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谢寿祥:要求查处广东省东莞市严重贪污腐败杀人案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控告人:谢寿祥,男,53岁,务农。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
    

    被控告人:广东省公安厅,法人:李春生(厅长);
    被控告人:广东省监察厅,法人:王衍诗(厅长);
    被控告人:广东省信访局,法人:林耀明(局长);
    被控告人:东莞市委:徐建华,(书记);
    被控告人:东莞市政府,法人:梁维东(代市长);机构代码:707734681;
    被控告人:东莞市公安局,法人:杨东来(局长);
    被控告人:东莞市人民检察院,法人:黄文艾(院长);
    被控告人: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人:王海清(院长);
    被控告人:东莞凤山风岗镇书记:朱国和;
    被控告人:东莞凤山风岗镇:林岚(镇长);
    被控告人:东莞市公安局风岗分局,法人:罗建军(局长);
    被控告人:东莞凤山风岗镇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张凌峰;
    被控告人:东莞市公安局风岗分局凤岗派出所:李捷(所长);
    被控告人:东莞市风岗镇信访办:(主任);
    
    案由:渎职失职,将贪污诈骗列为国家机密来保护,打击报复,专办假案
    
    诉求:责令(1)履行法律、政策规定的职责;
     (2)依法律、法规给予我们家和集体侵权造成损失赔偿;
     (3)依法追究渎职失职、滥用职权的人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我为了集体的利益,向上级反映:
    
    (1)原村支书:陈路通自报住宅、厂房多达二十九幢之多,市值亿计,政府职能部门查结果:其叔在香港住天桥底得来的;
    (2)天堂围火车站前市值3亿多元的3万平方米商业用地送给诈骗人韩月明作为通关费;
    (3)原天堂围村环卫费50万元全包,从镇政府插手后承包费提高100万元/年,另加每立方米用水收0.55元,还外收工厂和商户环卫费,村民要求公布此项费用,镇政府说:村委不同意!
    (4)谢焕南在农民工业城造假合同,作假帐骗工程款:37万元;
    (5)天堂围外围水沟和新市场至水龙水沟两项工程提高工程价高达:400元/立方米,当时市场价是105元/立方米,凤岗镇政府最高价也只是135元/立方米,公路用水泥浆才400元/立方米,石头运到工地价也是20元/立方米;
    (6)果坑水塘填土工程26万元是虚构假的,这是谢福堂另立帐目请镇政府官员到马来西亚旅游费用报销项目;
    (7)老虎山的水沟工程款46万元也是假的,集体转出土地都是搞好三通一平,但腐败分子在同一工程项目即用不同名目:推土、填土、平土等名目重复虚报工程帐目侵吞公款;
    (8)东莞市公安局凤岗公安分局在天堂围村建治安楼总工程款27万元,天堂围村负13.5万元,工程由本村民:陈文兴承包兴建,但经贪污分子弄虚作假,冒名顶替变成姚伟光承包了此工程,并将工程款夸大到47万元;
    (9)天堂围村集体投资三千多万元建造本村管辖区供电系统,即被作价五百万元转让了(这笔款已转付),但至今这笔五百万元没见进帐;
    (10)天堂围加油站也被利益相送,承包合同价格:3.8万元/年,合同期限:30年,将要到期。经造假后现价1.08万元/年;
    (11)天堂围村南部厂卖地32000平方回扣(5%)是弄虚作假侵吞公款,事实买地老板看好这块地,直接与村委联系,没经任何人联系,但被腐败分子又虚设名目侵吞土地介绍费:46万元;
    (12)在二十多年前原森泰公司以石马岭十万平方米的项目获取开发资质后转走,依法规定此项目二年没开发,此地自然回归村集体所有,至今市值十多亿,现镇政府以言代法,欺下瞒上,没经过合法程序,暗箱操作,去年以谎言五千万元买了二十多年前森泰公司开发权,豪夺村集体土地和人工湖总面积二十六万平方米的数十亿元利益!
    (13)天堂围市场经投标计划1500万元建造,在建造中遇金融风暴,理应人工和材料等费都低于预期价,但在腐败之徒的暗箱操作下,以2500万元结算了!
    (14)镇政府长期为村委培训诈骗天才,村领导都由镇府指派,虚走程序就委任,现任:谢焕南、朱定坚、陈武、魏伟强、张永红(党代表),专培训天堂围诈骗专家),历任村官:陈路通、朱迭华、谢善权、谢悠芬、朱伴君、谢丽欢、谢达华、周柱安、陈玉书、谢福堂等,他们只有利可图,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做,损公肥私的利益相送,如上变造合同,作假帐多如牛毛,至今全村70%宅基地都在这帮贪官的名下。2000年收入2123万元、2001年收入2400万元,从2002年起镇政府下令:村收支帐为机密,直至今都没公布收支帐。2014年收入2200万元,在村总收入中10%归村官和党代表奖金,村官工资248万元,党代表100多万元,这只是腐败冰山一角,镇政府在天堂围村实行全面诈骗,请求查处村官们的渎职责任,请求公开村官财产。请求公开2002年来村收支帐。
    
