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丁德元:访民“祝贺”上海迪士尼乐园正式开园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17日 来稿)
    
    几天来访民圈内有一传闻:“上海迪士尼乐园将在6月16日正式开园,党及国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将出席开幕式表示祝贺,开幕式在这天的十二时开始。”访民们纷纷表示:“党及国家最高领导人表示祝贺的事我们岂能不去表示祝贺?”访民朋友间纷纷约定:“6月16日上海迪士尼乐园见面!”老丁也想前去凑个热闹。
    

    访民圈又有一个传闻:“被拘留在浦东拘留所的访民谢云达、徐禄燕在6月16日这天拘留期满而释放。”有人表示想去迎接,老丁也想随同前去。
    
    6月16日,老丁早晨五点三十分出门,八点到达浦东拘留所门前;已有先到的朋友在那里等候,朋友们陆陆续续的到来,共约有二十余人;九点过后,谢云达、徐禄燕先后从拘留所出来,大家列队拍照留念,随后一起前往迪士尼乐园。
    
    这访民群乘公交车又转乘地铁十六号线,在罗山路再转乘十一号线,有人在电话中约定另一个访民群在罗山路汇合后一起走,众人就在十一号线站台上等候,约二十分钟后站台上忽然来了十几个警察,众人慌忙上了地铁离开了那里;众人在迪士尼地铁站等候,二群会集后出站。
    
    一出站就见几个特务在站外等候,熟识他们的访民向他们打起招呼:“喔唷,你们等在这里?辛苦了。”特务们笑着把手一挥说:“还是你们辛苦,走吧。”访民们顺着他手所示方向走去(没有其它方向可走),半道上老丁拿出手机快走几步走到人群前对着人群拍起照来,刚拍三张;一特务(甲)过来说:“不要拍!哪能一眼拎不清的。”老丁赶紧“拎得清”的收起了手机:“好、好,不拍、不拍。”特务甲走了;访民三阿姐将手机交给老丁,要求替其拍几张,刚拍二张,特务甲又赶来说:“刚才关照你不要拍了,怎么又拍了?”三阿姐拿过手机同他争执:“为什么不好拍?我们拍照关得了你什么事?”特务甲蛮横的说:“不好拍就是不好拍!”他又威胁老丁说:“我看你再敢拍!”老丁说:“我对你们的横蛮感到害怕,我怕再遭你殴打;好,好,今天我不拍了;不过你也要当心,我们的事你要少干涉,当心被人拍下来。”特务走了,老丁赶紧打开手机将九张一束照片(包括此地三张、路上一张、拘留所门前5张)发到了朋友圈。
    
    特务、警察、保安全部上阵,将访民往一道铁门内赶,老丁正要过铁门,被特务甲拦住:“把他留下来!还有那一个(三阿姐)。”老丁问:“为啥要将我留下?”猛一争争脱保安的拉扯进入门内走进了访民群;几分钟后特务甲带着几个特务、保安进入访民群强行将老丁拉扯到边上,一群特务围着老丁要其交出手机,遭到老丁的拒绝:“凭什么要我将手机交给你们?有法律依据吗?”特务说:“配合、配合,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老丁说:“假如你们的行为合法,我理行配合你们;但你们的行为是违法的,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我决不配合你们的违法行为!你们知道吗?你们现在是在犯法!”为首的特务把手一挥,特务们蜂拥而上动手抢老丁背着的包,老丁作出了略微的反抗,特务抢了包之后到一边去翻包,但在包内只发现照相机没找到手机,一特务打开照相机检看照片,没发现这里的照片;几个特务走来将坐在阶沿石上的老丁拉起强行搜身,但仍没找到手机;特务们逼问老丁:“说!手机在哪里?”老丁说:“手机在那包内,你们没找到?”一特务又去翻包,但仍没找到,特务们又对老丁身上摸遍,但仍没找到手机;特务厉声问:“到底放在哪里?”老丁说:“我刚才放在包内!噢,对了,你们假借搜包之名实施偷盗,现在还问我手机在哪里?我倒要问你们:我的手机在哪里?”访民们鼓噪起来:“什么?你的手机不看见了?”“你们进行检查这是应该的,但把人家手机弄得不看见这倒是不应该了。”“是啊,我们刚才看到你们在翻他的包,现在包内的手机不见了,这事你们倒是要讲讲清楚的。”“把手机还给他!”特务头脑手一挥,特务、保安纷纷向外走去;特务甲凑到老丁面前:“你今天没拍照吧?那照片是你昨天拍的吧?”老丁说:“对、对,今天我没拍,你也没看到我拍;只是经你们搜包之后我的手机不看见了。”特务甲又问:“那照片是你昨天拍的吧?”老丁说:“是的,是昨天拍的。”老丁感到疑惑:这特务为什么要重复问:“那照片是你昨天拍的吧?”莫非特务们已看到刚才发出去的照片?莫非这特务惧怕担负‘没阻止访民拍照’的责任?三阿姐的手机是否被抢去、照片被删除?不知。
    
