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漫谈华罗庚与中国数论学派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10日 转载)
    
    来源:美国中文网
    

    漫谈华罗庚和他的中国数论学派专辑
    
    摘要:华罗庚只是一个三流数学家;华罗庚是一个以政治立命数学家;由于弱智可以遗传,华罗庚把错误思想和低劣的思维方式传给了中国青年数学家,并且把他们引向了错误的道路;华罗庚的错误惯性继续影响中国数学家未来的走向。
    
    关键词:华罗庚
    
    第1辑,华罗庚只是一个垃圾级别的数学家
    
    许多多教科书说华罗庚是一个世界上一流的数学家,这是基于一个什么样的判断?或者定位?
    
    一个一流数学家应该具备如下特征:
    
    1,提出了重大问题(例如费马大定理和黎曼猜想)。
    
    2,解决了重大问题。
    
    3,开辟了一个学科或者方向(例如欧拉七桥问题)。
    
    4,发现了已有数学体系中的重大错误。
    
    5,将已经有的数学应用与社会生活或者学科产生了重要功能(例如CT,黎曼几何应用于相对论)。
    
    6,其他(例如利用数学知识解释其他领域的重要问题)。
    
    华罗庚已经离开人世,他所有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借助前人的原创,自己没有什么重大工作,教书育人培养的也是不成功的,他创立的中国数论学派已经土崩瓦解,几乎全部都错。他推广的优选法是做了科学普及工作,当然值得赞赏。
    
    有人说,华罗庚如果没有回国,就能够做出一流数学工作。这只是一个假设,因为,科学上的重大发现,依赖于灵感,依赖于特定的环境。华罗庚毕竟缺失了好的教育,早期断学,失去了最佳受教育时机。
    
    有没有重大创造,似乎是天意,牛顿,爱因斯坦,达芬奇,这些都是上帝派来的。华罗庚在有生之年没有建立功勋,在数论研究中,把一代中国青年数学家引向了错误的道路。这是不能推卸的责任。
    
    因为华罗庚工作缺乏严谨性,也不够细心,华罗庚对陈景润王元潘承洞的错误,始终没有提出意见,这个与他自身逻辑素养太差有关。
    
    华罗庚只能是一个三流或者垃圾级别的数学家。
    
    在当年中国数学领袖的成员中,华罗庚留给数学界的印象一直不太好。主要原因是,无论是数学理论水平,还是学术见识,其名其实,都相去甚远,所谓“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即其人也!
    
    虽同为当年其他中国数学家成员,但华罗庚和苏步青教授、冯康不同。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其名望和地位,而华和其弟子王元陈景润的名气和政治生命则是和文革以及极左紧紧捆绑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文革和共产党政权,华终其一生也就是一个数学教员。
    
    华罗庚生于1910年,江苏省金坛人。1925年,初中毕业后,就读上海中华职业学校,因拿不出学费而中途退学,退学回家帮助父亲料理杂货铺,故一生只有初中毕业文凭。虽然发表了一些作品,但基本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才华,也没有产生什么影响,1929年,华罗庚受雇为金坛中学庶务员,并开始在上海《科学》等杂志上发表论文。1930年春,华罗庚在上海《科学》杂志上发表《苏家驹之代数的五次方程式解法不能成立之理由》。同年,清华大学数学系主任熊庆来,了解到华罗庚的自学经历和数学才华后,打破常规,让华罗庚进入清华大学图书馆担任馆员。在当时的中国,属于无名之辈。
    
    他的学历不高,只有中等文化程度,无论是学识还是数学素养,还称不上是数学家,只能算是一个知识青年。
    
    1931年,在清华大学数学系担任助理。他自学了英、法、德文、日文,在国外杂志上发表了3篇论文。1933年,被破格提升为助教。1934年9月,被提升为讲师。出国求学,1935年,数学家诺伯特·维纳(NorbertWiener)访问中国,他注意到华罗庚的潜质,向当时英国著名数学家哈代极力推荐。折叠1936年,华罗庚前往英国剑桥大学,度过了关键性的两年。这时他已经在华林问题(Waring'sproblem)上有了一点点结果,而且在英国的哈代—李特伍德学派的影响下受益。
    
    1956年,他的论文《典型域上的多元复变函数论》于1956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论文,就连三等奖也不够资格。其文化方面的浅薄可想而知。1958年,他担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兼数学系主任,同年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了政治数学家的道路,学术生涯基本结束。
    
