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体育娱乐]
   

卡拉扬的中国情缘(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7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周光蓁/指挥家卡拉扬百岁冥寿,生前曾在港演出引起轰动,与北京故宫和台湾无缘成毕生遗憾。
    
    二零零八年除了是北京奥运年,也是「卡拉扬年」。四月五日是这位号称欧洲总指挥的百岁冥寿,全球古典音乐界以不同形式纪念卡拉扬。关於这位无论艺术风格或个人历史(主要是关於其纳粹党员身份)都有所争议的指挥界太上皇,近日各国际媒体报道详尽,在此不再赘述。本文谨就数项较鲜为人知的史料与众读者分享。
    
卡拉扬的中国情缘(图)

    
    首先是关於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驾临香港和中国大陆只此一次的历史性演出,前后刚好相差二十年。正当大陆推行超英赶美人民公社大跃进,卡氏带同维也纳爱乐乐团作四十天环球演出,一九五九年十月廿五日从马尼拉抵港演出一场。当时碍於没有正式音乐厅,乐团又反对在大球场演奏,演出几乎胎死腹中。幸得利舞台充作白武士,让加建梯式舞台以容纳百人大团。中英媒体都以头版报道,英文《虎报》更刊出卡拉扬和新婚夫人抵港时的照片。门票一早售罄,电台罕有地现场直播,让向隅者欣赏这场被喻为香港开埠以来最重要的音乐会。
    
    演出作品包括开场的贝多芬第七交响曲,以及下半场理察.斯特劳斯、约翰.斯特劳斯等炫技力作。演出可谓震撼香港音乐界,卡拉扬魅力十足的指挥风范抢尽镜头。英文乐评人更自言不够资格作尖锐的批评。唯一备受批评的,是百多位乐师拥挤在改建的舞台上,但却因此催生了一九六二年落成的大会堂音乐厅。
    
    当卡拉扬和柏林爱乐一九七九年十月踏足北京首都机场时,他和乐团正处於事业上最巅峰状态,中国改革开放也像早上七时的晨光。卡氏为此行准备充足,先派遣音响专家组勘察北京体育馆,放置反音板。又聆听中央乐团,对乐师以「very good discipline」(卡氏原话,即「良好纪律」)演出「贝七」大感讶异,向中国同行李德伦表示祝贺之馀更邀请二十位中方成员乐师参与由他指挥和柏林爱乐合演。原订两场排练只进行了一场,因为大师认为已经「完美」。
    
    但卡氏北京之行却被抵步时一宗严重意外蒙上阴影。乐团乘坐大型七四七,其高度北京机场没有一条舷梯能及,唯有用接连梯段。但当首席双簧管Lothar Koch及某大提琴乐师行走时突然断裂,二人严重摔伤。卡氏闻讯后神色大变,亲自到现场了解情况。之后还让自己的医生把二人送回柏林。据悉二人自此告别乐坛。
    
    卡氏到京演出三场音乐会,其实更希望在故宫演出普契尼着名歌剧《图兰朵》。他不只公开对北京传媒表示此意愿,也向文化部提出过。三年后当他和男高音杜明高等在维也纳灌录此曲时,还特地请来中国驻奥地利大使王殊到金色大厅参观,重提旧事。尽管后有所进展,可惜卡氏健康迅速恶化,八九年七月十六日病逝於故乡萨尔茨堡,卡拉扬故宫《图兰朵》版本成为永远的遗憾。
    
    另一永远的遗憾是卡氏原本计划在一九八八年出访日本期间顺道到台湾演出两场。可惜中介公司开天杀价,除了演出费外,还要求额外缴付三十五万美元购买十套录像播放权。台方只能作罢。一年后卡氏病殁,又一幕「此事古难全」。
    
    卡拉扬逝世前一个月正值「六四」事件。当时已辞去柏林爱乐终生指挥的卡氏赋闲在家,还接受英国作家Richard Osborne专访,其中谈到对镇压的看法。他对事件表示「愤怒」,但不是对政府的作为,而是对学生示威者。他认为后者「应听从老人智慧之言」,更反问:「难道西方人的记忆真的那麽短暂,忘记掉所谓文化大革命期间共产党失控,年轻暴徒在毛泽东鼓动下杀戮数以百万计的人,整个文化传统付之一炬?中国不是民主国家,也许永远也不会是。但这不是说中国人不能在一个稳定政府管治下,让工商企业界带动经济而繁荣富强。邓小平本身便是一个最好不过的例子:一位保守、极权的八十多岁的人、又能够准确看穿别人思想的务实主义者。」
    
    在最近发行关於卡拉扬一生的纪录片DVD中(DG 073-4392),有受访者引用卡氏所言,人生有两种事情需要独裁的:军事和音乐。那麽中国是前者还是后者?抑或是个异类?卡拉扬一生诸多争议中又添上一个。
    
    作者:周光蓁,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名誉研究员,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演艺小组(音乐)成员,香港电台节目顾问。专门研究西方及近现代中国音乐文化发展史,兼为电台及报刊作音乐评论。
    
    [email protected]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