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抗日老兵含冤载屈六十年 可至今无果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24日 来稿)
    曾率军在老河口与日寇浴血奋战的抗日壮汉,含冤载屈六十年,可至今无果,公理何在!!谁是系铃人!!
    
     冤属者之子:张如礼,现年67岁,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原住在四川省南溪区城关镇北街155号附7号,现住宜宾市南溪区南溪镇东门一社区。电话:13378281526、18081367008,身份证号:51252195112190039.

    
    冤情呼吁理由:
    
    由于60多年历史冤案四川宜宾市南溪区明知是冤案,却不担当,至今得不到决论。根据中央(1980)002号文件、中央(1979)6号文件为由,特向有正义、有睿智、有洞察力之友和有冤屈者及其家属们求助声援。同时向国家有关部门陈述此案。
    
    呈现事实:我父亲历史简历:张茗,男,出生1920年2月22日,汉族,初中文化,住四川省南溪县城关镇北大街155号附7号,中学毕业后,相应当时政府号召,有志青年去前方战场杀敌抗日。我父亲决定在陕北参加抗大抗日。因当时在途中受阻:(正值日寇侵华,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举国上下、反抗日寇)未达成心愿,于民国二十九年入黄埔军校第十八期学习军事,民国三十二年毕业,分发在川军常家驹部队任排长之职,驻守灵宝河防,后编入二十二集团军,任驻湖北荆州老河口一带河防,直至抗日战争胜利。后编入四十一军124师,任中尉连长之职。徐州战役失败后入川西什邡、广汉任上尉连长之职。于1949年7月奉令率连在成都什邡起义、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六兵团124师三七二团一连,仍任上尉连长之职,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后,我部奉命在新津狙击胡宗南部队入川直至和平成都解放。
    
    抗日战争时扛枪、解放战争做贡献、一个弃暗投明,反戈一击的革命战士为真理、为民族浴血疆场的光荣军人,凭自己的学历,准备回家建设家园。然而,1950年4月父亲回到地方后,当地政府一直没有安排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全家几口人,生活十分困难。为了生计父亲东借西凑,积一部分资金在当时的南溪县红庙村开办了几个石灰窑,为地方建设做了贡献,为此在五二年曾出席南溪县人民代表大会,并受到表彰。可是,可怕的1955年“历史运动”父亲竟被划成历史反革命,伪军官,没收自办的石灰厂,送去南溪县民工联(陆运社)管制改造。每逢各种形势需要,父亲就得挂大牌游街,受尽皮带、拳脚折磨!而我们历史反革命的家属,遭白眼、歧视、受政治迫害以及侮辱、饥寒接踵而来,殃及我全家,母亲陈玉莲被开除出粮食加工厂,但都无法弥补,饥寒常在我家出现,我兄弟张如久,因不慎创伤而无钱治病,成了终身残疾。当时所谓反革命家庭,经常受到政治上打击和经济上迫害:要工作,经不起政审,七口之家生活无米做饭,都没有人敢抗衡当时疯狂的政策,为我家救济一粒粮食,有谁敢冒厄运而站出来为“反属”说一句话啊,无人问及,真正成了不耻于人类的狗粪堆。抗日战争扛枪在老河口对日作战出生入死,解放战争做贡献的有志青年,没功劳总有苦劳,而今落得如此下场,公平吗?为此父亲多次上访、申诉,地方政府都乱作为、不于担当。
    
    1971年间,当时的地方红色政权,决定将反革命家庭强迫下乡接受改造,我父亲不懂务农,恐怕养不活这家人,不敢下乡,为此,四川南溪县派出所所长率造反众人抄走了我父亲的起义证书、军官证。申诉材料、照片以及家中祖上传下的物件。与此同时,捣毁、砸坏我家一些古代家什和物件,寒房一派狼藉!这行为,有损于中华几千年的文明美德,可是在七十年代“造反派”的损招就成了“时髦”、“荣誉”。这符合当时的政策,谁说不是呢?有谁敢说不是呢!
    