    华罗庚一生不是以“数学”安身立命,但终其一生也没有建立起什么数学思想。在这方面,他既比不了冯康,也比不上他的一些学生。但是,华罗庚的政治地位一直高高在上。文革初期,去乡下搞一些数学普及工作,推广优选法。华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但在数学家排名,恐怕连重要数学家都算不上。华后来爆得大名,也主要不在数学,而是在政治。
    
    华罗庚想以数学安身立命,却无文名,主要是他从未写出过为人所称道的重要文章。作为数学家,华一生的作品产生过大影响没有一篇,发表都是一些科普或者不重要的论文,现在话说就是垃圾论文。有人瞧不起华罗庚和华的文章,是文人相轻。此说虽然不无道理,但也并不尽然。事实上,在华一生的仕途腾达期,还是很注意提携后进和网罗人才的,如王元陈景润等人,但是,华罗庚本人缺乏逻辑理论思维,把整个学术体系引入荒唐境界。
    
    国际数学界没有看好中国数学界,恐怕除了思想观点,数才也是相当重要的一个方面。数学界和数学家看数学家,首先看重的往往是才能。由此观之,国际数学界瞧不上中国数学家,恐怕也在才能。这不能怪国际数学社会,实事求是地说,华罗庚学派虽为中国数学界的红人,被捧上天,但数才确实平平,不但难以和阿迪亚等相比,即使较之次要的数学家,也不在一个层次上。从数学才能看,华罗庚学派的文章,大多数经不起推敲,思维混乱。华罗庚的《堆垒素数论》《数论导引》等等,凭华罗庚的才力,是写不出来的,都是一些总结别人工作的内容。
    
    华罗庚的“《从单位元谈起》《典型群》等文,也算不上真正的理论文章,既无学理,亦无文采,文字上也蹩脚,经不起推敲。这样说,对华这个以数学立命的人的确有些残酷,也有些刻薄,但想到华罗庚的俾倪一切的自负和华粉对他的没有边际的吹捧,还是有必要道出真相。但不管怎么说,《堆垒素数论》和《数论导引》这两部书,对华罗庚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华罗庚因此被其弟子戴上了“思想家”“数学大师”的桂冠,还被说成是“创造性”地发展了“解析数论”,将成为继哈代之后的“里程碑”。
    
    时至今日,华更被的拥虿吹捧成是“中国的爱因斯坦,最具才华、最有深度的数论理论家,解析数论旗手”。仅凭两部思想是别人的著作,便成了“思想家”,而且还被冠名为“中国的爱因斯坦”,这不仅在数学历史上,即使在中国数学史上,也是一个天大笑话。何况,两部书籍都是别人的论文汇编。华罗庚的学生炒作的陈景润王元潘承洞都是一些数论乌龙术而已,完全缺乏那种脉络清晰的数学思路,在被指出错误以后拒不认错负隅顽抗,暴露了华罗庚学派数学上的浅薄和人格上的猥琐。重新看华罗庚文章,几乎没有可圈可点的东西,让人大失所望,其中《堆垒素数论》错误百出,华罗庚学派也像是样板戏里英雄人物一样,列入小学教材里,无法用于数学学术教科书。
    
    有人说华罗庚证明了华林猜想,纯属无稽之谈,1770年,华林发表了《代数沉思录》(Meditationes Algebraicae),其中说,每一个正整数至多是9个立方数之和;至多是19个四次方之和。还猜想,每一个正整数都是可以表示成为至多r个k次幂之和,其中r依赖于k。
    
    王元说:“华罗庚证明了:假定fi(x)(1≤i≤s)为满足必须满足的条件的k次整值多项式。则当s>=2n+1时,方程:
    
    N=f1(x1)+···+fs(xs)的解数有一个渐近公式。特别对于华林问题,即方程:N=X₁ⁿ+。.+X₃ⁿ,当s≥2n+1时,对充分大的N,有非寻常非负解,且解数有渐近公式。”
    
    知道华罗庚哪里错误吗?华罗庚的推理建立在预期理由的错误前提下:
    
