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文立:习近平都“四个自信”了,那就更无可救药!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09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徐文立更多文章请看徐文立专栏
    

    習近平都「四個自信」了,那就更無可救藥!
    徐文立
    (2018年8月8日)
    
    低估對手確實是政治的大忌。
    倘若我們說習近平「蠢妄」,習近平的擁躉們、特別是習近平本人一定會覺得這是錯估、誤解、蔑視、乃至攻擊。
    那我們就試著從習近平中共的「第四個自信」——「文化自信」開始研究起。
    中共十九之後,已經從它們慣用的「一、二、三、四、五」政治口號中,選了「三個自信」「進化」到了「四個自信」。
    因為「三個自信」完全忽視了「習荒地(皇帝)」的「通古博今」、僅僅是「書單文化」也是可以自信的「文化」!不提,簡直就是大逆不道!奴才們立刻生出一個「第四個自信」——習近平中共的「文化自信」。
    
    可是,「習荒地」偏偏自己不爭氣!
    早在2016.G20「習荒地」夫妻只會極度奢靡、杭州淨城、青花瓷碗、水中芭蕾之外,習近平居然在全世界面前,大言不慚地將「宽农」唸成了「宽衣」,真正讓地球人體悟了一次什麼叫:貽笑大方!
    當今「剩上(聖上)」既然特別在全世界各國通告過自己的「博今通古的書單」,怎麼!怎麼!會將「宮闈」「私房」中的「寬衣」,在大庭廣眾下「脫口而出」了呢?!莫非「博今通古」的習近平「剩上」不知「寬衣」為何意?!或者天天在「宮廷」習慣了「寬衣」?!
    2017的十九大偏偏只有公然提出「第四個自信」——習近平中共的「文化自信」,才能「指鹿為馬」、鎮「全天下悠悠之口」······。這樣一來,反而更有理由讓人們相信:這是為了掩飾習近平的沒文化!
    
    不論何解?!沒有思想、缺文少化的習近平非要一個「習近平思想」的「文化自信」,這位習近平是有自信,還是沒有自信、還是硬充自信?!
    你說:習近平是不是「蠢妄」?!
    
    不服氣的習近平和擁躉們,那我們再看看習近平中共的另外「三個自信」是什麼貨色。
    所謂習近平中共最看重的是:「道路自信」,即「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道路自信」;毛澤杔不比你習近平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道路(實質是共產黨逐步成為權貴的道路)更自信」嗎?那麼,怎麼搞得幾千萬人餓死、國民經濟幾近崩潰?!鄧小平暫時不搞「姓社姓資」辯論,打左燈向右轉。但是,依然是凡按「市場經濟」原則的,則突飛猛進;不按「市場經濟」原則的,依然落後滯進。
    今年的「中興事件」,國人方才知道,所謂「中國崛起、中國夢」是個「東方紙龍」!
    
    當人們知道了,中國大陸的核心技術,幾乎全部依然掌握在別人手裡的現實,你習近平中共憑什麼吹噓你的「道路自信」。
    
    我曾經說過:習近平一生的救命稻草是:「前倨後恭」,讓他常常能夠苟延殘喘,得意地竄上中共登峰造極的最高位;「陰狠」,讓他能夠初步坐穩「終身制」的紅色龍椅
    可是,習近平夢寐以求的「一個人的極權」害死了他,這一次沒了退路,只能「佞到底」。習近平不懂、也不顧世界秩序正在悄悄進行著革命性的變遷:即回歸「正常化」;習近平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堅持到「達沃斯、南非」繼續唱高調,大撒幣,妄圖建立全球反美統一戰線;不顧中國老百姓死活和國庫空虛,只會以「政治運動」「打土豪」式地從貪官、有產階級處下手、現在又開始在藝人那裡榨錢了;以至「天下糧倉」(可能是「圓明園式的監守自盜」的)大火不斷,股市和金融潰盤,房地產崩盤在即······。
    
    北京大學樊立勤問得好:「如果以此維持政權,又有什麽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道路自信。如果國家自身的分歧都不能彌合,矛盾不能緩解,召開什麽『世界政黨大會』,除了勞民傷財有什麽意義!」
    
    清華大學許章潤也說得好:「據說中國已成世界最大外援國,動不動『大手筆』 劃拉幾十億幾百億。此就一個發展中人口大國而言,不少地方還處在前現代,實在是不自量力。究其根源,擴張性『(所謂解放、實質統治全人類的)光榮政治』邏輯作祟,蔚為主因,而公子哥心態與做派亦且難辭其咎。現有的國家財富,包括那三萬億外儲在內,是四十年裏幾代人血汗累積的,更是遠自洋務運動以還數代中國人奮鬥的善果,怎能隨便亂花。長期高速的經濟增長終有結束之時,則如此慷慨,類如當年無原則『支援亞非拉』,導致億萬國民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甚至於餓殍遍野,在在不能重演。」
    
    請問:習近平中共還會有什麼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嗎?
    你說:習近平是不是「蠢妄」?!
    習近平中共的權貴們,說起來也不那麼「蠢妄」:沉船計劃、離岸資產、海外存款······早已準備停當······。
    可是,俗話說得好: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既然,現在已然「定於一尊」,那終究當「責於一尊」、「罰於一尊」。
    最近有人實拍習近平主持的北京奧運場館,風光過後再回首,竟已不敢相認······。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4329)
    預示著習近平妄圖當什麼「習皇帝」,最終只會落一個樓起樓塌、白茫茫一片的「習荒地」!!!
    
    *********
    
    (附件1-3)
    
    附件一:
    
    中共即將開始少東家專權的時代
    徐文立
    (2010年12月7日)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1/xuwl/1_1.shtml
    
     「第三步,他們將進一步地強化中共的一黨專制,像收緊銀根一樣收緊政治上的寬松尺度。
     中國社會將進入一個政治嚴冬期和經濟衰退期。
     結果怎樣?那就是一句話:中國共產黨將離死期不遠。
     為何如此?今日不表,讓我們等著那一天的到來。
     附:
     •徐文立: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槍指揮黨”,而不是“黨指揮槍”
    http://boxun.com/hero/2006/xuwl/27_1.shtml
     •徐文立:中共軍隊才是中共的核心力量
    http://boxun.com/hero/2006/xuwl/28_1.shtml
    
    附件二:
    
    習近平是獨裁竊國賊
    -兼談習初心和崩盤
    
    徐文立
    (2017年11月1日)
    http://www.cdp1998.org/file/2017110201.htm
    
     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在王岐山的得力協助下,大力反貪。
    他們真是反貪嗎?
     有人概括得好,那叫:「以貪反貪,以黑反貪,以警反貪」,都是為了實現習近平「攫取中國最高絕對權力和財富」的目的。
    不然,習近平用不著用「以貪反貪,以黑反貪,以警反貪」下三濫手段,消除異己,獨霸全權,任人唯親,專橫跋扈。
     不然,習近平用不著極力掩蓋2016年「巴拿馬文件」揭示出的習近平家族藏匿在海外的巨額資產的事實。
    不然,習近平用不著極力迴避2017年揭露出來的劉呈傑可能是他私生子的身份和劉呈傑在海內外坐擁萬億財富的真相。
    甚至,不惜在海外動用死亡去威脅知情人、爆料人。
    甚至,像我這樣的74歲退休者在海外的Email、Facebook每發有關習近平的敏感話題時,都有人用特種手段控制、或者屏蔽、封鎖。
    
     善良的人們千萬不要以為毛澤東反過貪殺過官,習近平打過虎也拍過蒼蠅,他們自己就兩袖清風、一塵不染。
    恰恰相反!
    歷史事實表明,一般中共官員貪的是權和利。然而,毛澤東、習近平貪的、竊的是作為「公器」的國!
    共產黨毛澤東把中國變成共產黨的私產,習近平的共產黨則是把中國變成了習近平的私產。
    中國現在一切(包括外企)都要姓黨,中國共產黨又姓習;那中國不姓習,姓什麼!
    他X的!更有甚者,他一度竟然誘導全國人民稱他為「大大,即爸爸」。流毒至今!
    亙古未聞啊!!!過去的皇帝老兒也不敢啊!!!千古霸帝也!!!
    竟然許多人不以為然,甘毒如飴,至今如此!你說這是不是個王八蛋的兲朝?!
    