    在2000年11月27日公安凤岗分局局长罗运来、维稳干将林雄等人以“我告贪官是泄露国家机密”为由,没违法事实劳教我一年。荷枪实弹抢劫一次养猪场、拆我养猪场无数次;毁我农场唯一必经之路;他们要我乞盆找张德江和胡锦涛要饭吃。经常将我关黑牢导致农场欠缺管理。到了2003年8月29日下午约1点,天堂围自来水厂当班人员严重失职,将危险禁区大门打开,离开岗位,致使我儿子和外甥进入水厂危险区内,导致俩个都几岁小孩溺水后,几名目击群众报警,派出所来人不马上救人,还叫在现场人到派出所录口供,天堂围村书记朱迭华、水厂厂长谢进明和镇政府派来几十人坐在水坝上看风景,没一人下水救人,而且还继续开足泵水提高蓄水位,大贪官串通天堂围派出所伪造小孩溺水第二现场等等,达到他们杀人的目的。事实证明自来水厂对危险公共设施管理不善和公安受理报警后不及时采取救援措施,导致俩几岁小孩死亡都负有渎职失职不可推卸的责任(附件证据:现场证人证书)。
    
    为告贪官,为俩小孩冤死不平,无数次向市、省、中央维权上访,受到省公安副厅长张永强,原省委书记张德江等接见,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此案也批示重办,并获省委书记张德江的特批督办,责令省监察厅原厅长杨常伟为组长、省信访局梁副局长为副组长,东莞市纪委、监察领导黄双福为副组长的工作组。到案发地了解反腐、维权问题几十天。但在镇政府暗箱操作下公安、检察、纪委、监察、政法委成了保贪局。反腐维权常遭政府雇黑买凶,带黑头套绑架、殴打、关黑牢。特别是2006年12月25日上午,我到省委要省、市工作组办案结果,省委8号接待员说:下午局长来接访,与你协商,但中午东莞市驻省办来了两人,并说已经与凤岗镇政府联系好,所有上访问题都帮助你处理好,但一到风岗镇信访办,我就被绑架了,镇党委张委员(其是主管信访)指挥多人,大声地与这帮雇来打手说:“不听话往死里打,打死不得告”打手们立即将我强行到公安凤岗分局保安公司戴上30多公斤死刑脚镣,冬天脱光衣裤,白天黑夜24小时不准睡觉、吃饭、饮水,吊起脚离地面,实行惨无人道残酷毒打4天4夜,打时说:再告贪官就打死你!杀死你全家···!2008年7月30日在广州“勤业酒店”,2009年2月23日在广州“江西宾馆”都以同样方式从广州绑架回东莞,关黑牢折磨各一个月,迫害和威胁说:再告贪官就杀你全家,还说欠他们一百万元杀人费···。绑架我的杀手对我说:凤岗镇政府在惠东县投资三千亩厂房作为长期雇用这帮杀手费用。东莞市公安局凤岗派出所和凤岗镇政府信访办都长期违反政府机构职能,领导组成信息公开的规定,部门网页都长期关闭,百姓是有事无法找到他们,就是面面相对也不知他是谁,如镇信访办主任“啊进”,任职多年都不知其姓名,即使向他们反映了情况,也是推诿或是误导,事实他们已无疑成了贪污和黑社会的保护伞,他们天天拿着纳税人的钱,享要人民权利,不负担义务的不作为。
    
    综上所述,中央、省领导多次指示督办本案,并有揭发贪官的事实,符合中央反腐精神。丧失俩小孩,是因政府直属管理的危险公共设施渎职造成,得不到依法解决,反受凤岗镇长政府、市公安局、公安凤岗分局明显渎职不履责,反而遭经常遭到维稳,受尽无人性残酷的人身迫害,长期不间断依法维权的追诉,他们占着茅坑不拉屎,反而谎称诉讼时效已过···等歪理邪说。现请求依《信访条例》、《民法通则》、《行政诉讼法》、中办、国办《关于创新群众工作方法解决信访突出问题的意见》第十一条:···做到诉求合理的解决问题到位,···等规定的不作为和乱作为造成损失:因政府管理危险公共设施失职造成俩小孩死亡;依法维权中受政府多次雇黑买凶,戴黑头套、绑架、殴打、关押黑牢等的人身伤害医疗费;关押误工和受人身伤害就医误工费;农场欠缺管理不正常生产造成损失费,长期侵害的精神损失费等给予赔偿,还我公道。
    