    1980年,我和父亲上访中央统战部,统战部并给以批文。回到南溪后,南溪政府仍然没有解决我家具体而实际的问题。在“文革”中父亲被挂上反革命、伪军官的木牌子,由两名“造反派”挟持,另有几名持器械(木棒)的人跟在父亲两面游街。由于形势的需要游街、批斗如家常便饭、捆、绑、跪、打、踢等法西斯非人道的手法场场如此,更有甚者,常呼口号“打倒血债垒垒的反革命伪军官”、拳头脚尖更加激烈的落在父亲身上,这是被愤怒激起的在场人的表现,所以,拳踢才能论证“雨点般”的含意(注:“所谓血债垒垒”父亲欠的是日本人的债。日本帝国军人从千岛之国来我中华进行奸淫杀戮我之同胞,是侵略者之行为,我父亲是属正当防卫,何罪之有?)每隔三、五天,父亲就会被折磨一场,回家时鼻青脸肿,伤痕般般,这样的折磨有谁能承受得了啊?为此父亲疾病缠身,陆运社又不肯出钱给这个反革命伪军官医治,结果,父亲悲愤载疾,含恨离开人间!一个在老河口战斗中的叱咤分运的战士,没有死在日本人枪口下,而冤死在没有战争的今天!!
    
    1993年,父亲逝世,所供的医疗费、药费、火化费等,皆是借债,至今无法偿还。
    
    因父亲被错划为反革命、伪军官而受迫害,同时,我们全家受株连:张如志、张如礼、张如久、张如华、张如刚几兄弟的前程为此葬送:母亲被戴上反革命家属,被厂方开除。由于没有职业安排,积蓄没有,生计十分困难。
    
    张锡龄被迫害,其家属受株连,业已造成严重的后果。株连葬送了我们几兄弟的前程,仍至今穷得叮当响。
    
    首长,诸君:1993年,我父亲含恨而逝。时至今日,我父亲含冤载屈的骨灰仍然在火葬场,期待着安葬。然而,因父被株连的几个儿子生活都顾不及,怎有钱去安葬曾为中华民族打日寇,为解放战争做贡献的革命烈士啊!逝者怎得慰籍,怎能安息啊!
    
    首长,君不见“四清”、“文革”运动期间对地、富、反、坏、右的摧残是何等手段,馨竹难书。请军揣度、思考。我作为张茗之后,数十年,我向政府及有关部门提出落实父亲历史遗留问题和株连而殃及我全家所致的恶果付出应付的责任,难道有错吧?可是,经我们数十次的申诉,请求,数十年向各部门的申诉、上访,多次去京中央、省、市地方都转达给我县给我家落实政策指示。而我南溪县呢,捂盖子却吧父亲被错划、错判同我家属的株连分割开来,同时以软拖、硬抗以及玩弄技俩的手法,拒绝给我家落实应该落实的政策。拒绝担当,我父亲被冤是五十年代,是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我父亲被错划,而造成的恶果殃及我全家,79年共产党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而仅是一张便纸,就可平衡我家六十多年的艰辛折磨吗?而地方只承认是自己的错误,没有一点解决的诚意。并以科学的办法却把父亲和我们分隔开来。因果关系最科学的,没有父亲被迫害,就无所谓我全家被株连而冤屈六十余年的贫困潦倒后果吗?
    
    诸位我家含冤载屈几十年,喊冤几十年,上诉请求上访几十年,受尽艰辛、白眼歧视,往车站、码头、材料信件,被扣压,上访材料,网盘被扣、被删,同时剥夺了“上访人”的上访权益。遭绑架关押等等折磨数十次,公理何在?做了错事又不担当,良心何在。
    
    党十八届四中全会习书记明确指出,依法治国,依规治党,做错事敢担当。可我们南溪县呢,捂锅盖、顶风违纪、不想担当,是“四个排查”中的“不作为、乱作为”的集中表现。在此,我可以信誓旦旦的告诫那些不法行为的人:纸是包不住火的,锅盖是压不住沸腾气压的,终究有一天,火要烯穿纸,气浪会冲开锅盖子的!
    
    我们被父亲株连的家属提出要求:1、盖棺定论地安葬我父亲的骨灰,举行安葬仪式(因为父亲是抗日英雄)。作出公正的抚恤赔偿。2、母亲被株连而开除,连续工龄工资的赔偿。3、我全家的精神损害抚慰费。因为中央(1980)第002号文件、中共中央发(1979)6号文件集精神,我父不是历史反革命份子,是民族抗日战士,是为解放战争做贡献的起义义士,是为解放战争做贡献的起义义士,应该享有综上文件待遇。
    
    依据中央(1979)006、中央(1980)2号文件处理关于落实对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政策请示报告,而四川省宜宾市南溪区地方政府顶着不办,使我家非愤至极,怨声载道,因此我必须替冤逝的父亲喊冤,讨个公道。
    
