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纪念刘晓波专辑(2)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16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来源:华夏文摘
    
    红雨:刘晓波路 (外一首)
    
    鞋子脱下 扔掉
    光脚走在这条路上
    这不是黄土地上羊肠小道
    但我坚信 路的那一头
    一定通往炎黄的部落
    能抵达我那久违的故国
    光脚走过 注定双脚
    会被磨得血肉模糊
    拒绝鞋子 只为某种痛
    从脚丫的每簇神经
    从脚掌的每个毛孔
    聚积涌泉 翻腾五脏六腑
    沿着五千年的经络
    逆袭而上 洗心 清脑
    打通自由民主的任督二脉
    磨破就磨破吧
    流血就流血吧
    既然无路可走
    那就毅然走过
    留下抹不去的脚印
    就做后来人的路标
    
    撕心裂肺的痛
    不因我的脚掌流血
    只为一个人 此时的肝痛
    肝痛的胸腔 除了滚烫的爱
    没有敌人 也没有仇恨
    只有痛 让自己感知自己活着
    这种痛 是凤凰涅磐的真火
    会把骨头烧炼做砖石
    能将血肉研磨成水泥
    在痛并幸福的灰烬中
    给补天的女娲重新塑身 定型
    以华夏的名义 重新命名
    
    血液 我得留着
    当做油料 点燃一把火炬
    让女娲在黑夜里
    再次修补神州天空的窟窿
    再次挂上月亮和星星
    眼泪 我得忍着
    当黎明破晓的那一刻
    我才可以泪崩如雨
    挂在故国的每一株草尖上
    璀璨夺目 让普天的阳光作证
    我真的 真的是幸福地哭了
    ······
    
    走在这段路上 硌痛
    磨伤我的 不是水泥 砾石
    是一个中国人的名字
    
    06-30-2017
    
    我是贼 夜行在长发的黑森林
    
    宇宙真理穿着道德的袈裟
    在雾霾里打坐 双修 化缘
    我要遮住秃顶的太阳 蓄起长发
    长出比黑夜更黑的黑森林
    让一丝不挂的思想 开始做贼
    
    我不再做农民了
    我耕耘的每种庄稼爬满了老鼠
    我不再做工人了
    我建造的每栋房子都生满蛀虫
    我不再做商人了
    我挣的每一分钱都在出卖良心
    我不再做士兵了
    我无法用枪口对着自己的父母
    我不再做教授了
    我不忍用假话再欺骗我的学生
    我不再做学生了
    我所学的让我把狼外婆当母亲
    我不再做诗人了
    习惯歌颂我会迷失自己的声音
    
    句子接起来 就是翻墙的云梯
    标题砸下去 就是挖洞的铁镐
    把已经变酥的骨架扔出去
    把已钙化的血液铲除尽
    把已生锈的筋络剥离掉
    把已化脓的记忆打磨光
    只留一副空空的皮囊
    纹着炎黄部落图腾的皮囊
    做贼 在五千年的长夜里游荡
    
    我要去偷盘古的斧子
    劈开雾霾 让故国晴空朗朗
    我要去偷女娲遗留的那块石头
    修补被镰刀斧头割得支离破碎的夜幕
    我要去偷神农氏的本草经
    查找偏方 医治族人偏瘫的表情
    我要去部落篝火的灰烬中 偷一粒火星
    再去偷来自由女神手中的那把火炬
    点燃自己 燃烧在部落必经的十字路口
    
    我是个贼 不怕审判的贼
    审判只有在天堂里进行才算审判
    而今地狱已加盖到了一百零八层
    只要我的父老乡亲不再鬼哭狼嚎
    就把我打入一百零九层永不脱生
    
    我是贼 不再是诗人
    从此 开始夜行在长发的黑森林
    
    07-04-2017
    
    傅春雨:哭刘晓波
    
    今夜,我想哭
    心底翻滚着
    莫名的痛楚
    好想去到
    空旷的原野
    或者躲进
    幽深的山谷
    一个人,悄悄的
    对着苍穹放声大哭!
    
