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囚徒思维——绝望的人选择出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27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出国后一切都会变好”毁了无数留学生》说: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出国留学,但实际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我们为什么留学”——
    
    父母们觉得,孩子只要出国了,今后就会大步快走在一条叫做“康庄”的大道上。人生必须开挂,前途必定不可限量。看人咱们得低头瞧,钞票绝对似水流
    
    国外的教育多先进呢!孩子从国外回来肯定又懂事又听话,工作又有能力。反正和那些活得潇洒的老外们差不了多少了!等孩子从国外回来,我可就等着享福喽~
    
    这就是大部分父母们的蜜汁逻辑。
    
    可是问题来了:学习好了,难道就什么问题都没有吗?还是说,就算有了问题,学习好都知道怎么解决?出国后,孩子真的就能一路开挂了么?
    
    在父母的思维背后,孩子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呢?
    
    我们今天来听一个故事,听完也许会找到答案——
    
    图燃,今年26岁,出生在国内某一线大城市,留学七年,高瘦白,性格腼腆,不爱讲话,没有不良嗜好。
    
    此时此刻,他正躺在床上,而他的父母正在客厅争吵。
    
    虽然听不清具体内容,但是大致因为什么图燃也猜得到。无非就是他父亲给他介绍的工作面试失败了,他母亲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不喜欢他之类的。
    
    没什么,他习惯了。
    
    图燃的父亲是500强高管,母亲是大学教授。从他还没出生的时候,他未来的道路就已经被决定好了。
    
    “精英教育”是他父母常对他说的四个字。
    
    从小学到高中,图燃读的学校全都是当地重点中的重点;课余的全部时间,都用来参加各种类型的培训班;更夸张的是,就连平时在一起玩耍的朋友,他父母要求必须是班级前十。可是让他父母很失望的是:图燃并没有长成“别人家的孩子”。
    
    他很平凡。
    
    学生时代那些叱诧风云的人物所具有的特征,他都没有。他长相一般、学习成绩一般、业余特长一般、体育成绩一般。就连班主任在家长会上总结,都只能说图燃是个让人放心的学生。
    
    尽管图燃自己从来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但是他的父母显然不会甘心,这也就有了让他出国读书的想法。
    
    图燃在国内刚开始准备托福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哑巴英语”说的就是他。
    
    他相对擅长是用英语去考试,但是用英语沟通交流的能力基本上等同为零。
    
    为了能让图燃拿到藤校的offer,他父母先后找了当地最大的三家出国中介,一家负责提高他的托福成绩,一家负责辅导他写申请文书,还有一家负责帮他准备各式各样的才艺。
    
    图燃在高中最后的半年里,基本没上过学,每天都在这三家机构里奔走,就连毕业照都差点没来得及照。
    
    在改了五十多次申请简历、背了无数篇面试论文、投了三十几家学校之后,他终于拿到了他的offer,不是藤校的。
    
    图燃的父母很生气,投入了这么久的时间和金钱,最后还拿不到藤校的offer?他们觉得问题还是出在图燃身上。
    
    肯定是图燃心里叛逆、不想出国,故意没考好。
    
    面对如此强势的父母,几个教育机构的老师也看不下去了,说尽了好话,终于让他父母觉得有一个学校还不错。本来想让图燃再考一次的父母,现在决定让他马上走。而这一走就是七年。
    
    2011年,图燃刚到美国,坐标美中大农村,气候特别干燥。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找网络,跟他父母报平安并表示一切顺利。
    
    图燃他母亲要求他每个学期功课要保证全A;每天至少要和家里通一个电话,每周要视频三至五次;花的每一笔钱、刷的每一次卡都要报帐;要和美国人做室友,但不能参加他们的party;不可以夜不归宿;不可以谈恋爱;不可以······
    
    面对这些条条框框,更神奇的是——他都做到了!又或者说是他表面上都做了,更具体来说是他做到了第一条“全A”之后,其他的条条框框他父母基本不再追究。
    
    大一期末考时,学校看学生们压力过大,就联系了好多小动物来学校给大家减压。
    
    图燃到现在还记得那种感觉,浅咖色的拉布拉多小崽儿,圆熘熘的眼睛,一直抱着他的腿,想爬上去。那是他第一次摸到小狗,那也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还存在梦想这种的东西。
    
    图燃想当个兽医。
    
    从小他父母就觉得养小动物是“玩物丧志”的表现,况且一个男孩子养小动物什么的,太娘了。
    
    他想读兽医,时间上不允许,每个学期能保住“全A”就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金钱上,想修兽医课的学费他父母是不会给他的;至于和父母谈修双学位,他想都不敢想。
    