    1,假定。
    
    假定,只能用在否定结果的证明中,例如,欧几里得证明素数无穷多个(假定a成立,可以推出b,得到c,c与a矛盾,所以假定的a不能成立,得到非a)。而不能用在肯定的结论(假定a,可以推出b,得到c,c=a,或者c包含a,所以假定的a成立,这个就是预期理由的错误)
    
    2,充分大。
    
    (充分大是一个错误概念,一个正确的数学概念必须具备专一性,精确性,稳定性,可以检验性)。
    
    以华罗庚和王元这种垃圾水平数学家,怎么会懂得数学证明?也就是说,华罗庚在1937年就落下了在逻辑思维明显缺陷的病根。
    
    华罗庚领导下的数学家心理阴暗,数学是检验一个民族是否有智慧和是否有理性的工具,可是,发现中国乃至整个华人世界,刻意隐藏错误拒绝承认错误。也就检验出中华民族的自卑和愚蠢,他们不能融入理性世界,他们很少能够在重大科学领域做出原创性贡献。
    
    第2辑,华罗庚把中国数学引向绝路
    
    华人数学家狂妄浅薄,不能容忍别人成功,这是华人的一个通病,从人种角度看,华人的性格属于阴柔形,固执、媚俗、崇拜权势,人身依附,他们在华人圈子里成长起来,几乎不可能获得追求真理的勇气,不可能产生自豪与坦荡的生命底气,他们喜欢科学与艺术,却不能把这种追求当成立地成佛的宗教,因为,信仰需要忠诚,华人做不到这个。对于追求真理并且视死如归的西方科学家,华人明显有自卑情绪,当他们造假文章或者错误文章被揭露以后,他们不是反省和自我检讨,而是指责揭露者仇恨揭露者。
    
    华人科学家特别是中国大陆数学家永远在心理纠结的环境中苟且偷生。
    
    华罗庚导致中国数论学派全军覆灭
    
    一,渊源
    
    1953年,回国以后的华罗庚组织了数论讨论班,召集了一大批年轻人。在国家背景下,整个中国学习苏联,从文化艺术,军事,农业,,,到科学。数学也是毫不例外,当时苏联科学还在李森科学术流氓的阴影之下,数学也是在维若格拉道夫荒唐的理论控制中。维若格拉道夫曾经“证明”《每一个充分大的奇数都是三个奇素数之和》在1931年骗取了斯大林10万卢布。
    
    在维若格拉道夫的错误思想引导下,1938年,苏联的布赫夕太勃“证明”了所谓“5+5”。 1940年,苏联的布赫夕太勃“证明”了所谓“4+4”。1965年,苏联的布赫夕太勃和小维诺格拉多夫,及意大利的朋比利“证明”了所谓“1+3”。
    
    以上所有这些内容都是错误的,因为他们证明结论都是特称判断(所有数学定理都是全称判断),命题都是集合概念(所有数学定理都是普遍概念或者单独概念),苏联的错误理论直接误导了整个中国数论60年。中国数论基本完全沿袭了苏联数论教材中的错误概念“殆素数”和“充分大”,数论的低水平标志着数学整体水平的低下。
    
    二,流毒
    
    苏联的数学理论指导思想的流毒直接误导了中国数学界,在苏联的荒唐理论指导下,华罗庚在1953年举办了数论学习班,完全照搬苏联数论理论教材,华罗庚和闵嗣鹤充当指导教师,把新中国数论引向了一条错误的道路,由于政治的渗透,1957年,中国数学家王元“证明”了所谓“3+4”,中国青年报以整版篇幅报道王元“英雄事迹”,这是一般数学家无法得到的优待,因为王元的“成果”是学习苏联的典型,是向老大哥献殷勤的最好模式。王元的荒唐理论破坏了数学已有的逻辑体系,把集合概念命题搬上了数学证明的舞台,历史上,所有的数学定理全部都是普遍概念或者单独概念,从来没有一个集合概念的定理。王元的投机动摇了人类科学的良知,可以不受约束地胡乱证明,激发了无知的数学家用全新的眼光看问题,有节制的造假,可以尽情享受荣誉。以后的潘承洞和陈景润就是沿着这条错误道路倒退着走路。其中,王元的素质最差,他吹捧陶哲轩张益唐陈景润的错误,暴露出王元数学素养和逻辑学素养的级别只是垃圾一样的糟糕。
    