    毛澤東、習近平才是中國的巨貪竊國賊!
    
    其實這些來自習近平父親的「真傳」:一是「隱忍等待」;二是「共產黨並不可信,習家除了讓習近平等待出頭,其他人能夠出國就出國避險、同時藏匿錢財——陝北老財式的算計」。
    
    其實這些來自習近平母親的「家教」,更只是一條:「做了共產黨,就不要有人性;沒有了人性,在共產黨里,才能做大、做穩」。大雨中13歲的「逃犯」習近平飢腸轆轆,也得不到母親一聲憐愛和一口吃食,反而遣送回少管所。在常人看來這還算是母親嗎?還算是人嗎?
    
    從此,習近平得到了做共產黨員和居帝位的真傳。所以現在身居帝位的習近平諳父母深意、報父母深情。
    
    同時,想想也令人扼腕,毛賊東文革的年代,少年的傷痛、絕望是怎樣地鍛造出了一個獨裁者冷酷的心:記得我第二次(1998-2012)入獄,在看電視時看到——彭麗媛素面朝天在廈門、或是福州家中接受採訪,習近平破門而入,機敏的記者拿著麥克風、鏡頭對準他突然發問:習(省長?)當您看到彭麗媛在舞台上光彩奪目地出現時,您有什麼感受?習近平撇著他那特有的嘴型、操著一口京片子,不屑、粗橫地脫口而出:瞧她那份(兒)熊德行!當時,彭麗媛只有苦笑以對。
    一下子,讓我看透了習近平的心!
    少年的苦難,不一定會讓每一位親歷者都變得善良、曠達;往往令人狠毒、偏狹和多疑。後者的可怕、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可是,特會裝的習近平這些年口口不離「初心」,忽悠了許許多多人幼稚的心。
    可是,究其實質,習近平的「初心」就是堅持所謂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邪惡,就是烏托邦、就是騙子主義的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
    所以,黨,是我習共的;你們,也是我習共的;全世界,也歸我習共!
    習近平的「初心」就是——「有了最高權力才可能有一切,『我才不會像我大大(老爸)被毛賊東欺辱成那慫樣』;一朝權在握,我決不心慈手軟,哪怕身後洪水滔天!」
    
    所以,習近平不但要有絕對的權力和服從,還要海量的資產和安全的藏匿地。
    他少年起沒有的安全感,現今更沒有。
    他現在走到哪裡,就戒嚴到哪裡;一齣「十九大」,北京成了軍營;去一趟「一大」老巢,300米內沿線的兩側清空;他恨不得隨護的保鑣,把他的座駕圍得水洩不通。
    他居然還號稱「自信王」,真是笑掉世人的大牙。
    所以,他「大撒幣」的本質有二:除了籌劃在全世界建立所謂紅色帝國;就是在海外洗錢和轉移巨額資產,以備不時之需。
    
    習近平曾經對蘇聯四分五裂時,沒有一人是男兒而忿忿不平、或者不齒,也騙了不少的人。
    
    現如今:
    習近平在政界對反對派、異見人士趕盡殺絕;
    習近平在學界「七不准」,動輒開除;
    習近平在法界縱容酷刑和電視示眾;
    習近平在軍界建立習家軍,絕對忠誠,不得妄議;
    習近平自己主持的黨的會議,他都要當「話霸」,一霸就是三個半小時;常常還要霸《人民日報》的首全版;
    ······
    習近平,不正在製造中國無男兒嗎?!
    假惺惺忿忿不平的習近平在「中國製造無男兒」,目的就是一個:讓習近平他自己成為中國唯一可以竊國的賊!而且天下誰也不敢對他的竊國行徑說一個「不」字,直至終身、世襲,你說習近平霸道不霸道?!
    時至今日,居然還有人在鼓吹習近平集權是為了自由民主和憲政的幻象;習近平五年來,有一點點自由民主和憲政的影子嗎?!
    這些人(不包括違心者),也不怕習近平的霸王風,扇掉你的舌頭。
    
    物極必反。事態發展恰恰會和習近平的如意算盤相反,習近平帝王思想竊國野心的大暴露,反而一定促使更多的中國人覺醒、奮起,成為結束中共一黨專制和習近平專制獨裁竊國的基本力量。
    
    中共十九大上,準備再加冕的習近平宣布了一條看似利國利民的「樓市習49(死就)字」,比毛澤東的話還靈,真是一句頂一萬句,高虛的中國樓市應聲倒了下來、狂潟······
    那麼連帶的建材業的虛空倒不倒?建築業的虛空倒不倒?農民工的虛空倒不倒?中產階級的虛空倒不倒?房地產的虛空倒不倒?金融業的虛空倒不倒?······
    中國大陸幾十年GDP的虛空倒不倒?
    九千萬中共的虛空倒不倒?
    習近平有本事製造、啟動第一張「多米諾骨牌」的倒下,他有本事止住「多米諾骨牌」的全部倒下嗎?讓我們拭目以待······
    當然,會有人辯解:既然知道有虛空,那麼消除虛空,有什麼不好?可是,這些擁躉想過沒有:本來就靠烏托邦、虛空起家的中國共產黨經得起虛空的全面坍塌嗎?!
    
    狂妄的前蘇聯「十月革命」100週年、習近平期盼2個100年之際:
    看它樓起,看它樓塌!
    
    ——————————
    
    參考附錄:
    
    1)连外企也要设立党支部 公司老总们表态支持却言不由衷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0031
    
    2)继庆丰包子后 习近平钦点的杂牌小酒顷刻间爆红(组图)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0024
    
    3)习近平清华上下铺密友出任中组部长 掌握官员生杀大权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9977
    
    4)个人崇拜在中国卷土重来 毛粉则认为习近平没资格(图)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9960
    
    5)习近平亲信李希走马上任广东省委书记 胡春华丢官(图)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9959
    
    6)官媒揭秘政治局委员产生过程 习近平亲自面试拍板(图)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9904
    
    7)传习近平派心腹取代胡春华主政广东 要把团派赶尽杀绝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9856
    
    8)常委走红毯露玄机 习近平与其他6人已成“君臣”关系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9829
    
    9)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习思想 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9873
    
    10)十九大党章中塞进这句话 说明习近平根本就不打算退休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0176
    
    11)不详之兆:独裁危及习本人、中国、全世界(图)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7/10/30/6701063.html
    
    附(10和11全文)
    
    10)十九大党章中塞进这句话 说明习近平根本就不打算退休
    http://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0176
    
    自由亚洲电台
    
    十九大党章已经“法定”了习近平的终身“核心”地位(Reuters图片)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原来总书记和军委主席都是习近平自己选了他自己》,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43年前的人民日报社论《党是领导一切的》“声称:“加强党的领导,最根本的,是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政策”。43年后的人民日报社论《引领新时代的坚强领导核心》声称:“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才能凝聚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成员的智慧······”
    
      如上文章刊登和播发后,中共官媒注明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部分修改,2017年10月24日通过”的“习氏党章”在推迟五天时间后终于正式对外公布。
    
      为什么在大会“通过”之后还要推迟五天对外公布,无疑是习近平和手下群臣又在全体党代表已经“通过”的基础上斟酌再三、权衡左右,又在本已经被代表大会上“通过”的原始件的基础上删改或添加了新的内容。
    
