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伏尔泰之六(上)—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03日 转载)
    伏尔泰之六(上)—卡拉斯事件与宗教宽容


    法国思想家伏尔泰(Voltaire)
    
    【法国思想长廊 】 :卡拉斯事件是一件典型的因宗教偏执引发的冤案,后果惨不忍睹。卡拉斯的鲜血激怒了伏尔泰,他不仅为卡拉斯昭雪奔走呼吁,更痛定思痛,写下了《论宽容》一书,阐明宽容是文明社会最重要的标志,也是文明人的立身之本。*
    
    问:伏尔泰的名著《论宽容》(Traité sur la tolérence),卷首题词“为让·卡拉斯身故而作“。请你给听友们介绍一下这个事件的原委吧。
    
    答:好的。我先给听友们讲一件小事情。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是伏尔泰的名言:“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是,这话其实不是伏尔泰说的,它是英国作家阿特丽丝·霍尔在总结伏尔泰的宽容思想时说的话。它虽然不是伏尔泰的原话,但确实精辟地表述了伏尔泰的宽容思想的核心。所以我们把这句话当作伏尔泰宽容思想的集中表述,是完全可以的。上次,我们已经准备给听友们介绍卡拉斯事件,在介绍之前呢,我想还是把伏尔泰的行踪理一理,免得听友们摸不着线索。
    
    伏尔泰1728年从英国回到法国之后,可以说是风波不断,在英国时他了解了莎士比亚,对他的戏剧极佩服,回到法国后连续创作了许多重要的戏剧。他的《布鲁图斯》一剧,表现出强烈的民主共和的理想,在当时很受欢迎。但是伏尔泰这个人极复杂多面,他一方面在他的戏剧和文学作品中猛烈抨击大小暴君,在现实生活中却和许多君王保持很好的关系,比如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长期与他保持通信联系,这位女皇给伏尔泰的信,把她在俄国宫廷中不能说的话,都写给伏尔泰,在有些信中她倾诉衷肠,又有些信她向伏尔泰请教,写得像个女中学生。她实际上是个很有雄才大略的君王,她推翻了自己的丈夫彼得三世,登上了皇位,立即就答应为狄德罗印刷百科全书,结果让伏尔泰激动得不行,马上给这位风流女皇写了首颂歌,其中有这种句子:“您的睿智,让圣贤也惊诧感慨,圣贤得识您后,也甘把下风拜”。这位圣贤说得就是他自己,而对女皇他是心悦诚服。另外,他和普鲁士的腓徳烈二世,人称腓徳烈大帝的关系更深。这位大帝把他请到普鲁士,在波茨坦的无忧宫中,专门给他布置了居所和书房。因为腓徳烈酷爱法国文化,他甚至不说德语,认为那是一种粗俗不堪的语言。他用法文写作,所以想把法国第一号大文豪罗织到自己宫中。可惜两个人最后相处得并不愉快,因为腓徳烈大帝只想利用伏尔泰的才华。他有一句名言:“我们把橙汁挤干,就扔掉橙皮”。伏尔泰知道后差点气疯了。
    
    问:这位腓徳烈大帝是不是还很有音乐才能?
    
    答:没错,老巴赫的儿子中最有成就的克里斯朵夫·巴赫就在他宫中服务。他的长笛吹得很好,一次老巴赫去他宫中看望儿子,进门时腓徳烈大帝要在场的人安静,说“诸位请安静,进来的这位就是伟大的巴赫”。他还给了巴赫几个音乐主题,巴赫据此谱写了流芳百世的名曲《音乐的奉献》。德国的大画家门采尔有一幅著名的画,画的就是腓德烈大帝在音乐会中演奏长笛的情景。伏尔泰1750年经不住腓德烈的一再邀请,去了普鲁士宫廷,却不改自己的读书人本色和名士派头,和腓德烈大帝口角不断,结果三年后两人不欢而散。伏尔泰回法国途中还被短暂扣押在法兰克福,因为腓德烈怕伏尔泰带走了他的诗作。可见文人和权势者很难相处,帝王总愿意在自己身旁有杰出的文人,以显示自己的风雅。文人又难免有自己的一套定见,常常和帝王的行为方式冲突,古今中外没见过一个真正的思想大师能在帝王宫廷中得势。能在帝王身边混的,要么就是出谋划策的策士,要么就是阿谀奉承的小人。离开普鲁士之后,伏尔泰不想回法国,这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夏特莱夫人已经去世,第二,路易十五宫廷中有很多人痛恨他这个嘴不饶人笔不饶人的大文人。他对法国已是无所依恋。所以1754年他就去了日内瓦,据伏尔泰的传记作者莫洛亚说:“他想在共和国的土地上,那些王家的警察不会再来麻烦他了”。所以他买下了法国和瑞士边境上的费尔奈城堡。他自己说:“我左脚踏在汝拉峰上,右脚踏在阿尔卑斯山上,眼前是日内瓦湖,我终可幸免君王及其军队的搜索了吧”。
    
