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泰勒•斯威夫特的声誉管理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7日 转载)
    
    斯威夫特新专辑的封面,让人想起林肯的名言:“品行如树,名声如影”。声誉都是可疑的,是对一个人真实品性的失真写照。
    

    流行音乐和摇滚音乐领域的坏名声超过好名声。“瘦利兹乐队”(Thin Lizzy)在他们的歌曲《坏声誉》(Bad Reputation)中承认,“它赋予了一种奇怪的魅力”。琼•杰特(Joan Jett)录制了一首同名歌曲,这位“摇滚女王”在歌中吹嘘说,她“根本不在乎我的声誉”,并对那些非议我行我素的年轻女性的假正经人士嗤之以鼻:“你们生活在过去,现在是新一代”。
    
    那是在1980年。几代人以后,和杰特一样来自宾夕法尼亚的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发布了年度最受期待的专辑《声誉》(Reputation)。此前斯威夫特自身的地位遭到削弱。此前她被誉为像苹果派那样良善的典范,所有的歌曲都是自己写的,但斯威夫特现在被憎恨者诋毁为完全相反——一个好出风头的算计者,被指捏造与其他名人有浪漫关系,被猜测是“光明会”(Illuminati)成员,为了追求世界统治而做着神神秘秘的事情,而且被视为将自己的音乐外包给世界上最华而不实、最没有灵魂的流行音乐制作人。
    
    《声誉》的封面显示,斯威夫特的一侧脸上叠加着一层报纸,与另一侧没有遮挡的脸相比显得有些阴暗。它让人想起了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的名言:“品行如树,名声如影。行实名虚。”换言之,所有的声誉都是可疑的。它们是对一个人真实品性的失真写照。
    但是这不可能是正确的。声誉是我们公众自我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不仅仅是我们真实自我的一个影子。与有高有低的地位不同,它有一个道德要素,可以用好和坏来评论。它与一个人的好名声有关,失去好名声的感觉可能像是死了一样。在《奥赛罗》(Othello)里,被免职的军官凯西奥(Cassio)为自己醉酒后的失态悲叹道:“哦,我失去了我的名声!我失去了自己不朽的一部分,剩下的就是兽性。”
    
    我们喜欢认为自己比莎士比亚(Shakespeare)时代更加自由,在行为方面受传统的约束较少。现代的凯西奥肯定可以像“瘦利兹乐队”那样,承认坏声誉有一种奇怪的魅力。但现实恰恰相反。我们向世界呈现的公众形象越来越重要。
    在数字时代,声誉是不可避免的。我们每一天都在评判外界事物,或者受到评判。我们为彼此的推文点赞,受到信用评级机构的跟踪,给优步(Uber)司机打分,还会得到他们的评分。价值评定以空前规模实时进行。中国政府计划建立社会信用体系,通过公民的数据轨迹来分析他们的行为,并据此授予他们分数(现在这一计划被推迟了)。这类计划是此类过程合乎逻辑的终点。
    
    这是把声誉当作品牌,一种将行为看作可交易产品的身份识别系统,是可以交换的商品,而不是更深层意义上的美德。但道德维度不能被抹杀。在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身败名裂后浮出水面的性犯罪和丑闻破坏了一连串的声誉,让那些以前不受法律和制度惩罚的大人物们身败名裂。在《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泄露后,避税者发现自己的好名声面临危险,在没有其他形式处罚的情况下,他们受到舆论法庭的审判。
    
    凭借在乡村音乐领域的背景,以及传统的基督教价值观底蕴,斯威夫特明白,声誉并不肤浅,也不只是品牌推广活动。她的新歌充满了道德语言(“我做了坏事”和“不要责怪我”)。声誉是道德正义的工具,借助大众传播变得更加锋利——这是一柄危险的双刃剑,容易被误用和滥用,她本人的声誉受到攻击证明了这一点。与杰特不同,她在乎声誉。她是对的。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流行文化评论员
    译者/裴伴
    来源:FT
     (博讯 boxun.com)
7121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
  •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 瑞士的佛教化
  •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 你为什么不幸福?----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 鐗熶紶鐝:璁挎皯涔嬫瓕
  • 牟传珩:访民之歌
  •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爱是一种状态
  • 郑恩宠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 曾节明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谢选骏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 刘蔚春晚9:决定人生活的第一是
  • 槟郎狗屁寡妇年
  • 曾铮《靜水流深》再版序:靜水流深穿破暗夜
  • 生命禅院人间八道——《传道篇》五十二
  • 郑恩宠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 谢选骏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 藏人主张《刀鋒上的台灣》第二場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 谢选骏“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 曾铮《靜水流深》中文版再版亞馬遜網站全球發售
  • 谢选骏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 蔡楚蔡楚主編:《刘晓波纪念文集》下载(图)
  • 谢选骏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论坛最新文章:
  • 爱丽舍条约55周年 法德盼修条约提供新动力
  • 爱恨交加——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周年
  • 选择法国:马克龙办140个跨国集团领导峰会
  • 达沃斯论坛即将开幕 特朗普成关注焦点
  • 桑吉号油轮:油污面4天扩大3倍
  • 扁遭警告独派护扁炮打法务部长
  • 港律政司再涉非法僭建 议员质疑早已知情
  • 国泰安全度排名大跌12位 质疑评分标准
  • 沪GDP首破3万亿 发改委料今年中国经济向好
  • 德国社民党投票最终通过开始组阁谈判
  • 土军入叙清剿库尔德武装 法要安理会紧急磋商
  • 巴黎放弃申办世博会?引发法国政坛激辩
  • 一德妇女因加入IS组织被伊拉克法院判处死刑
  • 数字攻势:德国外长呼吁欧盟进入
  • 美防长下周到访印尼越南加强军事合作
  • 美国后悔支持中国加入世贸
  • 巴黎是否放弃申办2025年世博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