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储粮盐城直属粮库主任陈福海偷油换水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08日 来稿)
    
    我丈夫张汉斌,是江苏省盐城市中央储备粮盐城直属库(以下简称“盐城直属库)的一名普通员工。
    

    盐城直属库,委托大丰市新海油脂公司(以下简称新海油脂)收购油菜籽,加工并以国家临时存储油就地储存,2013年2月3日,盐城直属库法人代表陈福海向大丰公安局小海派出所报案,称2013年1月30日,发现直属库組植大丰新海油脂油罐储存的国库菜籽油,直属库直接监管的2011年9月存储的12号油罐,2012年7月储存的23号油罐下层全部为水,
    
    接到报案后2013年4月14号大丰公安局刑事科技术室做出(公)大勘(2013)186号现场勘验记录,国储油被盗的损失测算,合计注水589吨,折合菜籽油559.55吨,按当时菜籽油1.04万吨/吨计算造成中央政府的储备菜籽油损失614.4万元。
    
    腐败在哪里?大丰公安局用时21天,才能勘验出国油被盗的559.55吨,而直属库在勘验前56天就知道少油559.55吨,(注见2013亭商初字第0609民事判决书第9页解释),2013年2月25日,直属库从鼎盛油脂公司收购564吨油进行补库,因为直属库在大丰公安局勘验前56天就知道被盗国菜籽油的准确数额,这不是监守自盗的经济腐败是什么?直属库为什么能未卜先知呢?
    
    油是怎么被盗的,如果没有陈福海的指令,邵红旗(住库保管)是不敢私自开锁让朱德伟注水的,也没必要。朱德伟把油抽走,偷油换水。因为抽走的油卖钱不跟邵红旗分脏,如果分赃邵红旗得小头,而指令开锁的陈福海可得大头。盗取国库要坐牢的。
    
    我老公是粮库巡查员,2012年6月_2012年8月,负责巡查朱德伟的国库油检验,而案发是2013年1月30日,这个时间距离我老公离岗半年之久,根据2012年大丰市新海油脂公司油脂库验收资料以及2012年大丰新海有限公司油脂库验收资料的证据足以证明张汉斌在任巡查期间,新海油脂公司相关油脂库存是正常的,

然而,案件的审理过程却出人意料:
    
    首先,大丰检察院将能证明张汉斌无罪的材料隐匿,不提交法庭。(张汉斌原始笔记本,大丰检察院法庭不出具)
    
    其次,张汉斌在进看守所前,就受到了大丰检察院黄健、陈鑫、王忠祥、杨磊的诱供、指供、变相逼供,被骗称:态度好能早点出来,最重只是判缓。要考虑小孩面临高考,而且反复检察机关疲劳审讯无奈之下,张汉斌被迫做了违心的笔录。
    
    离奇的结果是,第一被告邵红旗判缓刑回家了,第二被告李学富判缓刑回家了,作为第三被告,我老公因不认罪,却被判实刑三年三个月!而真正的罪犯油脂公司法人代表朱德伟则仅仅以拒不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2014年4月16日刑满释放)。
    
    (我老公任职时间,2006年至2012年8月)盗油报案时间是2013年2月4号、 本案所涉临储油的验收是由中储粮江苏分公司指定楚州直属库负责的,张汉斌并没有参与验收工作。
    
    根据国家四部委文件的要求,中储粮江苏分公司指定楚州直属库负责对盐城直属库油脂的验收工作。在作为书面证据的验收表上都是由楚州直属库的工作人员以及新海公司的朱德伟、朱华的签名,张汉斌并没有进行签字。因此,一、二审法院认定申诉人负责油脂入库验收属于明显错误。因为根据盐城直属库内部规章制度规定,张汉斌按照手册要求对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油仓库的日常管理进行监督检查,包括数量、油情、质量、安全等内容,并且制作书面的检查表。前述事实由一审公诉机关提交的《盐城直属库内部控制手册》、《国家临时存储菜籽油仓储管理检查表》等证据予以证明。这就足以证明申诉人完全是按照内部规章制度规定履行巡查监督员职责的,本案中,张汉斌作为巡查监督员,已经完全履行了巡查监督之责,不存在玩忽职守的情形。但是现在,张汉斌却被以玩忽职守定罪,只有贪赃枉法,罔顾事实的人才会这样断案。
    
