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王健林的“保护伞”为何不灵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24日 转载)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2016年6月16日在北京的一场签约仪式上(资料照片)。
    

    
    王健林这次被盯上,不少人深感吃惊,其实只要注意金融动态,就知道央行高官早就放话警告。今年3月10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跨境对外直接投资有跟风、过热、盲目的现象,导致交易量增长较快,比如投向体育、娱乐、俱乐部行业的对外投资,对国家没有好处,所以我们要进行政策指导”。这一警告针对性很强,因为在众多热衷海外并购的中国富豪当中,只有王健林的投资流向是足球队、好莱坞、俱乐部与豪宅等。
    
    王健林为何对警告置若罔闻?
    
    在周小川发表这番话后,王健林在海外投资娱乐业的项目受阻,但通机变且善辨风向的王富豪,还是不停地加大对外投资力度,向外转移资金。据《南风窗》报道,今年万达通过中部省份一家城市商业银行,为万达文化办理应付类跨境融资性担保业务4亿美元。就在6月份,万达还通过一家城商行进行内保外贷1.5亿美元。
    
    王健林敢无视央行行长周小川的警告,继续向外转移资金,金融机构也愿意继续为其转移资金提供便利,当然是因为王健林背后有靠山,而且不止一座。对王健林跟踪调查了多年的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在《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2015年4月28日)一文中,专门附上了一张“万达股东与中共高官的关系链”的图表,新老三届常委的家属几乎尽在这一链条上。他本人也拥有各类政府授予的荣誉,“这类荣誉向地方官员和潜在的商业伙伴传递的信息是,荣誉的获得者有很深的背景”。
    
    王健林的麻烦在于:最近几年中共高层政治正在重新洗牌。对外界而言,内情虽然有如雾里看花,但结果却明确展示。从2017年7月17日开始,中央电视台连续播出10集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一集《时代之问》聚焦习近平在深化改革的问题上与邓小平的传承关系。集中回顾了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在全面深化改革上所做的一系列举措,让中国走在“正确方向、正确道路”上的措施,按照专题片里的给出的说法,始于习近平当选第十八届中共中央总书记这个“重要历史时刻”。多维新闻敏锐地抓住这一动向,发表了《时代之问 江胡缺席 中共首次明确毛邓习断代》。但多维说是“如今有了官媒的公开加持,毛邓习断代很可能将成为既成事实”,却有点末末倒置,应该是最高层有将此断代明示于世的想法,CCTV当然听命造势。第三集干脆提出了九龙治水即集体领导的弊端。
    
    金融维稳成为政权维稳的关键
    
    前几年,习近平给前朝元老们“白手套”的面子,一是出于对前朝元老的忌惮,形格势禁,不能有所动作;二是“白手套”的所作所为对当朝威胁未显化。但今年形势不同,习近平对前朝元老的忌惮与容忍已经过了临界点。改变政治断代,在中共政治文化中不是小事,等于否定江胡两代总书记的存在合法性,连这点都敢否定,王健林的靠山自然成了冰山。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从去年以来就开始的以保住 3万亿外汇储备为目标的货币维稳,转化为今年1月开始的金融全面维稳,甚至提出防经济政变的说法,这种情况下,王健林以投资名义大规模向外转移资产,无异于向中央政权挑战,实在有点太不“韬光养晦”了。
    
    王健林至少有两方面辫子可抓:
    
    一是王健林的公司资产负债率太高。截至2016年底,万达商业地产货币资金为1002亿元,总资产为7511亿元,负债合计为527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0%。其中,短期借款为1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达233亿元;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分别为1183亿元和817亿元。根据万达商业的说法,2016年末公司短期借款同比减少22.78%,原因是公司增加了成本较低的债券、中期票据等筹措资金的方式。债券的偿债资金将主要来源于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收益和现金流。2016年,其合并口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298.55亿元和379.76亿元。
    
    上述资料表明,王健林公司的资产利润率只有5%,不可能偿还利息并维持公司运转。这数量庞大的债券、中期票据都是债务,中国的影子银行体系已经早就深陷债务泥潭,就是地方政府与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王健林造成的。
    
    二是王健林转出去的资产过于庞大。据澎湃新闻报道,王健林卖掉国内近八成持有项目 海外投资已超2500亿人民币(约合367亿美元),中国外汇储备30508亿,王一个人转出去的资产就占外汇储备的1.2%,而且还在国内欠那么多的债务,想到银行可能产生的巨额坏帐,想想中小储户与投资者因血本无归而上街抗议,北京就很不高兴。
    
