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许知远:中国最后的“公知”?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4日 转载)
     来源:《金融时报》
    
     2010年,许知远写过一本书《祖国的陌生人》,感叹在自己的国家是个陌生人。2017年的此刻,他与他祖国的关系只怕是更为陌生了。

    
    不久前,许知远在其主持的节目《十三邀》中访谈《奇葩说》的马东。在过去的好几集,他已经被一些网友“酸”为:太不合时宜,太具有知识分子的优越感,而这次他和马东关于文化的粗鄙化与精致化的讨论,更成为一个公众事件,大批人嘲讽许知远不懂得年轻世代却只是批评他们,与时代格格不入却自以为是,最终让受访者也让自己陷入尴尬。
    
    许知远身上早就体现着这个时代巨大的矛盾。在节目的预告中,他已经诚实地自白说:“我是一个不太靠谱的作家,试图去捕捉时代的精神,却又厌恶时代的流行情绪;一个勉强的创业者,努力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却又不完全相信商业上的逻辑;开了一家书店,书店里只卖我想看的书。”
    
    事实上,许知远的矛盾在于,他既是中国过去二十年巨大变迁的产物,又是时代的精准诠释者,更是一个不愿顺从的抵抗者。在上世纪末中国媒体典范变迁之际,在中国充满某种面向开放的乐观主义气氛中,他以过人的才华成为财经媒体的年轻主笔,并因此结识许多企业家关系。
    
    在他后来的作家生涯中,他对时代提出深刻的批判(例如书名叫《极权的诱惑》),推崇独立态度与批判色彩的知识分子精神,但他又更多是媒体的宠儿,而非一名异议者。在三四年前描述港台抗争者的文章中,他更进一步强调抗争的精神。然而,在中国的现实环境中,他没有成为一名真正的抗争者,只能透过最古典的知识行动,如书店和刊物(“单读”和“东方历史评论”等)建构起知识的公共场域,进行思想的斗争。
    
    这几年,当整个中国更往商业世界倾斜,且当“创业”成为新世界的魔咒,许知远也成了创业家,谈起融资,并掌握了新媒体,不论是他们团队创办的“微在”(用九零后的语言打造的媒体),或者和腾讯合作的《十三邀》,甚至能将阅读文化和“许知远”这个品牌转变成商业模式——但这对于知识分子独立精神,恐怕是最讽刺的。
    
    在去年一篇文章中,他讨论过东欧的一本书《天鹅绒监狱》,并写道:“在《天鹅绒监狱》中,我辨认出那么多此刻中国社会的景象:艺术家们、知识分子集结在国家主义的旗帜下,获取社会认同与现实利益。传统的审查制度消失了,很少再看到艺术家与知识分子直面抗争,他们知道什么样的作品可以展览和发表,主动放弃了反叛的尝试。”
    
    中国的当下当然是更华丽也更残酷的天鹅绒监狱:所有的公共知识分子不是噤声就是“被”噤声了,有的静默地待在学院,有的媒体人转向创业,还有的是被消失了。“公知”更在中国语境中成为一个腐朽的笑话,一个骂人的脏字。
    
    爱喝红酒的许知远是比谁都清醒的,也能掌握这时代,因为他总是能站在时代的新浪潮上。只是不像马东说“喜欢这时代”,许知远并不喜欢这个他所属的时代,而更迷恋遥远的他方:他过去可能称不上是个“忧伤的年轻人”,但现在绝对是一个忧伤的中年人。而且,他始终不甘心只是跟随时代的新浪潮,或站在这个浪潮上,而试图用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大浪中不变的岩石,表示他对这个娱乐至死、庸俗至上的年代的最后抵抗。这也使得这样的声音,成为当前大众媒体上最孤单的不合时宜的声音。
    
    马东在节目上对许知远说:“本质上咱俩是一样的,就你表现成为愤怒,我表现成为悲凉”,但事实上,比起愤怒,许知远的内心恐怕才是真正的悲凉,而他在这个奔驰赞助的节目中的提问,更是这个时代最苍凉的脚注。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11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许知远:过去十年中国语言系统出现巨大分解
·许知远:柏林墙与深圳河
·许知远:匿名之痛
·许知远:许家屯流亡24年仍不承认自己在流亡 (图)
·许知远:遗民与蝗虫
·十八届三中全会难动北京政权制高点/许知远
·一北大女生感慨:20出头为何活得像40多/许知远
·唱红歌 借来毛泽东 中国的复辟浪潮/许知远
·社会的溃败/许知远
·许知远:柏林墙与深圳河
·浅薄和不负责任:三十年发展的最后一次狂欢/许知远
·致命的乐观/许知远
·许知远:于丹迎合当权者口味
·幸福的悖论:不丹在改变世界还是被世界吞噬?/许知远
·荆州随想:穿越历史的故事与男女/许知远
·许知远:一只老虎引发的联想
·遗失中国的密码/ 许知远 
·制度建设与人格建设/许知远
·食品安全危机频频发生:不安全的年代/许知远
·许知远:让我们投机吧!
·许家屯漫长的休假/许知远 (图)
·许知远:我们这一代被捕的年轻人
·许知远:河豚、春帆楼与刺杀者
论坛最新文章:
  • 马可仕镜头下富有特质的女性美
  • 法美总统纽约联大会议期前会晤 凸显两国友好
  • 微信扬言炸中南海与天安门 两人被拘留
  • 占中三周年前 香港法庭秋后算账集体审讯公众妨扰罪引关注
  • 遭控危害国际和平安全朝鲜大使被西班牙驱逐
  • 对罗兴亚人危机感同身受:昂山素季否认民族清洗
  • 蓬皮杜收藏时刻,谈郝量的《由仙通鬼》
  • 朝核危机深重 伊核协议棘手
  • 中国网络巨头试图征服西方
  • 安倍要求非洲各国断绝与朝鲜的军火交易
  • 推测“入常”人选百家争鸣赵乐际王沪宁陈敏尔也是黑马
  • 大股东美国对冲基金发起“兵变”要求新浪出售微博
  • 孙政才被指假借一带一路10亿公款养情妇
  • 传中宣部禁止各地传媒抢先为“习思想”敲边鼓造势
  • 法国外长;对朝鲜强施压力而非诉诸武力
  • 联大一般性辩论今天举行 特朗普首次演讲备受关注
  • 十九大决定修改党章 “习思想”一统思想?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