      这里需要特别关注的是最终出台的“习氏党章”中的一段十九大闭幕时对外公布的“十九大关于《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的决议”中并未出现的内容:“必须实行正确的集中,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这句话因为早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即已经被广为宣传,所以写进“习氏党章”后并未引起外界关注。殊不知这段表述如果只是持续做为一句宣传口号随时出现整个中共政权的日常政治生活中,那它的存在只不过是阶段性的,就如同江泽民执政时期有“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齐心协力,开拓进取”之类的程式化口号,到了胡锦涛主政时期就换成了“全党同志和全国各族人民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
    
      正是因为当时的党的整个领导集体五年一换届、十年一换代是邓小平政治遗产的最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都要贯彻执行,所以他们才不会要求把自己在位时的阶段性政治口号写进党章。道理很简历,如果胡锦涛要求把“全党同志和全国各族人民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写进十七大修改的党章中,那么在十八大修改党章时还要再删除。
    
      还有一个操作上的难题是,党章修改都是要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全体会议上通过的,所以假如十七大修改的党章中已经写进了““全党同志和全国各族人民要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这一句,那么这一句只管五年不说,而且在十八大上只能把这句全部删除,而不能把胡锦涛的名字换成习近平予以保留。因为每届党的代表大会召开期间,按照党章的相关内容,上届总书记及他领导的整个中央领导层都已经完成使命,大会期间他们只是在大会主席团常委会的名义行使权力。与此同时,新的总书记和整个新的领导集体虽然早已经内定,但必需是要等到大会闭幕之后第二天的一中全会上把他们“产生“一次才正式算数。
    
      综上所述,“习思想”进党章已经不足为怪,“习核心”的表述进党章才是关键的关键。邓小平理论进党章的时候他本人已死,江、胡二人的思想或者观点进党章的时候意味着对他们两人政治生命的“盖棺论定”。 现如今,习近平要求把“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句话明白写入党章,很明显的用意是籍此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宣示他习近平已经绝没有可能像他的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一样接受十年换代的“陈规”制约。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和习近平的”特色思想“一样”都必须长期坚持不断发展“!
    
      一九六九年的文革党章产生时,中共政权还是有最高领导人的“接班制度”的,该份党章中明文“以毛泽东同志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但同时也申明“林彪同志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最忠诚、最坚定地执行和捍卫毛泽东同志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
    
      一九七三年通过的第二部文革党章中,只有毛泽东思想,没有毛泽东。
    
      一九七九年通过的十一大党章也没有把时任党主席华国锋的名字写入。
    
      九大之前,一九五六年的八大党章内容中既没有毛泽东思想,也没有毛泽东。
    
      比较下来就不难发现,如今的习近平已经比当年的毛泽东更过分。文革中的毛泽东在林彪死后要求在党章中只出现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思想,不再要求把他毛泽东的最高领导人身份用写入党章的形式“法定”下来。
    
      中共人民日报的相关文章报道说:十九大的党代表们一致表示,在党的根本大法中明确党是领导一切的这一重大政治原则,确认习近平同志的核心地位,对于全党牢固树立“四个意识”,更加自觉地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党的团结统一,实现党和国家事业兴旺发达具有重大意义。
    
      事实上,一旦把某个人的“核心地位”在党章中“法定”下来,那就意味着他已经没有任期的限制了。
    
      日前自由亚洲刊登文章《习说: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干坤》,文中引述一位要求匿名的学者对记者说:“现在习近平的目标非常清楚,在中共十九大到二十大之间,要把中国共产改造为习党。他有基础,才能终生执政。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只是第一步,最终要实现终生执政”。
    
      该匿名学者发表此说是在“习氏党章”正式公布之前,笔者当时也是持类似看法,认为习近平很可能会在二十大时行恢复党主席制之名,行“法定”他本人终身任期之实。但现在看来,习近平长期执政甚至终身执政的“法理”已经提前奠定。
    
      笔者在半年前曾在本专栏发表《恢复党主席制也许是习近平十九大最想实现的目标》一文。文中说:当年胡耀邦刚刚接替华国锋职务时,还是被称之为主席的,只是十二大召开过程中,邓小平和陈云都想限制党的表面上的一把手的权力,所以才把主席称谓改为总书记。这就是为什么 邓小平和陈云相继去世后,中共党内曾经出现恢复党主席制的呼声,虽然没有被当时已经大权在握的江泽民采纳,但如今的习近平要远比当年的江泽民更加利令智昏,借强调“核心”的机会,让自己的所有职务都变成“主席”称谓不是没有可能,即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更早一些的时候,笔者在相关文章中即已经断定今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再次修改党章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并断定当年江泽民主持的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公报中的“核心论”极有可能被习近平下令加入新党章的总纲部分。但当时的笔者听信内地传出的信息,相信十九大上修改党章时会“明确最高领导人权限和职责的问题”。把十二大之后的党章中规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负责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并主持中央书记处的工作”,直接改为“中央总书记是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主持人,也是中央书记处工作的主持人”。
    
      现在看来,这一预测并未被十九大验证,但笔者还是倾向于相信二十大修改党章时总纲中的理论部份和指导思想部分基本不会再动,但规则部分应该会根据习近平的具体需要而“与时俱进”。把“党的中央全会闭会期间,党中央主席领导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行使中央委会职权,对外代表中国共产党”之类的表述加进去。
    
    11)不详之兆:独裁危及习本人、中国、全世界(图)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7/10/30/6701063.html
    
    文章来源: 美国之音 于 2017-10-30 16:32:55
    
    北京街头的习近平大幅照片海报前,有行人走过,有人戴口罩(2017年10月26日)
    
    华盛顿 — 中国共产党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结束,习近平在中共党内一人独大的地位通过中共19大得到正式的确认。分析家们纷纷指出,习近平思想写进了中共党章,堪比毛泽东在世时毛泽东思想写入中共党章,使毛泽东和习近平在中共党内获得了一种不容质疑的神一般的地位,因为在中共官方看来是代表真理、代表中共集体智慧结晶的习近平思想和毛泽东思想的最权威的阐释者无疑是习近平或毛泽东本人。
    
    习近平宣布中国由此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与此同时,国际媒体则普遍报道中国正在进入或已经进入习近平一人独大的新时代,这一新时代跟毛泽东一人独大的时代有诸多不祥的相似之处。中共先前曾经做出正式决议,显示毛泽东一人独大独断专行,给中国和中共带来巨大的灾难。
    
    独裁危及习本人、中国、全世界
    
    路透社星期一(10月30日)发表牛津大学路透新闻学研究所共同创始人约翰·劳埃德的文章,谈到习近平自2012年上台以来将诸多的大权收揽在自己手中,如今又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中共党章,这种权力集中对他的个人权力、对中国都构成一种大威胁。文章说:
    
    “习近平的中心目标是加强中国的经济和军力,推进时常是严酷的反腐败运动,并通过坚定地将新闻媒体重新置于最紧密的控制之下来促成这些目标的实现。将他的名字和思想写入中共党章,使任何跟习近平路线相左的意见变成对中共党章的攻击,将进一步使批评性意见和对他不利的新闻披露失去合法性。习近平希望使独立的新闻报道成为不可能之事,完全封杀中国最活泼的批评性媒体即社交媒体。封杀这些批评性意见的主要来源有可能是他迄今为止最大的错误。
    
    “习近平力图掌控媒体的欲望并不是新鲜事。在2013年,这位新上任的领导人在北京举行的全国宣传和意识形态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声言一些宣传和意识形态工作者即广义的记者及主管记者的人纪律松懈到简直接近于叛国。他随后采取的行动是跟这种信念是一致的。
    
    “然而,随着这种打压的持续和加深,来自社会的反弹也在增长,坚韧不拔的记者和影视制作者在继续记录中国的阴暗面。······
    
    “压制禁闻和评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困难。······中产阶级在中国已经人数过亿。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估计,在未来五年里,也就是在习近平的这个任期内,中国将有75%的城市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接近意大利。
    
