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山东长岛法院聂洪川院长的公开信:是我信访不信法 还是法院有法不依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0日 转载)
    给山东长岛法院聂洪川院长的公开信:是我信访不信法  还是法院有法不依


     尊敬的聂洪川院长:
    
     自从2017年8月17号,您来京坐镇指挥长岛一群截访人员,将在国家信访局排队的我绑架到鸿锦大酒店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10小时之久,在此期间,你带领长岛法院副院长刘锡文(此人是我冤案制造者所提拔的)、长岛公安纪检委书记吕正杰、大黑山书记林雪梅等对我软硬兼施,企图逼我按你意志就范,因我不屈抗争,你们的图谋未果,下午,把连惊吓带气致病的我拉到协和医院,由于到时医院门诊已下班,林雪梅书记说好第二天去,可第二天却说回家了,又不带我去了。现在,我浑身发烧,躺在病床上给你写这封信。
    
    此事件在网上公布后,引起社会极大反响,网友们纷纷打来电话,鼓励安慰我,并同声谴责长岛法院非法绑架公民正常信访的违法行为!
    给山东长岛法院聂洪川院长的公开信:是我信访不信法  还是法院有法不依


    其中有一位网友,给您打电话询问我被你们绑架及信访案件情况,你在电话里口口声声让我走国家赔偿程序,并给我扣上一顶“信访不信法”的帽子,所谓“信访不信法”是个“伪命题”,是一些无良法律“砖家”、“叫兽”拍利益集团马屁,为腐败分子打压访民找理由,并误导中央决策,是十分有害的论调,表现的是作恶者贼喊捉贼,反咬一口的卑鄙心态,没想到被您所引用!
    
    不要说我们脑子有病,放着公正又效率的法律不走,舍近求远去走信访程序,我被你们长岛法院打着法律的旗号,非法抢走价值120万元财产,耍赖13年至今不还就是明证。你们法院自己查封的东西自己抢,利用查封抢了当事人多少财产?引发了多少信访事件?这样的法院,怎能让人信法?和大多数朴实的访民一样,无论是信访还是信法,只要是合法有效的,就是我们所用的!况且我的案件已涉及公安、检察院、政府多个部门,不是您简单一句“走国家赔偿“就能解决的。
    给山东长岛法院聂洪川院长的公开信:是我信访不信法  还是法院有法不依


    聂院长,您不是不知道,当初,我的被长岛法院查封的货物被抢时,曾报警,110也到现场,只因长岛法院出示了一份非法“证明”(证明是法院让抢的),公安撤了,不再立刑事案!因为您们知道这份“证明”违法,所以一直对我隐藏,不敢公开,若不是我追诉长岛公安不立刑事案,公安为摆脱责任、才向我出示有这份“证明”存在,我至今还蒙在鼓里。同时,长岛法院在给我一审、二审、再审的判决书中异口同声的说:“孙运洪未经法院许可也未经赵作媛和骆卫东同意,私自将法院查封的赵作媛和骆骆卫东的球石卖给金禄基。”这样前后矛盾的说法公然写在法律文书上!你们法院的大印能在同一时间段、对同一事实作出相互矛盾的证明,不是打着法律的旗号在抢劫是什么?而且,接下来为包庇孙运洪和违法法官,你们又唆使孙运洪起诉誣告我,把本应由公安立的刑事案变成民事侵权案!这些违法事实,我已不止一次向您反映过,可您一直不敢面对。长岛法院副院长刘锡文更是违法到流氓无耻,明知道法院早就偷偷地给公安开证明阻止公安立案,还在我追诉此案是刑事案而不是民事案时欺骗我说:“你去找公安啊”。有这种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院长把持公权力,真是长岛人民的灾难!现在,您让我走司法程序申请国家赔偿,我何尝不想?可面对上面那些铁证如山的违法事实,您们都不纠错,让我怎能相信您解决问题的诚意!如果您长岛法院真的依法办案,请告诉我,您们给公安的“证明”和判决书上截然相反的证明,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若移交公安立案侦查,立马真相大白。可您们偏不这样做!还兴师动众派30多人(包括刑警)到北京抓我,不让我到信访局登记,听说你们现在还觉得人手不够,还在继续增加兵力。您们不去抓真正的罪犯,却每天在北京住着高级宾馆花着大把纳税人的钱,抓捕一个有冤待伸的弱女子,也是蛮拼的!对了,不只是抓我一人,长岛法院制造的冤案太多,被您们逼进京上访的郑富华等都是你们抓捕对象。面对网友的质疑,您还不承认是“打压”、还说:我们保障赵作媛的诉讼权力。
    
    前几天,有个自称是您们长岛法院的女工作人员,死皮赖脸给我打电话,说要对我告知,我的信访事项法院不受理,还说我告的刑事案,已经用民事案处理完了!真可笑!我到国家信访局是告长岛信访局干涉公安不立刑事案,又没有告你法院,何劳您们“告知”?是心虚了吧?确实,我的信访案件最初的使作俑者是长岛法院,可我到国家信访局还没告您们呢!下步才临到你们呢!即便我现在真的告您们法院,也轮不到您们来对我“告知”,有国家信访局告知我。我义正言辞告诉她:您们是被告,只有等待受审,没有资格“告知”,闭上你的违法嘴,停止违法“告知”,随即挂了电话!
    
    聂院长,我知道,人民的事情在您们眼里不算什么,您们在乎的是上级考核,头上的乌纱,所以才这样心急火燎的“告知”!在这里,我也想告知您们:您们非法拘禁绑架我的事必诉!毁坏我皮包、眼镜必赔!害我致病必给我治!抢我120元财产必还!违法法官责任必追!
    
    聂院长,我现在正等待您们做出决定,是您们偷偷的给公安出示的“证明”(抢劫是法院同意的)是合法的?还是判决书上写的(抢劫不是法院同意的)是合法的?两个相互矛盾的证明必有一真一假,这个问题您必须回答,这关系到我后续采取什么法律途径,不是您说让我申请国家赔偿我就申请。东北有句话叫“忽悠”,山东有句叫“点乎”,请您别忽悠我也别点乎我好吗?
    
     最后希望公义与您同在!
    
     赵作媛 骆卫东 2017.8.27
    
     聂洪川电话:18506389022 吕正杰电话:136886911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800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 老虎的逻辑
  •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 苏明张健评论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 谢选骏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 独往独来伍凡評論第536期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谢选骏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 生命禅院看看自己属不属于芸芸众生一员
  • 潘一丁八十宣言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东海一枭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 谢选骏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鲁炜被指两面人 习近平向宣传系统开刀?
  • 泰国拒绝中方立即遣返越狱的维吾尔人要求
  • 中方认为足球抗议事件是个“阴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