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央视主持人4次高考才考上 差点放弃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20日 转载)
    来源:剥洋葱 
    
    
央视主持人4次高考才考上   差点放弃

    上世纪70年代末,恢复高考的头几年,在周围一片“不上大学就没有出路”的气氛中,张泽群在机关大院大礼堂里看电影,去学校排练文艺节目,做一个少年内心想做的事儿。
    
      当高考降临在他身上,他看到的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失败,就得去社会上晃荡;成功,则意味着拥有更多选择的可能。为了那一点儿“可能”,张泽群从1982年到1985年连续四次参加高考,终考上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
    
      他说,四次高考让他相信天道酬勤,相信公平正义,相信可以完全通过自己努力、不凭借任何运作,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2013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新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张泽群坦言最关注教育公平问题,他还为河南考生呼吁“高考公平”。在他看来,天道酬勤、公平正义,是恢复高考之后在几代人心中确立的价值理念,在如今这个时代,更加不能变。
    
      谈少年时光
    
      “感谢父母没逼我去学习”
    
      剥洋葱:1977年恢复高考时,你对当时的情景有什么记忆?
    
      张泽群:那一年我12岁,上中学的头一年。我生活在河南郑州的一个机关大院里,高考恢复的消息传到院里,立马就炸开了锅,那时候积累了很多“待业青年”,包括一些返城的知识青年,大都无所事事。听到消息后,他们都打算去参加高考。
    
      有件事情我印象特别深,有一天院里来了一辆大卡车卖辅导资料,大伙儿都围着卡车买书。我父亲也买了一套,是“文革”前出版的《数理化自学丛书》,全是临时复印的,一共17册,捆成一扎。当时社会上已经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观念。我翻开一看,全都看不懂,我那时数学才刚学到因式分解。
    
      剥洋葱:你父亲为什么也买了一套?
    
      张泽群:主要还是一种氛围。当时在院子里,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高考。在高考中断期间,“大学”基本是淡出人们视野的词汇,但我不止一次听到过。1976年,我小学五年级,当地有个豫剧团演一场戏,把我拉过去当临时小演员,演完后,剧团想把我留下来当学员。那时候被剧团看上,相当于一下子解决了工作。周围人都说,孩子这么小就能出来挣工资了,多好的事儿。但我妈一口就回绝了,说“我们家孩子以后还要上大学呢”。一年之后,就恢复了高考。
    
      剥洋葱:所以你从小就生活在“要上大学”的氛围中?
    
      张泽群:其实并不是,我父母只是模模煳煳给我指引了一个大方向,但基本上没怎么干涉过我,没给我下达过“一定要上某某大学”的指令,没让我承受过大的学习压力。中学开始,大院里礼堂每周放三次电影,一晚上放两部,我经常泡在里头。别人都在看书、学习时,我看了各种各样的老电影。高考恢复后,社会上已经开始有“不考大学没有出路”的观念,但父母亲从没逼我去学习,有时我父母还会主动去帮我拿电影票。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过得非常愉快,成了老电影的“骨灰粉”,为此我特别感谢我父母。
    
      剥洋葱:除了看电影,中小学时还有什么经历?
    
      张泽群:我从小就喜欢文艺,是学校里的文艺积极分子。从我小学开始,学校里就有宣传队,很多孩子小学时还参加,上中学后就陆续退出了,但我还愿意参加。有天晚上我和我父亲说在学校复习功课,其实是偷偷跑去排练节目了,我父亲知道后也不骂我,只是说:“你要是喜欢排练就去,又不是干什么坏事儿,不用撒谎。”
    
      初中时,有些孩子就立志要考大学,开始看更高年级的课本。我仍旧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后来才慢慢感受到。
    
      剥洋葱: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这种压力?
    
      张泽群:1981年高一要结束时。那时候高中只读两年,高二就要面临分班、高考了,我才发现自己的成绩真的落下了,已经跟不上其他同学。我开始准备复习,到了高二最后一个学期,我17岁,知道自己成绩不好,可能考不上大学了,才开始想:将来怎么办?
    
      周围有一些没考上大学的年轻人,只能进入街道或单位组织的社会服务社,等待分配工作,说白了就是瞎晃悠。我觉得这是一件挺可怕的事儿,没有一份固定工作。等到我也可能面临这种状况时,才有点慌了。我就是不想在社会上瞎晃悠。
    
      张泽群曾4次参加高考。
    
      谈四次高考
    
      “第三次高考失败后差点放弃”
    
      剥洋葱: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报考北京广播学院?
    