    “这个更为独立而且思想也常常更为独立的年轻群体正在迅速成长,他们的社交媒体使用也在迅速增长。这两股力量的汇合不可能有利于维持那种听天由命的被动服从心态,而这些年轻人群体的很多人曾经出过国,更多的人将通过互联网阅读外国的东西,这种局面就更不会有利于维持那种听天由命的被动服从心态。
    
    “这种局面发展下去的结果有可能是促成中国公民发出更多的询问,更为富有批判精神,他们会质疑为什么先前造成几千万人死亡、现在又不由分说地决定公民可以阅读什么、可以彼此发什么短信的政治权力垄断是否应当不受挑战。
    
    “习近平将一切大权收揽在自己手中,他正在下的赌注是,他和他所控制的势力可以限制上述的发展。但是,他们的限制不会持久。贪污腐败,环境污染,贫富悬殊,官僚滥权,媒体受控,这一切将促成抗议。习近平选择加强而不是放松独断统治将被证明是对他本人,对中国的一个大错误。这种大错误的影响将超越他本人和中国,因为中国如今在世界舞台上正在扮演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
    
    中国大学之烂的新证明
    
    习近平的新时代将前途光明还是前途暗淡?各方的评论家们还在争论。但是,被众多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宣传的绳索捆绑的中国大学之烂,之垃圾,似乎已经获得中外许多人的公认。
    
    在当今中国,不但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选择花费巨资送孩子到国外上学以避免中国的垃圾教育,连中共各级官员、包括习近平本人在内的中共最高级官员也选择将自己的子女送到西方国家接受教育。
    
    中国的大学到底有多么烂?在习近平宣布中国进入新时代之际,外国媒体又获得了它们认为是确凿无疑的最新证明。
    
    美国新闻网刊《石英》星期一发表报道,标题是“中国大学争先恐后纷纷宣布教授‘习近平思想’”。报道说: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他的名字和教条写入中共党章之后,中国大约20所大学已经设立了研究中心,专门教授‘习近平思想’。
    
    “习在10月18日首次提出了他的理论,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当时,他宣布五年一度的中共党代会召开,并做了三个多小时的讲话。在为期一周的党代会结束之际,他的第二个任期开始,他的意识形态连同他的名字一起写进了中共党章,成为中共的‘行动指针’的一部分。”
    
    “如今中国官方正在开足马力在各级政府、中共党组织和军队单位、国有企业和大学落实习近平思想。根据中国的新闻门户网站新浪的新闻综述,中国各地至少20所大学和其他政府控制的研究机关为此设立了专门的部门。”
    
    《石英》杂志还在报道中提供了中文链接,让可以读中文的读者得以亲眼目睹来自中国高等教育界的滑稽景色:
    
    最新要闻 多地高校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机构
    
    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成立
    山东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河北大学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天大法学院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天津师范大学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河北经贸大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井冈山大学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天津理工大学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青年学习会
    天津财经大学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湖南师范大学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
    武汉东湖学院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会
    云南大学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讲习会
    海师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河南师范大学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电子科大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青年学习会
    哈师大成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
    
    新党章的习近平色彩
    
    日本《产经新闻》星期一从北京发出报道,题目是“中共党章‘习色彩’突出 全文发表 各地组织新思想学习会”。报道说,
    
    “在本月24日闭幕的中共党代会修改的党章已全文公布,其中载入习近平总书记(国家主席)的指导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并将它定为党的行动指针,对原先的党章做出一百多处修改,通过强化‘习色彩’而突出中共的绝对统治。中国的大学争先恐后地设立‘习思想’研究所和学习会。
    
    “从北京到地方,各地方的领导人召开干部会议赞美‘习近平思想’,下达指示要认真学习。习思想展示了‘习总书记的巨大的理论勇气,举世无双的政治智慧,高超的见识,和独创的思想。’(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必须认真学习,用习近平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实践。’(中共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和天津财经大学等中国各地的大学纷纷设立学习习近平思想的‘研究中心’。
    
    “习近平思想的主线是综合推进‘五位一体’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其中包括全面推进‘建设小康社会’、‘深化改革’、‘实行法治政治’、‘严肃中共党的纪律’等‘四个全面’。但是,这些内容都是胡锦涛前领导班子时代就提出的理念。虽然习近平打出强国路线和加强中共统治等主张算是他的特色,但难说他有什么一以贯之的思想。
    
    “有中国政治研究者预测说,‘习近平领导班子可能这只是提示在2022年下次中共党代会之前的习思想新内容,力图提出和提升系统性的‘习近平思想’。”
    
    附件三:
    
    清华法学院教授发出最强音: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8/07/25/7470461.html
    
    许章润: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照此趋势以往,「改革开放」会否就此终止,极权回归,亦未可知。此时此刻,全体国民之最大担忧,莫此为甚。
    
    当下全体国民对于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担忧日甚,已然引发全民范围一定程度的恐慌。 摄:Feng Li/Getty Images
    
    【编者按】本文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新作。许章润教授2005年曾被官方机构中国法学会评为「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之一,现为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以及中国大陆多所高校客座或兼职教授。自2013年以来,许章润教授陆续发表《重申共和国这一伟大理念》《重思中国立国之基》《保卫「改革开放」》《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等一系列演讲和文章,批判中国当下政治和社会运行模式在歧路上渐行渐远。本文尤其对2017年冬以来以来中国政治与社会的倒退趋势进行了系统性批判,明确指出要警惕「极权回归」的危险,并提出「个人崇拜」剎车和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的诉求,成为中国大陆知识界为数不多直击时弊的声音。端传媒经作者授权,首发全文无删节版本。
    
    包括整个官僚集团在内,当下全体国民对于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担忧日甚,已然引发全民范围一定程度的恐慌。盖因近年来的立国之道,突破了下列底线原则,倒行逆施,而这曾是「文革」后执政党收拾合法性,并为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证明为最具正当性的政治路线,也是全体公民和平共处最低限度的社会政治共识,本不该动摇,千万不能摇撼。四条底线
    
    那么,是哪四项底线原则呢?
    
    第一,维持基本治安,明确国家愿景。
    
    结束连年「运动」,中止「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以包括连番「严打」在内的强力整肃,阻止社会失範,维护社会治安,同时尽力实现社会和解,大致提供了一般民众生聚作息的基本秩序条件,是四十年里现有政体的底线合法性,也是历经劫难后的亿万国民拥护「改革开放」的原因所在。虽说从治安到公正,自就业而尊严,公共产品的内涵缺一不可,而且时移世易,诉求必然逐次提升,但在高端产品阙如之际好歹有底线保障,对于历经动乱和苦难的百姓而言,总是好事。毕竟,升斗小民,日常起居的美好愿景不过是安宁生活,期期於温饱小康,而以世道安靖为前提。虽说此种治安格局及其后来发展出来的「维稳」路径,反过来滋生出新的问题,暴露出政治统治正当性不足这一致命病灶,但就其提供基本治安而言,却是成功的,也是合意的。
    
    不宁唯是,三十多年里,尤其是1992年春夏之后,执政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谓「专心致志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坚持二十年不变,则官民互动之下,几个回合下来,一般国民认为不管谁上谁下,他唱罢你登场,反正发展经济、专心国家建设这一条蔚为基本国策不会改变。有此预期兜底,遂仿佛多所安心,接受既有政体安排,你当你的官,我过我的小日子,而合作共谋出此刻这一社会治安格局。换言之,不是这个梦那个梦,而是发展经济社会,专注於国家建设,別搞运动,安宁生计,凡此底线原则,筑就了展示并通达国家道义愿景的起点,也是百姓接受统治的前提。
    
