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烈士旅:郭文贵不具备申请政治庇护的资格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09日 来稿)
    
    在郭文贵刚搞直播后不久,我就预言,这个大骗子以后会走赖昌星的路,果然,这两天确认了郭文贵向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的新闻。
    

    但是郭文贵并不符合申请政治庇护的资格,申请一国的政治庇护,或政治避难,必须有证据证明申请者回到他的祖国后,会遭到政治迫害,这迫害的原因一般是基于政治原因的,申请者一般是单纯的政治异见人士或政治活动人士。但郭文贵并不具备以上条件,郭文贵是一个刑事犯罪嫌疑人,涉嫌多项严重经济诈骗罪名,并且还涉嫌强奸多名女下属的罪名,这些涉嫌罪名并非一个国家或公体可随意按加到无辜者头上,而是需要多方面的证据和证人,这些证据是不难弄清的。在司法实践中,一国对某一个体故意使用刑事罪名诬陷极为罕见,即使有,也一定有特殊的原因。因此,美国当局应该要求中国方面提交郭文贵涉嫌犯罪的详实证据,并且要弄清楚,如果郭文贵的罪名是被中国政府陷害,那中国政府为什么要去陷害他?而不去陷害其他富豪商人?不能光听郭文贵的一面之词。
    
    郭文贵在事发后,逃到了美国,对于中国当局指责他的刑事罪名,他一开始采用“搅混水”的方法,与中共当局互相咬,郭文贵采用网络视频直播的方式,指控中国政府高官贪污腐败,但他的那些指控,拿不出直接证据,只是拿着几张自己打印的A4纸表格,在镜头前指指点点,说数额多少多少,但这些自己打印的材料,难道不是可以随便编造的吗,郭文贵这种爆料有什么说服力?他试图转移公众视线:“不要管我郭文贵是什么人,即使我是罪犯我也有权检举”,话是如此,但公众也是否可以说“别人贪腐是别人的事,你郭文贵首先应该正视自己被控的刑事罪名”?
    
    郭文贵同时加紧了对在美国的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调查,他雇佣私家侦探公司监视、跟踪博讯媒体,跟踪令完成,这些活动在美国都是违法的。郭文贵这样做的目的后来在他的电话录音里被曝光: 原来是为了整垮博讯,好向中国当局邀功请赏。郭文贵也向美国当局告发博讯是中共设在美国的卧底,试图让美国政府取缔博讯网,但未得逞。可见,郭文贵案发后,确实在美国搞了一些政治活动,不过这些政治活动都是反方向的,是为了讨好中共当局,用打压活跃在美国的中国异议人士,来减轻自己的刑事罪罚,简单说就是想“戴罪立功”,但从后来的发展看,中国政府显然没有理会郭文贵耍的这套把戏,郭文贵看到对他人搞政治迫害换取自己免罪没有希望之后,开始加重对中共当局的批判,并成立所谓“推特党”,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政治异议者”,再过了一段时间,最后向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可见,郭文贵做的这一切完全是小丑的把戏,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哪条路对自己有利他就往钻,他想的完全是如何逃避刑事处罚,保命,保财,所以,你可能昨天才看到郭文贵大赞中共当局,说自己拥护共产党的领导,不反习主席,今天他又会对其大骂。这个人没有任何自己的原则,他搞政治庇护也是一场骗局,只是为逃避刑事责任,而且在没有其他路好走的情况下,不得已才走最下策去申请政治庇护。
    
    郭文贵这个人嘴里没有几句实话,而政治庇护申请者必须诚实。从最开始的,郭文贵信誓旦旦地对公众宣称自己是美国公民,拥有十几个国家的护照,根本不在乎中国的通缉,到后来的,称美国政府一直在同自己合作,为他提供保护。既然如此,他还需要向美国政府申请政治庇护吗?为了表明自己在反腐,郭又对一些社会名人乱咬,惹出多起诽谤官司,谎话一个接一个。郭文贵说自己不反中国共产党,拥护中国政府的领导,只反腐败,既然如此,一个不涉及政治、只是反腐的勇士会遭到政治迫害吗?郭文贵前后说话根本不一致,美国当局对与一个职业骗子的申请,应该直接予以回绝。
    
    郭文贵现在成了落水狗,他就想钻美国法律的空子,他妄想像赖昌星在加拿大不断上诉那样,在美国一赖就是十年,但这个算盘恐怕很难打得通,首先,郭文贵的案件并非政治性案件,如果郭文贵的“政治避难长期上诉”成为现实,那将成为美国法治的一个笑话。以后,任何一个刑事罪犯,只要他犯案了,被通缉了,他就可以立即发表反共言论,或加入反共反华组织,表明自己在搞政治活动,要求所在国提供庇护,这是非常荒谬的,任何国家都不会给这种投机犯罪分子政治庇护。
    
    其次,郭文贵并没有实质的反共行为,相反,他还帮助中共打压海外的异议人士。郭文贵的前后言行是比较矛盾的,早期有民运人士拉拢他一起反共,郭文贵拒绝了,表明自己对参与政治活动不感兴趣,后期,又申请政治庇护。总的来说,公众认为他比较可信的政治态度就是,不反共,不反华,不反习近平,没兴趣参与政治活动,在网上爆料的目的就是平反经济案件,解冻资产。这样,中共没有任何对郭文贵政治迫害的理由。
    
