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信访局长云汉林恶意给我造成的巨大灾难令世人费解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9月02日 来稿)
       国家信访机构宗旨讲得好:“上为中央分忧,下为百姓解愁。”可是,内蒙信访机构给中央怎么分忧我不清楚?我的两个案件:房屋侵权案{详见证据一}与劳动争议案{详见证据二},虽然胜诉十多年了,却至今得不到兑现。迫使我长年在京上访,又屡屡遭到当权者的残酷打击报复。给我造成更多的痛苦、灾难,才是真实的。胜诉案件依法执行不就完了!权大以法,才是问题的根源。
    
     2016年3月6日,我到中南海邮局给国家领导人寄求助信。被值班警察善意叫上警车,送进“久敬庄”。内蒙呼市新城区信访局局长云汉林到“久敬庄”假仁假义的对我说:“你回去吧!我一定帮助你找院长依法解决。”我无法相信局长云汉林的谎言,因为我已无数次被接访人员欺骗过了。我向云汉林简单的诉说了我的不幸遭遇,新城区法院公开枉法办案,他们每次把我接回去不是关押就是拘留,甚至对我劳教、动酷刑。云汉林听了,表面对我很同情。一再向我保证说:“这次绝对不会了!!”我虽然坚持不回去,最终还是身不由己的被六七个接访人员强行塞进接访车。

    
     我忽然想起,我租住的出租房存在着用电隐患。我不得不恳求云汉林先到我的租住房去一下,可是,云汉林却让我电话通知房东处理。
    
     在“久敬庄”门前我想报警求助,发现我的手机已经坏了。是接访人强行与我撕拽中,我身上背包多次与道牙、车体碰撞损坏的。云汉林亲眼所见,并承诺回去后给我买一部手机。
    
     我苦口婆心的向云汉林一再解释:我记不住房东电话号码;如不回我的租住房,拔掉电源开关时间长了会失火的。可是,云汉林对我的请求,根本不给正面答复。只考虑尽快完成领导交给他们的伤天害理的使命。
    
      2016年6月7日,我再一次被丧失人性的新城区法院当权者枉法关押。这是一个罪犯牢笼,面积不足三平米、四壁是用厚厚的海绵装潢的。我刚被他们拖进那里时,就被那种强烈的异味呛得恶心想吐。门外数名无知的法警拿着执法仪在窥视窗口对着我,对我恶意言语戏耍、开心取乐。我苦苦的哀求他们说:我在这里面难受、喘不上去气。我没有罪,为什么关进牢里?法警们得意的说;“我们是保护你!怕你自伤自残!”我本来胜诉十多年案子,法院故意拖着不依法执行回转,害得我无家可归。还要屡屡从精神上、肉体上,对我残酷迫害折磨。可见,他们真实目的是想致我与死地!让我窒息式死亡,杀人灭案!
    
      新城区法院领导为了掩盖他们的罪恶,又一次不顾相关法律法规动用他们的特权,作出拘我15天的荒唐决定{详见证据三}。不知羞耻的执法者,竟在《拘留书》中这样写到:“本院在执行(2004)新民再字第7号裁定书过程中因郝雅和破坏法院审判秩序毁坏法庭财物等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之规定,决定如下:对郝雅和拘留十五日。”试问贵院领导:贵院是如何执行(2004)新民再字第7号裁定书的?为什么一个裁定书十多年执行不了??贵院的的审判秩序又是什么?我又是如何破坏的??我在几号法庭毁坏财物了?具体又是什么财物??贵院抢占我的房屋、抢劫全部家产时,为什么那么凶狠及时?案件也是贵院翻过来了,为什么不尽快依法“执行回转”??我个人的全部家产,到底是灭失了?还是被他人侵吞了?该追究哪些法官的法律责任?堂堂正正的人民法院,怎么可以胡编乱造、将错就错呢?!
    
