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湖北访民辛高凤致习近平主席一封信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9月25日 来稿)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您好!
    

    我叫幸高凤56岁,是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城关镇民联村三组村民,丈夫于1992年去世,后因郧西县信用合作联社(现更名为农商行)于1998年征用我全家唯一生存口粮地,并承诺安置我本人进入合作联社工作,因郧西县信用合作联社的主任张光均和民联村书记马福成串通,弄虚作假,将联社占我土地应给我的招工指标非法安置他们自己的子女和亲戚。县信用联社不履行承诺安置我的工作,于是我阻止其施工,信用联社以我阻止施工为由,将我告上郧西县法院,郧西县法院违反法律程序不开庭、不调查,枉法作出(1996)西初字第21号裁定书,郧西县法院枉法剥夺我赖以生存的土地却无处申冤,被逼走向艰难的上访之路。
    
    村书记马福成说我不该到县镇两级纪委告他,便勾结村痞街霸邻居吴和平,长期对我们殴打、谩骂、拦路不让我们母子三人回家,我被逼离家出走,公公徐兴隆于2001年2月4号带着两个孙子找吴和平讨说法,却遭吴和平毒打成遍体鳞伤,并致左腿臀部粉碎性骨折,转子骨移位,这时马福成不找吴和平治疗也不将我公公徐兴隆送往医院救治,却派村干部把我公公送到村敬老院放置就不管不问了,2月10日敬老院的老人找马福成说徐兴隆快要死了,马福成说“徐兴隆就是死了,跟你们有啥关系?多管闲事。”就这样公公于2001年2月14日夜间活活痛死于村敬老院,马福成看事情闹大出了人命,公安将打人凶手吴和平抓捕后,马福成便串通吴和平家人贿赂郧西县检察院的检查员董经林,玩弄法律枉法作出西检刑不诉(2001)9号和西检复决(2005)1号两份不起诉决定书,在铁的事实面前,只能证明郧西县检察院玩弄法律,知法犯法包庇马福成和吴和平的犯罪行为。
    
    2008年10月13日经县委副书记李跃接访交办解决我住房问题,于2010年6月经郧西县城建规划局办理《建设用地许可证》,8月31日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9月15日办理《建设工程许可证》等所有建房手续并缴纳土地出让金和其它费用共计7万多元,这7万元还是要承包我建房包头垫付的,现今已过去6年多仍无法建房,无数次找到村、镇、县都得不到解决,上访到市、省及北京也无济于事,反而受到郧西县长期驻京截访干部寇普花钱雇用黑社会人员绑架、殴打、恐吓、又雇专车强行押送回郧西。
    
    地方各级政府不履职尽责解决问题,看着我一家人多年靠租房居住,我无地无工作,两个孩无法完成学业,现今,儿子已成人却不能成家,而现任村主任张新生和有利益关系的混混,政府官员都拥有多宗宅基地,建了卖、卖了在建,从中谋取不法暴利,政府职能部门干部却熟视无睹。
    
    2013年5月15日位于现在郧西县最繁华的天河金街,是我一家唯一的0.6亩活命菜地,政府不通知、不协商,就强行将土地里种的农作物用装载机一扫而平,房地产开发商建的门面和商品房已卖完,土地补偿至今5年多了分文不给,郧西县各级政府还弄虚作假逐级虚报至国务院信访局,说我一切问题都已解决。
    
    因以上原因逼我多次进京上访,招致当地政府恐吓威胁报复和迫害,郧西县政府专派城关镇工作人员寇普多年长期住北京拦访截访,串通在北京各地方的地痞流氓和黑社会多次对我绑架押上黑车毒打,非法搜身,抢身份证手机,限制人身自由事实如下:2014年4月15日黑车号为京Q6G663,同年7月11日中午车号京F78009在北京南站寇普雇佣30多个黑社会将我拖到白色的黑车上,拳打脚踢一路上长达几十个小时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不准上厕所、打得我全身是伤住院,2015年12月9日车号为京F78009,2016年3月12日黑车为京QF8357等多次,而我们从北京回郧西县火车票仅需200百元,请黑车至少3至4万元,黑车上的地痞说“这笔高额费用也是层层削皮,我们只是拿一小部分辛苦钱,大头都是你们接访领导拿了”。
    
    我相信像郧西县这样的腐败恐怖黑暗的社会终会见到光明,今天终于等来了以您为首的中央领导,提出依法治国,惩治腐败,我们受苦受难的穷苦百姓有了盼头和希望。
    
    但是,我一直向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反应和检举郧西县一伙腐败分子,各级政府职能部门却装聋作哑、视而不见,不作为的村干部任了一届又一届,镇主要领导干部却得到升职和重用,在地方完全是腐败提拔腐败,同流合污搞特权,哪有法律可言,完全是地方欺骗中央的具体体现,实在是依法治国的悲哀,人民的不幸。
    
    我在此恳请习主席为小民作主,依法查处危害国家和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腐败分子背后的保护伞,给我们一条生存出路,使我有生活的希望,帮忙依法解决我数年上访的问题和造成的经济损失。
    