    问:所以后来人们称伏尔泰是“费尔奈老人”,说费尔奈成了欧洲自由思想的大本营。
    
    答:是这样。现在我们要讲到的卡拉斯事件,伏尔泰就是在费尔奈知道的,并且在这里为这个事件申诉和撰写《论宽容》。这是1762年3月初,从法国图卢兹来了一位客人,他来找伏尔泰,告诉他在法国南方的图卢兹城,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宗教迫害事件。有一位信奉新教的商人让·卡拉斯,他安分守己,把自己的生意照料的很好,一家人平和安静地生活。他有好几个儿子,其中有一个叫路易·卡拉斯,他和父亲与家人信仰不同,他信仰的是天主教。让是个很宽容的人,他不但不反对儿子信天主教,还给了他一笔钱作他的生活费。他的大儿子叫马克-安东尼,他生性爱读书,但性格忧郁,脾气暴躁。他想读书作律师,但是他信仰新教,而图卢兹是个天主教城市,要做律师你得是天主教徒。这样马克-安东尼就断了自己向往的前程,整日郁闷,沉默寡言,很显然有我们今天熟知的忧郁症倾向。一天他的一个朋友叫拉维斯来家中做客,马克-安东尼那天偏偏去赌场赌输了钱,心情恶劣地回家。一家人招待客人一起吃饭,饭局当中,马克-安东尼起身出去了,谁也没有在意。等到客人拉维斯告辞时,二儿子皮埃尔送他下楼,一眼看见大哥马克-安东尼在门口上吊自尽了。他身上穿着整整齐齐的衬衣,外套叠好放在柜台上,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出事之后,图卢兹城信奉天主教的居民就围在让·卡拉斯家的周围,不知是谁编造出一个谣言,说马克-安东尼这天下决心要改宗,要信仰天主教了,所以让·卡拉斯这个当父亲的阻止他改宗,伙同儿子皮埃尔和朋友拉维斯,勒死了马克-安东尼。市长达维德是个狂热的天主教徒,听到了这个谣言,也不查清真假,立即告禀法院,说让·卡拉斯一家人合谋杀害了马克-安东尼。这等于说是父母杀了儿子,弟弟杀了哥哥,朋友杀了朋友,这可是弥天大罪。图卢兹城的法院掌握在天主教手中,其中有几名法官就是白衣苦修会的会友。经过激烈的争执,这件没有任何证据的弑亲大案就定谳了。让·卡拉斯被判以车轮火刑,这是一种极残忍的刑法,刽子手先用铁棒打断他全身的骨头,然后绑在车轮上转动用火烤死。在刑场上,让表现得非常坚强,我们下次再谈。
    
    法广RFI 特约赵越胜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123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国思想长廊:异端的权利--加尔文不容异端 (图)
·法国思想长廊:博丹的主权观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 严家祺与近100岁的马大任通信录
  •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 为什么说郭知熠的哲学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
  • 窗口(诗)
  • 美国之音台長在中国的商业利益
  •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 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 博客最新文章: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7-1:至公至平争皇储,金匮之盟真相出
  • 郑恩宠穆峰律师为15年案犯申诉获无罪
  • 谢选骏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 生命禅院穷人进不了天堂 人生的三大财富
  • 上海维权网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 谢选骏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 台湾小小妮感受生命
  • 曾节明入籍宣誓追记
  • 谢选骏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 滕彪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已致恶果浮现
  • 谢选骏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 姜维平习近平下令,重庆大抓捕
  • 上海维权网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维权广场上海维权公开进言支持郭文贵和郭文贵爆料
  • 谢选骏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 贵州公民论坛贵州桐梓县燎原政府垄断公墓市场引起村民不满并上访
  • 藏人主张「愛國」的五毛、水軍們──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论坛最新文章:
  • 马可仕镜头下富有特质的女性美
  • 法美总统纽约联大会议期前会晤 凸显两国友好
  • 微信扬言炸中南海与天安门 两人被拘留
  • 占中三周年前 香港法庭秋后算账集体审讯公众妨扰罪引关注
  • 遭控危害国际和平安全朝鲜大使被西班牙驱逐
  • 对罗兴亚人危机感同身受:昂山素季否认民族清洗
  • 蓬皮杜收藏时刻,谈郝量的《由仙通鬼》
  • 朝核危机深重 伊核协议棘手
  • 中国网络巨头试图征服西方
  • 安倍要求非洲各国断绝与朝鲜的军火交易
  • 推测“入常”人选百家争鸣赵乐际王沪宁陈敏尔也是黑马
  • 大股东美国对冲基金发起“兵变”要求新浪出售微博
  • 孙政才被指假借一带一路10亿公款养情妇
  • 传中宣部禁止各地传媒抢先为“习思想”敲边鼓造势
  • 法国外长;对朝鲜强施压力而非诉诸武力
  • 联大一般性辩论今天举行 特朗普首次演讲备受关注
  • 十九大决定修改党章 “习思想”一统思想?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