    不是这个梦那个梦,而是发展经济社会,专注於国家建设,別搞运动,安宁生计,凡此底线原则,筑就了展示并通达国家道义愿景的起点,也是百姓接受统治的前提。摄: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第二,有限尊重私有产权,容忍国民财富追求。
    
    从废除私有制,声言私产为万恶之源,到有限保护私有产权,容忍亿万人民对于财富增长的追求,并且诉诸立宪,所谓「私产入宪」,释放了发家致富的普遍人慾,给予追求美好生活的人性志向以正面政治迎应。在此情形下,不仅国家经济实力空前增长,并以此支撑了科教文卫与国防武备,特別是庞大的党政费用,而且,一般国民亦多获益,生活水準多所提升。此为中国经济快速成长的法制缘由,同时说明了既有政制合法性之获得全民容忍的经济原因。毕竟,动什么,別动大家的钱袋子,是硬道理。其实,此为一切正常人类社会的通则,近世产权理念与人性观念为此特加张本,「改革开放」以「拨乱反正」皈依普世大道,实为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第三,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
    
    几十年里,公民社会不见成长,稍有冒头即遭整治,严重阻滞了国民政治心智发育与公民人格养成。政治社会更是不见踪影,导致中华国族的政治成熟捉襟见肘。但是,伦理社会基本恢复,经济社会与市民社会确乎多所发育。市民自由而非公民自由,尤在市场经济较为发达省份,早成生活事实。所谓市民生活及其市民自由,指的是私性领域的有限生活权利,着重于吃喝拉撒卿卿我我,特別是对于自家生活方式无涉政治的自我支配,至少是发型服饰无需看官家脸色行事。大家搓澡搓脚,旅游宴飨婚外恋,小资麻麻,这世道才有烟火气。较诸毛氏极权政治下千篇一律的铁桶生活,连裤裆都管得死死的,此刻国民暂弃公民身份追求,而满足於市民幸福,回归普通人的日常本色,既无可厚非,更是大家之能容忍刻下政体的原因所在。就此而言,警力以抓嫖为柄,实施定向人身控制,造成普遍不安全感,虽於一案一事得计,可丧失的却是普遍的市民预期,反而得不偿失。至於北京市以整治市容为据,而将好端端便民商铺酒肆一律封拆,彰显的是「光荣政治」对于市民社会的为所欲为,一种权力的美学恶趣。——就是香港、伦敦与巴黎,超大规模国际大都会,不还都容忍并规划街市交易嘛。至於市场经济之下,笑贫不笑娼与娱/愚乐至死,忸怩作态、无德无识无耻却大富大贵,亦为普通众生的市民生存,遵循的是商品逻辑,讲述了一个不得不为了市民常态生聚而付出文明腐朽代价的现代喜剧与后现代闹剧。
    
    第四,实行政治任期制。
    
    三十多年里,究其实质,虽说社会多元与政治容忍度明显增长,但整个政治体制未见任何具有实质进步意义的变革,骨子里依旧是那一套陈腐而残忍的敌我斗争与专政理念,外加上「吃江山」的贪婪丑态。但因立宪规定了包括国家主席和国务总理在内的政治任期制,以及「人权入宪」,并经2003年以还的十年任期后实现党内和平禅让,终于兑现了最多连任两届、最长十年这一宪法规定,纸上的宪法规定至此似乎积习而为「宪法惯例」,好像立法与实践均双双尘埃落地,这便总算给予国民以一定政治安全感,也令国际社会觉得中国正在步入现代政治。不妨说,三十多年里嚷嚷政体改革而政体岿然不动,这是唯一看得见摸得着也拿得出手的政治改革成果。在大家看来,不管你如何,不过就是十年的事。诸位,百姓无辜,小民蝼蚁,平时面朝黄土背朝天,分散如沙,为养家餬口而劳生息死,根本无力抵抗任何组织化强权。此刻终于好歹有此「十年任期」,似乎感觉也还算是对于随时可能爆发的政治任性的一招制约,这便随遇而安地打理自家油米柴盐也。
    
    以治安为导向的社会控制依然有效,但发展至「维稳」体制,局部地区甚至是一种準戒严状态,则尾大不掉,靡费非常,说明体制潜力已然用尽,有待升级换代。
    
    综上所述,总体来看,以治安为导向的社会控制,在提供治安这一基本公共产品层面,依然有效,但发展至「维稳」体制,局部地区甚至是一种準戒严状态,则尾大不掉,靡费非常,说明体制潜力已然用尽,有待升级换代。特別是此次中美贸易战争,将国力的虚弱与制度软肋暴露无遗,更加强化了不安全感。此前高峰申言,「执政合法性不是一劳永逸的」,对此危机似乎还有所警醒,而近年来对此严重缺乏敏感,却自信膨胀,类如「扶贫运动」和「打黑运动」这种準运动式政经操作方式再度登场,令国家愿景的确定性再度打折。另一方面,对于私有产权的有限保护与一般国民发家致富欲望的有限满足,不仅促进了经济增长,而且提升了亿万国民的生活水準,但却终于遭遇所谓「国进民退」与实际生活中屡屡发生的公权力肆意剥夺私有产权恶性案件的证伪,倒逼出「私权神圣」这一国民诉求,而背后的逻辑不过是「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这一公民认知。本来,「分清公私」方能「提供和平」,二者均为古今政治的基本内涵,今日於此必得过关而后安。而最为世诟病并令人胆战心惊的,便是修宪取消政治任期制,等于一笔勾销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一巴掌直要把中国打回那个令人恐惧的毛时代,伴随着甚嚣尘上而又可笑之至的领袖个人崇拜,这才引发出下列全面恐慌。
    
    几十年里积攒的财富,不管多少,能否保有?既有的生活方式能否持续? 摄: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八种担忧
    在此,总括而言,大家的担忧与恐慌,主要集中在下列八个方面。
    第一,产权恐惧。
    
    几十年里积攒的财富,不管多少,能否保有?既有的生活方式能否持续?法定的产权关系还能获得立法所宣谕的保障吗?会不会因为得罪了哪位实权人物(包括村委会主任)就企业破产、家破人亡?凡此种种,最近几年间,反倒随着时间推移,而愈发缺乏确定性,遂至上上下下恐慌不已。它首先冲击的是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已然掘金成功人士,而以大规模富人移民现象作为应对之道。一般中产阶级中下层,温饱有余,但却同样为生老病死进程中随时可能降临的任何意外而担惊受怕,尤其害怕通胀通缩钱不值钱。当然,富人移民的原因复杂,既有追求更高生活品质的,也不乏洗钱赶紧溜的,更有权贵携款逍遥法外的,但普遍缺乏产权安全感则为通例。官商一体权贵的巧取豪夺是「改革开放」的最大赢家,也是富人移民的主体。官方信息披露有限,民间传说嘈嘈切切,加上官媒时不时演奏个「共产党的终极理想就是消灭私有制」之过门,伴随着「打土豪分田地」式民粹叫嚣,更且加剧了此种不安全感。恐慌之际,高峰居然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一份曾令世界不得安生的两位年轻天才的轻狂之作,其予全体国民的负面心理震撼,也只有在此语境下,才能获得真切解释。
    
    第二,再次凸显政治掛帅,拋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基本国策。
    几年来,意识形态火药味愈来愈浓,以争夺话语权为标识,而实则依仗公权力施行意识形态迫害的阵势,已然导致知识界的普遍恐慌。置此情形下,自我审查,层层加码,导致出版业遭受重挫,舆论界钳口日甚,中国与外部世界勾连之阻力加剧。甚至出现了鼓励小朋友举报告发父母这类官方宣传品,违忤基本伦理,既反传统又违现代,活脱脱一副极权政治嘴脸,令人不得不想起曾经的野蛮「文革」岁月,实在匪夷所思。影响所及,大学教师连连因言获罪,因为担忧党政宣传口子找麻烦与课堂上学生特务告密,而战战兢兢。更为严重的是,地方官僚基於政治担忧普遍不作为,而中国经济的成长实在有赖於地方官员基於政绩观而认真干活的发展观。那边厢,「重庆模式」那帮余孽与高校中曾经的「三种人」联袂一体,今日摇身一变,滚雪球,构成「新极左」,喊打喊杀。
    