    此致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
    
    附复印件(1)控告人身份证一份;
     (2)受权委托书和委托人身份证一份;
     (3)广东省公安厅群众来访回执(反映派出所耽误救援至人死亡)
     (4)2005年8月31日公安厅张永强副厅长接访问题登记表
     (5)东莞市凤岗镇政府凤信答复字[2015]2号一份
     (6)东莞市凤岗镇政府2015年8月6日答辩状一份
     (7)东莞市公安局2015年8月7日答辩状一份

附加请求重点追查几十亿的腐败:
    
    <一>、公开天堂围村市场建设投标合同价1500万元,建造时处于金融风暴时期,各种建筑材料不断失价,但工程结算总造价不降反升为2500万元。此只是天堂围村工程中的一个缩影,其他工程也类似如此都是天价工程。
    
    <二>、公开天堂围村火车站前3万多平方米,价值3亿多元的商业用地是怎样经过政府职能部门 变成韩月明个人名下诈骗通关费的私有资产?纯属超级诈骗!
    
    <三>、公开天堂围村在2000年收入2100万元,2001年收入2400万元,2014年收入2200万元。公开2002年至2013年每年度收入、支出和所有工程结算项目,2002年至今出让工业用地几十万平方米,单此项和工厂收益每年收入就上千万元,但在村诈骗专家造假合同,编造假帐,使村大部分收入被村官和政府官员合谋贪污了,另还从村总收入的10%作为村官的奖金,依规定全职村官定编为三人算,年奖金近百万元。村民福利每年只有三千多元。天价工资、天价奖金,专职搞诈骗。
    
    <四>、森泰公司二十多年前用三千万元买天堂围村石马岭十多万平方米的土地开发房地产,此项目获得批文后,将项目转走,此后没交分文管理费,还自愿无条件退回石马岭的十多万平方米的土地开发权。依法律规定土地获准开发两年没开发使用的,依法土地自然回归原主,此事当时也在党员干部大会中宣布了。但现在村官和镇政府串通合谋,没经土地出让合法程序公开投标竞价出让,暗箱操作,谎称以五千万元买得森泰开发权。依本地其他村常规出让土地需经过公开竞价,价高者取得,出让得款村集体与政府四六分成,村集体得四,政府得六成,并包办出让手续和其他的费用等(天堂围村土地凤岗镇政府串通村官以言代法,说给谁就给谁,说值一毛钱就一毛钱,此市值三十多亿元的风水宝地,村官朱定坚对我说上次买了三千万元退回土地,现在又买了三千万元,多好赚啊!这些贪官比日本鬼子更疯狂!无法无天!)。
    
    <五>、天堂围村宅基地大部分都被村官和其亲信以不正常手段取得,从陈路通(原任村支书)上任以来从末曾有公开出买过宅基地,可是他们是以何种方式各自取上千平方米宅基地,是全村宅基地的70%,请求公开天堂围村官家产、房产、土地来源等(村有的一家三口,只有三十平方米的祖屋,都不能买宅基地,但是外地人都可以买,说给谁就给谁,更加疯狂的是原村支书陈路通带着村官站人货车上,每人手抓石头,谁抛的石头快地就谁的,二十七年反腐败,什么是法???)。
    
    <六>、天堂围村厂房精明厂相邻的五万多平方米,市值数亿元的商业用地,被凤岗镇政府荒谬凭空已投资五千万元取得此地作房地产开发,由于村民对此持有异议上访,凤岗镇委朱国和书记接受村民上访时亲口说:“此地无条件退还天堂围村”。但至今仍被镇政府属下凤商公司无偿占用建设红木家私城。,请求公开凤商公司经政府那一职能部门批准取得此土的开发使用权和向那一部门交了买地款项?
    
    <七>、天堂围村与房产商开发天宝花园,以土地超低市场230元/平方米优惠价,但必须在建成出卖金额5%交集体所有,至今仍没有分文记进村帐,此款项全进了老镇长杨少钦的名下,累计此基应收款上亿计。另外天宝花园以60元/平方米买了天堂围村粮所的工业用地80亩,还末付给买地补偿,在天宝花园中心开大路,由天堂围出地和铺路费用。简直无法无天!
    