      张泽群:我知道文化成绩不行,就开始想着“走捷径”,或者能上个大专也知足了。 我尝试过“招飞”,结果第一次体检就不合格,原因是没见过色谱被判色弱。回家后我哭了一场,一扇门被堵上了。
    
      后来,班主任拿着广播学院播音系的招生通知找到我,觉得适合我,一是艺术类考试对文化成绩要求不高,二是我平时就是个文艺积极分子,喜欢朗诵,作文也写得好,他觉得在那里能圆我的大学梦。
    
      当时我没听过这个大学,也不知道播音系是干嘛的。老师说,你听那些电台,就是念报纸播音的。我想,念报纸也能上大学啊?别的艺术特长我没有,念稿子的能力我倒是有,于是就报考了。没想到,一考就是四年。
    
      剥洋葱:一共参加了四次高考?
    
      张泽群:1982年我17岁,头一回考北京广播学院,首先是在河南人民广播电台面试,那时候真不知道播音是什么,以为越大声越好,对着准备好的新闻稿喊了一遍。主考老师说,这孩子还小,还在变嗓儿呢。就没下文了。但是那个面试环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安静的屋子,桌上铺着绿色的金丝绒,上面一个台灯,台灯旁边一个话筒,很庄重、很神圣。我想,以后在这样的地方工作真不赖。
    
      回去后准备普考,1982年7月31号,高考本科录取分数线出来,395分,我考了295分,整整差了100分。我和我父亲说要复读,觉得自己不是笨,只是没用功。1983年第二次高考又失败了,因为之前一直学理科,文科知识准备不足;1984年,觉得复习得也不错,信心满满去参加专业面试,没想到,感冒了。面试老师一听我声音,就没通过,还说我不合适学播音。我当时就觉得五雷轰顶,我该怎么办?
    
      1985年,我还是咬牙去考了,终于考上了。我那些考上大学的高中同学,有的都快大学毕业了。
    
      剥洋葱:考了四次,期间有没想过放弃?
    
      张泽群:第三次高考失败后,我几乎已经决定放弃考大学了。院里的老头老太太见着我,都会开玩笑说:“呀,‘大’学生回来了!”他们不喊“大学生”,故意把“大”字音拖得老长,嘲笑我年纪这么大了还当学生。也有人议论:老张家的孩子,怎么天天在家吃白食?我整天在家给父母做饭,也不敢出门,心理压力很大。
    
      1985年的春天,我去找了一份工作,在平顶山市广播电台做播音员。虽然每天播的都是天气预报之类的小稿子,但终于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也算有些慰藉。当时就想着上个电大,这样也能实现理想。
    
      工作了两个月后,我去了一趟洛阳,正好洛阳广播电台办了个培训,请来了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的一位老师,这位老师知道我已经考过三次,就问我:“你要不再考一次?”我犹豫了挺久,因为我当时已经有工作了,但最终还是遵从内心,偷偷跑到北京报名。这一次考上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6715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泽群:有人拿钱买将军,就没人拿钱买收视率吗?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金正恩橄榄枝前瞻
  •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 蔷薇花篱的小院
  •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 陆文:肾盂肾炎4
  • 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 吾言行都是基于自以为是的人民和民族之立场
  •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 周强声称改判冤案,港商钟安平却在呐喊
  • 博客最新文章:
  • 藏人主张「台灣宿命地成為當代國際政治最敏感之點!」
  • 陈泱潮二十二、要高度警惕韩国文在寅之流为朝核保驾护航,极力掩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6
  • 曾节明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 谢选骏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 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 生命禅院等候耶稣降临的人注意了
  • 曾节明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 谢选骏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 陈泱潮二十一、金正恩项上有异乎寻常极为深刻的断头痕
  • 谢选骏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 郑恩宠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 谢选骏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 高洪明人类与围墙、篱笆和边界之我见
  • 谢选骏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 陈泱潮二十、金正恩不除,朝核势必成熟坐大
  • 谢选骏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论坛最新文章:
  • 亚美尼亚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
  • 国资委文件指中兴面对制裁反应“十分愚蠢”且影响外交布局
  • 阿富汗选民登记站炸弹攻击死亡人数增至57人
  • 特朗普:未对朝鲜做让步 马克龙:谨慎看朝鲜声明
  • 德国和伊拉克就难民回乡加强合作
  • 习近平本周与莫迪举行非正式会晤
  • 马克龙今起访美 希望说服特朗普挽救伊核条约
  • 专家指金正恩可能采取中国经改模式
  • 特朗普:取消经济制裁与朝鲜拆除核计划获重大进展挂钩
  • 中兴芯片荒 马化腾吁摆脱核心技术受制于人
  • 洁洁良批国人「恶臭你支」遭网络辱华围剿
  • IS渗透东南亚 泰马意见不一致
  • 打贸易战北京无实力 中国根本不可能胜利
  • 中国专制政体经济真如习所说可成他国新选项?
  • 援手非法移民减罪修法 法议会争议仍激烈
  • “通俄门”调查中的纸牌屋 特朗普面临水门困境
  • 向中示好 菲美军演限人道救援不在南海协同作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