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陕西访民致习近平和公安部的一份报案材料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18日 来稿)
    
    陕西访民致习近平和公安部的一份报案材料
    陕西访民致习近平和公安部的一份报案材料
    陕西访民致习近平和公安部的一份报案材料
    陕西访民致习近平和公安部的一份报案材料
    陕西访民致习近平和公安部的一份报案材料
    陕西访民致习近平和公安部的一份报案材料
    陕西访民致习近平和公安部的一份报案材料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及公安部的各位领导:
    您们好!
    由于我儿子王小刚2007年2月因工作被工作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同事程文才恶意放狗咬伤,事后干部张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导致我儿王小刚严重精神病。多年来未给我儿子发放一分钱生活费及其它应得收入,就连养老金也暗中停缴了。
    上访十余年,我到北京公安部、中纪委、国家电网公司、国务院信访局、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上访多次,到咸阳市、陕西省各级政府部门上访不知有多少次了。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至今仍坚持不依法办案,还组建了咸阳市公安局、渭城区公安分局、渭城区信访局、渭城区化工派出所、渭城区渭城街道办、火电四公司社区等多家基层政府机构,对我全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楼前楼后加装多个摄像头,非法实行24小时监控,白天有人监视、监听,晚上屋前屋后站岗放哨,外出有人跟踪,门窗多次遭打砸;我无数次被截访、戴手铐,多次遭殴打。我及我的家人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胁、谩骂、羞辱、软禁、关押、不准吃喝、上门打砸、断电、监听电话、剪电话线、暴力截访、上访销号删记录、微博强行销号几十个、造假低保等多项暴力维稳手段的残酷迫害。已导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残的后果。不但原始案子没有得到丝毫解决,后续暴力维稳的恶果滚雪球似的只增不减。陕西省公安厅信访主任夏琛明曾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十年期间,陕西省公安厅的厅长从王锐换成了杜航伟,我家的案子不但丝毫未动,相反,暴力维稳的恶果却在天天加剧。最近听说陕西省公安厅又换了新厅长,叫胡明朗。
    2017年8月15日早上六点,我打算到陕西省公安厅上访,看看新上任的胡厅长及其新领导班子能不能秉公为我家依法主持公道。
    我刚走到社区大门口,图中所示的①号狗仔已经提前等在大门口了,他强行挡住我,不允许我外出。我问他是谁?干什么的?凭什么不让我外出?谁指使他这样干的?等等问题,他拒不回答。随后,他电话叫来了②号狗仔,他们俩一起拉住我,令我寸步难行。我要求他们出示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政府文件及他们的身份证和工作证,他们说他们没有相关文件可出示,只听领导的命令,领导叫他们干啥他们就干啥。我又问他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哪位领导命令你们这样干的?”他们拒绝回答。
    之后,②号狗仔跑到门房附近,与西北电建四公司小区安排的长年监控我的两名维稳人员窃窃私语一阵后,不断的向外打电话汇报着什么,然后径直进了社区大门,为了搞清他们的真实身份,我让我的家人尾随其后,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我的家人看到②号狗仔直接钻进了辖区渭城街道办租赁的、供各级政府部门使用、非法24小时专门用来监控我家日常行动的监控室,门外停了两辆车,屋内有吵吵嚷嚷的声音。
    过了一阵,②号狗仔从监控室里出来了,来到大门口继续配合①号狗仔对我进行拦挡。没过多久,图中所示的③号狗仔出现了,他们三人有的不断往外打电话,有的继续拉扯我,阻止我外出。
    一直折腾到早上快七点半,我仍无人身自由。我一怒之下,用粉笔在马路边写了几句抗议的话供过往行人评论。他们三人见状,暂时停止了对我的拉扯,聚到离我不远的马路边悄悄商量着什么。又过了一阵,他们电话叫来了图中所示的④号狗仔。他们几人站在离我不远处紧紧的盯着我。到了早上大约八点左右,①②两名狗仔消失了,留下③④两名狗仔紧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陆陆续续有过往行人来看我写的抗议文字。到了早上十点左右,他们又电话叫来了图中所示的全身黑色打扮的⑤号狗仔,看模样,⑤号狗仔象个小头领,③④两名狗仔不断的向⑤号狗仔唯唯诺诺的点头哈腰。⑤号狗仔领着③④两名狗仔不满的在我身边转了几圈,凶狠的瞪着我写在地上的抗议文字。我再次当面抗议他们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恶行,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工作证和相关文件,⑤号狗仔凶狠的对我说:“没有证件,也没有文件,再敢骂政府违法办案小心我打断你一条腿!”③④两名狗仔见状,也挥起拳头向我走来,做出想打我的模样。
