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2528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县乡党委委书 绑架三个儿童 敲诈老爷和姥姥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07日 来稿)
    
    党委书记金作银县委书刘勇利用电工敲诈被绑架三个儿童老爷和姥姥
    县乡党委委书 绑架三个儿童  敲诈老爷和姥姥
    2县委书记刘勇和乡党委书记金作银用电工郑先林到我家敲诈我70多岁老父母亲、三个儿童至今未归!!!
    2017年2月开始敲诈行为!
    2017年4月25日郑先林上我家断电敲诈行为,郑先林说:是刘勇书叫的,我父亲上电线杆接电线,老人70岁多了!
    2017年5月5日郑先林又到我村把电线断,今天:郑先林还打要父母亲、老人没有怎么办,我求你们了,我叫陈文慧是斛山乡陈大陈村人!
    1、电工郑先林掐电,不能用电抽水插秧而且打人,抢、偷电线,带16人抬木头把我大门轴都撞断了。我父多次找乡都没人管从1992年说:我村迁的电每人个拿出60元钱,我家拿出300百元钱,我家人都很高兴。当时管电工的是谢万江,因为我家发生案件等特殊情况,让我父单买一个铁电表箱,并挂在我家大门外房里,并买一把锁交给电工谢万江,那时别人电表箱都是自己做的木箱子。
    (1)、可是,从1993年郑先林来管我小队的电,让我小队集体换铁电表箱。由于我家连续发生几大案件没有得解决,我家应此贫困潦倒那里有钱重新买铁电表箱的。我父亲叫把我家的铁电表箱挂在集体的一起,或挂在电线杆子上,我们不重新买电表箱,但郑不听我父亲的意见, 硬把我家电给掐断了,从此我家点起煤油灯也不抗旱插秧了。我父亲时当向乡领导反映过的,没人管事。至1993年到1998
    年,因此我家不能用电抽水抗汗插秧,四亩八田没有种。我父亲多次向领导反映没有得解决。根据当时的每年的物价折算损失了两万多元钱。
    (2)、农历1995年6月我跟郑先林讲理:开始,郑说,他讲理;后来,郑说,他不讲理了。我问郑凭什么不讲理。郑说,凭的他姓郑。
    (3)、第一次偷电线。 1998年10月20日我回家,叫我父亲把电给接上了。1999年2月1日电工郑先林半夜三更带一伙人把我家电线给偷走了。1999年2月2日我父亲到乡里,找领导,领不管。后来,我父亲对领导说,他们再到我家偷抢电线,就把偷和抢电线的人打死他们。我父亲光光说说罢了。
    (4)、可是,第二次又来偷电线。1999年2月27日又是一个半夜三更带一伙人到我家偷电线,我父亲一叫喊,郑先林他们就跑了。“可惜, 我父亲没有枪!”有枪就好了。从此郑就变本加利报复,对恶人不能有善。
    (5)、农历2000年6月、郑借安电之名,把我家电线又给掐了。我父亲接电时被电给了。
    (6)、2000年8月22日下午2点,以郑先林为首16人其中没有一个是政府官员、也没有一人是执法人员。而是一群电工又把我家电线给
    抢走了,同时把父亲打成重伤,有人把我父亲拖进屋去,把门插上。郑先林他们就抬一根木头杆撞我家大门,把我家大门轴都撞断了。
    几天后,妹妹和父亲找到乡、县,乡派人调查过的,也没有人管。“《下面的图片就是我父亲修过的门》”。
    县乡党委委书 绑架三个儿童  敲诈老爷和姥姥


    (7)、2001年5月27日上午11点,因为用电抗旱,郑先林和郑先贵来到我小队,不让我父亲用电抗旱,还打我父亲三耳光,抢走抽水泵和新铁锹一把。我母亲怕秧苗旱死,就当天下午2点去找村支书郑先明,到郑家,郑先明不在家,可我母亲回家路过村支部时郑先林、郑先贵、郑先富、仁本顾四个男人把我母亲围起来打。我母亲被郑他们打得浑身是伤,母亲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的家,母亲到家后就卧病在床。母亲的心脏被打坏、头发胀痛、两眼不想睁眼。
    2001年5月28日上午,我父到乡政府。有人说乡书记到县里听会去了,接着到找县政法委办公室。有个姓周的说:“陈自海到这里这,
    证明你头脑不糊涂。” 在县政法委办公室里,有人问我父是找谁的。我父说:“我找政法委书记叶秋华。”那里工作人员问我父:“
    又发生什么事吗?”于是我父就把发生的事情原委告诉他们。那里工作人员听了后,不仅不管反而他们中有的人都溜走了。接着我父找
    到另外西头办公室。在那里有些人闲聊,有人拿着书在看,我父于是把有关发生事情的材料给那聊天的人看,可他说,他是外来的,不
    看。接着,我父又拿给看书的人看,他说,他不看,因为他在看书。我父问:“你看什么书?”“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但他
    一直不吭声,整个上午,那里人都不理我父。下班时,他们把我父拖出去了。下午上班,我父又去了,可门岗说,里面在开会,便阻止