    来了一辆大巴士,将访民全部赶了上去,大巴士开进一个很大的院子,让市区的访民换上另一辆大巴士,将浦东的访民赶进一个大厅;老丁看到墙上挂着一只电子钟,时间是十一点三十分;看大厅内设施,知道这大厅是个废弃不用的饭厅;看大厅门口,约有二十多个保安成八字排列把守着大门;看屋内的访民,约有一百多人散坐着,不断有被赶进来又有被带出去;再看屋内的保安,约二十多人靠墙站立监视着访民的一举一动;老丁问保安:“这里有水吗?”保安将手指向墙角,老丁看到墙角放着二桶净化水(没热水);老丁问保安:“这里有厕所吗?我要小便”;保安把手指向大门:“在门外”,老丁走到门口向保安说要小便,保安将他带到厕所门口示意他进去,后又将他押解回那大厅。老丁问:“这里是啥地方?”有人告诉老丁:“这里是周祝公路2376号,是原来六灶镇政府所在地,六灶镇已撤销并入了黄楼镇。”
    
    老丁坐着正感到无聊,忽有人将一东西塞到他手中,他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手机,连忙向她表示感谢,老丁也就写起了微信。
    
    约12点,一中年男子带着二警察(其中一女警察)及二个保安来到访民金妹珍面前,说了声:“走,出去。”金妹珍问:“你是啥人?我不认识你!”那男子加重语气:“你走不走?!快走!”警察及保安即上前拉扯她,老丁问那男子:“她在问‘你是啥人?’你为啥不回答?她敢根不明身份的陌生人走吗?万一你们是黑社会怎么办?你要把她带到啥地方也不讲,万一你们把她带到黑监狱或精神医院怎么办?”那男子对金妹珍说:“你不想走就一直呆在这里吧!”边说边转身走了;几分钟后换了一个中年男子但仍带着那二个警察及那二个保安来到金妹珍面前厉声说:“跟我们走!”金妹珍又问:“你是啥人?我不认识你!”那家伙喝了一声:“带走!”警察、保安蜂拥而上强行将她带走。后来老丁看到一条微信:“上海浦东新区机场镇的公民金妹珍、杜金花、金桂花去看迪士尼现被关在川沙派出所。”
    
    下午2点左右,老丁正低头在手机上写微信,忽感到被人推了一下,抬头一看原来是镇信访办蔡主任,就说:“蔡主任,你来做啥?以前我不是关照你不要来接吗?怎么你又来了?”蔡主任问:“你不想出去?”老丁说:“他们想关就让他们关着吧!”蔡主任问:“你饭还没吃吧,不想出去吃饭?”老丁也就站了起来想根着走,他确实感到肚子饿了,但蔡主任却说:“你等一下,我先将她们(也是合庆访民)送走再来接你。”老丁也就坐下来继续写微信,约半小时(估计只是将她们送到车站)后蔡主任来接老丁,老丁也就跟随着出去,乘上了蔡主任的轿车。
    