    郧西县百姓:幸高凤 联系电话:15071591540 2016年9月22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619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春秋戈:同样臭名昭著 习近平不如王莽
·郑大靖:再次致习近平主席一封信
·天际:习近平让中国进入了神仙社会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的第三封公开信/叶家林
·在京访民支持连云港游行 要求习近平查处腐败官员 (图)
·叶明:卫生部敢骂批评者无知 却颂习近平圣明
·给习近平公开信《李鹏保护下的贪污王国绝顶疯狂!!》
·浙江惨遭变相杀人迫害的钟亚芳向主席习近平呼冤呼救 (图)
·只有外交部官员家族成员全部死光 习近平才不会满世界撒钱
·叶并天:习近平大撒币阻断中国“小康”梦
·致中国政府习近平主席的公开投诉书/徐崇阳
·中共蛇鼠一窝 习近平自己腐败反腐败
·给习近平先生和北京丰台区公安局的公开信 (图)
·给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公开信(二) (图)
·习近平,请你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徐秦:公开信呼吁习近平无条件释放秦永敏夫妇 (图)
·驻纽约等地中国访民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 / 杭浩东
·重庆维权人士唐云淑向习近平主席与中央实名举报
·写给习近平的呼吁书:笼罩苏州的黑幕究竟有多厚重?!
·南京维权人士李龙致习近平、李克强的公开信
·浓浓牵挂暖人心 习近平今年走过的扶贫路 (图)
·习近平出访搁浅 外交部圆场 官媒却露馅了 (图)
·梵夫:大陆造愚民反科学运动 习近平默认反转基因
·"一带一路":习近平打开的"筑梦空间" (图)
·夏业良、王军涛: 习近平如何“引领世界经济新航程”
·四川网民微信发牢骚骂习近平被拘留七天 (图)
·习近平眼中网络安全和信息化的辩证关系
·独家:习近平或出席本周末成都世界航线大会 有安全隐患
·任迺俊因“给习近平的公开信”被上海公安传唤
·现在明白了 习近平为何因此事大怒 (图)
·习近平认为 李源潮是巨大隐患
·习近平提拔了许多不是“自己的”人
·视频:杭州G20烟花散尽 习近平世界领袖?or一厢情愿?
·习近平会见阮春福 中越关系回暖
·习近平亲信也被搞下台 这是头一次 (图)
·习近平授旗的新部队是一支什么部队? (图)
·习近平北戴河摘桃 权力大突破 (图)
·习近平:在世界经济共振中实现联动发展 (图)
·传是习近平亲信 天津市长意外落马 (图)
·习近平回母校八一学校 看望师生 (图)
·十五年前,习近平写给父亲的一封家书 (图)
·春秋戈:习近平何时何故在何处“坐牢”?
·姚琮:老右派李慎之放在今天 能被习近平所容纳吗 (图)
·给了胡耀邦待遇 习近平不提为何下台 (图)
·习近平六次访美:美国女华侨忆习近平
·高岗冥诞 红二代云集力挺习近平
·习仲勋一心想为党奉献 甚至无法认出儿子习近平 (图)
·从“历史转折的邓小平” 到试图捋直历史的习近平
·习近平15岁遭“四人帮”迫害:多次关押审查 (图)
·习近平大学后的第一份工作是给耿飚当秘书
·邓小平火冒三丈 炮轰习近平的恩师耿飚 (图)
·1980年代习近平欲学围棋为何好友聂卫平不愿教他? (图)
·习近平给老爸习仲勋88岁生日的贺信
·领导人当地方官往事:习近平打扮土
·习近平老妈:康生诬陷习仲勋为高岗翻案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文革四人帮疯狂迫害习近平 未满16岁就遭批斗关押 (图)
·文革习仲勋狱中见家人 分不清两女儿认不出习近平
·习近平俞正声死路借鉴:苏联解体 普戈自杀 (图)
·闲话中宣部长(3):习近平老爹的大发明
·茉莉:从心理学看习近平的恐怖政治 (图)
·高洪明:向台海两岸习近平与蔡英文建议
·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国师妙文共欣赏/汉评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的第四封公开信/叶家林
·牟传珩:习近平會不會輸在「堵」政上
·给习近平的公开信/任迺俊
·如果习近平不想任满下台
·为什么说习近平不姓“左”?
·春秋戈:抓黄兴国,习近平遭遇空前危机!
·冼岩:为什么说习近平不姓“左”?
·习近平遇到的人其实都在耍熊/汉评
·习近平要改文件治国为法案治国/汉评
·习近平应该正确对待对经济政策的不同意见/汉评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的第二封公开信/叶家林
·春秋戈:打压异己的习近平对政治民主化一窍不通
·习近平外交得分 经济上仍然没有起色 /汉评
·春秋戈:隔皮猜瓜,习近平将辞去总书记职务!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经济分歧在哪里?
·谁在给习近平挖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