    我父进门。我父与门岗拉拉扯扯,坚持了很久时,这时政法委院中停一辆黑轿车,从里面出来一个大高个,戴着一副眼镜的领导干部,
    手指着一个男干部对我父说:“你跟他一起到办公室,去记录情况。”我父一看便知道那男干部是县信访办的人员,去了县委长书记办
    公室。随后那个大高个,戴着眼镜的领导干部也进了办公室,但他进了里屋。那个信访办人问了事情前后经过,并且记了录。于是拿着
    记录去里屋,找那个高个领导。随后那位信访办人出来对我父说:“你回去找乡里余书记。于是我父回了。
    2001年5月29日上午,没有等我父去找乡书记,村里派人来告诉我父,乡里派来了乡政府的政法书记、纪检书记、乡里信访办主任陈仕
    刚和乡里电管所所长等四人。听了之后,我父不愿去村支部,因为村支部爱打人。村派来人说不像以前那样。我父才到村支部,领导问
    问事情原委,调查案件,查完走了。乡书记告诉我父赶紧去医院作诊断证明书。我父带着母亲去了仁和医院了,医生说,“心脏被打坏
    了,如果吃药无效还要作CT检查。” “《诊断书下面图片就是》”。
    县乡党委委书 绑架三个儿童  敲诈老爷和姥姥


    2001年5月30日上午,我父到乡里要抽水泵抗旱。在乡书记办公室,我父见到乡书记和政法书记,乡里的余光耀书记说:“你的事,我们一定要管。现在是以法治国。”政法书记也说:“这次一定管,竟在村支部把一个妇女给打了!”乡书记接着让我父去找陈仕刚,并
    且解释道,陈仕刚是乡里信访办主任和乡里司法所长。我父与陈仕刚谈了情况之后,陈仕刚告诉我父,乡里电管所不愿给我父抽水泵。不一会儿,政法书记来了。他们说,他们处理不了,法院能处理了,便打电话让法院处理。
    2001年5月31日上午,县法院派来两个人即一个姓陈的和一个轻人姓项的。县法院姓陈的问我父想告谁。陈仕刚插话道:“告乡电业管
    所。” 法院姓陈的说:“谁打你,你告谁。”接着法院姓陈他们问事情前后经过,并且作记录。随后又告诉我父让我母亲黄树荣作法医鉴定。
    2001年6月4日即星期一,我父带着母亲黄树荣去县法院做鉴定伤情。做鉴定又是李树君做鉴定。这次做鉴定李没有拍照,我父告诉李法医,母亲黄树荣眼睛不想睁头发胀,李树君法医连理都不理我父。李还对别人说,我家是老上访的。我父亲听到了李的对话。我父亲去取鉴定书时把诊断书和CT交给了李树君,李说我父不相信他,我父没说话。“上次我家做的鉴定,李树君到现在也没给我们”这次又是李做的,我父亲把鉴定书给了县法院的姓陈的了。“《下面图片是第二次做的鉴定书》”。
    县乡党委委书 绑架三个儿童  敲诈老爷和姥姥


    2001年6月8日上午,我父到乡政府找乡信办任和乡司法所所长陈仕刚,陈仕刚打电话要来县法院的姓代的和姓乔的、以及姓陈的三人。姓代的让我父写起诉书和交纳起诉费。我父告诉他们不识字并且让他们帮代理写起诉书。关于起费,陈仕刚说, 鉴于陈自海家里特别
    困难,乡代交。接着陈仕刚去与政法书记商议起诉费,回来与三个县法院派来的人商事,并让我父避让一下,所以我父出了房子。等我父到他们让我父进房子时,房子里除了姓代的不在场外,姓陈的提笔我父写起诉书,完成后让在场人全签字,除了陈仕刚不愿签字外
    ,其余的人员都签字了。
    2001年6月11日即星期五下午,我到乡政府向政法杨书记要抽水泵。杨说:“若及时要,就得写个收据条。”同时,杨告诉,县里法院有一个厅长、 因为他有点细节未了解清,所以让我父去县见他。
    2001年6月13日我到县法院。县法院姓陈的说:“谁让你来的!你只等着处理。”我父就告他来原因,那个姓陈的让我父坐着,他去了解情况。姓陈回来告诉我父,我父要找的那个厅长去信阳听会了,让我父回家。我在县政府门口碰见了乡里陈仕刚。陈仕刚问我父, 见到那个不知名的厅长没有。陈仕刚生气道:“本来事情都办好,等着处理,但他怎么中间插一扛子!”
    2001年6月14日下午,县法院的姓陈的两个人和乡政府陈仕刚加上乡里电管所的人来到村支部。姓陈的把鉴定书带来给我父了,说不管了。陈仕刚说:“调解贰佰元钱。”我父说,不提医疗费、仅仅黄树荣伤情鉴定费用230元(本来260元钱因固家中困难而照顾)所以我父不同意。
    2001年6月15日我父到乡政府,乡书记告诉我父,不要找他,贰佰元钱还是县里信办陈主任让处理的,去县里找陈主任!后来我父亲到县找了,连县政府大门都进不去门岗还打我父亲了,我父到信访跟陈主任说,陈主任不相信访有老人说他可以证明是真的打了。电工抢劫、打人、无人管、现在乡党委书记金作银和县委书刘勇利用又次我家敲诈
    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斛山乡:陈文慧电话1314639857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119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央巡视组徐令义等可能已被陕西省贪官绑架
·伍立娟发问习:是谁给了湖北潜江工行绑架公民权力?