    三,数论大跃进
    
    在这个时髦的哥德巴赫猜想下,中国一大批思维单纯,没有涉世经验的年轻数学家卷入了旷日持久的攻关中,山东大学潘承洞基本就是一个平庸的数学家,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数学成果,他的工作全部都是忽悠人们的解析数论。完全不懂数论的吴文俊关肇直极力推荐陈景润的工作,别有用心地把一个平庸无能的“1+2”推送到高高的祭台。以“后果主义”的道德推理,最终把解析数论推到历史规律的节点,全面崩溃。
    
    四,数学依附政治旁大款
    
    文化大革命后期,经过了黄帅张铁生事件,大家意识到,只有让科学与政治结合,才能获得地位与荣耀,科学院有意识地散步流言,说陈景润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吸引高层注意。这个时候,两大政治集团都想证明自己高尚,拉拢知识分子加入自己势力,,,。中国数学第一次品尝到甜头,科学有时候非常可悲,只有充当政治的情妇才能获得身份。中国数学毫无节操的造假从此拉开序幕,每一年几百万的垃圾论文涌向学术的海洋,功利主义就是人的本性,造假代表了国家利益,一种全新的道德观念出现了,科学家在绝境中铤而走险。
    
    五,下流手段向西方传播
    
    陈景润王元潘承洞的成功包装,极大鼓舞了中国数学界,他们不仅仅获得了荣誉地位,还培养了数以百计的“学生”,一行人已经做到了省部级,例如潘承洞的学生展涛刘建亚,陈景润的学生王天泽,王元的学生贾朝华他们才能平庸,都是打着陈景润王元潘承洞这张牌,华罗庚学派的一派独大的气势打压了其他学科分支的数学家,引起了强烈不满,中国数学界派系林立,就连丘成桐也不得不让几分。为了缓和矛盾,丘成桐违心地把自己不懂的--在数论专业中造假的美国张益唐吹捧成为天才,在论文没有发表的状态下,发给张益唐“晨兴数学奖”,张益唐是潘承洞的弟弟潘承彪的学生,此人一生从来没有一项完整的东西,就连毕业论文也是错误的。但是,不要小看了张益唐的功力,他居然成功利用了媒体,将一篇狗屁不通的文章吹出了兰花。张益唐像一个天外来客,呼啸而过,让人们刮目相看。顺便说一句,华罗庚还有一个学生楼世拓居然去证明“黎曼猜想”,白痴数学家张益唐也宣称自己有信心证明黎曼猜想,黎曼猜想是一个主项为集合概念的命题,属于无法一次性证明的论题。
    
    六,学术专制的后果
    
    新中国科学几乎没有任何重大原创,不仅仅与菲尔兹奖无缘,更加严重的是后继无人,整个数学界思想僵化,崇拜权势,人身依附,品质恶劣。凡是与自己无利可图的东西,一律否定;凡是与自己有利的东西,一律肯定。数学家剽窃,抄袭,造假,骗取自然科学基金,攻击批评者,,,各种下流手段就是一个黑社会。未来的数学家和下一代年轻人的前景可以预料:都是一群没有学术尊严,没有创造力,没有人格的数学工匠而已。在体制的庇护下,肆无忌惮地造假造谣,数学学报,数学年刊,数学进展,中国科学a辑,数学的实践与认识,,,。大量没有思想创新,只是随意附和的论文获得了数以亿计的自然科学基金。中国数学家在人民的养活下自娱自乐。
    
    七,错误为什么会持续一百年
    
    从v-布龙开始经过维若格拉道夫到陈景润和张益唐已经有100年了,这种同一个错误怎么会持续这么久?数量会这么大?这是因为顶层信息的放大作用。错误信息的源头如果没有阻断,会一直延伸很多代,因为错误的后代会一直引用这些错误文章,哪怕他们的学生论文不需要引用,也会假借需要引用,以此炫耀他们的正确与正宗,这是一个潜规则。所以,错误也是一个系统工程,你反腐也好,反错也罢,一直反到错误的源头,当初这个错误又是谁认可的呢?其实,谁也没有认可。
    
    不过是当初没有人及时指出错误,或者有人指出了没有得到重视。当这个错误成为了权威,你再批评他就困难了,因为这个错误已经成为主流数学成果,在这个错误后面有数以百计和千万计的错误论文,名正言顺地被认为是真理了。正所谓温水煮青蛙。
    