    不,我不想
    在熙攘的人群中
    独自无声的偷哭
    广袤的宇宙间
    总该有股
    原始的正气
    能敞开我
    压抑的肺腑
    就像骤然间
    降临帝都的
    那阵狂风暴雨
    雷鸣似吼
    泪如雨柱
    我想哭,我想这样哭!
    
    我想哭,可我不能
    我哭也哭不出
    我早已抛弃了
    无关的伤悲
    远远回避开
    别人的痛苦
    正如我早已
    放弃了思维
    习惯了麻木
    我干枯的双眼
    善于跳过敏感词
    茫然四顾
    我因长久沉默
    而沙哑的喉咙
    甚至难以发出
    微弱的咕噜
    但今夜,我想哭
    我想为你而哭
    
    我想哭,心里想哭
    只有那颗深埋的心
    还保留了原始的质朴
    像狩猎在山林中
    我远古的先祖
    能为失却一位
    矫健勇敢的猎手
    而相拥痛哭!
    为着族人的福祉
    奋不顾身
    独搏猛兽
    而牺牲的战士
    哦,你是族人的骄傲
    无论父老兄长
    还是妇孺姐妹
    都会为你一洒热泪
    撕心裂肺
    失声痛哭!
    我的心,和祖先们一样
    为痛苦扭曲,紧紧抽蓄
    但我无泪也无声
    不能为你放声一哭!
    
    也许,你错生了时代
    降生在这个
    过于进化的部落
    他们不需要你的牺牲
    你的勇敢,你的奉献
    你的无私磊落
    我想哭,因为我
    甚至疑惑
    这一切是否是
    值得的付出?
    但我知道,你心坦然
    虔诚如圣徒
    而我,只奉上
    这羞怯的似哭非哭
    
    希望有一天,我
    还有我的朋友
    我的同胞
    能相约在蓝天下,
    为你献上鲜花一束
    为你相拥一哭
    
    因为
    我欠你一哭
    我,我们,
    我们这个民族!
    
    2017年7月13日
    
    施玮:《因言获罪》——纪念一位赤子之死
    
    因言获罪,绝不会到你为止
    今夜,这个尊贵的罪名
    突然立在我面前
    在消瘦苍白的颧骨上
    用一双干干净净的目光
    善意而怜悯地看着我
    
    当我为换不来五斗米的文字
    沮丧愤懑时,你已撕裂了自己
    把字当作种子,洒了一地
    你不问收获地走了
    因为使它们生长的不是你
    
    没有了“因言获罪”
    写者的良心,该如何被惊醒?
    千古文章岂不成了蛀虫的粮仓
    皇帝的新衣,被文人们歌咏
    历史的骸骨,在闹市中沉默
    你,一个没有仇敌的赤子
    把千疮百孔的身体挂上木架
    成为献给真理的花环
    
    你走了,将最后一把生命之火
    也投进了谎言世界
    无边的黑暗瞬间就会弥合
    殉道者的火种,尽都沉入深渊
    谁肯步你们的后尘精卫填海?
    祭坛的火仍烧着,刑具仍竖着
    谁愿成为下一个祭物?
    
    写于2017年7月13日
    
    西澳凯文:七绝:祭刘晓波先生
    
    7月13日北京时间晚9时许,微友传来刘晓波先生与世长辞消息;不胜感伤,夜不能寐,草成“七绝”一首,以志祭奠。
    
    含悲精卫尽其功,
    四历铁窗为大同。
    莫道先驱多寂寞,
    无声青史纪英雄。
    
    2017年7月14日 于 Perth 风雨轩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506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纪念刘晓波专辑(1)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 老虎的逻辑
  •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 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千百华人集聚呐喊废除恶政——中国民间社会异军突
  • 谢选骏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 苏明张健评论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 谢选骏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播报
  • 谢选骏《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 独往独来伍凡評論第536期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谢选骏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 生命禅院看看自己属不属于芸芸众生一员
  • 潘一丁八十宣言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鲁炜被指两面人 习近平向宣传系统开刀?
  • 泰国拒绝中方立即遣返越狱的维吾尔人要求
  • 中方认为足球抗议事件是个“阴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