    再次,郭文贵无法拿出任何他在国内遭到中国当局酷刑的证据,他在1989年坐过牢,是因为诈骗汽油款,同政治和六四学运毫无关系。郭文贵以前在国内参与经济案件的老员工,都得到了中国官方公开化、合理的审判,可见,如果郭文贵回到中国,能够得到中国官方公平合理的司法处置,而不会被酷刑加害。
    
    郭文贵并非中国国安体系内的一员,他只是用行贿手段攀上了中共前国安部高官,但却对中共国安内部操作几乎不怎么了解,因为前国安部高官并不相信这个外人。这样,郭文贵对中共的情报体系可以说毫不知情,这样的人对美国情报部门也没有任何价值,如果他自己说有,那纯粹是编造谎言吹嘘、忽悠人。
    
    最后要提醒美国方面的一点是,郭文贵早年在中国就是玩弄权术的高手,从贿赂、收买高层官员,到伪造各种票据凭证,为自己谋私利,这些在美国也都是严重违法的行为。郭文贵逃到美国后,有证据显示,郭文贵仍然在玩他熟悉的那一套,对一些美国政府官员进行收买和拉拢。任何国家的腐败问题都是一样的,如果美国政府不正确处理郭文贵的问题,对美国民主制度和司法公信的损害将是很大的。因此,美国政府应该避免让郭文贵之流的骗子钻美国法律的空子,让他搞长期政治庇护上诉,特别是,郭文贵又是性犯罪嫌疑人,人品低劣,这样的人不应该成为中美角力的筹码。同时,身在美国的民运异议人士应该联合起来,向美国政府抗议,请美国有关方面拒绝郭文贵的庇护申请,不要让这种人进入政治庇护程序。
    
    赖昌星在加拿大申请政治庇护,最后还是被遣返回了中国,但赖昌星是比较纯粹的走私逃税经济案子,不像郭文贵,除了经济诈骗案以外,还涉嫌强奸案、雇凶杀人等刑事重案,据此判断,郭文贵并不能像赖昌星那样拖那么久。
    
    至于明镜新闻网,何频和陈小平主持的明镜新闻网长期以来已成为郭文贵的鼓手,不遗余力地为郭文贵做正面宣传,美国之音在早期曾被郭文贵所迷惑,以为郭是一座新闻金矿,为郭文贵做了直播访谈,但很快就发现郭文贵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为人不实,而给一个诈骗犯做访谈帮之宣传,对媒体公信度的损害是非常大的,美国之音在发现郭文贵有问题后,迅速掐断了对郭文贵的直播采访。明镜却没有罢手,与郭文贵沆瀣一气,从此成为郭文贵的合作伙伴,其中的奥妙不难推测。郭文贵虽然身负刑事重案,但之前靠诈骗转移到海外的资产还是有一些的,郭文贵在网络上直播,为自己造势时,让手下的团队雇佣一些网民为自己服务,动不动几千几万元撒出去,明镜新闻网为郭文贵宣传,不太可能没收郭文贵的好处。明镜的老板何频早年是多维新闻网的创办人,而多维是中共江派在海外的宣传机器,对政治稍有认识的人不难分析得出结论,何频同中共恐怕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何频这个人并不可信。何频、陈小平为炒作自己的明镜网,让一个骗子充当旗手和卖点,成天炒作郭文贵,充分说明明镜这类新闻网络缺乏正义和诚信,毫无作为一家新闻媒体应有的责任和底线。
    
    中国烈士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805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烈士旅:揭穿习近平搞欧亚“一带一路”阴谋野心 (图)
·中国烈士旅:曝乌鲁木齐中法极其贪腐、假公济私 (图)
·中国烈士旅:人权活动者该如何自我防范被中共迫害
·中国烈士旅谴责新华社迫害造谣,并索取精神损失费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
  • 什么是共和国三篇文章
  • 超越种族之爱
  •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三)
  •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 中共全面操控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政治戰略
  •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图)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 郑恩宠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 曾节明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0-2: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
  • 谢选骏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 郑恩宠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 江中学子(图)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 中国民主基金旅游观光廉价票
  • 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 生命禅院雪峰传道(七)——《传道篇》四十一
  • 藏人主张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 徐永海主耶稣是义的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1-12圣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 谢选骏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 李芳敏14400041每年逾越節,他父母都上耶路撒冷去。42當他十二歲時,他
  • 中国民主基金食品,饮料哪里买?
    论坛最新文章:
  • 李振成从CIA密探到香港做私烟调查员手头相当充裕
  • 香港中大成立港独研究会党媒大肆鞭挞
  • 马克龙访英 法英加强国防及移民事务合作
  • 文在寅邀请马克龙出席平昌冬奥
  • 特朗普颁发“假新闻奖” 招致自己阵营的批评
  • 地球暖化:2015-2017年列有记录以来最热三年
  • 纽时披露FBI捉拿“中国间谍”内幕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中国行
  • 欧洲议会决议案呼吁中国释放维权异见人士
  • 中国军委副主席有史以来就属高危职务
  • 巴黎的传奇灵魂之一:丽兹酒店
  • 法国费加罗报:2017年中国中断对外投资
  • 范长龙可能没事了 解放军报微妙提名
  • 被举报错了?林心如剧作又被允许播出了
  • 桑吉号泄漏浮油面超过一百平方公里
  • 马克龙访英与特蕾莎梅共推扩大合作
  • 美媒:美拟调整核战略 放宽核武器使用限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