    幸好天高皇帝远,在学习成绩保证了前提下,图燃悄悄做起了自己喜欢的事。
    
    每个周末他都蹲在流浪动物中心,一边当义工一边学习照顾小动物们的常识;每个假期,他都在外面洗碗、发传单,为自己的兽医梦存款;没过多久,他还认识了他的那个她。
    
    大学四年,OPT一年,研究生两年,整整七年,图燃回过两次家。
    
    一次是在本科毕业,他父亲叫他回去参加500强公司市场部专员的面试,他故意失败了。还有一次是在图燃OPT工作签证结束、研究生申请成功,他母亲叫他回去开庆功宴。
    
    2017年他研究生毕业,刚申请好新的OPT签证,同时也攒好了读兽医专业的钱。他母亲的一个电话又把他叫了回去。
    
    图燃这次想和他父母摊牌,没等他开口,他母亲就说:“燃燃啊,这次回来可就别走了。我和你爸都老了,你爸这两年心脏也不好,医生还说让做搭桥手术,可他偏要等你回来才做。”
    
    图燃沉默。
    
    他母亲继续说:“妈知道你最懂事了,这几年为了能让你读书,家里还卖了房子。现在你也长大了,会能照顾人了,前几天你林叔叔还说要把他女儿介绍给你。要是能和他女儿在一起,你回国的工作就不用愁了。”
    
    图燃继续沉默。
    
    故事回到了最开始,他躺在床上,听着父母争吵。
    
    他应该出去吧,毕竟父亲的心脏不好,可是出去了他又能说什么呢?是说自己想当个兽医?还说自己有个朋友?
    
    终于他活成了他父母所希望的样子,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图燃在高压环境下没有扭曲,也让周围更多的人相信了学习好和洋文凭的魔力。
    
    可是“学习好”这三个字对他的好处,只有这七年的平静生活。他的理想、他的事业、他的爱情,他的父母从来都不知道。
    
    没人知道图燃为了能拿到A,熬了多少夜、吃了多少安眠药;没人知道他为了能攒够读兽医的学费,常常一天打两三份工一样;没人知道他因为压力过大,得过中度抑郁。
    
    是图燃父母的错吗?他们竭尽所能把最好的都给了图燃,只不过这“最好的”是他们定义的。
    
    是图燃的错吗?他为什么不开口去和父母沟通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怎么可能凭借几次沟通就换来父母的理解。
    
    而那些努力在留学道路上的那些人,他们不是图燃,他们或是没扛不住,或是倒在了地上的,所有的这些,有人看见吗?
    
    我们究竟要成为家长想要的样子,还是自己想要活成的样子?
    
    谢选骏指出:在我看来,并非因为相信“出国后一切都会变好”而导致无数留学生及其家庭的毁灭,而是在这个相信之前他们已被毁灭了。只有绝望的人,才会相信“出国后一切都会变好”。正如只有逃犯,才会相信“监狱外面就是天堂”。“出国后一切都会变好”?为什么?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监狱。监狱以外的世界虽然乌七八糟,毕竟比监狱里面自由一点,所以,“出国后一切都会变好”就是“离开监狱后一切都会变好”。“出国后一切都会变好”,这是典型的囚徒思维。她他们为何又要“选择回国发展”?因为回国可以做做领班、狱卒、典狱长、看守所长。那可是一个“人上人”的特权阶层。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103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俄罗斯正在非俄罗斯化
·谢选骏:两个中国开始趋同合一
·谈谈谢选骏先生的《思想主权论》/Xing Yu
·谢选骏:太平天国是中共文革的先行者
·谢选骏:华人的社会自闭症
·谢选骏:华人内讧造成菲律宾屠杀
·谢选骏:俄罗斯疯僧是伪装的萨满
·谢选骏:雷朋并非“女版川普”
·谢选骏:一带一路的折衷主义——富饶的西伯利亚与大陆心脏地带
·谢选骏:上川岛与下川岛
·谢选骏:朝鲜半岛确实是中国领土
·谢选骏:第三中国的奠基学校
·谢选骏:基督教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自助团体
·谢选骏:看看历史唯物主义的邪恶史观
·谢选骏:日本是中国的鞭子
·谢选骏:曾国藩为何喜欢凌迟处死他人
·谢选骏:政府的罪恶要社会来偿还
·谢选骏:无产阶级专政是贪官污吏的保护伞
·谢选骏:上帝是不是“反犹主义者”
·谢选骏:国家有没有灵魂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