    腐败的权力机构制定的反腐败机制是不能做到反腐败的,同样道理,科学官僚机构制定的反学术不端也是不能解决科学错误的,因为,他们根本不会与你讨论自己的错误。所以,这个青蛙死定了。
    
    八,中国数论学派流毒渗透到全世界
    
    中国数论学派全军覆灭,几乎没有一件“成果”可以立足,没有一件“成果”可以流传,进入教科书。正如梁文道先生说的:“皇帝没有穿衣服,皇帝自己也知道自己没有穿衣服,并且皇帝还知道大家都知道自己没有穿衣服,大家心照不宣,现在有人告诉皇帝---陛下怎么不穿衣服,就把这个世界搞乱了”。
    
    华罗庚建立的中国解析数论学派其实就是专门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由王元潘承洞陈景润几个人发表了几篇错误百出的垃圾文章,也敢称自己为数论学派,他们乘坐v布龙建造的航船,重复着过去的错误和悲剧,打着“哥德巴赫猜想”的白条,狂妄地透支着巨大的荣誉和财富,忽悠着13亿人民,他们的学生们继续拿在巨额自然科学基金,不着边际地玩弄不懂数学的人,人民不明真相地花着大把钱养活这些骗子。
    
    直到安德鲁怀尔斯,张益唐,陶哲轩都是中国数论骗子的延续。他们无限制无底线的造假造谣,毁灭了数论。
    
    九,数学不能纳粹化
    
    数学规则是数学白纸黑字的法律,一再被执法者的数学机构破坏和践踏,成为岌岌可危的废纸。破坏越是强势越是横行,数学造假就无法约束。数学要改变错误的游戏规则——炒作,发奖。再审查,评议,然后对抗,几十年以后再公布真相。
    
    数学是神的创造,如果违背了神的意志,数学就会死路一条。
    
    第3辑,华罗庚陈景润---解析数论全军覆灭宿命和中国数学家精神孽债
     
    陈景润是中国数学家的宿命和孽债
    
    大陆官方为了吹捧陈景润造声势,把陈景润视为中国数学的大师。数学这个话题很大,可以从很多角度来谈。而数论最代表数学的精神。陈景润是中国数学家的宿命和孽债,不仅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几代数学家的命运,而且他已经死了多年,阴魂不散,至今还在缠绕着中国数学家,牵制着中国数学未来的走向。恐怕这个过程还短不了。
    
    我想谈一下陈景润的历史定位。陈景润是那个特殊时代的人物,改变了数论本应该按照严格的、历史原有的进程---遵守逻辑规则前进。
    
    中国近代数论历史起初是以欧为师的,在华罗庚的影响下,后来才有一个大转变,转到以俄为师。
    
    把中国数学历史放在一个更宏观的视野下来看——中国的近代数学历史实际上是世界全球化过程的一部分。从这个视野来看的,我认为华罗庚陈景润是中国人在世界数学全球化的过程中民族集体无意识的失落、抵触。一误再误、最后走向错误路的人格化符号,并且影响了整个世界数论走向错误。
    
    刚才说到中国近代数学历史本来是以欧为师,民国时期大量留学学生都是去向欧美,1949年共产党获得政权以后,回国人员几乎全部都是留学欧美的。为什么最后以苏联为师呢?
    
    这个转向,当然有很多历史因素,其中包括中国当时面临的民族危亡、苏联人的误导和欺骗······等等,中国知识分子的躁动、浅薄、轻信和狂热,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一旦走入歧途,就很难改变了。
    
    中国共产党政权选择了亲苏一边倒政策,也导致了中国数学一边倒的政策。所以,在毛选择“走俄国人的路”,开创了这么一个时代之后,中国数学直到现在,还在这个泥潭里面痛苦地挣扎,不能自拔。
    
