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尊者达赖喇嘛传授时轮金刚灌顶一览表1954-2017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06日 转载)
    
    尊者达赖喇嘛在佛教圣地菩提迦耶传授第34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20171月2日至14日)。(唯色提供)


    图说:尊者达赖喇嘛在佛教圣地菩提迦耶传授第34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20171月2日至14日)。(唯色提供)
    
    目前在印度,在佛陀成道之地菩提伽耶,尊者达赖喇嘛正举行第三十四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约二十万佛弟子来接受尊者法灌,这也是尊者在菩提迦耶主持传授的第五次时轮金刚灌顶法会。
    
    在自传《流亡中的自在》(译者康鼎,联经1991年出版) 第四章【避难南藏】中,尊者讲述了他最初学习时轮金刚灌顶教法,以及第一次向信众法灌的经历和感受,令人感动。尊者真挚而谦逊地忆道:
    
    “一九五三年夏天期间,我接受林仁波切(尊者亲教师)的时轮金刚灌顶。这是密教传承里最重要的一种灌顶,对世界和平有殊胜的重要性。不像其他秘密传授的密教仪轨,它是在大众之前公开传承的,非常复杂,需要一周到十天的准备时间,还要三天实际操练。其特色之一就是用各种颜色的碎宝颗粒做成一个大坛城,坛城是一个代表立体世界的平面图像。当我第一次看到许多坛城中的其中一种时,几乎无法自持,乍然这么一看,唉呀!它的外表是美得如此脱俗!
    
    “灌顶完之后,接着是一个月长的闭关。我记得这是一段感动林仁波切和我的宗教经验。我觉得非常荣幸能成为大成就祖师相续无间传承的一名弟子。当念到回向文的最后偈颂时,我被感动得不能自已,大家都以为我被加持了,虽然我当时根本就没想到这一层。我把这件事看成是我堪能在世界各地展开时轮金刚灌顶的佳兆,我做的比我任何一位先世还要多,虽然我并不是最有德行来做灌顶的人。
    
    “隔年,在默朗木庆典期间,我在大昭寺的四臂观音像前,接受正式成为佛门比丘的受戒典礼,由林仁波切主持。那是令很多人动容的场合。然后,那个夏天,我应在家女众之请,做了生平首次的时轮金刚灌顶。”
    
    在珂蘿德•勒文森(Claude B.Levenson)著的《达赖喇嘛前传》(译者黄馨慧,橡树林2006年出版)一书中,亦做了相似的记录,并对时轮金刚的意义做了进一步阐释:
    
    “一九五三年夏,少年达赖喇嘛接受了时轮金刚(Kalachakra)灌顶。这是密教传承中最高的仪轨,由导师林仁波切亲自为他灌顶,而他日后也多有机会在世界各地为流亡藏人和广大的西方善信,进行时轮灌顶。不过,当他在拉萨时,对这部复杂奥妙的宇宙论仍有待进一步的钻研和体悟。根据传统的说法,包含七百多个神祗的《时轮经》,对世界和平有殊胜的重要性。
    
    “每次进行时轮金刚灌顶时,都非常讲究个人事前的准备,至少需要一星期的时间。严格说来,公开仪式也非常费时,且分成好几个部分举行。前面的阶段人人都可参加,但第三级就需要受过特殊训练的人,所以只有一小群已准备妥当的信徒能接受灌顶,并取得传承该法门的资格。
    
    “(······时轮金刚是藏传佛教金刚乘中无上瑜伽中的一部,格鲁派特擅此部密法。一般认为在末法时代,为了解脱救度末法时期的众生,时轮密法将更为传布。末法现象愈显,则时轮密法也将愈为广传。)”
    
    依据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网、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资讯网的相关资讯,按次数、日期、地点(包括中英文)、信众人数,我整理了一份较为完整的“尊者达赖喇嘛传授时轮金刚灌顶一览表(1954-2017)”。由此可知,尊者第一次传授时轮金刚灌顶,是在拉萨罗布林卡即尊者夏宫,当时19岁。1956年尊者21岁时也在罗布林卡举行过时轮法会,两次都有十万信众参加,而中共军队已于1951年5月进入拉萨,如尊者在自传中所述:“这段时间,我们与中国当局处于敏感微妙时期。······我坚定地相信,不论事情如何演变,终必趋善;最后,所有人类对真理、正义以及人性理解的天赋欲望,终将超越冷漠与沮丧。”
    
    迄今,尊者已传授了三十三次时轮金刚灌顶,多数是在印度的佛教圣地及喜马拉雅佛教信众地区举行,也在美国、瑞士、西班牙、蒙古、澳大利亚、奥地利、加拿大等国家举行过。以下为尊者传授时轮金刚灌顶一览表(1954-2017):
    
