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干上土匪的勾当!
请看博讯热点:圈地毁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05日 来稿)
     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镇西站村,征收农民的土地,从来不开听证会,也沒有征求过农民的意见就开始征收,而且要求全体村民先拆迁后安置补偿,显然是对抗中央的文件。
     并且每次都是凌晨两点开始抢农民的土地,还在睡梦中的农民,至今都没有明白,社长死了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死人从棺材里拉出来签的移交手续。为什么四台挖机半夜进村抢农民手中的土地,农民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只有眼巴巴看到一季的庄家被四台挖机碾压。
     今天凌晨12社的农民黄荣道,去拦挖机抢收庄家,被二十几个抢地的人围打,听到呼救的村民拨打了110,警察来只拨打了120就走了。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人出来负责。
     寸土寸金的今天,政府为什么要抢农民的土地,农民失去了土地用什么来生存,难道政府的发展要用农民的生命来换取吗?
    九龙坡区征地办主任李正金电话:13983730676
    华岩镇书记何能安电话:18983158666
    华岩镇征地办主任杨玉彬电话:13883095885
    失地农民黄伦电话:15260201196
    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干上土匪的勾当!


    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干上土匪的勾当!


    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干上土匪的勾当!


    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干上土匪的勾当!


    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干上土匪的勾当!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315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控告重庆市九龙坡区府非法强拆民宅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一)初到与大陆同学(下)
  •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
  •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 新时代全民体育
  • 师者智者和诗者
  •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 沒有經過轉型正義的火浴,國民黨反而發展成民主台灣的政治
  •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 博客最新文章:
  • 韩亦言”體制“可以休矣
  •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師绫嶅紶鍏ㄨ儨琚叧瀹
  • 谢选骏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滕彪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谢选骏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1:荧惑守心似无主1
  • 胡志伟《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刘国凯学会忍气吞声--工地札记之二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 BURMA-缅甸风云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 曾节明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谢选骏“还是有上帝的”
  • 吴倩 圣母玛利亚:未来的时期对
  • 谢选骏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 生命禅院《传道篇》之八:横向时间
  •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朝直接对话的可能性是否正在增大?
  • 欧洲议会对Kebab包必用的磷酸盐开绿灯
  • 伊斯兰合作组织宣布东耶路撒冷是巴国首都
  • 谷歌新战略宣布在北京建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 中国商标局判法Calisson d’Aix糖果品牌有理
  • 记者保护协会:2017年中国41名记者坐牢
  • 新西兰将推动限制外国人购买成屋的法律
  • 日中“海空联络机制”启用 钓鱼岛问题回归原点?
  • 沙特解除电影院禁令开放3千万观众市场
  • 大转弯!华盛顿提议与平壤“无条件”谈判
  • 法德非洲首脑会晤商讨反恐资金军事行动
  • 费加罗报 :中国的绿色攻势
  • 马克龙警告“我们正输掉对抗全球暖化之战”
  • 东京指“国家公祭日”习近平不发言顾及日中关系
  • 伊斯兰峰会上土耳其称以色列“恐怖占领国”
  • 阿拉巴马州选举 共和党首遭败丢参院1席
  • 南京大屠杀80周年 港人到日本领事馆抗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