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所有社会科学理论都不靠谱?/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7日 来稿)
    
    
     从启蒙时代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出乎当时哲人们的预料,理性的高扬并没有导致思想和价值的趋同。时至今日。思想和主义之争并不是“笑渐不闻声渐悄”,而是愈演愈烈。这一现象引发了许多困惑:如果社会科学领域也像自然科学领域一样,存在某种客观规律,为什么人的认识不能像自然科学领域一样,统一到客观规律上来?如果社会科学领域不存在这种规律性,那么社会科学研究的意义和价值又何在?这一问题,涉及到了许多思想争论的核心和关键。正视这一问题,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进行有效研究的前提。

    
    从经验判断出发,不难看到,人类社会领域确实也呈现了规律性的特征,但这种规律和自然界的规律是不一样的;人们认识社会科学规律的方式,更与自然科学领域不同。自然科学领域发现的规律(假设),可以通过实验室设计排除了其他作用因素的实验,来予以验证或否定,所以,它的结论是确定的,具有必然性;但也是简单的,因为排除了其他作用因素,参与的要素简单。这种规律的作用,一是发现,即发现自然界早就存在,但此前还未被人类所发现的东西,如新的化学元素;二是发明,即将知识转化为科技。但是,它不是关于自然界的整体性结论。所以,即使到了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自然科学要预测自然界的整体状态或复杂现象,也是困难或没有把握的,例如气候、地震。
    
    社会科学则不同,它一开始所面对的,就是社会的整体状态或复杂现象,所以,它无法通过实验室设计排除了其他因素影响的实验来验证理论的正误。也因此,其结论其实是一种经验性的总结,就像民间通过谚语对气候变化的总结,或者是《三国演义》开篇对“天下大势”的总结一样。这种结论,只在一定概率下成立,而不具有自然科学那种确定性。也就是说,它表达的不是必然性,而只是可能性。因此,在这一领域,不宜说自己的结论是必然的,或不同观点是不可能的;而只能说,某种结论大概率成立,另一种小概率成立。
    
    既然社会科学理论只是对可能性而非必然性的描述,差别只在概率的大小,那么,人们对待社会科学的规律、结论,就应该采取与看待自然科学规律和理论有所不同的态度。社会科学的规律和结论,不应该被人们确信不疑,更不值得去顶礼膜拜,不管它是马克思主义,还是自由主义;也不管它是自己的观点,还是别人的理论。明白了这一点,思想争论将会减少很多。
    
    还有一种方式,可以推导社会科学结论的有限性:任何一种理论,相信其在核心论点上,都是大概率可以成立的。但任何理论的构成,都需要从核心论点出发,进行多次推导;而推导越多,其成立的概率就越低。例如,第一次是60%,第二次就成了60%的60%,再多推导几次,大概率就变成了小概率。
    
    按照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推理包括大前提、小前提、结论。理论的推演如果以核心观点作为大前提,在其小前提上,可能也会加入一些有效性,但其有效性递减的趋势不会改变,否则,核心观点就不成其为核心了。所以,越是庞大的理论体系,其实越脆弱、越可疑。
    
    这就是所有社会科学理论都不靠谱的原因。与自然科学揭示的是必然性不同,社会科学揭示的只是可能性。可能性有概率大小之分,而争取达到更大的概率,就是社会科学研究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204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冼岩
·冼岩:我的思想变化历程
·冼岩:我所理解的邓小平主义
·冼岩:从观察者效应看气功的作用原理
·冼岩:关闭明星八卦公众号有利于演艺繁荣
·冼岩:特朗普外交战略中的商人套路
·冼岩:《人民的名义》为什么成功?
·冼岩:《人民的名义》的真正匠心所在
·冼岩:雄安新区的关键词是“体制优势”
·冼岩:为什么说习近平不姓“左”?
·冼岩:如何厘清思想文化纷争?
·冼岩:习近平低头服软?
·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冼岩
·冼岩: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
·冼岩:下行不止是因为中国经济患上房地产依赖症
·冼岩:理解习近平
·冼岩:比较萧功秦与郑永年
·冼岩:没有思想争论,就没有思想繁荣
·冼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市场决定性作用”的二律背反
·冼岩:从葛剑雄、张国立事件看中国舆论的真实状况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论坛最新文章:
  • 当法国5月遇见台湾原住民的影像记录···
  • 马杜罗再任委总统 反对派眼中的独裁者加冕仪式
  • 意大利新总理即将出炉 意媒押宝法律教授
  • 美财长:中美谈判各行业有确切目标
  • 美中贸易谈判——不是双赢、而是单赢
  • 费加罗报:北京许诺进口更多的美国产品
  • 日本4月出口大幅增长 但得小心对美顺差
  • 台官方将调查「智子之心」停播是否受中共影响
  • 日本外相讲演称美国在自由贸易上“开倒车”
  • 委内瑞拉大选马杜罗获胜连任 国民大批出逃
  • 美国加息, 新兴市场动荡
  • 中国出席欧盟伊核问题维也纳会议
  • 浪漫主义骑士之《墓畔回忆录》与雷加米埃夫人
  • 香港记者被欧 港区人大反称记者涉阻碍公安执法
  • 美中到底达成什么协议?华尔街日报指信息混乱
  • 学者陈文敏批“中国人不可有外国法官”之说短视民粹
  • 法国:美让欧盟为中国不良举止付代价太反常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