    几年来,意识形态火药味愈来愈浓,以争夺话语权为标识,而实则依仗公权力施行意识形态迫害的阵势,已然导致知识界的普遍恐慌。
    
    本来,一般国民对于「政治运动」之苦记忆犹新,新生代汲汲於市民生活,已然习惯於常态经济社会与市民生活,对于人为的「政治掛帅」与毫无逻辑的极权泛政治化倾向,了无兴趣,也不关心,硬逼他们,只能徒增反感。实际上,几十年来,上下一心,这个政治体制还能获得国民容忍,就在于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心全意谋发展,不再天天运动式「讲政治」,停止或者减少干涉私人生活,更不会上演什么「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这类荒唐闹剧。终究而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到一定阶段,必需转向以宪政建设为中心,而於政经两面次第推进建设现代国族,为现代中国接生。但就目下而言,最低限度却依然应该是固守前者,再谋他图,岂能背道而驰。
    
    第三,又搞阶级斗争。
    
    前几年官媒与官方意识形态主管官员屡提阶级斗争,早已让大家一阵恐慌。这几年的施政方向,令人再度怀疑会否重搞斯大林—毛韶山氏阶级斗争那一套。犹有甚者,随着反腐之第次展开,特別是新建国家监察委及其权力之无限扩大,将全体公教人员悉数划入,不仅未能提升大家基於法制的安全感,相反,却不禁令人联想到克格勃式辖制以及残酷的党内斗争的可能性,而再度引发重回过往阶级斗争岁月的阵阵恐慌。因而,对于「斗,斗,斗」这一恐怖政治模式的国民记忆,及其是否重回华夏大地的普遍担忧,使得政治疏离感日增,和合与祥和气氛日减。本来,「私产入宪」与「人权入宪」,伴随着两任到顶这一党内禅让制的施行,有望朝向一个常态国家渐行渐近,意味着不再需要动用「斗」字诀,可这几年的做法却仿佛与此背道而驰,大家自然心惊胆战。
    
    随着反腐之第次展开,特別是新建国家监察委及其权力之无限扩大,不仅未能提升大家基於法制的安全感,相反,却不禁令人联想到克格勃式辖制以及残酷的党内斗争的可能性。
    
    第四,再度关门锁国。
    
    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闹僵,却与朝鲜这类恶政打得火热。中国的经济成长与社会进步,是中国文明的自我进步,循沿的是超逾一个半世纪的文明大转型固有逻辑,也是现代世界体系在中国落地后之发育成长,并非外力所能主导。但在具体操作层面,却是在重启「改革开放」而与西方世界关系改善之后,以进步主义为导向,以「与世界接轨」为目标,而搭乘上全球化市场经济快车实现的。没有「开放倒逼改革」,就没有今天的中国经济、社会和文化。而与朝鲜、委内瑞拉这类失败国家、极权国家打得火热,违背民意,忤逆历史潮流,实在不智。虽说民间调侃,鉴於中国大量官商的子女玉帛均寄存于彼方山水,故而不用担心两国交恶,但明暗之间一闪失,倒霉的是这个据说全民所有的国族,而必然落在每个具体的百姓人头,摇撼的是他们的口粮与衣衫。在此,究其缘由,就在于以政党理性代替国家理性,而以扭曲的国家理性压制公民理性,不思进取,一意孤行,早已落后于时代思潮,所以然哉,有以然哉。
    
    第五,对外援助过量,导致国民勒紧裤腰带。
    
    据说中国已成世界最大外援国,动不动「大手笔」划拉几十亿几百亿。此就一个发展中人口大国而言,不少地方还处在前现代,实在是不自量力。究其根源,扩张性「光荣政治」逻辑作祟,蔚为主因,而公子哥心态与做派亦且难辞其咎。现有的国家财富,包括那三万亿外储在内,是四十年里几代人血汗累积的,更是远自洋务运动以还数代中国人奋斗的善果,怎能随便乱花。长期高速的经济增长终有结束之时,则如此慷慨,类如当年无原则「支援亚非拉」,导致亿万国民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甚至於饿殍遍野,在在不能重演。此次中美贸易战爆发后官媒以「共克时艰」号令,傥论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立刻遭遇百姓无情嘲讽,「去你妈的,都哪儿对哪儿呀」,正说明人心所向,早已非当年那般忽悠得了的了。
    
    第六,知识分子政策左转与施行思想改造。
    
    虽然早就说知识分子是劳动人民的一部分,但一有风吹草动就拿他们当外人,甚至当敌人,已成国朝政治的最佳晴雨表,也是政制底色的政治表达。教育部一再声言要加强对教师的思想教育,网传必须重点防范海归教师,以及高校中的极少数文革遗左纷纷如打鸡血般跳将出来喊打喊杀等等,都令人担忧所谓的知识分子改造政策再度降临,特別是伴随着政策左转而再次施行思想改造运动,乃至於不排除更为严重的态势。「妄议」大棒挥舞,人人噤若寒蝉,还有什么言论自由可言。而无自由思想与独立精神,则探索未知、学术精进与思想创发云乎哉。本来,历经这四十年的积累奋斗,再好好干一、两代人,中华文明有望迎来一个思想学术的全盛高峰。但是,假若此种钳口政策再延续下去,甚至日益趋紧,则此种可能性无望变成现实性,中华国族终究只是精神侏儒与文明小国。
    
    第七,陷入重度军备竞赛与爆发战争,包括新冷战。
    
    短短十年间,整个东亚其实已然陷入军备竞赛,但所幸爆发战争的概率依旧尚处可控层面。问题是,不能由此打断中国的常规发展,就此摧折了尚未最后水落石出的伟大现代转型。两年来,在「阻止中国陷入全面内战」与「保卫改革开放」两文中,笔者都曾指认中国逐渐於「维稳体制」之上又叠加了「战备体制」,就在于提示其危险性,防范其负面影响。此刻随着内政紧绷与外贸纠纷日甚,经济下滑可能性加剧,则其进程不可控因素增多,防范其不至被迫走向战争状态,不管是热战还是冷战,绝非杞人忧天。坊间舆议提醒中美贸易争端不应再引向意识形态之争,更不要进行政治模式之争,亦为同此忧虑而发,还算靠谱。
    
    笔者都曾指认中国逐渐於「维稳体制」之上又叠加了「战备体制」,就在于提示其危险性,防范其负面影响。摄:VCG via Getty Images
    
    第八,改革开放终止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
    
    虽说「改革」一词已然多少污名化,毕竟,恶政亦且假尔之名而行之,但在当下中国语境下,置身大转型尚未完成、有待临门一脚的现状,较诸爆炸性革命与极左式的倒退,改革依旧是最为稳妥的路径。改革空转,抑或不进则退,早已非只近几年的事了,实已延绵一届任期。照此趋势以往,「改革开放」会否就此终止,极权回归,亦未可知。此时此刻,全体国民之最大担忧,莫此为甚。说是极权回归,就在于胡温任期,仿佛出现极权向威权过渡趋势,故而称为「后极权时代全能型威权政制」。但这两年反其道而行之,这才引发「极权政治全面回归」的恐慌。中国近代史上,1894年的甲午战争与1937年抗战爆发,两度打断中国的现代进程,致使追求日常政治的努力付诸东流,中国的现代事业因而被迫延宕。今日这一波延绵将近两个世纪的大转型已到收尾时段,有待临门一脚,切切不能再因战祸而中断。倘若中断,下次历史机遇何时再来,恐伊于胡底矣。
    
