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姚诚在魏京生基金会“中国的出路”系列讲座第四期研讨会上讲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5日 来稿)
    
    各位来宾,大家好!
    
    应魏京生基金会邀请,我在这里就民主运动进程中的军事问题谈点个人的看法,水平有限,希望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供大家参考。我发言的题目是《军队国家化是社会稳定的根本保证》。
    
    首先,让我们明确一下军队国家化的定义和实质。
    
    军队国家化是军事和政治学领域的一个主张,即军队无政党派系之分,属一国之全体人民;实行军令与政令的统一,是民主国家的重要标志。
    
    军队国家化的实质是军队不得成为党派或私人干涉和影响国内政治的工具,即不得公器私用以枪杆子保卫政党或政权,军队不受政党指挥;军人的职责仅为保卫国家,服务全体国民。军队国家化的对立面是军队私有化 。下面我从五个方面说明推动军队国家化在民运工作中的重要意义。
    
    一、军队国家化是民主宪政制度的首要条件
    
    纵观人类历史,无论中外,统治者打江山坐江山基本上靠的都是暴力,因此朝代总是在战火纷飞中更替,文明在摧毁与重建的交替中恶性轮回,每次的改朝换代都是伴随着血雨腥风。
    
    进入二十世纪后,特别是经受了两次世界大战的灾难后,饱受战争苦难的人类不得不反思这个影响了人类几千年的战争与发展的根本性问题,因此反对独裁、建立民主制度成为人们的共识,民主、自由与人权成为普世价值,特别是东欧巨变、苏联解体后,共产主义被绝大多数国家所摒弃。目前全世界的193个国家中已有174个建立了民主,专制国家只有19个,而在这19个专制国家中,只有五个是共产专制。民主国家最主要的就是军队脱离了政治,不再干政。比如象台湾的大选,尽管国民党和民进党针锋相对,选战如火如荼,在政权的交接过程社会秩序基本稳定。
    
    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一个强盗逻辑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中共在八七会议上提出来的,这之后就成为其创建、领导和掌握武装力量的行动纲领。夺取政权中他们靠的是枪杆子,在建立政权后的今天仍然紧紧抓住不放,这也是我们今天在中国大陆推动民主制度所面临最大的挑战。
    
    现在有一个现象,只要一提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实行民主制度,就会有人认为十几亿人口大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权,只有共产党才能保证中国社会的稳定,否则会有大乱。因此,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向国人把道理讲清楚,要指出在共产党建立政权的六十多年里,为了维护他们的独裁统治,所杀的国人远远超过了两次大战死难的人数总和;也要让国人认识到,在实行民主制度的过程中,只要军队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中国就不会发生内战;反之,一旦政党发生分裂,军队一站边,内战就很难避免,这才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我们从中共建立军队夺取政权的过程中看:土地革命时期,实际上靠的是打土匪分田地掠夺财富来养活军队,与土匪没什么两样;抗日战争中躲在后方,甚至与日本人勾结来发展武装积蓄力量;三年的内战靠的是欺骗老百姓而赢得的战争,围困长春不惜死了几十万百姓,在很多战场上都发生了用百姓作人肉盾牌。50年的韩战用几十万年轻的士兵维护了金家王朝这个独裁政权。再看看建国后,国内的政治运动都离不开他们所依赖的这支军队,直至出动三十万军队在天安门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这就是中共以枪杆子得来的政权,这就是中共用暴力维持的社会稳定。
    