    次数    日期(公元)    地点    信众人数
    第1届    1954年5月    西藏 拉萨 罗布林卡
    (Tibet, Lhasa, Norbulingka)    100,000
    第2届    1956年4月    西藏 拉萨 罗布林卡
    (Tibet, Lhasa, Norbulingka)    100,000
    第3届    1970年2月    印度 达兰萨拉
    (India, Dharamsala)    30,000
    第4届    1971年5月    印度 卡纳塔克邦 比拉库佩
    (India, Bihar, Bodh Gaya)    10,000
    第5届    1974年12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100,000
    第6届    1976年9月    印度 查谟-克什米尔 拉达克 列城
    (India, Jammu & Kashmir, Ladakh, Leh)    40,000
    第7届    1981年7月    美国 威斯康辛州 麦迪逊
    (USA, Wisconsin, Madison)    1,500
    第8届    1983年4月    印度 阿鲁纳恰尔邦 蒙德拉
    (India, Arunachal Pradesh, Bomdila)    5,000
    第9届    1983年8月    印度 喜玛恰尔邦 史毘提 塔波
    (India, Himachal Pradesh, Spiti, Tabo)    10,000
    第10届    1985年7月    瑞士 力康
    (Switzerland, Rikon)    6,000
    第11届    1985年12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200,000
    第12届    1988年7月    印度 查谟-克什米尔 桑嘎
    (India, Jammu & Kashmir, Zanskar)    10,000
    第13届    1989年7月    美国 洛杉矶
    (USA, Los Angeles)    3,300
    第14届    1990年12月    印度 北方邦 瓦拉纳西 鹿野苑
    (India, Uttar Pradesh, Varanasi, Sarnath)    130,000
    第15届    1991年10月    美国 纽约
    (USA, New York)    3,000
    第16届    1992年8月    印度 喜马偕尔邦 科努尔 卡尔帕
    (India, Kinnaur, Kalpa)    20,000
    第17届    1993年4月    印度 锡金 甘托克
    (India, Sikkim, Gangtok)    100,000
    第18届    1994年7月    印度 喜玛恰尔邦 克隆 吉斯巴
    (India, Himachal Pradesh, Keylong, Jispa)    30,000
    第19届    1994年12月    西班牙 巴塞罗那
    (Spain, Barcelona)    3,000
    第20届    1995年1月    印度 卡纳塔克邦 门得谷
    (India, Karnataka, Mundgod)    50,000
    第21届    1995年8月    蒙古 乌兰巴托
    (Mongolia, Ulan Bator)    30,000
    第22届    1996年6月    印度 喜玛恰尔邦 史毘提 塔波
    (India, Himachal Pradesh, Spiti, Tabo)    20,000
    第23届    1996年9月    澳大利亚 悉尼
    (Australia, Sydney)    3,000
    第24届    1996年12月    印度 西孟加拉-萨鲁加拉
    (India, West Bengal, Salugara)    200,000
    第25届    1999年8月    美国 印第安纳州 布卢明顿
    (USA, Indiana, Bloomington)    4,000
    第26届    2000年8月    印度 斯比蒂 基寺
    (India, Spiti, Key Monastery)    20,000
    第27届    2002年10月    奥地利 格拉茨
    (Austria, Graz)    10,000
    第28届    2003年1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200,000
    第29届    2004年4月    加拿大 多伦多
    (Canada, Toronto)    35,000
    第30届    2006年1月    印度 卡纳塔克邦 阿姆劳蒂
    (India, Karnataka, Amaravati)    100,000
    第31届    2011年7月    美国 华盛顿
    (USA, Washington)    12,000
    第32届    2012年1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230,000
    第33届    2014年7月    印度 查谟-克什米尔 拉达克 列城
    (India, Jammu & Kashmir, Ladakh, Leh)    150,000
    第34届    2017年1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200,000
    2017年1月6日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123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秦伟平:印象达兰萨拉之尊者达赖喇嘛 (图)
·龚睿:我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真实印象 (图)
·秦伟平:蒙古的天不会因尊者达赖喇嘛访问而崩塌 (图)
·秦伟平:呼吁中国政府与尊者达赖喇嘛开展对话
·尊者达赖喇嘛,圣地达兰萨拉/齐家贞
·尊者达赖喇嘛孕育的藏人民主/洛桑尼玛 (图)
·我读尊者达赖喇嘛“9月24日声明”/秦晋
·在庆祝尊者达赖喇嘛生日集会上的讲话/张伟强
·建立和谐西藏和谐中国社会一尊者达赖喇嘛与澳纽华人见面会答谢词/余世新
·评中共媒体报道尊者达赖喇嘛访问澳洲/达珍(图)
·唯色: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图)
·陈维健:污蔑尊者达赖喇嘛中共贼喊捉贼
·尊者达赖喇嘛明起抵澳洲访问10天/王宁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 新时代全民体育
  • 师者智者和诗者
  •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 沒有經過轉型正義的火浴,國民黨反而發展成民主台灣的政治
  •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 槟郎的诗意世界
  •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 圣母玛利亚:未来的时期对
  • 谢选骏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 生命禅院《传道篇》之八:横向时间
  •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谢选骏“清真”就是“纳粹”
  • 滕彪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苏明张健评论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 韩亦言直白
  • 藏人主张「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谢选骏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严家祺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谢选骏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 严家祺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谢选骏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李芳敏144000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
  • 谢选骏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拒绝伊朗在中东及地中海轴心称大野心
  • 法国费加罗报:应对气候变化 企业登上前台
  •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丈夫去世今天下葬
  • 中印两国疑打响无人机实力竞争大战
  • 阿富汗军队准备打击北部伊斯兰武装分子
  • 杜特尔特力邀中国电信 但中方未显积极
  • 世贸会中会 欧美与日欲联手应对中国产能过剩
  • 开启中加自贸谈判的高端障碍
  • 将危机转契机 马克龙带头筹钱对抗地球暖化
  • 马云旗下南早曝光下届副总理4人选名单
  • 巴黎举办“一个星球”气候行动融资峰会
  • 专家谈巴黎融资峰会目标与中国的角色
  • 中国外交部反对 钓鱼岛更名延期
  • 阿根廷世贸组织双年会多国分歧深
  • 呼应特朗普 蔡英文:台是印太战略中的相关者
  • 韩国总统文在寅坦言访华为恢复韩中互信
  • 环保意识深入法国社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