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谭松:嘻,我终于被扫出门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4日 转载)
     黄昏时分,突然接到一个辅导员的电话,说我被学校解聘了,让我明天去办手续。
    
    我的合同尚未到期(还有两年),也就是说,我被开除了。
    
    校方的时间选得很妙:学生刚刚放假离校,我则刚刚改完最后一门课的考卷并登上成绩。
    
    几乎“分秒不差”——既不会影响工作,也不会引起学生议论。这种闪电式的精准设计显示出一种独到的管理水平。
    
    其实,我不应对学校有丝毫怨言,相反,我应当感谢学校——直到现在才开除我。
    
    他们忍受了多久!
    
    我知道,按照现行的标准,我远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师。首先,上面一再要求教师的言行要“符合标准”,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一定要把握好(尤其是在课堂上)。领导专门开会强调过:意识形态出了问题,一票否决!
    
    可惜,我在这个关键问题上一直没有把握好,课堂上往往讲着讲着就偏离了“正确路线”。所以,“一票否决”落到我头上,一点不冤枉。
    
    其次,我又老是给学校带来负面影响。比如,前几年在香港中文大学演讲川东土改,给学校造成了很大的不良后果。(那次,学校找我谈话时,我就很内疚地表示:“如果······我就马上走人。”但学校却大度地包容了我。)又如,上月初(6月2号),校领导已经给我打了招呼:“不要惹事。”我也表态要老老实实做人。不料,一遇到有人打上门来,我又没忍住,加入了因小说《软埋》而引起的论战。这一下又惹得鸡飞狗跳,一大群爱党爱国人士不仅把我骂得狗血淋头,而且又连带影响了我任教的学校。
    
    我要是校方,为了保障意识形态不出问题和经济效益不受影响,也要开除像我这样的害群之马。
    
    记得前些日子那些骂我的爱国人士曾怒气冲冲地说:大学里居然容忍这样的教授存在!
    
    现在,他们可以消气了。我早就知道他们一定会赢。
    
    离别前,有什么感想呢?记得当年北京大学焦国标副教授(他也在文学和新闻学院)因写了《讨伐ZHONG XUAN BO》一文被校方解职。好些天,焦教授心情苦闷,郁郁地围着北大未名湖游走。
    
    我们学校没有湖,只有一个荷花池,但我不想围着它游走,因为我这辈子曾经历七次下岗,一颗破碎的心已经体会不到苦闷了。
    
    

    学校的荷花池,对面就是我上了七年课的第三教学楼
    
    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下岗了!
    
    从23岁登上大学讲台到今天(2017年7月3日),我前后总共在讲台上站了22个春秋,是我这辈子干得最长的职业。
    
    22年,有多少爱恨情愁!
    
    三年前,预感到随时会被赶下讲台的我觉得应当留下点痕迹(也算是纪念),因此,我一口气写下了十多万字的“心路历程”——《爱恨交织——一个高校教师的手记》。也许,有一天,人们会读到这些文字。
    
    唯一让我感到不舍的是我教过的那些学生,尤其是汉语国际教育15级的学生(本期我教了他们三门课)。难忘他们上课时那全神贯注的面孔、那充满了求知欲望的眼神和师生台上台下的美妙呼应。教师这个职业最滋润心灵的,就是每当你走进教室时,看到一双双期待的目光,还有告别时,那依依不舍的合影。15级的学生期末时曾急切地问我下期是否还教他们,他们表示(包括传来的文字),盼望我能继续给他们上课。本来,学院下期已经给他们排了我的两门课——《西方文化概论》和《西方现代派文学》。但现在,永远不可能了。
    
    

    她曾是我教过的文新学院的学生,今年六月川大研究生毕业后专程来看我。也是我最后一次在学院门前留影。
    
    前几天,在给大三学生(14级)的最后一节课(当时不知道那也是我教师生涯的最后一节课)时,我向他们道别的语言是拜伦的一首诗:
    
    爱我的,我致以叹惜,
    恨我的,我抱以微笑,
    任凭天空乌云翻滚,
    我准备接受任何风暴。
    
    这是拜伦告别故土时的最后一首诗。
    后来,他长眠在希腊的崇山峻岭中。
    
    

    
    2017年7月3日夜
    
    来源:墙外楼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411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通张亮指责谭松平法官说谎 谭法官恼羞成怒当庭报复
·新国梦二十八丶崩基/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七丶开苞/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四丶险丧黄泉/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二丶大清算/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一丶回婆家/谭松年
·中共新政的首要任务是使其执政合法化/谭松年
·汪洋不是好东西/谭松年
·中共建政后农业政策的成败得失/谭松年
·中共是踏着地主的鲜血非法取得政权的/谭松年
·中共已经失去领导军队的合法性/谭松年
·中共将冤屈进行到底/谭松年
·一个“中国远征军”老兵的遭遇/谭松年
·王立军是“自行离开”的吗?爆美领事馆避难过程/谭松年
·革命者集结须要及人性丑恶面与土改真相/谭松年
·小悦悦是从那时候开始酝酿的/谭松年
·土改真相:地主是怎样炼成的,平反土改问题症结所在/谭松年 (图)
·只有地主群体最有资格获诺贝尔和平奖/谭松年
·再论 “耕者有其田”/谭松年
·1000万保障性住房与4000万失地农民/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九丶诬蔑/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六丶游戏民生/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五丶罪恶化身/谭松年
·新国梦二十三丶回城/谭松年
·新国梦 五丶逃亡/谭松年
·新国梦 四丶双喜临门/谭松年
·新国梦 三丶定亲/谭松年
·新国梦 二丶战火紧/谭松年
·新国梦 一丶行程打叠/谭松年
·谭松年: 土改中的三批地主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