    那么,如何来评价华罗庚陈景润的时代呢?可以说,共产党列宁式的集权主义、中国皇权专制传统、中国底层流氓文化——这三者的集大成者,由此开创了自己的时代。就会影响到整个中国科学,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在政治上,那是一个贫穷和饥饿、恐怖和血腥的年代,毛是现代中国一切灾难的始作俑者。毛发动“大跃进”闯下大祸后,唯恐身后被“党内赫鲁晓夫式的人物”清算,不惜把整个国家民族推入“文革”十年浩劫之中。中国知识分子遭到了灭顶之灾。中共领导人受俄国人的影响很深,他们信奉的是列宁式极权主义思潮和铁腕手段,在科学上也是一样,他们搞科学方式都是大兵团运作,轰轰烈烈,不能有失败,不能有批评。从毛泽东到华罗庚有很多个性的东西在科学里面。毛泽东的个性依然在科学领导人的个性里面,就是绝对不能有反对声音。你可以用许多词来形容毛泽东和现在科学领导人的为人:暴虐、专制、独裁、多疑、冷酷、虚伪、好大喜功、嗜权如命、翻云覆雨······,而且每一个词都可以找到许多史实来加以证明。
    
    科学院其实就是领导人的祠堂。
    
    毛泽东那时候已经到了苏区,当了中央红军的第一把手,他的弟弟毛泽覃,也是相当于师一级的指挥员了,有一次他们兄弟俩争论起来,毛泽东说不过弟弟了,举手就要打他,毛泽覃说:“共产党不是毛家祠堂!”这句话不幸而言中:共产党从延安整风以后,一步一步朝这个方向发展,到中共1949年建政,整个中国就成了“毛家祠堂”。而这种做法,又被邓小平继承下来,确立所谓“一个核心”的体制。到现在还是这种情况。在中国科学领域,每一个学科分支,都有一个
    
    祠堂和一个族长。
    
    华罗庚这个人虽然是中国数学的枭雄,开创了自己的时代,但又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他的悲剧在哪儿呢?他自认为可以指点江山,自认为可以改变历史,编造了解析数论的辉煌,这个中国数学史上无前例的、人类历史上都没有的造神运动,但最后却被历史和数学规则所捉弄,输了个精光,是个失败的历史人物。他一死,他那套“解析数论”,马上就灰飞烟灭,华罗庚和陈景润最后被数学和历史所抛弃,因为他那套做法是反科学的,反文明的。
    
    华罗庚和陈景润是中国数学的宿命和孽债。他虽然在数学上输个精光,但在中国的制度环境下,仍然有很大的影响,他的幽灵至今还在中国四处游荡。他们的学生,许许多多都是大学的校长和中国科学院的领导,学生的学生都是大学里面的系主任。华罗庚和陈景润的错误思想和研究体制仍是支橕中国数学的基石。今天和今后的数学系学生依然要被梦魇所缠绕,十年、20年、30年看不到头。华罗庚和陈景润在社会上的影响将长期存在,陶哲轩张益唐的错误和造假事件
    
    就是一个明证。这一点不可低估。
    
    华罗庚和陈景润的遗产和中国数学会不会转型?这个问题,中国当前正在大变的前夜,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一党专政体制,是维护权贵集团利益最大的保护伞。也是维护学术错误的保护伞。
    
    第4辑,那个时代的数学家具有红卫兵基因
    
    今年是文革50周年,那个时候有一种说法,就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强调基因。王元陈景润潘承洞都是在专制环境中教育中長大的一代,相對來說,是嘴巴上硬一些,行動上則要軟弱得多。是说假话的一代,實際上是在完全沒有秩序、在一個無政府的狀態中間成長起來的,他們相信的是實力,相信的是成敗論英雄,他們沒有規則意識。更確切地說,他們相信自己可以是創造規則的人,按照自己的需要廢棄和創造規則;只要他們是有操纵實力的人,他們可以操纵并且建立規則並通過以幹成事確認他們的規則!这一代人完全没有底线。
    
    红卫兵数学家因子里的一个突出特征就是:崇拜英雄毛泽东,达到了丧失正常思维的痴迷地步。这些人就是毛粉,不允许任何人说毛泽东的不是,肯定毛泽东所做的一切,认为毛所做的一切出发点都好的!对毛泽东的崇拜是维系千百万红卫兵的精神纽带,一切传统和现实的社会思想、准则以及一般的社会习俗,都以毛泽东教导为价值判断的标准。因此,无论红卫兵中什么派别、组织都是以对毛泽东的无限忠诚为旗帜的!所以,毛泽东肯定的陈景润就是他们心中的一切。现在党中央要求人们“前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这包括了十年文革。这和邓小平对前三十年的评价是有区别的!
    