      这次我的不幸遭遇,给我女儿从精神上带来了很大的痛苦;从经济上也带来不小的损失。我怕租住房失火,约我女儿来法院,向我女儿交代一下急需做的事情。我女儿来到法院,却被法警拒之门外。惊动警察事情也没有得到解决。我女儿为我着急上火、伤心痛苦,只能自己暗流泪水。在医院我恳求法官与我女儿通话。法官打通我女儿电话,我向女儿交代了事情的严重性。我女儿急忙同女婿驱车由呼市赶往北京。事情同我想的一样,他们撬开我的租住房,发现屋内温度很高。如果我女儿同女婿不及时赶到断电,我的租住房肯定会失火的。我女儿同女婿确实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但他们俩的实际经济损失也不小。他们俩的付出也为我保住了多年法院残害我的铁证。
    
      当我一腔愤怒走出拘留所大门时,首先想到的是找信访局局长云汉林讲道理。可是,我去了多次信访局连大门都没有进去。请接待室接谈员联系、他们却用各种说辞推托我,至今我也没有见到云汉林。这让我无法接受,作为一名信访局长,为什么会如此不讲诚信?这只能说明:他在北京对我的承诺,都是骗人的鬼话。因而,云汉林没有脸面出来见我,怕我当面指责他。云汉林是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因内蒙多年不想解决我的问题,我被迫到京上访。内蒙的法律程序我已经走完了!我也不想在和内蒙执法部门再浪费时间了。我请求依法“执行回转”,何错之有?内蒙执法部门、当权者编造谎言,多次欺骗陷害我,还要把责任强加在我的头上。就这次新城区人民法院毫无事实依据对我拘留,无疑是内蒙相关执法部门对我的恶意报复!从哪个角度也无法讲通啊!他们这次对我的卑鄙行为,严重触犯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7条、第238条、第246条、第397条罪。我依法向法院诉讼3个多月不给立案,不出任何手续。难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在内蒙不适用吗?
    
    我已花甲年邻了,在上访维权路上煎熬了三十余年了!虽然,我百折不挠的依法坚持将两个主体案件搞清楚了——胜诉!还是被腐败贪官拖个半死。因而,我认清了腐败贪官的黑心本性,对他们彻底失去了信心。现今,我对恶意迫害我的贪官污吏恨之入骨!我最大的愿望是将他们残忍迫害我的事实连续曝光,让全人类共同声讨人类的败类。否则,我死难瞑目。
    
    恳请世界正义媒体、各界正义人士继续共同关注我的不幸遭遇。(待续)
    
    受害人:郝雅和
    
    联系电话:15011172594.
    
    2016年8月12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916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寒衣节的女主人
  •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 严家祺:请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家人中
  •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 川普新战略吓阻习近平
  • 微信被封及联想
  • 牟传珩:青岛市南法院对“依法治国”的严重亵渎
  • 悼念刘晓波170718(11月再发)
  • 请习主席放刘晓波出国治病(补发)
  •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 哀悼空心房
  •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 博客最新文章:
  • 郑恩宠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 东海一枭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 老乐老樂油畫:維娜
  • 东海一枭老子的糊涂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东海一枭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 吕千荣的博客我的这篇文章为何在博讯博客发表不出来
  • 生命禅院对父母的小孝、中孝和大孝之别
  • 谢选骏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藏人主张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谢选骏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新文明论坛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谢选骏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陈泱潮(注)有关“十月反革命”金主是德皇威廉二世、列宁是德皇
  • 谢选骏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走向大自然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谢选骏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U20国家队参赛 德西南地区联赛蒙阴影
  • 穆加贝发表电视讲话 但未宣布辞职
  • “脱欧”分手费草案 英将在下月欧盟峰会前交
  • 杜鲁多将赴北京开启加中自贸正式谈判
  • 法国政府将禁止巴黎穆斯林街头祈祷活动
  • 别了,中国的“老朋友”穆加贝?
  • 柬反对党遭解散 东南亚民主式微
  • 哈里里的两个孩子留在利雅得
  • 津巴布韦政局突变 总统穆加贝职位难保
  • 郭文贵诉讼缠身 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
  • 法国一警察遭分手 杀三人重伤女友后自杀
  • 默克尔组阁最后一搏 难民问题仍胶着
  • 法南部核放射云已飘走 俄否认核电站出事
  • 法执政新党首引毛名言百花齐放呼吁新风
  • 津巴布韦穆加贝被开除出党 前副总统任党首
  • 朝鲜外相李勇浩启程访古巴
  • 日本扩大自卫队非洲据点 提防中国海外基地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