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柱铭:中共已在香港实行一党专政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8日 转载)
    

    立法会预计最快可在本周内完成《议事规则》修订。数据图片
    
    立法会预计最快可在本周内完成《议事规则》修订。相信至今仍有不少市民不明白,为何民主派要「无所不用其极」地拖延议会工作,甚至不理这样「捣乱」会牵连民生议题。难道他们已不肯为民请命,又不怕下届议席不保吗?
    
    有人甚至会觉得,立法会如今越来越像数十年前的台湾立法院,开会时时会发生暴力冲突,而始作俑者前立委朱高正是一位哲学博士,但以在立法院内抢咪和揪打同事而闻名。1985年,笔者曾与访港的朱高正会面,当时我问他:「你这般高学养,为何也会在立法院内抢咪呢?」他反问我每年在立法局可发言多少次,我响应说每次会议的每一项议程,每位议员都起码可以发言一次。他听罢便说:「根据我们立法院的编配,我每年只可以发言一次。」我恍然大悟,说:「若我在立法局都是每年只可发言一次,那我都一定会去抢咪!」
    
    拉布抗争迫不得已
    
    经过32年的发展,台湾议会文化渐趋成熟,香港却反而倒退。回归初期,立法会仍沿用源自英国民主议会的《议事规则》,事事讲求规矩与程序,而民主派亦一直循规蹈矩地扮演少数派的角色。由于当时有零七、零八双普选的目标,在议会外获较多市民支持的民主派,虽因不民主的选举制度而沦为议会少数,仍愿意耐心等待民主的来临。另方面,属议会多数的保皇党亦不敢放肆,免得他日实行民主政制后,执政的民主派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无奈,香港落实民主无期,无惧「风水轮流转」的保皇党越来越横行霸道,立法会不仅没有监察及制衡政府,还听命于西环,处处为政府施政失误护航。而且他们如今更是「有风驶尽𢃇」,把握几位民主派议员被取消资格,于立法会补选前的「空窗期」,趁火打劫修改《议事规则》,务求将民主派作为议会少数的最后板斧都要剥夺。
    
    笔者近年撰文时一再重申,民主派之所以需要采取拉布、点人数等被动的抗争手段,乃是迫不得已。大家试想,如果零七、零八双普选已经落实,民主派在多数选民的支持下,早已执政。而在民主选举制度下,必然有政党轮替的可能,故为免他日在野时被报复,执政党都会认为有需要维系议会内公平的议政空间,绝不恃多欺少。
    
    记得2004年梁国雄(长毛)晋身立法会后,社会上对他在议会内的「出位」言行有不少非议,当时我曾撰文指,「若香港的论政空间继续收窄,而立法会又在无理规范的掣肘下无法发挥其监察政府施政的功能,试问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议会内会否有更多的长毛出现呢?」不幸,这个情况真的出现了,面对保皇党「伪多数人暴政」的赶尽杀绝,民主派真的不能不采取激烈行动去力挽狂澜,例如现时只要有20位或以上议员站立提出呈请,就可成立专责委员会调查,如梁振英涉收受澳洲公司UGL5,000万元事件。保皇党如今要把呈请人数门坎增至35人。但如该问题能获35位议员支持,根本就毋须以呈请的方式提出调查,况且,呈请所提出的调查,通常都是政府的忌讳,保皇党又岂会倒戈。可见,即使已是具份量的少数,他们都要彻底扼杀其议政空间,令民主派无法再藉此捍卫市民的权益,如他们还不顽强抵抗,又怎能向选民交代?
    
    保皇党声称修订《议事规则》,是为了提升议会效率。事实上,任何民选议会的效率,永远都不及高压专权政府。内地在一党专政下,身为立法机关的全国人大就只是举手机器,附和政府决策的橡皮图章,形同虚设。而特区亦不遑多让,因不民主的选举制度,领导政府的特首,不是地下党员,就是不会说「不」的中共傀儡,而立法会的保皇党亦可长期主导议会,因而越来越变本加厉地摆明车马与中联办狼狈为奸,视市民权益如无物,只因保皇党议员的政治前途与「钱」途,均是掌握在西环、中共手上。
    
    中共已透过他们挑选的特首和保皇党在港实行一党专政了!
    
    来源: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12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桑普:李柱铭击败梁振英
·李柱铭:在香港罢课学生集会上的发言
·在香港罢课学生集会上的发言/李柱铭
·朱凤翎:李柱铭十三亿之战论──雪地种花的浪漫
·六四催化民主诉求,李柱铭:出卖民主的政客就如犹大
·围攻李柱铭的“爱国”狗/读书郎
·中国官媒连番炮轰陈方安生李柱铭美国行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 中共全面操控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政治戰略
  •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 牟传珩:戳穿人社部85201号吊诡《告知》谜底
  •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严家祺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 蔡楚:传闻刘鹤要升官,使我想起见到他父亲刘植岩的惨状(
  •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 《歷歷在目》9.大好人
  • 當代中國的反戊戌運動——2018戊戌年献词
  •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瑞士的佛教化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现金回馈!
  • 谢选骏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 BURMA-缅甸风云暹王缅王储骑象单打独斗?
  • 郑恩宠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当他们知道有个‘死亡不存在’的未来时,
  • 独往独来袁立:我的苏醒与救赎在复旦大学的主题演讲
  • 谢选骏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9-2: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
  • 尾生诗歌尾生诗歌两首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生命禅院《传道篇》四十:雪峰传道(六)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称刘霞当然依法享有一切自由然其下落不明
  • 法国政府放弃南特机场修建计划
  • 特朗普入主白宫一年后权钱勾连仍不清
  • 黄之峰:身可被囚 精神不可
  • 平壤冀参加残奥 板门店拟为奥运第一通道
  • 为何必须谨慎看待中国经济增长数字
  • 法国出生率连降三年 将靠移民补充人口?
  • 中舰进钓鱼岛毗邻区日本反应为何如此强烈?
  • 中华爱国同心会将五星旗插民进党中央党部前
  • 温哥华峰会决定加强对朝鲜的海上封锁
  • 北京空气污染有缓解但仍被重污包围
  • 谷歌在深圳新开办事处 京沪广的规模也骤增
  • 中共人事布局在即港媒估汪洋升李克强再降
  • 赵紫阳逝世13周年祭 骨灰仍未入土为安
  • 世界报:法国婴儿高出生率正在成为过去
  • 加泰新议长任命大战 西首相续採司法手段
  • CIA中国卧底疑向北京爆料致在华线人遇害被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