    三、军队国家化也是保证军人自身安全和利益的需要
    
    近年来老兵维权已经凸显了军队内部的重重危机。
    
    老兵维权从现象上来看主要还是福利保障方面的诉求,实际上反应的是中共卸磨杀驴的一贯做法。中共历来贯彻的是人民战争军事思想,因此军队数量一直保持全球第一,最多时达到了近七百万,建国后后经过几次大的裁减,目前现役人数仍保持在三百多万(含武警),每年新征的兵员也有数十万之多。用兵时无限扩军,不用时踢在一边。面对上千万的复转军人,中共建国六十多年了,竟然没有一部象样的退伍军人保障法。军人因为长期服役,没有一技之长,到地方后显然是不能适应,缺乏竞争力,加上地方政府不管不问,甚至挪用贪污少的可怜的退伍、伤残老兵的福利,导致了老兵连续不断的大规模上访,面对几十年积累下来的上千万的复转军人福利待遇问题,中央确实也无能为力,只得采用缓兵之计,拖一天是一天,把问题踢给地方政府。实际上老兵进京上访就是中央与地方互相推委所造成的。
    
    中共最担心的是老兵上访会影响现役军人,为此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方法,一方面要求地方政府对上访老兵严密监控强力维稳,口头答应解决问题,实际上是将皮球踢给地方政府,比如两会前这次进京上访的老兵,中央求要各省的省长亲自来北京接老兵回家,重视程度不可谓不高。另一方面为稳定现役军人,采取大幅加薪的手段,现在一个团职军官月薪都达到了一两万,排级军官都达到了六、七千。
    
    两会前的这次老兵进京上访实质上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去年十月份老兵包围军委大楼后,各地毫无疑问加强了对老兵的监控,应该说在层层截访中,一夜之间上万人进京,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据事后了解,上访的老兵们有着军方暗中的协助。老兵维权按常规应该是针对民政和社会保障部或军委相关部门,包围中纪委本身就说明的军方对习近平清洗军队不满。
    
    应该说老兵两次进京上访凸显的是这样一种存在,告戒各级政府不要将这支受过军事训练的维权队伍与普通老百姓的上访群体相提并论,有能力一而再进京,就会再而三的组织起来。进京上访表面上是给中央高层施压,实际上是做给地方政府看的,老兵们在地方政府的强力维稳下这些年受尽了打压。从表面上来看,中央对解决老兵的问题非常重视,也多次发文要求地方政府解决问题,但地方政府根本无法落实,如果地方政府在十九大前再不落实中央的指示精神,再不兑现老兵们的诉求,十九大前的更大行动一定不可避免。
    
    习近平上台后对军队的体制编制进行的重大调整,实际上也暴露出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从体制编制的调整上来看,七大军区变成了五大战区,战区应该是处于战争状态下的称谓。既然是战区,就应该有参战的主体双方,军队是这个主体的一方,那另一方是谁?应该说中国大陆目前是处于和平时期,那只能理解为手无寸铁的百姓是解放军的作战对象?如果说这是一个笑话他就是一个笑话,但仔细分折起来还是真的是这么回事,从维稳费超过军费这个现象也能看的出来,中共对镇压国内反对派的重视程度也超过了国防的程度。实际上战区只是军委的一个前线指挥所,除了作战指挥权外,一切权力尽失,这才是习撤销军区,成立战区的真正目的。
    
    军队的腐败由来已久,邓时代军队大规模的进行生产经营,实际上就是纵容军队腐败。江时代买官卖官更是公开的行为,直到胡时期军队也没建立正规的财务审计制度,可以说,在这阶段军队几乎都不知道什么钱该花什么钱不该花。习上台后新帐老帐一块算,说实在的确实有些不公,因为没有一个严格的财务制度。习以清洗郭、徐余毒为目的,用制度漏洞导致的腐败为借口在军队清除异己,有失公允,引起了军队特别是高级军官的不满,现在军队的军以上干部可以说人人自危,不知道自己哪天会进牢房。
    
    四、民运工作在军队国家化过和中应落实的几个问题
    
    一是不要对中共主动放下枪杆子抱有幻想。中共将军队作为自己的党卫军控制的越来越紧,他们认为,没有了枪杆子就没有了共产党的红色江山,没有了枪杆子甚至他们会人头落地、血流成河。因此说,中国社会变革的最后阶段很有可能是在战争中进行的。当前,中国民主运动存在着暴力与非暴力的分歧。我个人认为任何单一的、片面的行为都是不可取的,应该坚持和平演变为主、武装斗争为辅的原则,完全放弃武装斗争,实现民主会遥遥无期,有了一定的军事准备,对独裁政权也会造成一定的威慑作用。我们虽然无法组织大规模的武装力量与中共面对面较量,但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还是能有所作为的。
    