    与吴小晖案同性质,政府想要资产回流
    
    近日,网上流传一份《关于银监会口头转达党中央国务院对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六个境外项目处理措施的情况汇报文件》,据文件内容,万达集团6个境外投资项目的融资确已受到严格管控,其中4个已经完成并购交割的项目,处理方法包括四个方面:1、收购标的项目不得从金融机构融资、万达集团也不得以项目标的做抵押从金融机构融资;2、万达集团收购标的资产,不得注入万达集团控股的境内上市公司;3、收购的项目如发生经营困难,万达集团不得从境内对其注资,也不得与万达集团境内资产进行重组;4、万达集团如拟向其他中国企业出售标的资产,有关部门不得备案、批准。对尚未开工的两个项目,在项目报备、外汇、贷款等方面不得予以支持。
    
    此文件一出,6月22日,万达股债双杀,人们终于明白,万达与复兴、海航、安邦等几家大公司的海外资产并购一样,都在监管当局核查范围之内。十余天之后,王健林终于服软,表示今后的投资主要放在国内。
    
    王健林的处境与安邦吴小晖相类似。吴小晖的安邦公司寻求海外扩张的时间与王健林几乎同步,都是在2014年以后,开始了海外“买买买”的过程。安邦也是通过理财产品在国内敛财,通过投资将这些资本转移国外,掏空外汇储备,投放海外的资产相当巨大,据今年4月26日吴小晖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截至2016年底,安邦人寿总资产达到1.45万亿元。其中,海外保险资产达9000多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超60%。吴小晖在夸耀自己“成为中国首个国际化的保险企业,是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中国保险公司”,中南海看到的是外汇资产 在流失。我在《从“金融整顿”到“防经济政变”》一文中说过,眼下的政治任务是把钱从国外弄回来,中国政府对付吴小晖的目的不在于抓人,而在于逼安邦海外资金回流。对王健林来说,当局的用意也是要将钱弄回来。
    
    一干金融大鳄接连出事,主要是大局已变,中国已从2014年以前的热钱流入,变成了资本流出,外汇储备面临迅速流失的危险,如果不严控,很可能引发资产泡沫破裂,发生金融危机。面对负债累累、千疮百孔的金融系统,习近平今年4月25日主持政治局集体学习“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时,提到金融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要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更明确提出党管金融。管制跨境资本流动,是上升到了国家前所未有的高度。所以,吴小晖的邓府孙驸马身份、王健林的高层人脉,相比政权稳定,这道护身符的保护力显得相对不够。
    
    来源:voa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12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 国际社会为何有权批评中国的人权? (图)
·何清涟: 刘晓波与非暴力抗争的中国困境 (图)
·何清涟:共产主义幽灵又在世界游荡 (图)
·何清涟:中国为何不会出现断崖式崩溃(2) (图)
·何清涟:中国为何不会出现断崖式崩溃(1) (图)
·何清涟: 从“金融整顿”到“防经济政变” (图)
·何清涟:“网络革命党”:由三重社会不公催生 (图)
·何清涟 : “郭氏推特革命”对中国革命的隐喻
·何清涟:“李希光现象”折射的社会紧张 (图)
·程晓农 何清涟:白宫上空的乌云
·何清涟:北京为何要限制“蚂蚁搬家”式换汇? (图)
·何清涟: 祁同伟触动了中国人心中的痛 (图)
·何清涟 程晓农:朝关系前景:阴云密布难散
·何清涟:吴小晖力争“赵家人”身份为哪般? (图)
·何清涟: 财富幻影掩盖不住的中国病:缺乏尊严 (图)
·何清涟:海航集团靠山篇 (图)
·何清涟:读报撷英:海航集团资本篇 (图)
·何清涟 程晓农:国企改革之惑和工人之困
·何清涟:中美谍战美国篇:经济技术成主战场 (图)
·何清涟:川习峰会的朝核会谈到底谈了什么?
·何清涟、程晓农:中国经济非断崖式崩溃
·何清涟:货币维稳l2017年中国经济重头戏(1) (图)
·中国现代化的陷阱和出口:著名经济社会学家何清涟访谈录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通吃 让人惊叹不已 /何清涟 (图)
·何清涟: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号召“红二代”退出商界?
·何清涟: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
·何清涟: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图)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被遗忘的数千冤魂――记1968年湖南邵阳县大屠杀
·[何清涟] 宪政中国与“老权贵带入新社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