    没多久,西北电建四公司小区长年对我家实行非法暴力维稳的打手小头领吴国荣从小区里急匆匆的赶了出来,他点头哈腰的跑到全身黑色打扮的⑤号狗仔面前,不断的做出讨好的模样,⑤号狗仔小声问了吴国荣一句什么话,吴国荣见周围群众较多,赶紧对⑤号狗仔说:“咱们到门房里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③④⑤三名狗仔便紧紧的跟着吴国荣进了门房,他们不知在商量着什么,半小时之后,吴国荣离开了门房,⑤号狗仔也从门房里冲了出来,他急匆匆跑到我跟前,用手机把我写在地上的抗议文字照了几张照片,又窜进门房,和③④号两名狗仔一起坐在门房里,贴在玻璃窗上紧紧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直到我下午三点多收拾东西回了家,他们才离开门房回了渭城街道办的专用监控室。
    期间,我的家人多次给渭城街道办负责对我家维稳的街道办主任林军打电话,把详细情况告诉他,询问他这五名狗仔的身份,并要求立即停止这种违法行为。林军对我的家人说,这五名狗仔肯定不是政府的人,政府咋可能做这种违法的事情呢?应该是企业从外面雇佣的人。我的家人问他:“如果是企业从外面雇的人,他们如何能进入渭城街道办的专用监控室对我家实行非法监控呢?林军无法自圆其说,吱吱唔唔说我可以帮你查查看看他们到底是从哪来的?截止目前,未见林军主任针对这五名违法人员的身份有任何正面答复。
    随后,我的家人又打电话向辖区化工派出所片警郑民报了案,详细向郑民汇报了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经过。郑民口头承诺会立即向所长张思强汇报案情。截止发稿,未见化工派出所任何警察出警和侦察案情。
    事后,有好心群众告诉我,这五名狗仔都是政府安排的,因为怕我抓住他们违法的把柄,特意找了几个生面孔。大概从2017年8月11日就开始了对我家的24小时、全方位、无死角的非法监控行动。只不过我近期因天热没出门上访,不知情罢了。
    为了证实此好心人所讲情况是否属实,我的家人于2017年8月15日傍晚到2017年8月16日上午之间,多次悄悄来到渭城街道办的专用监控室外,透过门缝悄悄向里观察,这几名狗仔果然换班呆在里面,死死盯着安装在我家门口的几个摄像头电脑画面。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及公安部的各位领导,由于最近天气炎热,我很少外出,十九大召开日期也并未确定和公布,上访是国家和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力,我不明白,渭城街道办和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为啥突然狂犬病发作,做出这种做贼心虚的疯狂行为?他们的幕后黑手是谁?
    很多律师曾看过我家的原始案子材料,都说我家的案子一目了然,铁证如山,不用调查就能确定具体犯罪份子。可是,我上访了十多年,陕西省公安厅至今仍以时间太久,无法查清为由包庇众多犯罪份子,十年间,我及我的家人遭受了来自各级地方政府部门采用的各类暴力维稳手段及非人折磨,已经导致我全家一死二残的后果,他们为了继续保护违法办案黑幕和挣取更多的维稳经费,仍不肯收手。
    我家小区原本归咸阳市渭城区管辖,从2017年3月起,陕西省规划了大西安蓝图,把我们小区划归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管辖。虽然户口本并未更换成西安市民的户口本,但是,我这久拖不决的案子的维稳主管部门也由咸阳市渭城区划到了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
    归咸阳市渭城区管辖的时候,非敏感期,我每次出门上访,他们都会指使渭城街道办的在职官员或明或暗的进行跟踪汇报。每逢敏感期或国家开什么会的时候,他们会安排十几人倒班把车停在我家楼前楼后,24小时监控和打压,自从渭城街道办换了新书记张亚红之后,不久,她就安排人在我家楼前楼后及我外出必经之路和小区大门口安装了多个高科技摄像头,并专设了一间针对我家非法24小时监控的监控室,里面配备有空调、架子床、电脑,办公桌椅等设备。
    张亚红任职渭城街道办书记这几年时间内,她不仅仅只针对我家进行暴力维稳迫害,她还曾巧立明目,借口给渭城街道办办公大楼搞装修,私下非法敛财上百万元,同时,在国家还未出台允许生二胎政策的情况下,为了达到要个儿子的目地,违规偷生二胎。辖区内很多农民应享受的各项国家政策也遭她及其下属强行克扣和截留。
    前不久,听说中央抓捕了陕西贪官魏民洲和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陕西百姓觉得有盼头了,但是,象张亚红之类的害民苍蝇们是不是更应该从快从重查处呢?