·江苏苏天兰遭绑架纪实
·刑事案件变成民事 导致三个被绑架儿童至今未归 (图)
·河南光山县委书记刘勇不救被绑架三个儿童又派人到北京做案 (图)
·伍立娟被绑架后的危险处境
·刘彩霞丈夫侯家贵:恳请关注被绑架失联的妻子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被绑架经过自述
·北京妹妹被团伙绑架卖掉 姐姐多次去派出所起动未果 (图)
·官员勾结人贩子把3个孩子在上学路上绑架抢走 (图)
·河南光山县政府官员勾结人贩子绑架妇女儿童导卖 (图)
·4.29之夜:上海群魔绑架、施暴记/刘士辉 (图)
·湖北潜江政府在北京疯狂雇佣黑社会非法绑架访民
·江苏无锡遍地黑监狱 绑架一访民收八千元 (图)
·唐志顺幸清贤被中国警方缅甸跨国绑架半年
·因发表评论长平家人被西充县警方绑架
·何斌、徐彩虹夫妇被绑架事件始末
·紧急呼求习近平救救三个被绑架失学儿童!/河南光山县陈文慧 (图)
·许乃来及其9岁女儿在两会前于北京昌平被京津两地警察联手绑架
·刘士辉:我在上海被绑架遣送经过
·视频:北京南站候车室暴力截访 公然绑架、男子大喊呼救
·两会实拍:香港代表被追问肖建华越境绑架案、安检
·两会实拍:香港代表被追问肖建华越境绑架案
·夫妻被骗入传销组织损失12万元 绑架外甥索要钱财
·家门口被绑架 河南老板被绑匪索要500万 (图)
·重庆渝北法院组织200多人绑架张林后实施强拆 (图)
·缅甸绑架回国、被判终身监禁的彭明突然死于狱中
·湖北姚立法参选被绑架“云游” 控告潜江当局破坏选举 (图)
·谈谈“中国式道德绑架”
·乐山公开宣判一起绑架杀人案 主犯被判死刑
·福建网民“断代工程施加源”再被绑架至精神病院 (图)
·马家楼20人遭蒙头绑架 江苏拘留4访民 (图)
·河北16岁女孩上学路上遭绑架 绑匪得30万赎金后撕票 (图)
·新疆哈密宁惠荣被强制从北京绑架回家
·北京星河湾绑架案一审宣判:两名被告人均被判刑 (图)
·南京及无锡等地10位访民北戴河旅游遭绑架遣返 (图)
·紧急关注:杭州梁丽婉被绑架失踪 (图)
·利益集团凶猛 绑架了李克强的国家战略
·绑架孙逼迫林祖恋“认罪”,驱赶记者,乌坎镇压在即/视频 (图)
·山西大同亿元绑架案调查:场面堪比好莱坞大片 (图)
·IS绑架割头就是中共的写照:方志敏绑票美国牧师后杀害 (图)
·叶剑英之女当红卫兵:绑架彭真与周总理谈判 (图)
·希腊共产党绑架儿童2.8万到3.2万 (图)
·彭德怀被秘密强行绑架内幕
·金正日1978年派人将韩国女影星迷晕后绑架至朝鲜
·揭秘:彭德怀被秘密绑架回北京经过 (图)
·孙中山流亡伦敦时遭清朝使馆绑架
·别以“人民的名义”绑架人民
·金三绑架了中国的外交政策? (图)
·高洪明:“绑架”潜江姚立法是潜江公权犯罪行为!
·郭宝胜:中共的蛮横绑架令地球村不寒而栗
·程凯:不可信以为真——解读中联办官员对中共越境绑架香港书商案的首次表态
·孔烦深:长平家人被绑架给海外人士什么启示? (图)
·林忌:中国绑架的拙劣烂戏
·胡平:中南海认领跨境绑架案
·英媒:中国“绑架”公民 欧盟不能坐视不理 (图)
·徐文立:从『香港铜锣湾书店5人被绑架案』想到『江南被暗杀案』
·陈破空:跨境绑架书商,卖国贼干的!
·跨境绑架书商,卖国贼干的!/陈破空
·卢峰:境外犯法论荒谬,港人不会被政治绑架吓倒
·余杰:境外绑架 中国这是威吓全球华人噤声?
·程凯:境外绑架——中共国家恐怖主义威胁全球华人
·长平:北京禁言到境外?跨境绑架挑战人类政治文明 (图)
·李平:性质是跨境绑架案,港府应先通缉绑匪 (图)
·林保华:越境“执法”红色恐怖 金尧如所言绑架终成真 (图)
·美国如何绑架全球经济的“碳计划”/郎咸平
·郭宝胜:国际社会应关注中共境外政治绑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