    红卫兵数学家因子的另一特征是:奉行斗争哲学,达到了目无法纪、无法无天,敢于打破一切规矩、秩序的地步。在科学研究中,就是敢于破坏一切规则,想怎么干,就可以怎么干,想怎么解释,就可以怎么解释。
    
    红卫兵数学家的斗争哲学还体现在,他们没有罪恶感,敢于打倒一切规则;敢于否定一切规则,远至传统文化,近至西方思想,在科学上,否定自己不想要的枷锁---学术规则;敢于破坏一切,从砸毁文物到抄人家产。中国科学家在这一点上,也不示弱。编造了亩产十万斤的奇迹和编造了中国数学家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谎言。
    
    红卫兵科学家因子还有一个特征是:缺乏理性,完全靠情绪做事,达到了盲目、不顾后果的地步,竟敢胡编乱造出弱哥德巴赫猜想和弱孪生素数猜想的荒唐解释。为了建设一个所谓新数学的理想,他们看似激情满满,热血沸腾,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其实却是凶猛的野兽,让整个数学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在整个红卫兵数学家运动中,他们的思想和行为都处于情绪化、观念化和绝对化的状态!他们的观念不是以事实为依据,而仅仅是一团模糊不清的观念,他们从情绪出发去判断事物的好坏和是非,并把一切人和一切事物都绝对化。其中,阶级情感则是红卫兵运动情绪化的突出表现,青年学生往往把阶级情感放在第一位,可以不要任何约束。他们认为凡是毛主席说过的就一定要执行,邓小平肯定过的就必须认可,而且一定是正确的。显然,这种绝对化的思想和行为所造成的结果只能是绝对的专制和绝对的服从,因此,红卫兵数学家既是思想和行为的奴隶主,又是思想和行为的奴隶。
    
    红卫兵数学家同样做着白日梦,说是要数学率先赶上世界水平,同样缺乏理性,同样阶级爱恨分明,同样仇视西方的数学规则,同样具有很强的破坏力,动不动就喜欢围攻不同意见者,封杀批评意见。
    
    通过以上对红卫兵数学家因子的分析,我们就发现,这些红卫兵因子多少都受到毛泽东个人性格的影响。毛泽东本身就具有浪漫主义气息,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无视任何规矩与纪律,并且喜欢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一切规则斗!
    
    红卫兵数学家的思维及言行是红色基因在特殊情况下发酵的极端体现。当一个科学领袖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巨大威胁时,当他拥有足够的威信时,就敢于蔑视一切规则,。他代表着这一门学科,拥有对自己荒唐理论的唯一解释权,勾勒一个虚幻的理想,号召热情缺乏理智的年轻人加入(拉了张益唐陶哲轩刘建亚王天泽,,,。),让红卫兵基因在他们身上发酵,从而产生极端的红卫兵因子,然后他就利用这种因子,让红卫兵为自己做事,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5辑,中国解析数论学派,一个造假帝国的灭亡
    
    毫不夸张的说,解析数论是数论学科中最荒唐的内容之一,数论是数学大厦的穹顶,数论中有不计其数的财富,数论中的一些内容成为现代数学规则基础。
    
    直到今天,中国人数学头脑也不如西方人发达,但是,他们通过原始性掠夺或者倒卖或者抢劫获得数论中的稀世珍宝,他们在占领掠夺中破坏数学,但是,贪婪并不能增加中国数学的财富。
    
    数学是上帝的语言,中国人目前还不能与上帝对话,中国人还不配有数论中的财富,在数论帝国历史上,数论不止一次地走出危机,中国人不能战胜自己。
    
    数论的敌人来自内部,在两千年数学建设中,决定性的是数学规则,规则是整个数学的财政资源,外国人更加善于规则建设,中国人更加善于规则破坏和掠夺数学珍宝。在无耻的中国数学家不择手段的抢劫中,中国数学要么破产,要么放弃数学。
    
    就像十字军东征一样,陈景润王元潘承洞张益唐采取毁灭性的掠夺以后,数学法律被践踏了,他们无耻地创立了异端邪说:“变大海捞针为池塘捞针”。胆大妄为地中国数学骗子依赖高度垄断的国家机器,对揭露者进行镇压。但是事与愿违,靠国家养起来的中国数学机构不能创造新思想,骗子对国家的腐蚀,严重削弱了国家的威信,实际上形成了对数学的洗劫,数学成为少数人的私有财产,肢解了整个数学的完整性,更别说振兴数学了。
    