    习近平主席及公安部的各位领导,图中所示①②③④⑤这五名无人认领、自己也不敢亮明身份的狗仔们,天天公然把我堵在家里不让外出上访和正常生活,报警又无人出警和破案,任其公然天天践踏依法治国。我不知道到底该找哪里报案,请求你们能重视我所反映的问题,尽快依法公正处理,本人不胜感谢。
    同时,恳请海内外各界媒体及正义人士关注采访相关非法暴力维稳官员,我全家将感激不尽!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渭城街道办党委书记张亚红电话:13892967809,029—33414696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渭城街道办党委副书记兼主任林军电话:13709101158,029—33414698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化工派出所所长张思强电话:13891093698
    
    化工派出所片警郑民电话:15929630389
    
    附件:原始案子材料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王岐山书记、最高检察院曹建明院长:
    您们好!
    我儿叫王小刚,是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简称火电三公司)的职工,于2007年2月6日由公司调入蒲城项目部工作,任项目部保卫部纠察,做门卫工作。去蒲城工作前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2月7日第一次上班,被安排值晚8点的班,接班时他看到门卫室门锁着,就到值上一班的同事陈文才的宿舍门口喊陈文才要钥匙,陈文才认为暴露了他旷班的情况,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把王小刚咬得腿上鲜血直流,满院子的干部、工人、小车无人救助!我儿自己向农民问路,步行到乡卫生院看伤打防狂犬病疫苗救了自己。我在与王小刚的电话交谈中发现情况不对头,立即赶到蒲城项目部了解实情后,找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和上报工伤,单位领导拒不处理任何问题也不准王小刚休息,还克扣了王小刚的工资和奖金。
    2007年3月24日,我带着王小刚找保卫科长张小兵要奖金和以前的工资,张小兵和财务科长白石等七八个人在食堂里面找到我们,食堂管理员王怀忠现场指挥,办公室主任张广利抱住我,让农民三人打我儿子,在食堂里边和外边共打了4次。张广利、张小兵还威胁我:你儿还要不要工作?满院子干部、工人,没有任何人敢出来劝阻。事后不许我们报案,不让休息,不给治病,如休息就停发一切。我看事情严重,只得将我儿强行带回家中休养治病。
    王小刚被单位的人有意放狗咬伤、被殴打、被欺负,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连续多天晚上做恶梦吓得他睡不成觉,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确诊为偏执型精神障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必须要有家人常年照看。
    我向蒲城当地的派出所报案,随后又向蒲城县、渭南市的公安机关报案,直至向陕西省公安厅报案,至今都不给立案查处。陕西省公安厅信访室主任夏琛明甚至对我说:“狗把你儿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们做什么?”
    十年来,我到北京公安部、中纪委、国家电网公司、国务院信访局、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上访多次,到咸阳市、陕西省各级政府部门上访不知有多少次了。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至今仍坚持不依法办案,还组建了咸阳市公安局、渭城区公安分局、渭城区信访局、渭城区化工派出所、渭城区渭城街道办、火电四公司社区等多家基层政府机构,对我全家实行长年暴力维稳,楼前楼后加装多个摄像头,非法实行24小时监控,白天有人监视、监听,晚上屋前屋后站岗放哨,外出有人跟踪,门窗多次遭打砸;我无数次被截访、戴手铐,多次遭殴打。我及我的家人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胁、谩骂、羞辱、软禁、关押、不准吃喝、上门打砸、断电、监听电话、剪电话线、暴力截访、上访销号删记录、微博强行销号几十个等多项暴力维稳手段的残酷迫害。不但原始案子没有得到丝毫解决,后续暴力维稳的恶果滚雪球似的只增不减。
    我告到哪里,陕西省公安厅的虚假黑材料就上报到哪里,罪犯单位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的黑钱就塞到哪里。陕西省公安厅不下几十次编造虚假的材料,私造伪证上报公安部及党政人大等机构,说我家王小刚的案子终结了。直到2016年11月仍然如此弄虚作假。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当场质问接访的官员:“陕西省公安厅是怎样终结的?终结的理由是什么?有没有我的签字?为啥不告知我?凭啥偷着终结?”这些官员无言以对。
    公安部信访处樊处长曾答复我说:“我只能从电脑上给你转下去,陕西省公安厅不执行我们也没办法。”
    陕西省政府及省信联办答复我说:“是陕西省公安厅的领导亲自给你家上报的终结材料,中央三令五申不让政府参与案子,我们也没办法。你找省公安厅去。”
    陕西省人大信访室马主任曾不止一次对我说:“陕西省公安厅厅长杜航伟是主管全省信访工作的副省长,我们惹不起。如果给你家办案,我们的饭碗就保不住了。我们只能听杜厅长的,他让咋办我们就咋办。你可以去找陕西省委,省委代表党,权力大得很,陕西省公安厅不敢不听党的话。”
    陕西省委接访官员对我说:“你家的案子是涉法涉诉的案子,我们很同情,但是不对口,我们无权处理。陕西省人大是主管涉法涉诉案子的归口单位,你找他们去,要求他们给你监督处理。”
    陕西省检察院的领导对我说:“我们平时都和公安厅的领导在一个大院里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让我们咋给你处理?”
