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如何驯化不靠谱的川普?/沈永刚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19日 转载)
    霍布斯鲍姆说20世纪是“极端的年代”;谢选骏说20世纪是“一个刚愎自用、群刚乱舞的魔鬼世纪”。其中一个相当大的小鬼就化名为“钢”。但是后现代将出现的天子,会带来充满“柔性”的麻醉剂,并用其同化力量来制胜群刚──天下之母······照奸、图强、却敌、治世。我认为,21世纪是不靠谱的世纪、黑天鹅频现的世纪。先是老牌民主国家——英国脱欧,重创了全球化进程;然后是不靠谱的政治素人击败政治专家希拉里,入主白宫。而在川普与希拉里逐鹿白宫的激烈斗争中,美国人民给全世界形形色色的非民主国家上了一堂生动的民主课。
    
     我认为,川普胜出预示着美国传统价值观——自由主义正式瓦解,政治正确瓦解,新保守主义再次复苏。同时也标志着西方民主国家的精英政治遭遇 " 二战 " 以来最大危机。我想着重谈一谈川普与希拉里之间的明争暗斗,不注重大选的结果。

    
    彼岸的美国大选甚是热闹,希拉里与川普相互攻讦,而此岸却静悄悄,有关部门嫌弃资本主义腐朽的民主政治太过于聒噪,于是干脆全部屏蔽大选的辩论会,所以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还信以为真。
    
    不过,从严格意义上讲,美国不是民主国家而是共和国家,只是由于民众对最基本的政治哲学概念缺乏常识性了解,而左派又火上浇油,将“民主”与“共和”混为一谈,以至于谬种流传。每次看到此种境况,都很痛心,特别是那些“头发白多黑少,眼角带屎、牙齿漏风的那种”人士,你们傻逼地将美国民主污名化为“金钱民主”,殊不知,美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乃是三权分立的共和宪政制度,民主只是美国政治的表象。
    
    鉴于左派和部分公知没有认真区分“民主”与“共和”这两个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政治哲学概念,我觉得有必要认真谈一谈“民主”与“共和”的区别,希望能够定争止纷。
    
    1.民主的基础是共和,而共和的前提是民主。民主的精髓在于“平等”,而共和的精髓在于 “混合政体”即“混合平衡”或者“分权制衡”。
    2.民主推崇多数人的统治,共和则偏爱多元治理。
    3.民主强调人民主权,共和则主张分权制衡。
    4.民主持守平民立场,共和则内含精英情结。
    5.从多元均衡的角度来看待共和制,可以得出结论:民主只是共和的组成要件,共和的视域容纳且超越了民主。
    6.共和规定了国家政权的目的,其本质是立国为公,执政为民;民主规定了国家政权的归属,其本质是主权在民,多数决定。
     
    其上的总结再清晰不过了,以后谁在混淆“民主”与“共和”,请用以上常识回击之。
    希拉里与川普双方互相揭短,引发广泛争议,我在《搞两党独裁的美国有什么资格对别国指手画脚》这篇评论文章中指出,一个自称是“被上帝选中的民族”,一个自称“西方自由民主堡垒”的国家,其候选人一个是骗子,一个赌鬼,人品极差、口碑恶劣,实在令我失望。当真是泱泱大国竟无一人是真男儿。到头来,美国吃瓜群众也就是两党中选一,别无他法。而反观我国,你看选举多省心,完全没有吃瓜群众的事儿,说实话,好多瓜民连交个人所得税的资格都没有,哪有心思去搞这些没用的事?他们的总统搞了无数丑闻,而我们则清清白白,哪有什么“水门”、“邮件门”,我们这里只有天安门。
    
    虽然我不认同希拉里与川普的相互攻讦的降低人格的做法,但是这从从面反映出民主制度之下,谩骂不绝于耳,民众可以畅所欲言,人人都可以“妄议中央”,把万恶美国的“候选皇帝”的皮剥下来加以鞭策,好生痛快!民主制度之下,喊打喊骂,政治领袖候选人堂而皇之地相互揭短,让人民群众清楚地明白他们的领导人竟是如此劣迹拜拜,所以,他们懒惰了,“算了,选谁都一样!”
    
    这就是美国民主的本质。美国选举无非就是让一群羊去从两匹狼里面选出羊的代理,谁都不想选,但又不得不选,这就是美国“民主”的本质。现在的“选举”就是一场脱口秀选择优胜者,而被选者无论是谁都是与选举者利益无关的利益集团代表,你再怎么“选”仍然是吃你的狼,差别就是如何吃你的方法不同。
    
    然而,民主社会就是不完美的社会,事实上,人类历史上哪一次骇人听闻的人间惨剧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野心家追求完美制度所酿成的呢?这些丑闻与谩骂正是民主制度的副产品,然而,此种副产品只有在自由民主社会才会存在。因为,掌控国家权力机关的匪帮要么在议会里打架,要么就在私底下谋杀。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让他们在议会里争吵和打架,因为这样的社会是透明而安全的。
    
    虽然我早已对美国民主的堕落而痛心,但是实在没必要做出“美式民主已死”、“美式民主就是金钱民主”这样的肤浅结论。事实上,对今日美国民主真正的威胁不是来自两位候选人及其拥趸,而是来自在灯火阑珊处龇牙咧嘴的独裁者及其拥趸。
    