    我全家遭害受屈六十余载的悲痛之血泪融合一起做墨汁,呼吁广大志士,为抗日壮士,反戈起义的革命之有志军魂一个公正的结论,同时,由父亲被害铸就的株连殃及我全家贫困潦倒,悲愤伤痛,苟延残喘之恶果,理所应当给予赔付,慰籍烈士人才能是给革命将士的公正结论。
    
    因果关系论云:有前因才能有后,无前因就无所谓后果。
    
    我作为抗日汉子张茗的儿子,亦是因父亲被迫害受株连的后人,有决心和信心为父亲喊冤叫屈!四川南溪县经我们数十次的申请、申诉都未能落实具体政策,只是用卑劣技俩来搪塞、敷衍、欺骗我们受害者,我们无奈,只得多次上访,要求落实历史遗留问题。
    
    我为父亲冤屈,多次上访,是地方政府逼迫的,正如王岐山同志的“不允许越级上访,当地又不给解决问题,这怎么行呢,到中央上访,如果不是中央解决的问题,中央要追究当地政府的责任”。
    
    地方政府错划我父亲是反革命,株连我全家,含冤载屈几十年,继而又认错,给父亲平反,草率了结留下尾巴,那么,我们和父亲因错划而长期遭受非人的折磨和政治歧视、经济迫害,以及我们几兄弟的前途,该谁来买单呢?解铃还须系铃人,难道做错了事还不敢担当吗?
    
    我为父亲冤屈上访,被南溪县当地派人,将我从上访途中(宜宾、北京、重庆等处)用手铐绑架回宜宾南溪县数十次,非法拘留数十天,判刑一年零五个月。
    
    有冤、有屈被迫上访,竟成了别开生面的“上访罪”,岂有此理,上访何罪之有,公道何在?
    
    尊敬的首长:我一不偷、二不抢,只因为父亲冤,遭绑架数次,被关押监禁几次数十天,刑已被判一年零五个月,仅因为父亲含冤被迫上访,就遭受非人道的待遇,及至触刑入判,中国刑律上有哪条是“上访罪”?公理何在,天理何在?
    
    四川宜宾市南溪区地方政府明知是自己的错误作为,但又决心捂锅盖子,中央三令五申,可南溪地方政府却我行我素,顶风违纪。
    
    难道父亲张茗被迫害,株连一家,继而遭受非人的折磨导致我全家贫困潦倒,使我全家含冤六十多年,地方连一张平反通知书都没有,只是口头宣布平反就能公平扯平了事吗?
    
    尊敬的首长,敬请明察秋毫,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吧顶风违纪分子拉出来,给我六十多年沉冤未的一个结论,还抗日英雄一个合理的结论。
    