    讲到这个问题,我以一个现象来说明,比如现在大家经常到看到一些老百姓用菜刀、锄头报复欺压强拆他们的人,本来杀人是不对的,但这些举动往往会得到很多人称赞,因为这样的行为很大程度上体现的是一种抑恶扬养的精神。试想,在中共利用国家暴力机器对付民主运动的时候,如果我们有一定的反抗手段,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有人提出培养五百个海豹突击队,我看五千、五万个都不见得有什么用,但如果有三、五个人的行动小组就会对对手造成威胁,只要对极个别民愤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官员、警察定点清除,就会震慑一大批人。当然,一定的武装手段还会发挥更多的作用,这里就不一一细说了。
    
    二是以和平演变为主,就是要在推动军队国家化上多下功夫。从部队官兵的思想上来看,现在的军人普遍文化水平较高,由于互联网的普及,中共的洗脑也逐渐的失去效果,军人的民主意识已不同于二十多年前的八九六四时期,大多数的官兵都是因为利益需要不得不政治挂帅,一旦情况有变,军队倒戈也是舜间的事,比如说如果再发生类似六四的事件,我相信没几个军人会向老百性开枪。中共的内斗现在愈来愈烈,谁会得势?谁会失势?很多军官特别是高级军官都不知道如何站队?政治斗争千变万化,今天站对了不代表明天就对,这也是作为讲政治的党卫军所面临的最大困惑,这些都是我们推动军队国家化进行策反的有利条件。
    
    三是着手军事准备刻不容缓。我前面讲了,中国民主运动的关键阶段可能就处于战争中,那么,中国民主政权建立后也有大量的国防、军队建设等问题。从我们海外几十年的民主运动来看,也出现了象王炳璋、彭明这样的主张暴力的勇士,对他们的献身精神我表示敬佩,但行为上我认为他们还是缺乏周密的考虑。面对强大的中共及他们控制的军队,民主运动最大的优势应该是和平演变,和平演变的最佳途径是策反军队,策反军队的最有效方法是推动军队国家化,而军队国家化后会使得军队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在中共失去军队实际控制权后,中国的民主运动中主要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要想推动军队国家化、策反军队,以及将来民主政权接手国防和军队建设,从现在起我们就要有自己的队伍,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和方法。
    
    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应从以下这几个方面着手。
    
    1、建立相应的机构,我个人认为可在海外民主运动联席会议的组织内成立一个名为《海外民运军事观察组》的机构,初期的规模也不用太大,有一个小班子即可(一名组长、两个工作人员),将来根据形势的变化再进行扩充和调整。观察组的组长可选一位资深民运领袖担任,主要负责各民运团体之间的协调工作,对观察组的具体工作负责。
    
    2、希望有一个网站,可叫《海外民运军事观察网》,作为这个机构的平台。网站设置为:共军动态、外军动态、军事热点、军队建设、武器装备、研讨培训、军事论坛、民运动态等栏目。
    
    3、希望得到各民主运动同仁的大力支持,希望大家就民主运动中相关的军事工作撰写文章,提出意见和建议。观察组成员为半义工形式,不设办公地点,居家办公。日常主要工作是:管理更新网站,及时、系统地了解和报道相关军事动态,普及军事常识,组织研讨、培训和理论研究,通过网站这个平台形成国内外互动。
    
    4、要定期组织一些研讨和培训等活动,以增强和普及民运成员的军事和武装斗争常识。
    
    最后,借此机会对中共的军人们喊几句话:
    