    再看一些相关问题:陈福海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买通8县市的公检法,让底下职工坐牢,为自己逃脱贪污受贿的罪名,因为直属库来钱容易,朱德伟的来往资金大部分用自己的农行卡和农合银行卡流入自己腰包,用于贿赂陈福海等人,如果朱德伟交代了钱的去向怎么办?所以陈福海拼死也要保住朱德伟。
    
    另外据传,陈福海涉嫌在新海油脂农副产品虚开增值税,。2011年外购油400吨,虚开多少农副产品收购凭证,。。还有外购一顿油差价200-300.元,4000吨差价百万元,4000吨按40吨一车。100车的油装入新海油脂油罐,邵红旗会不知道吗?没有陈福海的参与连手,朱德伟敢吗?100车邵红旗会视而不见吗?100车要装多少天?据粮库某驾驶员透露,陈福海2011年就在南京买房了,当时凭其工资在南京能买得起房子吗?强烈要求中纪委清查陈福海房产来源。
    
    我没有裸身喊冤的勇气,却存以死相拼的不甘,哪怕行乞北京街头,横尸金水桥下,我也在所不辞。
    
    朱德伟儿子犯流氓罪判刑,朱德伟打点了不少,儿提前释放后在公司负责生产,儿媳是现金会计,离婚卷走一笔钱,从此朱走下坡路。为了爭钱通过吴继轩粮老板找了陈福海的关系,陈得了好处,开避了与朱的合作,并帮助朱完成生产国储油的资格,警察院取的新海职工口证,一方面说出油率不足,同时也暴露了他国油生产资质也是划了钱,据传结果连吴继轩也要介绍费每年十万,眼看利润被蛀虫们吃光了,就非法集资骗了老百姓500人左右1500万左右,破罐子破率又骗了射阳农民500万,当地老百姓的菜籽向他兑油320万元左右是空头支票,朱还不够油还距不支付职工工资等200万,还欠当地农商行500万,还有其它钱,真奇怪4000万元的大案。公检法竟然不查处,偷油注水到门市卖,邵红旗整天驻守,竟然不知!陈福海为什么要用这种无用之人守库,这不是玩忽职守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6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China’stophumanrightslawyerinexiletospeakatSaintMicha
  •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
  •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 通缉令下的写作
  •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你们天上的母亲:我会帮你们
  • 中国控诉反共救国报105期:中共挖墓人—杜阳明
  • 宋时雨自由三部曲(三)
  • 万古视频【视频】人人都爱自拍,直播自媒體時代到來
  • 金剑平荒谬的辩证法之二:对立统一规律是逻辑陷阱
  • 宋时雨自由三部曲(二)
  • 维权广场郭文贵首场全球发布会直播在即催生中国反对党破茧而出
  • 李芳敏144000歷代志上1:8含的兒子是古實、埃及、弗和迦南。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东方安澜再说郭文贵
  • 谢选骏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 东海一枭圣贤与盗贼(微集)
  • 谢选骏财新网真的很蠢
  • 逸风我們是否應該為王芳和周小平禱告?
  • 曾节明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 生命禅院寻求生命的最佳支点--《智慧篇》六十六
  • 谢选骏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论坛最新文章:
  • 中资背景投资商收购英国芯片开发企业
  • 隆胸又隆鼻 中国女性蜂拥投进美容驻颜术里
  • “刷脸”应用日益广泛 风险有几何?
  • 美商务部长到访北京为特朗普访华铺路
  • 巴黎回顾杰出歌剧女王玛丽亚·卡拉斯
  • 费加罗报:默克尔苦涩的胜利
  • 习近平为什么不来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
  • 阿尔斯通与西门子为何合并
  • 川居民抗议区域调整 被指是恐怖行为要处理
  • 德《世界报》:联盟党刺激了选项党的发展
  • 速度快002自制航母已开始装配雷达系统
  • 携朝核危机凝聚优势 为内政安倍解散议会
  • 默克尔党一清早开会 如何谈判联合执政挑战多
  • 法国:本届内阁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除草剂
  • 中国或在2021年前对台湾动武?
  • 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周一举行独立公投
  • 陆央视自揭人民一举一动尽“中国天眼”下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