    上访人:张如久、张如礼、张如华、张如刚、张如志
    
     2017年7月1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312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埔后代基金会会长欲前赴南昌祭奠抗战老兵受阻 (图)
·广州上访13年维权老兵袁玉文致习近平公开信 (图)
·军队腐败:退伍老兵进京上访的幕后原因
·图:中国参战老兵流落街头 成为访民和乞丐 (图)
·全国两参老兵公安部控告地方公安镇压老兵枉法行径 (图)
·纪念4•28老山战役 两千越战老兵军委上访维权 (图)
·全国各地老兵集聚军委信访局抗议栖霞警察殴打老兵 (图)
·老兵发布拜祭烈士筹委公告 全国政法密令打压 (图)
·春节过后百名伤残老兵在军委信访局上访 (图)
·福建永春老兵康应伍文革被害平反无赔偿后代上访 (图)
·中央警卫师退伍老兵买驴 遭公社革委会书记迫害成残疾 (图)
·49名退伍老兵公安部为被拘留的战友诉冤遭遇拦截 (图)
·基建工程兵老兵赵国有控告北京市国资委软暴力杀人 (图)
·视频:黑省老兵进京控诉“新社会”:您何时归还我的财产?
·参战老兵京访感言:重武器黑装甲 京访就违法 (图)
·原基建工程兵流浪老兵赵国有在北京市政府喊冤 (图)
·美国老兵节后到大使馆抗议/马永田 (图)
·广东两参老兵维权总会确认烈士接枪妹妹入会维权 (图)
·陕西越战老兵杨岁全遭受当局迫害被迫翻墙逃走 (图)
·基建工程兵转业老兵赵国有控告北京市政府 (图)
·河北定州数十名参战老兵摆战场照片维权
·河南数百老兵维权遭驱逐 多人被带走两人被打伤 (图)
·博讯实拍:退伍老兵开始返乡 火车站设退伍兵候车专区 (图)
·视频:辽宁老兵冒雨维权遭镇压 被警察打倒打伤
·全国老兵进京维权 各地加强戒备 有老兵遭控制殴打 (图)
·中国老兵去世 曾干掉美军一个加强连 (图)
·湘豫数百老兵上访无果遭推诿 集体上北京 (图)
·中国退役军人已有5700多万,军报:脱下军装不改老兵担当
·军车送逾万老兵进京包围中纪委:军方向王岐山示威?
·视频:老兵包围军委大楼后和中纪委 对话的是同一人
·一句话博文——老兵维权是一场革命 艾叶 (图)
·多视频:毛左颂毛、强拆、训老兵、污水排地下
·近万老兵 中纪委外请愿 (图)
·湖南老兵省委维权 有的被打伤
·视频:老兵列队到军委信访局,警察提前知道一路"护卫" (图)
·湖北襄阳老兵王云国等街头纪念参战38年 (图)
·老兵王琪50年归途:84岁大哥摸他的头说"回来了" (图)
·国内媒体专访老兵王琪:我不是逃兵! (图)
·中国老兵回国后被曝水土不服 血压不稳 (图)
·滞留印度老兵王琪回国:被质疑是逃兵 排长回应是走丢 (图)
·日本老兵:中国姑娘看着自己器官被吃掉 (图)
·百岁抗战老兵张玉华:他用残损的手掌! (图)
·二战胜利70年后美国老兵忆当年
·抗美援朝老兵被指曾用一杆步枪打下敌军飞机 (图)
·八路军老兵忆:想俘虏一千日军展览 结果一个没抓到 (图)
·志愿军老兵忆:集体冻死阵地上的“冰雕连”吓退美军 (图)
·日老兵驳右翼:士兵在慰安所接触女人之后才出去强奸 (图)
·国民党老兵揭秘真实抗战情景 (图)
·维族老兵忆中印战争:买买提扫射敌人 被打成马蜂窝 (图)
·志愿军老兵忆:饭锅热气引来轰炸 一颗炸弹18人牺牲 (图)
·远征军老兵隐居山村60年 因缺少证件无法获补助金 (图)
·老兵忆抗战:日本人打仗厉害不怕死 枪法也好 (图)
·国军老兵忆抗战:日军尸体喂狼 到春天狼还没吃完 (图)
·抗战老兵被镇压23年后感叹:当初该爬去台湾 (图)
·老兵忆:松山坑道爆破后我们被残余日军赶下阵地 (图)
·国民党老兵忆孟良崮战役:攻山士兵尸首堆了7层厚
·远征军老兵:日军狙击兵枪法好专打我军军官头部 (图)
·国军老兵忆抗战:战斗都结束了 2名日军仍在装死 (图)
·远征军老兵除夕夜被拘留 坦白抗战经历遭管教批评 (图)
·远征军老兵离乡72年回家过年 面对祖坟无力下跪 (图)
·图片会说话:中国老兵该怎么活?中国新兵该怎么做? (图)
·高洪明:禁止复转老兵八一聚会岂非咄咄怪事?
·姜维平:19大前夕权斗升级 老兵包围中纪委 (图)
·吁请营救湖北老兵会长维权代表高汉成
·老兵事件:维权退伍军人与习近平是你死我活的冲突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曾节明
·老兵包围中纪委事件:老兵问题中共中央违约在先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曾节明
·老兵不死,请投特朗普一票!/曾节明
·梁京:老兵集体维权成功对高压维稳的挑战
·一位参战老兵看老兵维权:请中央善待他们吧
·邬萍晖 杨建利:老兵维权,我们应该看到什么?
·网友神人:这次全国老兵进京维权事件的六个惊讶
·廖祖笙:从老兵维权看赵家本色
·秦伟平:复员老兵北京上访与军队国家化(视频)
·查建国:看老兵上访谈上街(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6)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曾节明
·高洪明:老兵到中央军委维权动态
·紀念「七七」/台湾老兵 李仁傑
·李平:女兵比老兵重要 权力比军力重要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