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没有公民社会,就没有梅丽尔•斯特里普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11日 转载)
    
    没有公民社会,就没有梅丽尔•斯特里普


    
    张铁志:批评特朗普的美国影星梅丽尔•斯特里普不是天上降下的英雄,她的理念与勇气来自公民社会的传统。
    
    “轻蔑会招致更多轻蔑,暴力会煽动更多暴力。当有权势者利用地位霸凌他人,我们都是输家。”
    
    前日美国金球奖上,知名影星梅丽尔•斯特里普在接受终身成就奖时,发表了一席动人的谈话。
    
    我一面看一面不自觉地湿了眼眶。看完之后,思考我为何掉泪。
    是因为她讲的内容很动人吗?当然是,你听到她对多元文化、对于新闻自由、对于弱势的关怀,当然令人感动。
    
    但再仔细想想,觉得更打动我的,是一个演员、一个人,如此诚恳而睿智地表达自己的信念,而台下大明星们都心有戚戚焉,因为那是他们所相信的价值。
    
    梅丽尔•斯特里普当然不是第一个在颁奖场合表达自己社会理念的演员。我们经常看到西方电影人、音乐人不仅勇敢地表达他们的信念,并且常常是如此深刻地阐述,宛如一个优秀的作家所写下的文字。
    
    更前一天,我看到《纽约时报》讨论过去这一年美国电影中的阶级与种族议题。的确,过去这一年或这几年对美国而言是一个不宁静的震荡时代,而在大众文化中,从最红的歌手如Beyonce到许多电影,都直接或间接地表达对社会的观点,或者幽微地反映了当下的与历史的社会矛盾。
    
    我也不禁在想,两岸三地的华语电影可以被这样讨论吗?这一年的电影如何反思或折射这个时代的困顿与希望?让人尤其感慨的是,香港这几年处于一个极度晃荡与忧郁的状态,但多数的主流电影却彷佛与当下无关。
    
    另一方面,台湾娱乐圈喜欢讲“电影归电影,政治归政治”,全世界这种观念如此根深蒂固的地方恐怕也少有。因为电影(或者其他流行文化)从来不只是娱乐,而有些作品固然关注的是跨地域时空的人性或情感的挣扎,但也总会有部分电影去思考人们在特定社会、特定历史时刻所面对的问题。
    
    如果一个社会的电影创作集体回避社会与政治,如果作为一整年电影文化的高潮的颁奖礼对于某个历史时刻的不安是沉默以对,那只代表这个社会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当然,在中国,如果不拥抱国族主义,不呼应主旋律,恐怕就已经是进步。更不要说,小粉红们还会追打台湾和香港对公共事务关注的明星们。)
    
    但核心关键不是在于这群电影人、明星是不是勇于表达意见,而是在于这个社会的电影界、音乐界、艺术界,是不是有公共介入的强大传统,或者更背后的公民社会基础是否强韧。
    
    在台港,首先是威权的漫长阴影箝制了公共领域和公民传统。香港长期以来是一个去政治化的社会,娱乐产业虽然高度发达,但整个市民社会都不被鼓励参与政治,除了1989年的高潮。过去十年,社会气氛剧烈改变,公民社会昂扬,但旧时代的明星们仍然是来自过去。年轻的电影和音乐创作者更勇于面对他们的时代,所以产生许多新的优秀创作。
    
    台湾从1987年解严至今三十年,但是主流娱乐产业在解严后的很长时间是对公共议题漠然的。这是威权体制对公民社会长期压制的后果,以至于公民意识很难深入到社会的许多层面。直到过去几年,不论是反核运动或太阳花或性别平权运动,有越来越多电影工作者和明星站出来,台湾的流行文化开始出现很大的改变(记得前几年的金马奖,主持人蔡康永开玩笑表示,要找电影导演好像都要去街头找)。
    来源:FT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020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 VOA时事大家谈:抓律师两高人大邀功,保政权司法第一要务
  •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
  • 博客最新文章:
  • 明暗經緯錄懷念國民政府教育部對人類的貢獻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 吴倩你们的耶稣:被钉十字架时,
  • 廖祖笙廖祖笙:党中央又输给了“二中央”
  • 吕千荣的博客【关注】为母惨死喊冤八年李宁今天为何在山东龙口上访再次
  • 刘蔚赞成民主的华人都留在了美国
  • 曾铮曾錚學英文心得:必殺技只兩招
  •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个人上级不输于没有经过合法登记的非法组织上级
  • 喻智官小曼德拉的父亲——记良心犯张海涛
  • 严家祺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 蔡楚蔡楚:祭母文(多图)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 逸风《意義通訊》之22:從“平等”說開去!
  • 上海维权网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 瀹跺涵鏁欎細鑰剁ǎ鍩虹潱灏嗕細甯﹂鎴戜滑杩涘叆鍗冪Η骞
  • 陆文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论坛最新文章:
  • 俄专家:解放军精兵简政剑指增进登陆与海战实力
  • 欧盟高度戒备下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
  • 东京开色情店中国老板新案情 近百卖淫女多为中国留学生
  • 安理会严词谴责朝鲜进行导弹试射
  • 法国左翼候选人的欧盟计划
  • 中国司法一判案又可能引发民情抱怨不公
  • 萨德争议作祟 长沙足球赛后中韩互杠
  • 乍得法国人质被劫往苏丹
  • 菲执政与反对党互杠 正副总统遭对方弹劾
  • 墨西哥墙开工前中国非法偷渡者猛增
  • 特朗普聚焦朝鲜可能无暇顾及南海自由航行
  • 里尔城南地铁站枪击事件 警方初步定为黑帮火并
  • 德迦罗警告法国退出欧元绝无好果
  • 港独势力大退潮香港政治告别激进化
  • 台湾争论婚姻当事人必须一男一女是否违宪?
  • 煤钢联盟60周年 数万人对立示威映照欧盟五味杂陈
  • 另有法官作不同裁决,特朗普第二个旅行禁令有望起死回生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