    另一方面,我的精神导师哈耶克不是早就提出了一个经典问题:“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哈耶克认为,“我们很有理由相信,在我们看来似乎是构成了现存的极权主义制度的最坏特点的那些东西,并不是偶然的副产品,而是极权主义迟早一定会产生的现象。着手计划经济生活的民主主义的政治家很快就会面临这样的选择:是僭取独裁权力,还是放弃他的计划,而极权主义的独裁者不久必定会在置一般的道德于不顾和遭受失败之间作出选择。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那些无耻之徒和放荡不羁之人,才在一个趋向极权主义的社会里有更多的获得成功的希望”。
    
    这句话的一个经典注脚就是丘吉尔的“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不断地被试验过的政府形式之外”。民主制度不能保证选出一个最好的人,而是保证最坏的人无法继续作恶;民主制度的真正优点在于及时纠错,民主也许不能实现人间天堂,但可防止进入人间地狱,决策最大依据是非暴力的“点人头”。
    
    当然以上都属于老生常谈,所以,民主体制下的候选人被发现劣迹拜拜再正常不过了,在这种机制的作用下,候选人会受到各方严格审视,所有劣迹都被暴露在阳光之下。最高权力者受到如此苛刻的考验和折磨,在其上位后,必然能够小心谨慎,这也是民主政治的伟大却又平凡之处。
    
    所以,无论希拉里和川普谁获胜,都将是美国民主的成长的绝佳契机。希拉里代表着“政治正确”的文明价值,这是文明社会应该坚持的方向,而川普则反映着美国社会的现实和矛盾。虽然现在的形势表明,川普似乎大势已去,希拉里胜卷在握,但切不可以胜败论二者谁是英雄谁是狗熊。
    
    IBM(internation big mouth,国际大嘴巴)川普虽然是赌鬼出身,但是他敢于把这些问题提出来,是美国社会的吹哨人和扒粪者,他提出的问题是其他政客不敢面对并且只想敷衍了事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有相当大的民意基础。正因为如此,川普才可以冲破共和党建制派的打压,突破了美国固有的“政治正确”的禁锢,坦率地表达了民众的心声,历经艰险地来到总统决战的战场。而他的背后,正是一股不被主流政治认可的力量——政治不正确。正是在美国这样的多元社会,川普才有机会发生,才会形成“川普现象”。如果是在古巴或者朝鲜,川普肯定会死在阴谋家的屠刀之下。而正是在自由民主社会,才会出现象川普这样的异类政客。他为美国非主流民意或者说反政治正确者,提供了一条宣泄的渠道。作为反对派,他做了很多;但如果让他主政,这世界也许会乱。但是,他对文明社会的贡献,是在扮演一个反对派的积极作用。
    
    还是老生常谈,虽然民主制度不是最完美的,但是没有一个政治制度能够像民主制度那样进行认真反思和锐意改革。借用Timothy Heath的观点“美国的制度非常具有弹性,而这正是提供了一种安全机制,让民众能够表达对政策的不满并要求改革”。
    
    美国民主在希拉里与川普大撕逼此种动态的修复过程中,虽有不足之处,但它并没有造成政府的瘫痪或者国家的崩溃。这正是美国宪政共和制度的魅力所在,在此种较为完备的制度之下,才会出现“铁打的国家、流水的政府”的政治现象。
    
    来源:百度百家号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815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奈何桥上的舞蹈
  •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 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 旅欧记行
  • 旅欧记行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 黑烟滚滚的航母
  •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 智商测试:人类真的越来越笨了吗?
  •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 鏂伴椈绠″埗浜嬩笟钃媰鍙戝睍
  •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 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孙立平:当前中国必须解决的三个问题:国家的方向感、精英
  • 独往独来云峰侠客:习近平当政五年败招迭出国运逆转
  • 贵州公民论坛欧阳小戎:张群选和她的夫君陈西
  • 金光鸿百善孝为先?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58
  •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从不能评文革谈海峡两岸大东亚文化思潮(民主中国
  • 谢选骏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 雷声毛贼东年代甘肃某地的人吃人记录
  • 新文明论坛关于青岛市中院行政庭违法超越审限,“中止诉讼裁定”的意
  • 谢选骏“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 生命禅院躲过了苦难等于创造了幸福
  • 谢选骏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 藏人主张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四
  • 雷声1946年,蒋公领导下全民普选亲历者回忆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9-2: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6
  • 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35.她虐我
  • 谢选骏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杯考问中国,冰岛足球传奇启示录
  • 中美贸易战升级:如果真的要挨饿
  • 土耳其:埃尔多安危险的选举
  • 英国“脱欧”公投两周年 国内政坛大势终定对外却困难未解
  • 疑遭灭口蒙古美女大马命案将重启调查纳吉等被指涉案
  • 台湾企业允建共产党支部换入沪深A市
  • 堵谍影美国防部调查与华企合作大学并拟严查中国读博生
  • 遭抵制:中国组织在港办论坛竟要求先审稿后发布
  • 中国研发世界最大威力磁轨炮
  • 土国有史以来总统直选埃尔多安笃定变忐忑
  • 崔永元举报阴阳合同及报案受死亡威胁官方两不理引不解
  • 镇江暴力维稳退伍军人引发全国退转军人长征声援
  • 特朗普剑指世贸改革 要求90天申限
  • 埃塞俄比亚总理首都政治集会试水突发爆炸却引发反政府骚乱
  • 利用足球世界杯亲民 马克龙挖右派民意墙角得分
  • 法国总理菲利普在华呼吁“一带一路”倡议应更加透明
  • 联合国呼吁美国不要拘留移民儿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