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请关注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07日 来稿)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7年8月7日
    
    
请关注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

    2016年7月1日圣经学习中的王金玲姊妹
    
    1、王金玲姊妹,自7月1日失联,据说被抓进西城看守所,至今已经快37天了
    
    王金玲姊妹,黑龙江牡丹江人,上访维权人。从2015年夏天开始来我们教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在2016年8月19日,她在我们教会受洗,正式向世人宣告归入耶稣。
    
    但是,在今年2月份后,她就没有再来我们教会。因很长时间,她没有来与我们一起学《圣经》,我们也很牵挂她,也曾微信过她。她只是说她现在很忙,正在忙着解决上访的问题。
    
    在一月前的7月份,我们听说她被抓进西城看守所了。我们几次打她的电话,电话是:18518637506;13051585215,都是已经关机。
    
    王金玲姊妹失去联系了,据说是7月1日被抓了西城看守所了,至今已经1个月零7天。按照刑事拘留最多37天,她最迟也应当是在这两天就释放了,否则将会被批捕,会被判刑。为此,我们众弟兄姊妹很是牵挂她,为她着急。
    
    由于我们一直没有办法联系到她的家人,也无法了解她的情况,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被抓的。为此,我们只能是为王金玲姊妹祈祷,求主感动更多的肢体、朋友来关注你。也为此我写了此文。
    
    2、王金玲姊妹的一生实在是太艰难了,太苦了,外出打工,被伤害,成了残疾人
    
    通过王金玲做的见证,和通过与她的交通,我们了解到:王金玲实在太苦了、太难了。
    
    她出生在黑龙江的农村,从小家庭条件不好,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接着上学,在家帮助干农活。艰难的生活环境,使她早早就结婚了,生了一女一儿,有女儿有儿子还是挺甜蜜的。但是为了能给孩子们一个好点的教育,她不得不出来打工,给孩子挣学费。
    
    在十多年前,她来到了天津,在一家洗浴中心给人家做足疗。此洗浴中心涉嫌黑社会,有卖淫嫖娼行为。警方开始调查,找了一些职工了解情况。为此王金玲遭到黑社会报复,被扎二十一刀,险些丧命。抢救、住院两个月后,她还是留下了残疾。
    
    她的右侧坐骨神经已经部分断裂,右侧大腿小腿的感觉、运动功能明显受损,她不得不拄着双拐才能走路。她成了残疾人,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工作能力。
    
    3、王金玲姊妹,被杀害,成了残疾人后,一直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黑社会抓到了,也开庭了。在2007年12月第一次开庭时,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王金玲10万元。王金玲不服,要求赔偿20万,为此上诉。
    
    因案情复杂,退回重审。在2009年5月27日,重审开庭,可是没有了刑事附带民事,把王金玲给落下了,给忘了。
    
    据王金玲说,此案因是洗浴中心涉及卖淫嫖娼、涉及黑社会,遭罚款就是上百万。可是在这上百万中,却没有从中给王金玲一分钱。王金玲,一个举报者(事后举报,作证),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奖励,反而那应当得到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一分钱也没有得到。
    
    4、王金玲姊妹,一个残疾人,靠在柱双拐才能行走,8年多来,一直艰难生活,艰难上访
    
    这些年来,王金玲太苦了。被扎二十一刀,住院两个月,花了好多的钱,不得不卖了房子。孩子上学也受到了影响。
    
    由于,右腿残疾了,她不得不拄着拐走路,而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工作能力。这些年来,她可以说是,以乞讨为生,每天都在为吃什么、睡在哪里而着急。
    
    她时常是背着个大包,包里有一些生活必需品,包外挂一个垫子。她曾经是,走到哪里,就露宿街头在哪里。夏天好办,冬天手脚都冻伤过,尤其是哪只残疾的下肢。
    
    为此她不得不上访维权,可是上访了十多年,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因为上访,曾被抓进过看守所。
    
    这次,我们不知道,她为什么事情,又被抓了,我们只能是求主来保守她。据说她是7月1日被抓的,那么到今天8月7日,就应当是37天了,为此我们很是为她着急,为此请主内肢体们为她祈祷,请求更多的朋友来关注她。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王金玲姊妹以前自己写的求助信:
    
    司法不公蒙难者王金玲的求助信:我是邓玉娇第二
    (我是邓玉娇第二,只是邓玉娇在洗浴中心抗暴杀人,而我是被杀)
    
    司法不公蒙难者王金玲的求助信
    
    1、
    
    我是王金玲,女,1973年11月5日出生,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光华社区5号楼522户。2007年初,我到天津塘沽登辉洗浴中心打工,给客人做足疗。
    
    4月10日左右,派出所警察先把“做小姐”的殷某丹(小女孩)带走,不一会儿警察又来拿走了殷某丹的衣服。警察第三次来时,拿走了我和几个服务生的身份证。晚上警察第四次来时,又把“鸡头”鲍玉红(女)和老板王婉华(女)抓走。
    
    2007年4月14日下午5点左右,何瑜琳、吴昊各拿两把刀,扑向我,在我身上乱捅。何瑜琳边捅边说,是我给警察报得案。其实,说实话,我还真没有这觉悟,我在人家这里打工,给客人做足疗,挣钱来养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不敢多管闲事。
    