    八项期待
    
    当此之际,针对上述担忧与恐慌,从内政着眼,无涉经贸(包括大幅度减税),也不上纲上线到民主法治层面,仅就下列八项而言,具体而有形,允为时务。
    
    第一,杜绝援外撒钱「大手笔」。
    
    非必要的无谓援外大撒把,砸钱,最令一般民众反感寒心。中国尚处发展爬坡时段,无论基础设施还是民生福利,均难题如山,任重道远。且不说养老、就业与教育,但就乡村凋敝而言,就压力山大,而需公权力多所措意。否则,半个中国仍处前现代,等于现代中国只是个半拉子工程,谈何文明覆兴。近日中阿论坛期间宣布拨银两百亿美金,设立所谓阿拉伯国家「重建专项计划」,并且「探讨实施总额为10亿元人民币的项目,支持有关国家维稳能力建设」。可我们知道,海湾国家个个富得流油,何需尚有上亿未曾脱贫国民的中国在此充当冤大头,让人不禁感慨有司心肠何在,还把自家国民当人待吗?——纵便此间涉及「战略布局」,但难免搅入既有大国博弈,而导致战线过长,亦嫌稍早。而且,凡此支出,完全无视既有预决算体制,将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国库司库宪法职权撇在一旁,在实质性瘫痪既有官僚科层建制化之际,等于向宪制与法制开战。
    
    第二,杜绝主场外交中的铺张浪费。
    
    开个平常的会,就使劲折腾,不计成本,劳民伤财,其实既无里子也无面子。此为「光荣政治」,而非「实利政治」,更非「实力政治」,亦非什么「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具有热情好客的优良传统」,非徒谋虚荣者不为。照此思路,联合国所在地的纽约峨冠博带,岂非天天戒严不可;全球性组织最多的日内瓦和巴黎,衣香鬓影,还不夜夜都要放烟火?就国家自助体而言,概需以实力立世,而旨在谋取实利,同时不废道义心肠。两项既存,三者并立,沾溉国民,荣光不求自来。无此维度,汲汲於光荣政治那一套,当事者出头露面好像挺风光,而不恤民力,做冤大头,实则招人鄙夷,也会激发民愤。连举世嫌弃的隔壁独夫胖墩来,居然大阵仗迎送,那文图俱在、传闻中酒席宴上128万元一瓶的矮嘴茅台,说实在的,一下子令亿万国民离心离德。——还中国梦呢,做梦吧!
    
    第三,取消退休高干的权贵特权。
    
    国朝体制,高干生养病死全赖国库,而享受超国民待遇。原有生活待遇、医疗标準与度假休养诸项,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大家耳闻目睹,而至今不敢公布,正说明见不得人。此种体制,承继的是朱姓子民、八旗子弟的奉养传统,既违忤曾经自诩之革命精神,更不符现代公民立国原则。若说什么「封建残余」,此为典型。国民痛恨不已,可毫无办法,遂成制度招恨之一大毒瘤。这边厢普通人民住院难,那边厢高干病房巍哉峨兮,隔离於一般病区,让多少百姓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而每一丝仇恨都可能在某个时刻于心田中成长为惊天雷暴。
    
    第四,取消特供制度。
    
    七十多年里,其实早从延安时期就已开始,无论是在国民饥寒交迫的年代里,还是此刻亿万百姓为婴儿奶品、日常食品安全而提心吊胆之际,特供制度供养着这个号称人民政权的高层权贵,提供着一般人做梦都不敢想像的诸种特权,除开几个极权政体之外,举世找不出第二家,可谓豪奢之至,而无耻之尤。社会恒有差等,贤愚贫富实为自然,但那是结果,而非抹煞起点平等的公民理想,更非公然利用国库供养少数权贵。此制一日不除,「第34号」依旧,中国食品安全就一日没有保障,两方同样无任何真正的安全可言。
    
    第五,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
    
    有关于此,民间早已呼吁多年,居然毫无动静,说明其间猫腻最大,最见不得人。现有官员升迁程序中对于子女玉帛的说明,只限内部掌握,存见於干部档案,而一般国民无从知晓,遂使一切迷雾重重。而无论人力物力,还是技术手段,早已成熟,正为施行此制,并经由全国联网,用十四亿双眼睛施行有效监督,铺垫好一切基础。反腐而腐败不止,就在于搞成了内部的事,而非基於政治公开原则的法制作业,缺的就是阳光法案这一环。你们若非心虚,那就施行此制,让一切大白于天下吧!你们要是正心诚意,那就加入大多数国家均在其中的国际反洗钱组织「艾格蒙联盟」(Egmont Group)吧!何必云山雾罩,将亿万国民当二百五。
    
    今明两年的适当时机,如秋季召开人大特別会议或者明年三月全国人大例会,通过再度修宪,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以保卫改革开放、防范重回文革极权政治。
    
    第六,「个人崇拜」亟需赶紧剎车。
    
    改革开放四十年,没想到神州大地再度兴起领袖个人崇拜。党媒造神无以复加,俨然一副前现代极权国家的景象。而领袖像重现神州,高高掛起,仿佛神灵,平添诡异。再者,官员讲话,本为秘书手笔,不过等因奉此,居然汇编刊行,精装亮相,全球免费赠送,徒耗纸张,令人喷饭。此间不仅需要反思为何当事人如此弱智而好名,更需要检讨为何曾经遭遇此种戕害的偌大国家,包括她的芸芸「理论家」「研究者」,居然对此毫无抵抗力,却不乏舔痈吸疽之徒。而亿万人犹如虚无,竟然容忍其大行其道,奈何不了那几个马屁精大员,正说明所谓启蒙是一个未竟事业,需要每一代人在公共事务上公开运用自己的理性,方能如履如临而砥砺前行。而且,它更加说明中国尚未完全进入现代世俗理性的常态国家境界,而有待接续奋斗矣。
    
    第七,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
    
    年初修宪,取消政治任期,令世界舆论哗然,让国人胆战心惊,顿生「改革四十年,一觉回从前」的忧虑。此间作业,等于凭空制造一个「超级元首」,无所制衡,令人不禁浮想联翩而顿生恐惧。因此,今明两年的适当时机,如秋季召开人大特別会议或者明年三月全国人大例会,通过再度修宪,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以保卫改革开放、防范重回文革极权政治。《宪法》既立,无论是何种质量的宪法,本不宜改来改去,无奈这是大转型时段过渡政体下的一部临时宪法,只好频繁修订。但愿转型落地之前,这是最后一次修宪。
    
    年初修宪,取消政治任期,令世界舆论哗然,让国人胆战心惊,顿生「改革四十年,一觉回从前」的忧虑。摄: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第八,平反「六四」。
    
    今明两年,适值「改开」四十周年、「五四」百年与「六四」三十周年,一连串所谓敏感节点纷沓。而中美贸易战的后果,亦将延时第次显现,增加了所谓的不确定性。在此,既有的「维稳」思路是「以治安对付政治」,叠加上「用政制钳制政治」,而非「以政治迎应政治」这一常态政治之道。当年给「四五」平反,从此每年四月五号不再成为敏感节点,就在于「以政治迎应政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结果各得其所,皆大欢喜。因此,值此迎来「六四」爆发三十周年之际,当局於今明两年适当时刻公开为其平反,不仅表明「以政治迎应政治」的诚意与智慧,而且,从此每年六月四号无需再如临大敌,为全体公民政治上的和平共处扫清障碍,既裨益于民心舒畅,更有助於收拾政治合法性。
    
    以上诸项,均为现代政治的一般常识,也是刻下国人的普遍诉求。此番「冒着杀头的危险说出人所共知的道理」,就在于举世滔滔,若无此说法,就无此立法,从而吾侪百姓没个活法,其奈也何,呜呼哀哉!
    