    陈景润王元潘承洞张益唐乃至陶哲轩是一次次数学叛乱,他们企图扩充实力,在无耻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中国数学家根本没有战斗力,尽管他们身居高位,仍然不能建功立业。中国数学家在纸醉金迷中出尽了洋相,巨额资金的研究费用化为灰烬,数学机体开始腐烂,中国数学会面临崩溃,于是,冒险家和数学寡头不断制造谣言以欺骗中国人民。
    
    不忠诚是中国数学家最大的软肋,年青一代数学家原封不动继承了他们老师数学造假的本性,他们鲜廉寡耻,愚蠢和贪婪的性格坚定地镶嵌在他们的基因里。
    
    中国没有经过文艺复兴,所以,中国数学家保守僵化无耻,从来没有接受过追求真理的教育,追逐利益是他们唯一的信念,他们的教育和培训已经决定了这一点。同时,他们傲慢无礼以抬高自己的地位,使得中国数学更加混乱。
    
    对权势崇拜起了最恶劣的作用,科学院失去了对科学忠诚的控制,面对泛滥成灾的造假,科学院无动于衷,并且心安理得地敛财,他们玩弄心机,不断欺骗。有才华的造假者熟练地运用体制欺骗国家和人民。
    
    独立自由的熏陶才是国民教育的灵魂,规则是数学的灵魂和价值,需要改造的是观念,科学原则高于权威。对规则忠诚对事实忠诚才是数学的生命。
    
    中国数学会通过篡改历史,篡改科学原则终结了中国数学的进步,信仰不能出卖,数学的意义就在于忠诚!是忠诚形成了数学的永恒。
    
    轻视规则无异于自杀,中国出现了群体性心理失常,并且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没有人理会忠告,尽管有人痛心疾首。
    
    在中国数学舞台上,没有人拥护正义的可悲景象才是中国数学真正的悲哀。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515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寅恪曾对华罗庚不满:因其热衷名利包办学界 (图)
·蒋介石曾派华罗庚等赴美学习制造原子弹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天堂夢醒》十二、悲歡離合
  •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 第廿三章三顶帽子 
  •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 台灣早已屬於自由民主的這一邊
  •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毕汝谐(作家纽约)
  •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 沙特阿拉伯就是野蛮
  • 孟宏伟妻中国职务曝光系“特邀人士”
  • 博客最新文章:
  • 贵州公民论坛“十一”劫难
  • 谢选骏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 曾节明“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 谢选骏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 藏人主张中國的教師若不按當局的要求和標準講話,會有什麼結果?
  • 生命禅院HumanityhasMissedaGreatChance
  • 谢选骏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 高洪明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 滕彪新西兰政治献金丑闻中共渗透引关注
  • 谢选骏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 中国战略分析尤金·罗根:奥斯曼帝国的灭亡与现代中东的形成(转载文章)
  • 走向大自然我为什么讨厌范冰冰?
  • 魏紫丹第廿五章是我害死了他
  • 谢选骏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 廖祖笙泰宁佛教渐成世界华人纽带
  • 邱国权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 曾节明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论坛最新文章:
  • 移民向边界挺进 特朗普威胁削减宏都拉斯等三国经援
  • 土耳其将和盘托出谋杀记者真相 沙特王储疑难脱干系
  • 形势不太好 习近平南下了
  • 安倍访华之际日中将敲定恢复军舰互访
  • 中央社指他们今年也坠楼身亡
  • 法国欲加强与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合作
  • 美军两艘军舰今穿台湾海峡
  • 中资印尼水坝威胁珍稀动物生存
  • 党中央高层喊话救市中国股市应声雄起
  • 卡舒吉案让沙特陷入外交被动 前景难测
  • 迎接中国大变局到来,海外民运没有做好准备
  • 欧盟与意大利的预算对峙引发担忧
  • 退出《中导条约》中国呼吁特朗普三思而后行
  • 习近平南巡抵珠海 官员忧郁症坠楼消息引聚焦
  • “血染的风采”加战斗英雄 徐良也上访享规格和谐引唏嘘
  • 数千洪都拉斯移民挑战墨西哥和特朗普 继续北漂之路
  • 秘鲁检方威胁预防性羁押反对党领袖藤森惠子引关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