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迈克尔·杰克逊父亲因胰腺癌病逝 享年89岁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28日 转载)
    迈克尔·杰克逊父亲因胰腺癌病逝 享年89岁


    病逝的迈克尔·杰克逊父亲曾在加利福尼亚 2018年3月
    TARA ZIEMBA
    
    (法广RFI 小乔)迈克尔·杰克逊父亲约瑟夫·杰克逊(Joe Jackson)于6月27日病逝,享年89岁。他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把自家的孩子组成“杰克逊五人组”活跃在乐坛上。但老杰克逊也有虐儿的批评声给他带来负面的评价。
    
    迈克尔‧杰克逊全名“迈克尔‧约瑟夫‧杰克逊”(Michael Joseph Jackson)。生于1928年7月26日。父亲约瑟夫和18岁的凯瑟琳于1949年结婚,先后生了九个孩子,有一对双胞胎在出生后不久只留下一个。
    
    约瑟夫出身在阿肯色州的一个路德教牧师家庭,从小就受严厉的家庭管教。而当他当上父亲以后,也将这种严格的管教强加于他的孩子身上。约瑟夫和凯瑟琳都很爱音乐,约瑟夫擅长演奏电吉他,当时经常在一个叫“费肯思”的乐队演出,以赚取一些额外收入,来支撑这个家庭庞大的生活开支。
    
    在父母的音乐熏陶下,几个孩子都爱上了音乐,他们常到附近的夜总会演出。后来他和四个哥哥组成The Jackson 5(杰克逊五兄弟)乐团开始登台演出。那时,迈克尔‧杰克逊不过5岁。
    
    1964年,对大多数六岁左右的美国儿童来讲,正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年龄。而对迈克尔来说,校园生活,与其他美国儿童相比,则是另一番景象。为了家庭演唱队的成功,父亲约瑟夫带他们登台演出,通常都是大人们娱乐的周末,有时,一个周末的演出多达十几场,直到星期一的凌晨4 、5点钟,约瑟夫才载着疲惫不堪的孩子回到家中。 (博讯 boxun.com)
22219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天堂夢醒》十五、夢無了時
  •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 袁紅冰教授北社演講完整版及現場O
  •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 袁紅冰教授谈台湾选举中的一些现象
  •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 长痛歌()第十七章龙蟠虎踞今胜昔 
  •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 【中国热评】习思想“指导”人权道路?
  •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 魏紫丹长痛歌(订正稿)第二十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 谢选骏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 徐光双11剁手党有多狠西班牙把猪都宰光了
  • 谢选骏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 罗列三个年轻女孩当高管
  • 徐光sfge5rg45grt
  • 北方雁中期选举后的郭文贵——屋漏偏逢连夜雨
  • 一莼特朗普总统关于加州野火的推特激怒了消防员和名人
  • 朱虞夫石贝:语言是工具,越多越好金钟:渣甸山的黄昏:金庸评传
  • 曾节明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 藏人主张袁紅冰教授谈「曹長青現象」
  • 谢选骏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 东方安澜蜘蛛,或者其他(散文)
  • 谢选骏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 金光鸿相忘江湖--以此悼念李敖先生和曾仕强老师金庸先生并怀念南
  • 倪玉兰的博客我在女监的认罪悔罪书
    论坛最新文章:
  • 金桔松茸没送完 朝对美韩军事演习大表不满
  • 法国人头马在喜马拉雅山脚酿出的傲云红酒
  • 美国中期选举过后 中国经济风狂雨骤
  • 80年代法国政治哲学的复兴
  • 盼冲破政治阴霾 中国年轻人冒险发声维权
  • 国际部队参与 保证亚太经合会议安全
  • 韩国空军接收空客首架空中加油机
  • 张忠谋出席APEC争取会晤安倍谈入CPTPP
  • 日力促16国自由贸易协定年底达成实质协议
  • 红拂女奇文『政审你大爷』网民怎么说
  • 法国世界报:追寻被失踪的维族人
  • 东协峰会:中国表态继续开放
  • 瑞银警告无论贸易战打不打人民币都贬7
  • 李鹏之女李小琳又多新职: 校长与基金主席
  • 内部经费分配泄密2025中国制造战略继续
  • 非洲猪瘟蔓延 唐人神饲料受疑含病毒
  • 特朗普推文恰促欧洲建拥自己军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