    我被捅了二十一刀后,身上、地上都是血,昏了过去。醒来后,我已经躺在医院手术台上,经过抢救、治疗,2个月后才出院。结果是,右侧坐骨神经已经部分断裂,右侧大腿小腿的感觉、运动功能明显受损,不得不拄着双拐才能走路。右上肢活动也受限,不能吃力,我成了残疾人。
    
    2、
    
    2007年12月天津市塘沽区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07——616号)。判何瑜琳10年,判赔十万元。(2008年才抓住吴昊)。
    
    作为被害者,我不服本判决,向天津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要求判赔20万。天津中级法院作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08-87号):“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塘沽区法院重新审理。
    
    2009年5月27日,天津市塘沽区法院重新作出刑事判决书(2009——71号)。可是,没有了“附带民事”这部分,没有了我这个被害人的事情了。(并且是在6月4日才将这份判决书给了我,即使有我,也使我不好及时上诉呀)。
    
    这样,我成了一个与此案无关的人,不仅我上诉所要求的20万赔偿,不给予支持。而且,在第一次判决书中的那个要陪我的10万元,也没有了。
    
    天哪,哪有这样判决的。
    
    3、
    
    从2009年到今天,我去过天津市的:市中级法院、市高级法院、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全国人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家信访局、中纪委等等。
    
    天津市塘沽区法院第二次作出刑事判决书(2009——71号),是明明白白地把我给漏下了。可是这么些年过去了,我的这个明明白白的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
    
    这些年来,因为犯罪分子的犯罪行为——捅了21刀,使我成了残疾人,这些年来,我拖住残疾的身体,奔波在各个机关部门,来希望我这个明明白白的问题得到解决。
    
    这些年,因为身体残疾,我没有劳动能力,没有生活来源,只能是靠乞讨来使自己不被饿死,不被冻死。
    
    在此,我请求好心人,尤其是懂得法律的好心人,来帮帮我,我就不信,如此简单、如此明明白白的事情,就不能得到解决。
    
    多年的奔波,现在我的身体也快使得我坚持不下去了,我这才不得不求助于好心人,望您伸出援手。
    
    王金玲,电话:13051585215;QQ:2424869793.
    
    2016年1月1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017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访民王金玲因14年10月刑拘要求国家赔偿 (图)
·访民王金玲在两会期间遭遣送原籍
·司法不公蒙难者王金玲的求助信:我是邓玉娇第二 (图)
·王金玲人身伤害赔偿金被私分 状告无门走投无路 (图)
·肢残女呼救声:习近平总书记公开信/王金玲 (图)
·黑龙江籍的天津受害访民王金玲因声援香港占中被刑拘
·身中21刀却无民事赔偿 王金玲流落北京街头 (图)
·请为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祈祷/徐永海 (图)
·几年前王金玲被捅21刀致残 赔偿等诉求仍无果 (图)
·维权人士王金玲被天津高院推诿塞责 (图)
·被刑拘的占中支持者访民王金玲近日取保出狱 (图)
·黑龙江籍的天津受害访民王金玲因声援占中被刑拘
·天津司法不公残疾访民王金玲在京要求国家赔偿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已致恶果浮现
  •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 习近平下令,重庆大抓捕
  •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 转--不可不说的百团大战真相
  •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 孙和江都“改变了中国”
  • 保险业亵渎神灵
  •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 郑恩宠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 谢选骏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东方胜景法门:也跌入唯心论陷阱的历史唯物主义
  • 谢选骏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 东方胜景法门:十九世纪的天真幻想和乌托邦问题
  • 谢选骏“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 滕彪China’stophumanrightslawyerinexiletospeakatSaintMicha
  • 东方胜景法门:专制社会腐败和僵死的机理
  • 生命禅院ThePoorCannotEnterintoHeaven
  • 谢选骏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 李芳敏14400020大地東歪西倒,像個醉酒的人,又搖來搖去,像座草棚;大
  • 金光鸿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 郑恩宠为港商辩护两律师被赶出法院
  • 东海一枭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 曾宁反抗大清的孙中山宋教仁洪秀全杨秀清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农民巴黎香街堵路 抗议外国产品不公平竞争
  • 法专家:中国经济发展受制于专制体制
  • 邀请达赖喇嘛来校演讲,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遭中国报复
  • 联合国呼吁募捐救助逃离缅甸罗兴亚难民
  • 标普下调对中国的评级以及中方的反应
  • 北京要求美朝停止互相挑衅
  • 金正恩特朗普“谩骂威胁”令朝核局势愈扑簌迷离
  • 回应特朗普 伊朗宣布加强导弹威慑能力
  • 塑料微粒污染自来水! 怎么办?
  • 舍弗勒公开信背后的环保争论
  • 北京吁平壤不要在危险道路走到底
  • 朝鲜或在太平洋引爆超级氢弹
  • 金正恩:将采取最高措施让美国为狂言付出代价
  • 劳动法改革法案 马克龙总统签署政令
  • 围堵港大校委会冯敬恩被判社务令未悉律政司会否覆核刑期
  • 李嘉诚爱将赵国雄:港人较喜欢商场不必要那么多郊野公园
  • 张晓明今早离别香港空缺由澳门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接替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