    我儿王小刚的案子就这样捂来捂去,推来推去,拖到今日。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这么大的一个党,这么多的机构,这么多的官员,怎么就处理不了我们家这样一起案子?
    我老伴儿得知儿子被迫害的消息后忧愤交加,患了严重脑梗、偏瘫,于2010年1月1日含恨而死。王小刚受到剧烈惊吓后精神失常,火电三公司竟然还要求王小刚到单位上班。这样的情况怎么能上班?多年来我儿子的工资未给发放一分钱,就连养老金也暗中停缴了。王小刚由我小女儿在家照看,小女儿因此不能外出工作没有收入,我则每日四处奔波求告上访。一家三口的生活,全靠我每月近3千元的退休金维持。我因到处上访忍饥挨冻受尽折磨造成左腿严重骨网膜损伤,被定为三级残疾,十年上访的结果是我家四口一死两残!至今看不到公正查处的希望。
    习主席、王书记及各位领导,我在绝望中给你们写信求救,我对我们家的境况不敢多想又不得不想。我今年七十六岁了,到我不得动了,我走了,小刚怎么办?难道叫我和我老伴儿把他一起带走吗?我求告上访的基本要求是:王小刚是因公受伤患病的,工作单位火电三公司应该以工伤处理。我这个要求不符合事实和规定吗?过份吗?
    走投无路绝望之中我给您们写信,恳请您们能派人明查暗访,查明黑幕,严惩官官相护的黑官,为我们家及陕西省各地的冤民们主持公道、伸张正义!我们全家将不胜感激!我王英强就是到了九泉之下也能合眼了。
    
    陕西省咸阳市退休工人(2017年3月划归西安市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王英强
    电话029-33711064
    2016年12月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901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陈文慧在北京报案妹妹被绑架愿材料内容 (图)
·深圳公安龙岗区经侦指导员冯民强骂报案人无耻傻逼 (图)
·人民警察打人民——报案不受理/葛秀弟 (图)
·安徽省政府逼死小情侣,报案,派出所为何不管
·实名报案:为毁灭犯罪证据之盗窃案
·武汉被强拆户李有珍在京遭“绑架”近日赴京报案不予受理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赵海通无辜被打案追踪
· 涉黑举报案/李凤华
·康素萍的报案材料
·天津公安局对入室盗窃案报案不受理
·失窃案报案材料为毁灭罪证之盗窃案 (图)
·我为什么不敢报案?
·妻子遭强奸,报案确遭公安的恐吓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作者:李建平
·访民信访局外遭暴力截访 警察拒绝受理报案 (图)
·到北京东交民巷派出所报案高文学遭喷辣椒水 (图)
·全国各省生物电子脑控受害者北京各部委报案维权纪实 (图)
·上海疫苗不良反应受害家属华秀珍疑被非法拘禁在长兴岛,女儿报案后失联
·北京独立候选人野靖环报案 收到3份受案回执 (图)
·陈光标报案称公司内部伪造公章 涉嫌人员不回应 (图)
·南京一副区长被曝录音疑违纪 当事人否认:已报案
·山东高玉芝巨额资金被诈骗报案后公安不管 (图)
·百度回应"推广赌博网站":系企业私自更改 已报案 (图)
·网曝深圳女子在派出所报案遭围殴搜身 警方否认 (图)
·30省275名艾滋患者遇电话诈骗 中疾控报案 (图)
·湖北交通厅副厅长坠亡之谜:升迁快 家属没报案 (图)
·传成都哺乳期母亲报案遭警察喷辣椒水 警方调查
·成都女子称失窃报案却遭警察喷辣椒水:眼睛快瞎了 (图)
·北京市检察院:雷某案报案材料已移送昌平检察院
·雷洋事件报案书曝光!嫖娼是栽赃,雷洋被打死! (图)
·维权老人朱承志纪念林昭被打到江苏省公安厅报案 (图)
·张五洲围观广州煽颠案被抓 家属报案无果或遭拘留 (图)
·公安部:紧急情况报案应优先处置
·视频:河北省国土资源厅隐报瞒报案情
·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贪污上亿 遭情妇举报案发
·官员"被艳照"后"报案"纲纪崩溃
·福建莆田:一桩举报案的思考/国孚有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 邱国权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 曾节明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 东海一枭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 谢选骏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 曾节明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 谢选骏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千百华人集聚呐喊废除恶政——中国民间社会异军突
  • 谢选骏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 苏明张健评论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 谢选骏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 独往独来伍凡評論第536期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谢选骏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