    <八>、1992、2、16投资商官高田等三人以75元/平方米买得本村蕉坑土地4.48万平方米作工业用地办厂,另还每年付土地增值费:6元/平方米.年,折合:26.88万元/年,到了2001年初,凤岗镇政府以言代法,以权压法,违反土地征用程序规定,以超低价:9元/平方米征用本村蕉坑这4.48万平方米,付了40.32万元一次性买断这块土地使用权,建造现名“宇阳科技”厂房,逼迫官高田等投资商无奈终止合约,导致村集体违约赔偿给原租方损失。至今损失以亿计。凤岗镇政府此举完全违反法定等价有偿,欺下瞒上,干了损人不利已(政府)的违法行为。依法凤岗镇政府应赔偿违法侵权的损失。
    
    <九>烨盛公司买天堂围村土地十万平方米建造厂房,土地增值费:6元/平方米,加上工厂其他每年收入几百万元。多年后破产,在破产清算时,村集体从银行贷款几百万元付清工人工资,破产清算结束后,“烨盛电子”改名为“五联电子”村有十万平方米土地变成国有,现村对此项每年收入只有几十万元,而且土地使用期限只有五十年后(归国有),国家规定农民土地永远都是农民的,单是这块土地的损失以亿计,事实证明官商勾结,利益相送。
    
    <十>、原天堂围环卫所每年开支约五十万左右,镇政府一百万元/年承包,环卫所本身收入一百多万,另外收用水环卫费0.6元/立方米,天堂围用水二万多立方米,至今几千万元环卫收入不知所踪(打着政府的旗号明抢)。
    
    <十一>、据绑架我的黑帮对我说,凤岗镇政府在惠东县投资建设三千亩工业厂房,这些厂房是用来作为通关费、绑架费,但现此工业园项目投资了多少钱,虽然至今已终止,项目又落在谁人手中。
    
    <十二>、我在2015年11月28日在凤山风岗镇政府大门口和几十名本村民遇见东莞市委派驻天堂围村第一书记陈浩明,我主动试门:“天堂围村第一书记贵姓?”其回答:“我刚来两个多月,所以不能告诉你”。所谓村第一书记来村上任已经半年,全村仍是原旧作风,无天无法,完全也将贪污诈骗合法化。视而不见,共产党法律到了第一书记那里屁都不是!
    
    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谢寿祥 2016年4月1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417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两条人命:广东老虎苍蝇一起打是骗局!/谢寿祥 (图)
·广东谢寿祥又被政府绑架 带黑头套脚镣手铐关黑狱殴打
·广东访民谢寿祥维宪抗暴抵黑反迫害实际系列——状告广东地方政府的迫害
·60大庆之际东莞市民被逼又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谢寿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 哀悼空心房
  •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 牟传珩:全球华人北京联合大诉讼——“‘工龄归零’受害群
  • “客观”就是“他视”
  • 《失踪人民共和国》
  •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 陈泱潮12、百年後,历史将对习近平作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盖棺论定
  • 谢选骏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 独往独来茅台妹妹|谁喝掉了大饥荒年月的两千多吨茅台酒?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谢选骏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 生命禅院从人到仙的八大觉悟——《智慧篇》九十三
  • 谢选骏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75)
  • 郑恩宠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 点滴人生政治偉人
  • 藏人主张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
  • 雷声北京大兴屠杀事件的背景/遇罗文
  • 东海一枭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 谢选骏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 大运河”
  • 槟郎村庄的毁灭
  • 陈泱潮11、面临【为中国开万世太平】极其伟大的机遇,习近平新时
    论坛最新文章:
  • 柬反对党遭解散 东南亚民主式微
  • 哈里里的两个孩子留在利雅得
  • 津巴布韦政局突变 总统穆加贝职位难保
  • 郭文贵诉讼缠身 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
  • 法国一警察遭分手 杀三人重伤女友后自杀
  • 默克尔组阁最后一搏 难民问题仍胶着
  • 法南部核放射云已飘走 俄否认核电站出事
  • 法执政新党首引毛名言百花齐放呼吁新风
  • 津巴布韦穆加贝被开除出党 前副总统任党首
  • 朝鲜外相李勇浩启程访古巴
  • 日本扩大自卫队非洲据点 提防中国海外基地
  • 王毅:罗兴亚 缅孟对中国手心手背都是肉
  • 北京大兴新建村遭遇大火导致19人丧生
  • 超前法例 北欧航空主动在港设集体谈判权
  • 《驯马》获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大奖
  • 英车手赫加迪魂断澳门 赛事中止
  • 香港考虑从缅甸引入家庭佣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