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致闵行区朱芝松书记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05日 来稿)
    
    尊敬的朱芝松书记:
    

    您好!
    
    2017年1月13日,上海市闵行区信访办对本人提出的拆迁未安置补偿等诉求召开听证会,会议由信访办何孝其副主任主持,闵行区及七宝镇政府、人大代表、政协代表以及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我也委托李永福与宋嘉鸿为代理人参加听证,并提交与诉求相关的证明材料及市府24号文件。
    
    会上,本人三点合法诉求:1、沪星村拆迁时按照市府24号文件,配偶及独生子女享有安置份额,并且我母女在其他地方无房无地,但因外来媳被排除在外;2、结婚时按照农村政策没有享受到宅基地待遇,所以拆迁时应增加面积把我母女计入用地人数;3、《拆迁协议》是由村委会盖章的主体不适合,村里违法越权。以上诉求背景为:当地政府因2000年大都会高尔夫球场扩建,拆了我们沪星村的房,根据市府24号文件配偶有安置份额,文件讲的明明白白,其中对独生子女按照两人计算,镇与村领导均我行我素,致使上海的阳光政策无法照到我这个外来媳身上。
    
    会上,我的代理人拿着市府24号文件,读了相关精神,希望在场的听证员大家讲个公道话,给予分清是非,却始终不发言,这样“听而不证”的听证会还有什么意义呢?丁结婚时没享受到农村的宅基地建房,结婚后遇拆迁又不给我母女安置补偿,我女儿当时已五岁了。拆迁后丁的父亲说房子是他们的,不给我住了!我在外借房,没钱交房租,又被房东赶出来!我母女基本生存没保障,住房没安置,致使我母女俩居无定所十几年!
    
    听证会开好快九个月了,始终没给我结果,我恳请朱书记在百忙之中过问一下我的诉求及我的听证会,我无房无地居无定所十几年!为了打击报复我,前后被拘留六次,黑社会屡次软禁我,法制社会没法制?!
    
    我殷切期盼在朱书记的公平公正仁慈之心的领导下,我母女早日有自己的住房,早日过上安稳正常的生活。
    
    谢谢朱书记!
    
    上海闵行区拆迁居民:邵铄兰
    
    2017年9月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01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发生在闵行区的信访奇闻 (图)
·上海闵行区信访办对邵铄兰诉求召开听证会“听而不证” (图)
·上海闵行区181700㎡(约273亩)村民土地被官员造高尔夫球场高档别墅 (图)
·上海闵行区273亩土地被建球场别墅 村民无处栖身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拘留案“包揽词讼”罪责难逃 (图)
·上海闵行区邵铄兰母女无土地、无收入、无处栖身已十六年!
·上海闵行区失地农民第197次游行申请再次遭遇不受理 (图)
·上海闵行区法院立案庭工作人员拒收当事人诉状 (图)
·上海市闵行区弱势群体无家可归
·5.22冤案(上海闵行区法院审判长蔡云)
·上海市闵行区邵铄兰母女无房无地流浪已十五年
·上海闵行区邵铄兰母女唯一栖所被拆!流浪已十五年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第二次去巡视组(6图) (图)
·上海闵行区金月林被派出所传唤
·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农民黄玉琴写给俞正声书记的信(3)
·控告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渎职侵权/金月花
·上海闵行区金月花居住权被剥夺后又失去散步权(图)
·上海市闵行区新虹街道党委书记派保安暴力阻止当地居民上访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是这样办案的/沈佩兰
·上海访民沈佩兰申请立案被闵行区法院忽悠之全经过
·【信访奇闻】原闵行区赵奇书记现升任上海市副秘书长了 (图)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第179次游行申请遭拒(8图) (图)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第177次游行申请 (图)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吴泾镇、浦江镇失地农民172次游行申请未被受理 (图)
·上海闵行区失地农民第170次申请游行示威再次不被受理(6图) (图)
·上海市闵行区访民王强北京上访被拘留10天
·上海七旬男子与妻告闵行区政府 索赔2.11亿元
·冯正虎: 约谈闵行区人大代表的通报(一)(多图)
·请关注上海市虹桥综合交通枢纽闵行区维权人士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第七十二次游行申请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曹玉燕、罗秀莲拘留30日释放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被抓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失地农民第六十八次游行申请,浦江镇农民第十次游行申请
·上海闵行区吴泾镇农民静坐抗议5人被抓
·上海闵行区发生1.2级地震 市民反映震感明显
·上海金月花:致闵行区、颛桥镇信访办公开告知书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的控告
·上海闵行区浦江镇农民黄玉琴写给俞正声的信(二)
·上海闵行区:如此地方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
·上海闵行区给农民造别墅?/黄玉琴
·闵行区镇长助理也是“临时工”吗/吴贤德
·为稳控中央政府应该打压谁?/闵行区金月花
·紧急求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沈佩兰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顾秀琴不服二院判决提起申诉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张龙其被上海检察院违法提起公诉/上海维权
·“感谢”上海市闵行区讲实话的区长/金月花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致胡锦涛信;圈地强占土地一万余亩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刘红英对闵行区房地局知法犯法的控诉/上海维权
·控告中共上海闵行区法院行政庭庭长丧尽天良硬逼年近八旬身患严重心脏病的老人到庭审理/上海维权
·上海闵行区法院黄江继读作恶践踏中共法律/上海维权
·上海市闵行区信访部门私设黑监狱/上海维权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