    首先,我想提醒大家,军队效忠政党实乃国家民族之大患。现代的军人们大多数都是经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应该明白党卫军与国防军的本质区别,你们的供养来自于人民,手中的武器装备也都是人民制造,你们的责任是守疆固土,保卫人民的福祉。而不应成为一个政党、一个派别争权夺利的工具。民主化是世界潮流,尊重自由和人权已成普世价值的今天,你们的正确选择只应是站在人民一边,假如再来一次天安门民主运动,相信你们不会再向人民开枪。
    
    其次,政治中立也是你们自身趋利避害的最佳选择。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军队遭清洗都是首当其冲。从三十年代的肃反AB团至延安时期的整风到今天习近平的军队打老虎,因为独裁者要求军队无条件服从自己,所以每次的政治运动、每次的权力更替都会将军队特别是高级军官置身于危险之中,不管你身经百战,战功累累无一能置之度外。
    
    再次,中国大陆目前面临最主要的问题是中共维护独裁统治与人民群众要求民主的矛盾,军队在这场斗争中的立场至关重要,直接影响着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和命运。只有军队政治上保持中立,让人民一人一票去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力,去决定国家的未来,我们伟大的祖国才会一片光明,才能长治久安。因此,不做党卫军,建立国防军是时代赋于军人们的责任,希望军人们在国家进入民主化的过程中建功立业。
    
    谢谢大家
    
    2017年3月22日于华盛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05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姚诚:在《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前景研讨会》上的演讲词
·姚诚:南海风云中的政治运作
·海外民运应在推动军队国家化进程中有所作为/姚诚
·姚诚:给安徽国保的公开信-骚扰家人和朋友太下作
·姚诚:剑兰苏昌兰
·姚诚:温州政府暗厢操作,千年古寺土地被占 (图)
·姚诚:张林救助 悲欣交集
·姚诚:记着,缪支队长,欠债是要还的
·协助乌坎村民联合国大会上访记/姚诚
·姚诚:数次判监,坐牢17载的张林8月17日出狱
·安徽人权捍卫者姚诚(谭春生)出走美国 (图)
·姚诚 呼吁关注新公民运动勇士李华平 (图)
·姚诚出狱 呼吁关注绝食中的李化平
·姚诚6月18日出狱,呼吁关注狱中绝食的李化平
·李化平、周维林、姚诚案在合肥开庭审理(附判决书) (图)
·周维林、姚诚、李化平已宣判 公民叶晓峥被传唤 (图)
·维权人士姚诚、周维林明天将一同宣判 (图)
·李化平、周维林案将于本周五宣判,姚诚情况正落实
·周维林、姚诚案同时开庭 合肥当局如临大敌 (图)
·快讯:姚诚今晚在上海吉泰宾馆被警察带走
·姚诚: 关于小安妮上学的再次声明
· 姚诚:就张安妮上学一事致蚌埠当局公开信
·姚诚:关于合肥安妮事件的几点声明
·姚诚失踪8天,家人证实已被拘留 (图)
·声援张安妮被拘15日,姚诚记述:我这16天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左右翼政党领导人呼吁第二轮支持马克龙
  • 法国政坛大洗牌:中间对极右 传统大党统统出局
  • 法国总统大选极左翼总统候选人梅郎雄失利现场纪实
  • 马克龙:“今天法国政治生活翻开新的一页”
  • 菲永承认败选 呼吁抵制极右 二轮投票给马克龙
  • 马克龙与勒庞进入第二轮 左右两大党全被淘汰
  • 法国总统大选决战:马克龙与勒庞竞选纲领对立
  • 法总统大选马克龙与勒庞进入第二轮 左右两大党遭淘汰
  • 美国又一民航曝暴力 这回针对怀抱婴儿母
  • 选民意见:“感觉”高于“理智”造成要面对“极右”
  • 法大选一轮投票进程大半 投票率为69.42%
  • 上任百日兑现承诺 特朗普将大规模减税
  • 平壤再逮捕一名美国教授充人质?
  • 台湾民调机构如何预测法国大选结果?
  • 中国青壮年最大死因: 自杀
  • 法大选首轮结果或将浮出潜藏的民粹风向球
  • 反腐风卷金融界 江孙刘子传遭禁止出境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