    值此迎来「六四」爆发三十周年之际,当局於今明两年适当时刻公开为其平反,表明「以政治迎应政治」的诚意与智慧。
    
    过渡时段
    
    两年多来的世界进入政治调整小周期,无需惊恐,远未到分晓时分,更须也唯有稳健推行内政改革,健全国族身心,方能应对过关,维持包括中国在内的这艘世界大船持续扬帆於和平与发展的常态政治航道。冲突与战争是人类这个残忍物种的常态,但是身处历史机遇关头而推延或者避免其发生,则为政治的天命所在,更是对于肉食者政治智慧与德性的大考,而人类恰恰就是政治的动物,政治为世间最高智慧。就刻下情形而言,纵便事态已如今日,也还未能根本偏转「和平与发展」这一大势。而这就是历史机遇,就是所谓的「机遇期」,唯智者方能攫获,而不至於东怼西怼,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也。
    
    至於太平洋沿岸东西两大国均不期然间先后步入「老红卫兵执政」状态,是而且不过是一种短暂的过渡现象,实为每临历史危机关头就会出现的那种一再上演的乱象之再现而已。就此岸言,其毫无历史感与现代政治意识,更无基於普世文明自觉的道义担当,昧於时势大道,却又深濡文革政治烙印,虚骄之下,允为干才而用力过猛却用错了方向,致使弄权有术,当官有方,而治国无道,岂止折腾,直是倒行逆施。就彼岸看,实为一群依旧生活在列强时代与冷战政治中的老不死幽灵登台,虽不乏对于当今世界政治图景与文明变局的现实判断,却同样缺乏历史感,短视而贪婪,根本开出了误诊处方,反将早年裙带资本权贵的重商主义国策与基於唯我独尊、掠夺成性的帝国主义式傲慢偏见与粗鄙蛮横,赤裸裸的讹诈,尽兴抖露无遗,展示了一个文明衰败的疲惫帝国狗急跳墙式的晚期症状。而自大爱国狂适成祸国害人精,所谓爱国贼,中外古今,史不鲜见。同时,它还说明,如同「坏人变老了」一般,人人都是自己早年教育体系的产物,此后无所用心,了无自省,便难以挣脱羁绊。以旧知识应对新事物,却又自信爆棚,遂刚愎自用。其理念,其政策,如托克维尔所言,不过是「发霉的旧货」。
    
    此时此刻,就中文世界的一般舆议心态与脉络来看,基於公民理性的政治自觉已然充沛发育,更不缺昂扬正大的道义立场,但少见基於国家理性意识的文明自觉,特別是未能梳理清楚适用于「国家间政治」的国家理性与适用于「国家政治」的公民理性之二元分际,而混战一团,指东打西,甚至崇拜起彼岸老红卫兵来,将自己降格到铁锈州红脖子们的水準,套用一句名人名言,可谓「土样土尿泡」。同时,也是政体感召不足,导致认同缺失或者疲弱,而使国民身份与公民认同两相悖逆之怪象。毕竟,「大清」与「中华」,虽纠结缠绕,还就真的不是一回事。你们「坐江山」「吃江山」,江山有事了,就让大家「共克时艰」来「保江山」,这不扯淡吗!有舆议感慨,一些人说话办事,仿佛自己不是中国人,而处处倒为对方设计着想,实在是怪而不怪,正为向心力凝聚力这一软实力不足国族常见的景象矣。再者,撇开究竟何为「中国人」等等认知争议,置此情形下,可得申言者,两边各说各话,越是昂扬正大,越可能将话谈死,而无转圜余地。凡此再度说明,国族的政治成熟必以其知识精英的心智作育为先导,而心智作育要在精神自由,众口喧哗却又紧扣人生与人心的普世心思,摒拒任何定于一尊的愚妄与傲慢,要求当局不要再钳口日甚,而把言论自由还给读书人——毕竟,「子产不毁乡校」——从而,在几代人的接续用功磨砺中,涵养保育中华文明思想母机,护卫其功用,强化其势能,这才有望清醒观势,冷静应事,而清明用世矣。
    
    目前来看,当局一再重申绝不会因为贸易战而改变「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也不会动摇在开放交往中发展经济的既有路线,并决心协力捍卫多边体制。与此表态相呼应,并有相应开放措施出台,仿佛尚有定力。其於证明「开放倒逼改革」这一中国式发展路径依赖的同时,却又似乎未见任何实质性内政改革,雷声大雨点小,则不免令人失望,而对其诚意和实效,采取游移观望态度。故而,上述八项,允为时务,先做起来再说。
    
    都说你能干肯干,这八项你只要干一件,我们就欢喜。你要是干三、四件,我们就心服口服。你要是全干了,则普天同庆。
    
    年初高官曾经宣示今年还要陆续放大招,以回应「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此刻时间过半,宁信其有,且翘首以待矣。
    
    最后,顺说一句,陕西省梁家河村四五十户人家,常驻百十来口,居然在上海设立联络处和农副产品展示馆,一望可知非淳朴乡民所能为,毋宁,官商勾结的媚上双簧,於各怀襟抱中各逞其图。还有,最高检开设「12309检察服务中心」,层峰邀约与此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梁家河村支书共同揭牌,同属太监姿态,希图借此创造勾兑机会,拍马屁不要脸。至於陕西省社科联的招标项目「梁家河大学问」,以及近年来各类所谓社科项目之造神运动与领袖崇拜,反现代,逆潮流,匪夷所思,恬不知耻,丟人现眼,更不论矣!凡此种种,太作了,太过分了,而过犹不及,只会把我们带回那个人人觳觫苟存的酷烈人世也!
    
    话说完了,生死由命,而兴亡在天矣。
    
    (许章润,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806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文立赠友人书 (图)
·徐文立:习近平2018年3月25日走上了中共第二次韩战不归路
·徐文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休怪別人
·徐文立:回信及漫谈蓝营的势利
·徐文立著《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
·徐文立:搁置党争
·徐文立:暂停“文立通讯”——我的说明 (图)
·金家兄妹近来的“媚态”可能出于朝鲜内在惊天危机/徐文立
·习近平武吓甚或武统台湾暗助北韩划一朝鲜而登三峡大坝/徐文立
·徐文立:評胡平兄《如何解读中国之崛起》
·徐文立:习奉金三为最上宾而不受谴,天下还有公理吗? (图)
·徐文立三評习近平
·徐文立:《蔣公日記》大陸網路電子版可能有誤的擔心
·徐文立:习近平的如意算盘
·政治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陈泱潮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曾节明
·徐文立:不用那么绕;习近平是个坏东西;贝先生对;张老高明
·刘晓波已故,请不要推他登圣坛 /徐文立
·追怀挚友刘晓波当之无愧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徐文立 (图)
·徐文立推荐:谁害的刘晓波
·徐文立贈友人書 (图)
·徐文立:中国的民主形势并不那么悲观
·徐文立:整体的改革可能性很小
·法广专访徐文立:挺薄的人是拿国家和民族命运开玩笑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历史文明典故:英国大宪章(1215年)/徐文立 (图)
·1979年魏京生徐文立等“民主墙”运动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91期)
  • 谢选骏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你把你的榮
  • 藏人主张国际法律学家:西藏在历史上从未是中国的一部份
  • 谢选骏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 东海一枭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 中国战略分析李酉潭:借鑒臺灣經驗,推動中國和平民主轉型
  • 谢选骏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 金光鸿吴敦义要多读书
  • 吴倩天主圣父:你们这些抵抗并咒骂我圣子的人,不可不畏惧!
  • BURMA-缅甸风云每年8月12日是世界大象日
  • 谢选骏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 滕彪警察街头扫描手机内容新疆式维稳监控扩散
  • 谢选骏中国不可以说不
  • 金剑平档案铁证:中国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是中共
  • 东海一枭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