    车上二人的谈话:
    蔡主任:你今天到这里来做啥?
    老 丁:想来接近领导,我听说习近平今天要来,朋友都跑来同他接近,我也就跑来凑凑热闹;蔡主任,看来在中国同习近平关糸最密切的还是我们访民,你看:他走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
    蔡主任:习近平近来又要出国去了,那你跟着去啊。
    老 丁:跟着出国需要经济实力的,我不能;但一定会有人跟着去的,以往他出国不是每次都有人跟着吗?
    蔡主任:你是怎么被他们弄进去的?
    老 丁:这谁知道?他们一看到访民就不分情由的关起来;你刚才看到吗?那里关的大多数是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这些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还能做得出什么违法事?
    蔡主任:你什么事也没做?那你来做啥?呆在家中安安乐乐不好吗?
    老 丁:不做什么事就不能来啦?我来白相。
    蔡主任:你真的什么也没做吗?
    老 丁:噢,对的,刚才拍了几张照片,照片发出去了。
    蔡主任:在这里来拍照,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老 丁:嗨,我的那些朋友每到一块地方都喜欢奥个造型拍张照留个念,我么也非常喜欢给人拍照后保存起来,不管谁愿意让我拍我都会给他拍,蔡主任,这不犯法吧?你是不是也让我给你拍一张?
    蔡主任:瞎三话四;前几天你到信访办来找过我?
    老 丁:是的,上次我到市信访办去上访,没想到被接访了;接访人员告诉我:关于宅基地的事去找镇政府,关于被警察殴打的事去找公安局,关于立功奖励的事下次再来;由此我也就来找你了,你们镇信访办以前是给我过回复,但那回复只承认事实的存在,没讲如何解决,我希望能得到解决。
    蔡主任:你到这里来玩么为什么不带你外孙一起来?
    老 丁:消费不起啊,不带一千元钞票能带他来吗?
    蔡主任:带外孙出来白相这钞票舍不得花,上访这钞票你倒是舍得花的?你还印了东西向外散发,这钞票不是往水里扔吗?
    老 丁:这是各人的爱好,有些人喜欢带着孙子、外孙出去玩,有些人喜欢嫖娼、叉麻奖,我就喜欢这么做;蔡主任,这不犯法吧?
    蔡主任:老丁,今天我给你面子来接你,下次我不会来接了。
    老 丁:本身同你不搭界的事,你来做啥?你不来接,就让他们将我一直关着吧;以我想:他们饿死我、打死我还是不敢的。
    蔡主任:我不来接,到晨光派出所会来接你,弄不好又要被拘留了。
    老 丁:让他们拘留吧,我一出拘留所马上同他们打官司。
    蔡主任:上次那场官司你赢了吗?
    老 丁:我没赢,打过行政官司的人都讲:我们不是输在理上而是输在权上;那次浦东法院开庭,我将派出所二个瘪三讲得屁也放不出,但法院还是判我败诉;我已经上诉,我将二审、三审一直打下去。这场官司我从头至尾每个情节都会进行记录,这记录将会事实的反映出当今司法的黑暗。蔡主任:你替我给合庆派出所带个信,假如下次派出所来接就仍旧让贾万钧来接,并请他带好手续,否则,我仍旧会反抗的。
    蔡主任:你那块地方可能要推平。
    老 丁:是拆迁吗?
    蔡主任:你看你还是太平一点吧••••••
    老 丁:不可能!
    蔡主任:你知道吗?要请你吃太平饭去了!
    老 丁:我这个人做事从来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的,结果如何都是听天由命;假如共产党真的要亨我吃官司,那我认为这不是我在犯罪而是他们在犯罪;假如我由此坐牢吃官司,那我则认为这是上帝要我受这份苦难,我是不敢躲避也不能躲避。
    
    车子在东胜路的一个弄堂口停下,老丁下车回到家中,拿出手机看时间:下午三点。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521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原来中共政府以前一直在保密啊?/丁德元
·丁德元:关于党的“正确性”及移民杂谈二则
·三岔路口/丁德元
·证人证词/丁德元
·丁德元:执政党及其领袖不能犯错误
·拘留执行期满之后的十小时/丁德元
·适应社会/丁德元
·丁德元:轧什么样的朋友圈
·中国的民主已经到位了?[一]/丁德元
·丁德元:社会应允许存在矛盾与磨擦
·不要自寻烦恼?/丁德元
·由谁来接盘?/丁德元
·丁德元:不能把政权当成‘稀罕物’
·丁德元:谁的心理被扭曲了?/
·丁德元:这只是个谁有权出售这顶官帽的问题
·莫非是中国整个公安糸统都黑社会化了?/丁德元
·乌镇一桐乡、日游/丁德元
·丁德元:谈论“百姓父母官毕可旦的自杀”
·学习‘吴邦国报告’的讨论发言/丁德元
·上海丁德元因行政诉讼警方到村委会开信函被拒 (图)
·维权人士丁德元今凌晨被抓,警方称已送拘留所
·人权日上海维权者丁德元遭警察绑架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作曲家雅尔任保“声音之周”形象大使
  • 英女王白金婚纪念日 欧盟重寻机构安置点
  • 宋涛返国疑未与金正恩会见 不可期望过高?
  • 台民众不满意政府处理两岸关系表现者上涨
  • 大陆掀红色朝圣潮 港官不甘后人拜邓看习
  • 德总统要求各党必须组阁 排除再选举可能
  • 美媒称津巴布韦总统写辞职书获豁免权
  • 王毅提三阶段解决罗兴亚人 建中缅经济走廊
  • 法国将接受第一批利比亚难民
  • 时隔20年 朝鲜整肃总政治局强调党指挥枪
  • 法国回声报:贵州茅台彰显中国股市阴暗面
  • 上帝也遭枪击 谁能拯救枪口下的美国人?
  • 韩外长明日访华 听取习赴朝特使访问成果
  • 陆访问学者加州大学成立党支部吸纳新成员
  • 一带一路巴尼悔约 反映华不谙善用软硬实力
  • 阿里巴巴欧尚润泰联手打造零售食品平台
  • 亚欧峰会缅甸开幕 罗兴亚人问题倍受关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