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文俊机器证明是个什么东西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13日 转载)
    
    来源:美国中文网
    

    吴文俊先生去世,享年98岁。吴先生是中国第一位国家最高科学奖的得主,因为在数学机械化方面的成就。
    那么什么是数学机械化呢?就是用计算机完成数学的方程计算和证明。
    计算机解方程早已不是新闻。
    计算机证明研究在2006年结束。
    
    机器证明已经失败。因为:
    1,只能对已知的几何问题进行“证明”,就是说已经有结果的工作可以用计算机重复性“证明”。没有创新性可言。
    2,不能对未知的几何问题进行证明。
    3,更不能对其他例如数论微分几何拓扑学问题进行证明。
    
    因为,目前命题逻辑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没有解决,是不可能对复杂问题进行证明的。
    
    机器证明只是一个自欺欺华罗庚的论文《典型域上的多元复变函数论》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论文,就连三等奖也不够资格。其文化方面的浅薄可想而知人的把戏。居然获得国家最高奖。你们说,中国大陆数学家有多么坏(1956年,。中国数学家故意恶搞国家奖项,把科学奖励的级别和层次弄的乌烟瘴气。同时故意打压真正的重大创新,于国家的整体利益不顾。
    整个数学领域帮派林立,明争暗斗,投机取巧,数学研究实际上停滞不前。
    
    机器证明从本质上讲,不可能有重大创新,因为机器就是机械的方法去完成一些工作。与电脑编写程序没有太大的区别。吴文俊等人搞机器证明获得国内科学大奖是拔高自己的成果。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造假。
    美国的哈肯等人用机器证明四色定理,并没有得到数学界的认可。不足以享有崇高荣誉。吴文俊也是一样,如果吴文俊用机器证明了重大猜想,那倒是可以重奖。
    
    钱学森在90年代就写过文章,《大学科的复杂问题》早就指出,全息理论和机器推导是佣人懒汉思想。对未知事物怎麼可能掌握全部信息?并且利用已经知道的定理就可以推导出未知事物?
    钱学森的话是符合辩证唯物主义。
    而吴文俊张景中等人的机器证明显然违反认识论的。你吴文俊怎麼不去推导一个伟大的猜想?如果你能够利用机器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你吴文俊就是了不起。可是,吴文俊只会造假。
    因为搞机器证明的当选院士的还有张景中。吴文俊因为机器证明获得国家最高奖,是极不严肃的。如此低劣的垃圾,竟然得到最高奖,太可笑了。据国际上通行的观念,一项成果,如果不能够产生或者开创新的领域,就不能算重大成果。机器证明的意义是低下的,当然,比陈景润张益唐造假要好的多。机器证明不能开拓新的数学。只不过是在已知的范围内循环运动。
    吴文俊真的是淡泊名利吗?吴文俊在2006年就已经知道机器证明是荒唐的,就停止搞机器证明了。但是,虚荣心使得吴文俊见利忘义,至死没有公开承认错误。死后还有人继续造假造谣误导群众。
    中国数学家其实到现在依然没有原创性重大成果。他们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千万不能让其他人产生重大成果。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808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高華談林彪事件(之一)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 《歷歷在目》38.為那一級工薪而爭
  • 谁发动了美中贸易战?
  •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
  • 论皇权或绝对权力——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 读“明史”的感概
  •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 光荣的荆棘路——第二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开幕短片(Openning
  • 小平被起底,近平却挨讽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救赎之母:正如天主的圣言能使灵魂团结在一起,同样它也能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是下台还是推出个替罪羊
  • 谢选骏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 李芳敏1440005那時,他必在烈怒中對他們講話,在震怒中使他們驚慌,說
  • 谢选骏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 独往独来吉歌的博客:核爆:韩正查海航,王岐山随时自尽
  • 谢选骏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 孙宝强有感于参加“达赖喇嘛尊者八十三岁寿诞”的庆祝活动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21)--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 张成觉高華談林彪(之三)
  • 东海一枭仁心经
  • 廖祖笙廖祖笙:国殇——漫山遍野的衰世苟且
  • 曾节明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 谢选骏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 蔡楚蔡楚:两张2005年,劉曉波的见证照片
  • 谢选骏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论坛最新文章:
  • 欧中峰会北京举行 提出改革世贸组织
  • 从第20次中欧峰会看特朗普时代的中欧关系
  • 2018年英国法恩伯勒航空展 空客宣布订单
  • 马克龙贺普京圆满举办世界杯
  • 法足球队今将返国 巴黎蓄势狂欢 警方戒备
  • 通俄门调查背景下美俄首脑首次正式会晤
  • 面对特朗普,中国向欧洲示好
  • 足球世界杯决赛:法是世界中心 美是静悄悄
  • 陆财政政策面对不确定新形势:积极或紧缩
  • 菲律宾击毙效忠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
  • 周日夜法国无眠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二
  • 周克希翻译的普鲁斯特《追寻逝去的时光》
  • 哈梅内伊:与美之外世界各国建立更多联系
  • 日本媒体热烈报道法国夺得世界杯冠军
  • 世界杯港酒吧餐饮商场丁财两旺收入近百亿
  • 《香港六七暴动始末》出版 免历史被歪曲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