动撤销陈景润王元潘承洞及弟子的数十篇垃圾论文
·祝国光: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为什么要说假话?
·祝国光: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为什么要说假话?
·三亚市热带农业科学院院长张德文接受组织调查
·伊利夏提:中国社会科学院无知专家叶海林
·科学院成都计算所的科技人员对司法腐败的控诉!/曾理
·朱怀义:中国科学院学者关于生育问题的建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成剽窃机关?
·李爱珍当选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让中国科学界尴尬
·就沙尘暴成因求教于中国科学院生态专家王如松教授
博客最新文章:
  • 邱国权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 槟郎记班主任张老师
  • 谢选骏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李芳敏144000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
  • 独往独来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 东海一枭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 谢选骏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 东海一枭禁恶贵在絶源
  • BURMA-缅甸风云为一带一路命运共同体服务
  • 曾节明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点滴人生錢學森
  • 藏人主张袁紅冰在2015年出版的《決戰2016─創建台灣共和國》預言今
  • 曾节明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 滕彪「709大抓捕」並非偶然…
  • 吴倩救赎之母:正如天主的圣言能使灵魂团结在一起,同样它也能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是下台还是推出个替罪羊
  • 谢选骏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